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龙华镇龙华村刘爱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

1、做好人,遭迫害

2000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景县龙华大法学员准备这一天集体炼功以示庆祝,但得知消息的镇政府却于5月12日晚11点即挨门挨户找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把他们非法拘押在镇政府。

后由景县公安局张华胜,把大法学员刘爱英、张兰俊带到景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半月,在看守所她们坚持炼功,看守所竟然两次不让她们吃饭,并让她们在雨中淋着。

2000年阴历九月,刘爱英正在家剥玉米,村支书去告诉她,说镇政府和镇派出所的几个人在村委会等她,要跟她谈谈。刘爱英去了那里跟他们谈了几句话,院里就来了一辆汽车,车上下来的人是县公安局政保股的赵明广和刘志军(刘志军开车),他们进了屋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赵明广一边往外走一边让刘爱英上车,刘爱英质问:“让我去哪里?我家里人不知道,我不去。”赵明广说:“让他们给你家送信。”刘爱英曾经在车上对赵明广说:“姓赵的,你也五十多岁的人了,家里也有妻子儿女,你怎么这么对待我们?让我给家人见面说一声,让他们放心。这样他们心里多着急啊!”赵明广不答应,一直将车开到景县公安局。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手续,无缘无故胡乱盘问刘爱英到晚上8点多,才租了个三轮车让刘爱英回家,还是让刘爱英自己付的车费。回家以后家里人还在四处找人。

2000年 12月,刘爱英又被镇政府、派出所强迫参加所谓的“学习班”,三九严寒,早去晚归,有时还挨骂,这样整整一个月。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付国栋说:“别看让你们回家吃饭,这也是拘留你们!……”

2001年元月16日,正是腊月二十三,县“610”、镇政府、派出所出动很多人抓大法学员杨兰奇、张兰俊时,刘爱英得到消息被迫流离失所。后回家,于2月16日在家中被景县公安局赵明广、刘志军一伙绑架到公安局,刘爱英当时质问赵明广:“你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赵明广无言以对。在拘留所,刘爱英绝食抗议非法绑架,看守所所长问刘爱英为什么不吃饭,刘爱英说:“你去问问赵明广为什么抓我。”这个所长答应去给问。结果是,他们一边哄骗刘爱英,一边背后办理了对刘爱英非法劳教的手续。3月19日,公安局的张华胜、李贵生,另外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女的三人将刘爱英送进河北省石家庄劳教所。在司法医院检查,刘爱英有腰椎盘突出、腿骨错位、膝盖肿大等问题,张华胜和检查的人不知道搞了什么交易,据他说私自想捞点钱。办公人员看了刘爱英的劳教表和体检表,问刘爱英“腿痛吗?”张华胜竟抢着回答:“没事,一路坐汽车累的。”恐怕劳教所不收,硬往劳教所里塞。真不知道这个张华胜往劳教所送一个法轮功学员他自己得多少奖金,而这么卖力气。

2、人间地狱——石家庄劳教所

刘爱英进了劳教所五大队,就被逼迫面壁而站。站得她腿痛脚肿了很长时间。然后被恶警叫到办公室,把衣服一件件脱光,查是否带有经文。当从她衣服里搜出在看守所背写的经文《再认识》,恶警随手给了她一巴掌,嘴里还骂着脏话。4月24日,又到了一大队二楼。5月1日晚上,刘爱英想炼静功,刚从床上坐起来,恶警王志普和张××闯入把她带到五楼。经过三楼时看见白天被叫出的大法学员王春廷脖子上挂着木牌子,双手被烤着挂在楼道的铁门上。恶警把刘爱英带到五楼××室。以王志普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关上门窗,手提警棍、电棒,大声吼叫让她趴下。他们喝了酒,酒味很大。他们开始用警棍狠打刘爱英的臀部,每打一下,刘爱英都痛的忍不住“哎哟”一声。不知打了多少棍,恶警就让她站起来,又让蹲下,她腿痛得蹲不下,只能坐地下,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的肩部、膝盖,后又让她趴下,又是一顿暴打。打累了又换了一个恶警拿电棒又电击她的右肩、腿。恶警还喊叫着:“换大的、电足的!”当时就像电焊工焊接金属一样电火星噼噼啪啪闪着,折磨了她很长时间。后又让刘爱英站起来,换了个恶警用手左右开弓的劈劈啪啪打她面部,脸被打肿了,眼睛也睁不开。一直折磨到天亮,刘爱英只觉得臀部火辣辣的痛,腰也痛。当又换了个姓刘的恶警看着她时,刘爱英说:“你们也太狠了,我腰痛的厉害,可能伤到骨头了,得给我拍照看是否伤到骨头。”警察才打电话给本大队的医生来查看刘爱英的伤势。她的臀部肿的紫红,可能是肉被打烂了。医生在她臀部上撒了点什么药,贴上胶布,就又换了个两眼冒凶光的姓王(外号王大眼)和姓贾恶警逼迫她写“决裂书”,王大眼故意的喊她的名字。这时刘爱英全身痛,脸也肿,眼睛也睁不开,打人的恶警走了。姓刘的恶警不但不让她吃早饭,还恶毒的拿起电棒一边电她的肩膀一边问她写不写。刘爱英没理她,姓刘恶警就电她脸。自此三天两夜没让刘爱英睡觉,从精神和肉体上迫害折磨她,让她一直站着,逼迫她写。刘爱英就写为什么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怎么好。恶警说:“写这个也行,写吧。”反正是不让她休息,想把她搞垮。她在“我相信法轮功总有平反的一天”这句话上划了个对号。

恶警又让刘爱英在三楼小号呆了三天,天天由犯人给她带饭,厕所都不让去。六天后,才让她回到原来的二楼。十天后,刘爱英的臀部虽然消肿了,但是紫块却仍然在,右侧起了一个大软包,里面烂了,化成了脓血。后来司法医院来了两个医生在她臀部开了个两寸长的刀口,又派过来一个女医生天天给她换药。换药时先用盐水给她冲洗伤口,再用药水冲洗,然后塞入药布团,像刀割一样的疼痛使刘爱英眼泪不由的往下流,咬着牙,闭着嘴趴在床上。头几天换药,医生和警察只让两个学员照顾她,其他人都出去,后来也不让同屋其他的学员出去了,姐妹们看到她的伤口都把脸扭向一边,不敢看了。四个月的疼痛,晚上睡觉只得趴着,不能翻身,换药时弄到床单上、衣服上的血迹都是同屋大法学员争着给洗的。刘爱英上厕所,恶警让人轮流跟着她。至今,刘爱英臀部留下紫红的伤疤。在全国范围内,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十万人之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中国的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

3、识破谎言,不再上当

从人间地狱劳教所回到家的刘爱英,仍不断受到景县“610”以及镇政府的个别不法人员的骚扰。2002年8月27日,在正是中午午睡的时间,镇政府的孙秀云伙同县“610”、镇派出所一伙人来敲刘爱英家大门,开开门有人就问:“你是刘爱英吗?”刘爱英说:“是,你们有什么事?”那人说:“你跟我们去镇政府一趟。”刘爱英问去干什么,“610”的人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刘爱英说:“是。”“610”的人说:“人家上边不让炼。”刘爱英说:“‘上边’是谁啊?”她边说边做了个炼功动作,边做边说:“我炼功碍你们什么事了?我炼功袪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干扰谁了?你们怎么放着吃喝嫖赌、贪污盗窃的坏人不管哪?”“610”的人说:“那个我们不管,你让政府去管吧。”这时刘爱英知道又是想把她骗去进行迫害,就提高嗓门大声说:“你们别再骗我了,我已经上你们多次当了!上次是谁把我劳教的?你们谁干的?我做什么坏事了?把我送劳教所差点被打死,我养了几个月的伤回来了,你们又来胡闹,你们有完吗?这回死我也不跟你们去。”刘爱英见“610”人员、镇政府的人、派出所的人等被说的都只是听着,谁也不动,也不作声,便转身进到屋里并关上了门。

在门外的刘爱英丈夫叫开门后,进屋拿了一把锁出来锁门,来的那班人不让他锁,他说:“我还得去上班,哪里也不能让她去!我还得让她给我看家做饭呢。你们一边去!”来的其中一人对刘爱英丈夫说:“这次是让她去衡水学习班,家人也可以跟一个去。”刘爱英丈夫严辞拒绝。刘爱英的儿媳也出来往外撵他们走,见孙秀云站在门口不出去,刘爱英的儿媳说:“大姐你走吧,上次被你们骗去给劳教,怎么还没完没了?你们都出去。”那班人在胡同里有的打手机有的拿出手铐,一边商量着对策。刘爱英这时从屋里出来上到院墙上,结果看见还有两人站在她家猪圈旁的木材上往院里看,见刘爱英上了院墙,就告诉胡同里的同伙。刘爱英干脆上到房顶上,在房顶上大声喊:“乡亲们,政府又来人抓炼法轮功的,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说什么要转化我,什么叫转化?转化的背后就是打人!他们根本不讲理!”喊的嗓子干了就休息一下继续喊。那班人可能怕自己的无理被众人看见,就灰溜溜走了。看到他们走了的邻居告诉了房顶上的刘爱英,让她下来回了屋里。由于那班人的非法骚扰,搞的邻居也没法休息,听到消息的亲戚也来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受害的可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亲戚、四邻都不得安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