大法为我祛疾病 大法教我做好人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叫张玉梅,现年33周岁,山东省安丘市官庄镇北李家庄村民。修炼以前,生活坎坷家庭不和,经常遭受丈夫打骂。27岁那年,遭到丈夫毒打,差一点在花家岭村一口大井寻了短见。

我被丈夫虐待八年后喜得大法,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才明白人活着的目地是什么,从此后我鼓起生活的勇气,找回新的自我,精神焕发面对人生。学法后,我以前的腿痛好了,手腕(筋炎)也不治而愈(以前打过三次封闭针,每干重活时就犯),原先的头痛、神经衰弱、神经末梢炎、眼流泪就痛、月子受风受凉引起的全身疼痛都好了。从修大法一直到现在我再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好不容易把以前的药费算清(每年都有旧帐)。

本来我知道丈夫的所作所为(吃喝嫖赌)是要和他离婚的,可是学了大法后,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为了丈夫,为了孩子,我没有离开这个家。

可是1999年7.20后,江泽民不分青红皂白,疯狂镇压法轮功。父老乡亲,咱们凭着良心说说,拯救生命,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大法,怎么突然就被说成邪的呢?难道吃喝嫖赌、打人骂人、造成家庭不安、妻离子散就是正的吗?我越想越不明白,就去向政府问个明白,说一说我炼功后的变化,为大法为师父说一句公道话。

2000年元旦前夕,我和几个功友踏上去北京的列车,被淄博市广场派出所扣留,不让我们睡觉、大小便,不让我们喝水、吃饭。第二天上午,被安丘市公安局的人带回。官庄派出所的杨海青狠狠的打了我左眼一记耳光,打的我眼冒金光,长时间不看见东西。我们被关在官庄镇计生办南边的小黑屋里,他们把屋里灌满了凉水,让我们三个人坐在凉水里,那时天很冷,我们的棉衣棉裤全都湿透了,墙角的水漫到脚脖子。大法弟子刘景梅的棉袄被扔出门外,她冻得嘴唇发紫,直打哆嗦。在这里又把我们毒打一顿,特别是打刘景梅时,官庄镇高家营村李新文把刘景梅的褂子扣全撕崩了,并拳打脚踢。郑洪昌用皮鞋踩着头用拳头打,杨海涛就摁着脚。××党员牟道昌(任四十五里支部书记)骂我们,连续踢着李秀香,李秀香爬起来又被牟道昌踢倒了,直到踢的爬不起来,官庄镇派出所所长李志晓边骂边用笤帚把打我的头,打刘景梅的脚面手面,直到打肿。

政府工作人员把我们像犯人一样审问,骂我们反党反社会,我心里就不明白,我们只是在做好人,怎么会是反党反社会呢?难道只有贪污腐败做坏事才是拥护党拥护社会吗?我又想起在淄博广场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说:“都做好事我们吃什么?”我为之震惊,这就是人民公安干警说的话。

这些年来许多人亲眼目睹了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行。大法学员庞云生义务修学校到我村的那段路,我在路上用三轮摩托车顺路拉人,从来没有要过一分钱,学大法后孝顺老人,从没和我丈夫的大哥闹过不愉快。我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遇事向内找自己的缺点,为他人着想,如果人人都这样做,我们的社会该多么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