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威海市温泉镇大法弟子吕桂玲经历和见证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是山东省威海市温泉镇江家寨大法弟子吕桂玲,我1996年8月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得到了健康,家庭和睦,同时也懂得了怎样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1999年7.20江××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心,开始对法轮功全面非法的残酷镇压,在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的驱使和奖励的引诱下,温泉镇派出所对当地大法弟子就开始了无端、非法的打压。迫害不久,温泉派出所把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叫去,当时我想:去就去吧,警察是为人民匡扶正义的,我们向他们说说实情也行,没想到警察完全变成了打手,个个张牙舞爪、凶相毕露,我们向它们讲真象它们完全不听,开始就逼着我们交书、签字,不许炼法轮功,否则就不让我们回家,后来对大法弟子越来越残酷了,它们根本就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我想: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它们不让我们说话,我们可以到国家信访办去,那里是老百姓说话的地方,以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信仰自由,去向政府说句公道话。于是,在2000年正月十八日,我和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信访局,和平申诉我们的实际情况,可是,谁知信访局一片白色恐怖,根本不让说理,就把我们非法绑架到当地驻京办事处,我们四位大法弟子被带到一家宾馆(威海驻京办事处),就开始了对我们四人进行非人、残暴的毒打,它们用电棍电我们,拳打脚踢,它们还用一尺长手指粗的棍子专门打我们的脸,我们被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它们又用一盆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它们打我们的时候还无耻狂叫:“我不管你们做不做好人,你们去偷、去抢,我不管,可你们炼法轮功、来上访,这样子你们耽误我拿奖金,打死你们才解恨呢。”

遭非法迫害两天后,由温泉派出所(姓刘、姓林)两警察把我们带回威海,把我身上带的1400百多元钱全部搜光,从北京到威海拘留所两天时间,不给我们饭吃,不给水喝,我们还被温泉派出所非法定了个“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关押了15天,每人罚款1500元。

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蛊惑下,当地邪恶之徒更加肆无忌惮,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的事是经常发生。2001年元月2日,温泉派出所一个姓于的恶警,带领4、5个恶警非法闯入我家和村里另两个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当时把我们的大法书、录音带洗劫一空,然后又把我们三位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6天。从此以后,温泉镇派出所、镇政府对我家进行非法监视,非法抄家数次,使我们的家庭生活不得安宁。

在2002年4月28日晚8点多钟,我正在家睡觉,突然闯进7、8个恶警强行把我抓走,当时还没穿鞋袜,恶警把我抓到一个地下室,由威海环翠区“610”恶警刘金虎和另一个恶警审讯,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恶警刘金虎对我又打又骂,还狠命的揪我的头发,只见我的头发大把大把的落在地上,它们真是没有了人性,发了疯似的折磨我们。于是,我严正的说:“我没犯法,警察不准打人!”他却不知羞耻的说:“没人看见我打人,没人给你作证,你从今以后就倒霉吧!判你三年劳教。”当晚又把我转到拘留所,我想: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任何法,我没有罪,我不能听从他们的迫害,我拉开车门就走,后又被他们拽回来又是一顿毒打。当晚还下着雨,我浑身都湿透了。第二天早上,刘杰(威海环翠区610头目)又带领5、6个恶警要带我到看守所,当时,我想:不能由着它们这些败类任意的迫害大法弟子,我不能配合邪恶之徒无理的要求,大法弟子是清白的,在挣扎过程中我的头撞在了墙上,当时晕了过去。醒来后听看守所的狱医讲:“你是被他们抬进来的,昏迷了三天,当时我们拒收,它们硬把你留下来。”我醒后就开始绝食抗议对我们的无理关押。

绝食第五天,他们开始强行给我灌食,当时610非法绑架的15名大法弟子,多数都在绝食,有年轻的、有老年的、还有一位30多岁双腿残疾的男青年,都被铐在铁椅子上灌食。半个月以后,有的被罚款释放,有的被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继续迫害。我和泊于镇的大法弟子刘彩英白天黑夜被铐在外面的大铁椅子上,又冷又饿,屁股都被硌出血泡,人也瘦得皮包骨,还吐血,狱医多次要求610放人,邪恶之徒硬是不答应。一个月后,我们俩都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这时它们才放人,恶人还扬言:“先把人放了,好了再抓。”回家后我被迫流离失所,没过多久得知消息:刘彩英被迫害的回家不能吃饭,最后送医院动手术也无济于事含冤去世。在看守所里,我还亲眼看到,环翠区610头目刘杰和几个恶警又非法绑架了一位叫田丽的大法弟子,她一直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不让喊,就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双手背铐在铁椅子上,抬到外面在太阳底下曝晒(那时是5月下旬),后来人与铁椅子一起倒地,使田丽颈椎骨折,导致全身瘫痪(明慧有报道)。

江氏流氓集团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地,不断造假毒害众生。我们为了更有力的讲清真象,救度被邪恶谎言毒害的善良人们,我与其三位大法弟子一起利用电视插播讲真象。在2003年1月23日被潍坊公安局非法绑架,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我坚决抗议对我们的无理迫害,我开始绝食,它们就借此灌食加重对我进行非法迫害,因长期强行插管,导致我经常吐血,迫害第十天,我昏死过去,它们把我送到医院抢救,第二天才醒过来,身体十分虚弱,在这种情况下它们还是坚持不放人。在这里我还听看守所的犯人说:“这里经常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也都是强行灌食,折磨得十分悲惨,有一名不报姓名的外地大法弟子,绝食13天被折磨致死。是这个犯人亲自抬出监号,看守所恶警不让声张,他们说听口音是四川人,30多岁。

2月8日,由刘杰(610头目)把我非法押送到荣成市洗脑班,这里整个是人间地狱,荣成市公安局610头目邢建平(恶妇)真是邪恶,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及其残暴,指使4、5个犹大折磨我,半个多月一直不让我睡觉,困了,他们就用牙签扎我的手心、脚心,逼我站着,用凉水擦脸,还让我一直不停的走,拖到窗口吹冷风,把我的手脚铐在一起坐着。恶警邢建平让我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录像,我不看,他就狠命的踢我,用两手指卡我脚腕的筋,疼得我忍不可忍,好几天我的腿动不了,把我的双手反铐搭在椅子背上,使我的手半年了还是麻木的。他们用各种酷刑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二月底,威海610又把我转到威海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接着被威海环翠区法院非法判刑19年,另三位大法弟子各自被非法判刑20年,我们四位大法弟子不承认这种迫害,又上诉到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自1月23日被非法绑架后,我一直绝食抗议,在看守所里有3、4个男犯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灌食,非法迫害天天如此,这时我已经绝食3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在5月14日被送到威海市立医院抢救,每天由一个武警和一个管教看着,十几斤重的脚镣整天戴着、铐在床上,我不配合打针、灌食,他们就把我的手也铐在床头上。6月9日又拉回看守所,7月18日我已绝食五个月,生命垂危,才把我放回家。

两个月后,身体还没有恢复,9月21日环翠区法院邹大凯带领三个人强行把我拖走,送往看守所。第二天送往济南监狱(此狱非法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在监狱里我又开始绝食将近四个月,每天被强行灌食,强制洗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由原来的65公斤瘦到31公斤,监狱长见我的身体状况惨不忍睹,多次建议把我送回家,可是威海当地610及有关部门不接受,怕承担责任。最后生命垂危,才同意放人,2004年1月15日我被无条件送回家。回家后亲人和邻居见到我被迫害的人象全无,都流下眼泪,认为我这个样子是活不了了。然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江氏集团为什么这么怕大法弟子讲真象,就是因为它们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的,使用的手段全是造谣、撒谎,欺骗百姓,挑起百姓对大法、大法弟子的仇恨。镇压五年来,江丑利用手中的权力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到目前已被非法迫害致死有1060人,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打残、非法判刑、非法劳教。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邪恶的、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面对不明真象世人的讽刺与嘲笑,面对恶警与坏人的残酷的折磨,面对给家庭带来的痛苦与磨难,我们没有一点怨恨,而是慈悲的讲真象。我们的师父讲:“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我们也没有反对政府,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更好的人。是在用心和血向人们讲真象,救渡世人。江泽民是在拿中国几亿人的生命在做赌注啊!因为迫害大法、仇恨大法是要遭到天惩的,是要以惨痛的代价偿还的。我真诚希望不明真象的父老乡亲及有关部门人员,不再受谎言的蒙蔽,不再做对大法犯罪的事,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历史已证明,冤案总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谎言终究不会长久,一切作恶的生命终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我真诚的希望所有的父老乡亲,分清正邪,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在心中,给自己奠定一个永远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