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祁东县法轮功学员谭江元、张先兆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
  • 湖南省祁东县法轮功学员谭江元遭受迫害的过程

  • 湖南省祁东县法轮功学员张先兆向遭受迫害的经过

  • 湖南省祁东县法轮功学员谭江元遭受迫害的过程

    谭江元,男,汉族,现年39岁,湖南省祁东县步云桥镇泮芹村农民。他自1996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以前有过的关节炎,支气管炎,骨质增生,肝炎等都不翼而飞了。他暗自庆幸自己能得到这么好的功法,并坚定的要按法轮大法的标准不断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不断的对法轮功進行残酷迫害。1999年11月,由于他坚持炼法轮功,当地恶人把他拘留了15天。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谭江元想把自己受益的真实情况向中央领导说明。于是,1999年12月11日他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共同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便衣警察盘问他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是,警察就把他们抓進天安门前的派出所。在车上一警察拿出《转法轮》,书上面有警察写的骂法轮功师父的话,要谭江元他们读。谭江元拿过来只读了书中的论语,警察立即抢过去,恶狠狠的说:“我叫你读!我叫你读!”一边说,一边打谭江元,到派出所门前才住手,把谭江元的右眼和脸上打肿了好大一片。之后警察把他们分别送至各地办事处,当地派出所把谭江元接回关進祁东拘留所,说是他带其他人上京的,又把他转到看守所,判他一年半的劳教,说他们扰乱了社会治安,送到衡阳三塘劳教所4队。

    谭江元在一次炼功中被大队长看见,大队长把他叫去,叫他不要炼。谭江元就将自己炼功身心受益和做好人的事向他们说了,谈了二个小时。他们见谭江元仍然要炼,就把他铐在窗子上脚尖点地达半小时之久,值班人员看见谭江元手肿得很大,报告大队长时才将谭江元放下。之后又将谭江元转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在入教时的一个星期中,谭江元只睡了20来个小时:白天军训,夜晚被值班人员看着,不准睡觉,一合眼就打。

    谭江元被送到11大队4分队,被迫進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每天18小时,而且经常还有两个押控人员对他实行24小时跟踪,使他失去了人身自由,时不时还对他施加精神压力。虽然受尽了精神和肉体折磨,但谭江元仍然坚持修炼做好人,分队长毛伟说谭江元思想不能转化就月月加刑。有一次谭江元看见三分队长对法轮功学员匡代杰捆绑后進行毒打,谭江元当时上去制止:“如果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绝食。”队长他们害怕了,叫来高所长和其他人员找谭江元谈心并威吓他,又找来一些吸毒人员作证;说没有打匡代杰,之后又无故将谭江元加刑半年,于2001年11月份才放谭江元回家,共计非法关了他2年零10天。

    2002年7月份,正是农忙的季节,步云桥派出所所长邹受民带领一帮警察闯進谭江元家,对他实行绑架,4、5个人将他的双手反向背后,强行拖至车上,还拿走了他的一本《转法轮》和手抄本书。派出所所长邹爱民与政保股贺峥嵘、李伟等人逼谭江元说,是他给益阳那些法轮功学员送去了什么东西,说益阳这个法轮功学员上京被抓,是他送去的资料,叫他承认。谭江元不说,他们就拳打脚踢,用棒打脚踝骨,用“背宝剑”的酷刑来折磨谭江元,将谭的手一上一下反铐于背后,手铐下面还放一叠很厚的书,又加了一个杯子以加其痛苦的程度,达半小时之久。他们还说谭江元的身体还可以,可是他当时痛得咬紧牙关,豆大汗珠湿透了全身,双手已没有知觉,半年后还麻木。他们隔几天就把谭江元提出来一顿拳打脚踢,又把谭江元拖起来用脚膝部狠撞他的腰部,使他腰部受到严重损伤,起坐都很艰难。因谭江元不说,就把他转到看守所,几个月后又从看守所把谭江元提到灵官镇继续進行迫害,他们将谭江元一只手铐在窗框上,一只手铐在旧汽车轮胎下,把手拉开很大距离,而且脚尖点地达两个小时之久,其痛苦程度无法形容。

    李伟还对值班干部曾所长说:“要把他(谭江元)送进一个房子,要给他‘加高温’。”有一次,当监里对一人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盐水的时候,谭江元为了制止他们这种行为,就喊法轮大法好。那个曾所长就把谭江元拖出去“背宝剑”,并把他推倒在地,用没有铜丝的胶线皮编成的鞭子使劲的抽了他几十下,谭江元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叫曾干部的看见打得太恶毒了,就从曾所长手里拿过鞭子,将谭江元的口缠住使他喊不出来,可曾所长还不解恨,又拿皮带使劲的打了谭江元一阵,打得他背部皮开肉绽。还有牢霸长期用各种的残酷手段和限制虐待谭江元,使他的身心倍受到痛苦,共达1年零5个月。

    2004年4月5日,谭江元在邓云禄家搞电灯,步云桥镇派出所所长刘××带领几个警察于晚上9点钟破门而入,将邓云绿和谭江元一同绑架,当时就用刑。谭江元大叫警察打人了,警察不但不住手,而且还把谭江元打倒在地,用脚使劲踩他的头,然后把他们两人带到所里,用绳子把他们绑住,把邓云绿绑得呼吸都很困难,还打得他脸上肿了好大一块。警察又连夜把邓云绿和谭江元拖到清水塘对他们進行逼供,要他们讲散资料的情况,对他们拳打脚踢,还用棒子打他们,打了3、4阵,到了3、4点钟才停手,他们也没有说。

    第二天清早警察把他们带到政保股,又把谭江元带到看守所,叫那个被抓的帮助做真象工作的人(不修炼)对认,问谭江元那夜有没有去散资料,之后就把谭江元放回家了。谭江元回到家里后,家里乡亲们都看了他的严重伤势。由于警察随意绑架法轮功学员,谭江元在家里也不能容身了,现已被迫流离失所。


    湖南省祁东县法轮功学员张先兆向遭受迫害的经过

    张先兆是湖南省祁东县过水坪镇俄井村农民,男,1945年12月29出生。他学炼法轮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身体中的病态和思想中的烦恼一扫而光,而且家庭和睦邻里友好。五年多来,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各种迫害。下面是他受迫害的简要经过。

    1999年7月20日之后,湖南省祁东县过水坪镇派出所原所长王桂保带警察和村干部彭代红、唐春生等时常窜進张先兆家,对他進行恐吓,讹诈,抄家,搜身,搜去他很多法轮大法书籍和录音带,并于2000年3月开车到他妹张玉华家寻找他,迫使他妹妹请吃饭花了100元钱。由于他们的骚扰,原支持张先兆炼功的亲友都转而反对了。特别是张先兆年迈老母更是惊恐万状,每天坐立不安,他们搞得张先兆一家人心惶惶。

    2000年7月1日,张先兆抱着对国家、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尽一公民的义务,单身只影,身无分文,经四省三千多里,依宪法规定進京上访,他一路上排除万难和艰险,于8月2日到达国务院信访局上访,说明法轮大法是正的、好的。公民上访在宪法第41条1、2款中明确表示是合法的,可是张先兆当即被非法抓捕,被押回祁东县关進拘留所。

    8月5日晚,政保股股长贺峥嵘拿大竹板打张先兆的脚踝骨,逼他说是谁叫他去上访的,他不说。贺峥嵘打了几十下把他的脚打得肿起很大,痛了1 个多月。不久他们又要张先兆家出3000元钱,张家被逼交了钱之后,他们还不放张先兆回去,使得他母亲整日流泪,见人就求情,他大儿媳不堪其苦,被逼离家出走。他妻见人财两空,百思不得其解,遂吃了农药,幸亏村民谢国秀等把她抢救过来。

    2001年4月他们把张先兆转進祁东看守所,管监看守指使牢霸黑子等几个凶手对张先兆日夜毒打,每天打10来次,每次几下到几十下不等,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有时用皮鞭和铁棒,打他的理由是“要写保证不炼功” 。有一次他举起铁棍对张先兆说:“你写不写保证呀?”张说:“我与你无冤无仇。” 他说:“我把你打得写保证了我就立了功,就可以减我的刑。你看这铁棍是哪里来的?牢里哪有这样的铁棍呀?我告诉你是从上面--”他手指着天窗,“是他们递進来的,叫我们使劲打,只要不打死,打残都没有关系。你们那个彭建军(法轮功学员)的腿不是打残了吗?你知不知道!”接着“碰”的一声,铁棍打在了张先兆的腿上,使他痛了很久。有一次牢霸用两尺长的皮鞭在张先兆的肚子上抽了三鞭,痛得他监内乱跑,三鞭过后,肚子肿得乌黑每条一尺多长,半年过后才逐渐平复。他也不分时间地点打张先兆,上厕所也打,正在吃饭也打。张先兆多次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有一次被那个杀人犯打了50大耳光。

    一天那个看守对牢霸说:“他答应写了吗?”牢霸说:“他没作声,还完不成任务。”看守说:“他完不成任务就不要给他睡!” 所以凶手们强迫张先兆连续劳动4天4夜,不让他睡觉,第4天夜里他都是在梦中,手在乱动,他梦见做好了,可睁眼一看,又没成,就这样翻来覆去的乱做,凶手看见了就使劲打。张先兆倒在床上说:“你打吧,打我也要睡了。”实际上张先兆倒下去头脑昏沉,不知道痛了(那个看守现在还在祁东看守所)。半个月后,张先兆吃不下饭,又拉肚子,每天20次左右,身上臭不可闻,晚上一个人睡在外面角落里,有时睡在马桶下,身疼心烦痛苦到了极点,听电视里的歌声都是在哭,只是坚修法轮大法一念尚存。这时虽是打得小了,但还要张先兆做些事。当家里人来,看到张先兆那形容憔悴、骨瘦如柴的形象时,都哭了,以为他会被迫害致死,所以家人又借了三千元钱给了看守所,又请人讲情才把张先兆接回家中。

    回家后,张先兆通过炼功身体迅速好转,王桂保、周华生怕他去北京上访,仍时常来他家骚扰,有时三更半夜前来敲门打户,他86岁之老母不堪其吓,神经错乱加剧,有一段时间是见他们就拜,说“不要抓我的崽”,这样子完全是他们吓成的。

    2003年5月24日,过水坪派出所原所长邹长林带着警察无故窜進张先兆家,翻箱倒柜,房前屋后、楼上楼下到处搜查,逼得张先兆流离失所四个月,直至2003年9月21日他被金桥镇派出所警察在大街上绑架進车里。警察把张先兆抓進派出所,搜出了一些法轮大法书和100余元钱(至今未还给他)。祁东政保股李伟、王喜民等三人闻讯赶来,李王二人把张先兆按着背靠大椅,一人按头,一人按脚逼他,过半小时后他才能爬起来坐起。他们仅因为这些书就把张先兆关進祁东看守所达四个月之久,于2004年元月9日才放出。张先兆回到家里后,他母亲已丧失了记忆,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时时惊恐,于2004年大年初一晚惨死家中。

    2004年7月25日,张先兆走在过水坪街上,警察李朝同、区于、胡健华等看见他提个袋子,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张先兆绑架至祁东县公安局。贺峥嵘带着李伟、李朝同等5人驱车又把他转押至灵官派出所進行拷问,问他袋子里的法轮功书是哪里来的。他们把张先兆双手铐在窗框上,使他下面脚尖点地,对他严刑逼供。第二天他们把张先兆铐倒在地,5个人手拿棍棒围着他進行毒打约一个小时,被闯進两个外地来的妇女看见才停止,他们做贼心虚,贼喊捉贼,诬陷说张先兆是贼,是打贼。

    第三天张先兆被送到过水坪派出所,他们不顾张手脚受伤,仍把张铐在过道上的大铁门上,使他站不能站蹲不能蹲,煎熬了一整天。晚上又把张先兆双手铐在窗框上,下面脚尖点地,铐了一个晚上。28日上午,张先兆手脚受伤,又4餐不给他饭吃,不能行动,他被警察抬上车子。警察又把张先兆送到祁东看守所。张先兆又被拷问,期间一群警察又开车至张先兆家把他所有房间,楼上楼下,乱搜一遍,搜去高级女式手表一块、眼镜一副,至今不还。

    他们没有通过法院,也没有告诉张先兆什么,就非法抓捕他。张先兆听人讲要把他送去劳教,他想我是做好人的劳什么教啊?教到哪去?听那些犯人讲那个劳教所犯人越教越坏,互相学教作案经验,凶残的打人,恐怖至极好人都要被教成坏人的地方,那不是人呆的地方。所以在9月8日送张先兆去劳教的时候,张先兆就从那个车里走了出来。

    张先兆现已是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