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阴霾散尽见朗日(四)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

  第六章
  
  火车站。
  观众似曾相识的大法弟子在登上去北京的列车。
  大家要在那里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从心底喊出千万年的等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列车上、下警察和便衣盘查的很严,弄的民怨沸腾。大法弟子巧妙的躲过了一次次盘问。
  
  汽车站。
  开往北京的标示牌前,排了长长的队。警察、便衣幽灵般的巡察……
  《金种子》歌声响起:
  善的种子啊从天撒下,撒向城乡大街小巷,撒向你家我家他家,天赐的金种子啊,真心生根发芽,慈悲里开花长大,一张传单一粒种,大法救度你我他,撒遍神州大地,撒遍海角天涯。
  善的种子啊从天撒下,万千洪福齐降,好似春风飘洒,天赐的金种子啊,点点滴滴是甘露,颗颗粒粒凝真法,一线善缘一粒种,大法连结你我他,金种遍撒天下,真心遍地开花。
  大街上、超市里、公交汽车上,随处都可以发现大法弟子为别人送上一份“祝福包”,衷心祝愿: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一生得福报、全家受益多。
  
  夜深人静时,居民楼的走廊里,大法弟子在悄无声息的送去法轮功的真象资料,一幢楼、二幢楼……
  在乡村的农舍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大法弟子的身影,送上真心的祝福。
  在朋友的聚餐桌上,大法弟子在借题讲清真象……
  (歌声止)
  
  劳教院。
  高墙外洁净整齐,彩旗飘飘;高墙内花团锦簇,彩灯闪闪。
  大门外高悬:热烈欢迎首长莅临我院检查指导的横幅。牢房前张贴:把我院办成育人成才的大学校的巨幅标语,分外引人注目。
  劳教院的警官们排着队、鼓着掌迎来了数辆轿车和中型豪华面包车,车上的一行人在院长的殷勤引领下参观。大家或议论或笑谈或询问,警官们不时的回答着代表和委员的提问。观众已经看到,莲莲也走在代表和委员们的中间,眼睛在不停的搜寻着。
  检查的最后一站是代表、委员们和劳教人员见面会。
  在见面会上,莲莲的目光四处探视不见她父亲的身影;
  代表、委员中有人问:老郑在哪儿?
  警官们回避、躲闪。
  又有代表问:郑副厅长在哪儿?我们要见他。
  院长故作跑步状,上前报告询问者:老郑他这两天身体有点儿不舒服,住院检查去了,两天后归队。
  代表、委员中有人提出要去看望。
  莲莲提出要去看望。
  院长的答复:这个我做不了主,我们要报告司法厅、公安厅……表现出十分为难的样子。
  
  储标的办公室。
  桌上放着一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劳教院的情况简报。
  司法厅
  几位厅领导在传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议郑宇保外就医的意见。
  公安厅
  张野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简报上写出:“暂缓”二个字。
  
  劳教院值班室
  郑母、秦晴手扶铁窗向牢楼盼望,莲莲和值班警员交涉,要求会见郑宇。
  警员向院长报告。院长态度生硬:不能会见、不能会见、就是不能会见!炼法轮功的与炼法轮功的会见,谁能保证不交叉感染。
  警员还在强调什么。
  院长强硬的说:这是纪律!注意,马上全体出工。说完恶狠狠的把电话挂断。
  警员给莲莲说:你都听到了,我们也有我们的纪律。
  秦晴劝说莲莲。
  牢楼内一声出工的哨音一响,劳教人员立即整队,黑压压一片。
  武警战士在队的两侧监护,“牢头”在喊一二一、一二一。可大家的脚步依然参差不齐。
  秦晴、郑母、莲莲在出工的人员中搜寻。在队伍中,秦晴惊喜的发现了郑宇,拉过莲莲,指给莲莲看。郑母也惊奇的看到了郑宇。
  于是,她三人就在队伍后面追赶。
  秦晴边追边向郑宇喊:把心放下,把心放下……
  郑宇(回头应答):知道了。不要执著……
  莲莲(泪流满面):爸爸!爸爸……
  郑宇(眼含泪珠):照顾好奶奶,听话!好女儿……
  郑母:坚定,要坚定,我们都要坚定。……
  郑宇:知道了……
  “牢头”上前捂住郑宇的嘴,禁止他说话。武警战士也拦住了秦晴、郑母、莲莲。她们满面泪痕。
  郑母向武警战士讲真象。
  武警战士低头不语。
  众劳教人员眼含泪珠,默默的在出工的路上走着。
  
  司法厅来信来访接待室。
  莲莲、秦晴、郑母向接待人员讲真象:要求郑宇保外就医。
  负责接待者认真的听过之后,拿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劳教院的情况简报,随即将报告给司法厅负责人。
  司法厅负责人思考再三、犹豫再三,最后终于拿起电话,向人大办公室报告。
  人大办公室的回复意见很简单:按人大、政协领导的批示意见办,执行中的问题送呈会议研究。
  之后,负责接待者又拿起电话,拨通郑宇原工作所在厅,通知:接郑宇出院,保外就医。
  
  劳教院。
  郑宇被两管教警官微笑着边走边说送出大楼,秦晴和莲莲和善的从警官手里接过郑宇的物品。
  郑宇握住警官的手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警官不停的点头,另一位警惕的向身后观察着。
  秦晴:法轮大法是正法,北京好多警察都明白了真象,他们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
  此时,正值劳教人员从外劳动回院。大家见到老郑这身打扮,和昨日的他完全判若两人,先是一怔,后就完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郑宇见大家,热情的招手,泪水湿润了他的双眼。大家也热情的向郑宇招手(跟班的管教上前制止),鲁大伟和王浩也先后随队進了大门,见状,热泪盈眶(管教前后奔走、赶忙制止)。顿时:“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口号响成一片。突然,隔壁女子大院的人们也高呼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彼此呼应。徐慧、高敏的呼喊清晰可辨。镜头所及,她们热泪盈眶。
  警官和管教呆呆的站在那里,被这一感人的情景震慑着。摄像镜头最后摇向劳教院院长,他龟缩在楼道的栅栏门背后,不敢正视这一切。
  
  郑宇的家。
  郑宇回到家里,一切都恍如昨日。
  莲莲特别的高兴,给郑宇双手递上一杯茶水,然后对郑母、秦晴说:欢迎爸爸正念走出邪恶的控制,我在酒店里订一桌饭庆贺庆贺怎么样?
  郑宇(嗔怨的):你前面说的话象是师父的弟子说的话,后一句话就大打折扣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你懂吗?正法的形势,我要把丢失的时间找回来。
  郑母:你呀,也不要对人家要求太高了。我们莲莲呀真好,真正的好。这场邪恶的考验,真正考验的是莲莲哟。
  郑宇(惊喜的):是嘛,快说说我听听。
  郑母:莲莲说,说给你爸爸听。
  (切换)穿军装的莲莲突然被人喊去,在某部政治部的办公室里,某领导正式向她宣布复员的命令,并要求三天内离开部队。
  莲莲(不服气的):为什么?
  某领导:你父亲炼法轮功,已被收审。这是政治问题,就为这个,还不够吗?
  莲莲:这是陷害,是迫害,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莲莲回到自己的房间,桌子上放着一封字迹十分熟悉的信。莲莲怀着沉重的心情迟疑的打开信。(画外音):
  莲莲:你父亲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的领导、我的领导都给我谈了,可能你会恨我,会诅咒我,我面对你,可能无话可说,你我三年的情感历程,最后只能面对一张纸诉说。原谅我是懦夫一个,不能面对现实,在政治的漩涡里,我选择了回避和退却。这对一个勇敢正直的人来说,我简直就是个罪过,但我又不得不选择这一条路。你可能不了解我的身世,以前我不曾对你说过。我爷爷本是一位社会学家,因一封秉笔直书的信而戴上“右派”帽子,含冤死在监狱里,父亲也因此流落它乡,改名易姓,从一位在读大学生而变成了真正的农民,娶了一位目不识丁的农家姑娘。我的父亲至今还回避这段历史,在我的档案里这是一个空白。我说这些,不是叫你原谅,而是叫你理解……
  我太渺小了,不足你挂齿,忘记我吧,在你的记忆里,我只是一个泡影……(切换)
  
  (画外音完)莲莲:我不能说他不好,没有理由说他不好……
  郑宇:对,说的对,只是那个邪恶之首太邪恶,它制造的假宣传、一言堂太卑鄙,大家都是受害者。莲莲,我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莲莲:只有把法正过来我才能打算,才有打算,否则一切打算都是不实际的。
  秦晴: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和妈妈最近都到北京去了,你出来的事情都是莲莲办的。
  郑宇(惊喜的):你和妈到北京?
  (切换):北京的上空如一口大黑锅被乌云笼罩着,天安门广场灰蒙蒙的一片,警车在广场四周幽灵般的打着转,警笛大喘气似的鸣咽着,警灯闪着蓝光,令人生畏。秦晴携着郑母,还有几位观众熟悉的大法弟子出现在广场中央的“纪念碑”一侧。突然,郑母从衣服里拉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纪念碑的护栏上张挂,几名警察疯狗似的扑来,一辆警车撕破嗓子般开進,秦晴、郑母等高喊:“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惊慌的拿出手铐,捂住嘴把她们扔進警车里。不时的“军博”门前,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纪念堂一侧、人民大会堂东门等多处同时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警车撕破嗓子的四处奔跑,追赶着大法弟子。游客被吓的四处躲藏,不少游客谈警色变,被误抓的游人骂声不绝,怨声载道。
  秦晴、郑母等被恶警押進地下室里。
  警察(恶声盘问秦晴):籍贯?
  秦晴:中国。
  恶警:家庭住址?
  秦晴:中国。
  恶警:家庭住址?!
  秦晴:中国。
  恶警(狠狠的甩出一句话):不说,有你好受的。转身面对郑母。
  恶警:籍贯?
  郑母:和她(指秦晴)一样,中国。
  恶警:家庭住址?
  郑母没有回答。
  恶警(把声音提高8度):家庭住址!
  郑母还是不说话。
  恶警(逼迫着):为什么不答话?
  郑母:这还要问我吗?你自己完全可以回答。
  恶警:我回答不了。
  郑母:我问你,中国的老百姓,在人民共和国的国土上,人民的首都、人民的广场上、说一句人民自己想说的话,喜欢的话,为什么要遭到你们人民警察的殴打、手铐(把手铐举到警察面前),我要问你们一句:这是为什么?!人民的警察……
  恶警无话可说,走到下一个大法弟子面前,口气显然没有先前恶了。
  《召唤》歌声响起:
  在人间沉浮从未忘记,星星的光亮常驻我心,凝神倾听,宇宙已更新上达天庭。穿越迷雾白云彼端,慈悲的呼唤从天而降,震动十方,如花盛开无限辉煌。
  夜幕之下,一辆罩着军用帆布的大卡车行進在京郊的公路上,昏暗的路灯隐约看到秦晴、郑母等大法弟子被铐在车子栏杆上。两押车的警察扶在车栏杆上打着呼噜。
  郑母手臂轻轻抖动,只听手铐清脆的“叭”一声,手挪出来了。郑母把身子移到秦晴身边,用手一掰手铐,秦晴的手铐也开了。她俩就分头为同修打开手铐……只见秦晴纵身往下一跳,身子轻盈的落在地下;随后,郑母的两只胳膊如同双翼也飞身下车。不一会,大法弟子都飞身下车,三三两两喜不能控,相拥而泣,在夜色中不见踪影。(歌声渐止)
  
  (闪回):一家人面向师尊的法像,双手合十,晶莹的泪珠挂在每个人的脸上。
  
  储标的办公室。
  秘书正在向储标报告:张野副厅长不在办公室,后来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他的秘书,他的秘书讲,他的独生儿子酒后开车,车速很快,(镜头切换到事故现场),撞断高速公路的护栏,冲出路基,油箱爆炸起火,现场惨不忍睹,由于他儿子身上的证件全部烧光了,今晨才查明身份。张副厅长和他妻子赶去为儿子收尸,其妻见儿子被烧成焦状,当场昏死过去,又送医院紧急抢救……(镜头闪回)
  首长,您看……
  
  储标(神色暗淡,无精打采):算了,不找他了,让他忙去吧。都是他给我捅的漏子,让我在人大、政协很被动。嗯——这样办吧,你电话通知司法厅,就说他们送呈资源厅关于郑宇申请到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的报告,原则上我同意,让司法厅选派一名可靠的警官,再从武警调一名稳重的战士,算是监护他吧,毕竟是保外就医嘛。具体事让司法厅考虑周密一些,主动和资源厅商定,确保不出事故。落实的情况就不要报我了,快去办吧。这两天我要好好休息一下,太累了,全身提不起精神。
  
  第七章
  
  郑宇的家。
  莲莲:爸爸,今晚有重大新闻节目预告,你来看。
  郑宇:我把这一讲法学完再说。
  秦晴:不会有什么新东西。
  莲莲(几乎惊叫):快来,你们快来看,天安门广场有人自焚,是炼法轮功的。
  郑宇、秦晴、郑母相继走来。电视屏幕上浓烟腾空而起……
  一家四人不约而同坐在一起,心情都很沉重。莲莲首先打破沉闷。
  莲莲:爸爸,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郑宇的眼睛看看秦晴,又看看母亲,秦晴和郑母又把目光落在郑宇身上。
  郑宇:不会吧?不会是这样的,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不会自杀的,师父曾明确告诫弟子“自杀是有罪的”。
  郑母:是的,我们炼功人连活鱼都不买,鸡都不杀,怎么还会自焚呢?
  秦晴:这几个人的行为不在法上,那么……
  莲莲:肯定是被迫害急了,狗急了还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是人呢?
  郑宇:我们是修善的,若真是那样的话,要造多大的业呀。
  正议论间,突然门铃响了。莲莲走过去开门。
  同修甲(悄声问):你父母亲在家吗?
  莲莲:在,快请進。
  大家不约而同站起,都双手合十。让座,倒水,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進行。
  同修乙:刚才电视上播的“自焚”看了吧?(郑宇、秦晴点头)我们在一起交流了一下,觉得里面疑点很多,自焚的人不象是大法弟子。这事关系重大,明天社会上肯定议论很多,大家想要交流一下……
  郑宇:好好,来的好,我们好好交流交流。
  
  大法弟子你走出来,他走出来,大家都走出来。无论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飞奔的列车中;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无论是在工厂,还是在机关、学校,都有大法弟子的身影,镜头不停的切换出不同的场所,不同的年龄、性别的大法弟子或智慧的讲或用书信或散发真象传单或向邮箱中放真象光盘的镜头;
  一封封书信,一张张传单,一个个光盘切换出不同人的不同神情,或凝目深思,或惊异唉叹,或怒目蹬足……
  在以上的画面切换中,《回归路》的歌声悠然响起:
  踏上回归路,风雨不觉苦,纵有千难和万险,难挡回归步;踏上回归路,心中没有苦,志坚天堑变坦途,难中笑对众生慈悲去救度。踏上回归路,无怨无悔,四海洒遍慈悲露,愿苍生迷途知返能得度;踏上回归路,舍身不改正信,为众生付出,不怯步。踏上回归路,沐浴师恩语难诉,唯有精進慰师父,慰师父。
  
  储标的病房。
  病房临着文化广场。
  这是一所现代化的省内最大的一家肿瘤医院。储标的病房宽大而豪华。储标躺在病床上的黑瘦干瘪的躯体与这豪华的摆设形成鲜明的对比。
  储标(虽有气无力,但霸气很足):怎么这样吵闹!我要安静,我要安静。
  医生:这里正在举办文化艺术节,文化广场是艺术节的主会场。今天是艺术节的第一天。
  镜头从储标病房向下俯摄,是一片人的海洋,花的海洋,锣鼓声、歌舞声又构成欢乐的海洋。
  储标(烦躁不安的):给他们说,叫他们搬走,闹的我脑袋都要爆炸了。告诉他们是我储书记说的,搬走。
  医生听了此言,只是无奈的摇头,护士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走了。锣鼓声、歌唱声、欢笑声和着观众的掌声,热闹非凡,不间断的穿过玻璃窗,向储标的耳朵里灌……
  医生(递给护士一张处方):给他打一针(悄声的),让他睡过去,闹死了。
  
  郑宇家。
  秦晴正在为郑宇系领带、穿西装,然后把他拉到镜子前照一照。
  郑宇:行了行了,哪有那么讲究的。
  秦晴:怀大志而拘小节。这次你去会老战友、老部下的,叫他们看看大法弟子的神采,修大法的是不是造谣媒体说的那样……
  郑母正在为儿子往旅行箱里放《转法轮》,想想,忙喊。
  郑母:郑宇呀(手拿着《转法轮》书),宝书给你放進去了,噢。
  郑宇:妈,我来、我自己来,你休息休息。
  此时,门铃响了。
  萧明:报告!
  秦晴打开门,惊讶萧明的到来。
  萧明(向郑宇敬礼):郑厅长,武警战士萧明向您报到,保驾护航。
  郑宇(笑答):我不是厅长,你也不是保驾护航,是来监督我的。
  萧明(认真的):在我的心目中,您是厅长……
  郑母走过来拉住萧明(萧明喊:奶奶),叫他坐。
  郑母:明白真象的人,自会知道怎么去做。我们是缘份……
  正说间,门铃又响了。秦晴忙去开门,李祥警官出现在镜头中,秦晴惊疑,郑宇赶过来,指着李祥向秦晴介绍。
  郑宇:你不认识吧,他是我在乡间羁押时监管我的李警官(李祥:不,是保障)。妈,您来看是谁来啦?
  郑母(郑母忙走过来笑脸相迎):认得认得,好人、好人……
  
  列车上。
  电视上,主持人又在造谣说法轮功……
  坐在郑宇侧对面的一位学者型的乘客长叹了一口气,漫无目地的说:法轮功,又是法轮功,就没有别的新闻了,听的让人烦。
  郑宇(很有兴趣的):您了解法轮功?
  乘客:不存在了解,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郑宇(指李祥):您问这位警官,哪一座城市的110巡警,携带灭火器、灭火毯上岗的?
  李祥(摇摇头):没见过。
  郑宇(面对乘客):这,您不就知其所以然了嘛。
  乘客疑惑的脸上迭映出“天安门自焚事件”现场中警察用灭火器向自焚者向上灭火,向“王進东”身上盖灭火毯的画面。
  (乘客的目光都向郑宇这边投来,一位列车医务人员提着医用箱微笑为旅客服务)
  乘客:那烧伤的人……
  郑宇站起,彬彬有礼的向走过来的医生请教。
  郑宇:对不起,请教一下,对严重烧伤的病员您是怎么治疗的?
  医生(几乎不假思考的):先隔离,作无菌处理,敞开烧伤面,然后消炎,预防并发症发生……
  郑宇:您看看电视上报道积水潭医院是怎么治疗自焚者的?
  镜头推出医院为自焚者包扎很严密的画面。
  (旅客听到这边的议论,有的离开自己的座位,朝这边移步,有的侧着身子向这边看,医生也停住了脚步。)
  乘客(不解的):那整个专题片(指央视制作的天安门自焚真象纪实)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萧明(穿着武警士官服):三大战役都能活生生的搬到银幕上,还愁电视片呀!
  乘客各种不同人的不同表情。
  
  北国边陲边境线上。
  几辆警车向边境线缓缓的开去,在界碑处停下。
  郑宇、李祥、萧明和数位观众没见过面的警察下车。
  郑宇(指着界碑):三班长(现任边境某县公安局长),这界碑好象不该在这哦,应该是在山那边,当年我们连的一个哨卡就在那个山头上(镜头所及,清楚的看到异国的巡逻兵在巡逻)。
  公安局长:老连长,你的记忆力好,那个哨卡就是我们班建的,听说中俄边界重新勘察时,由当时的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江××承认了清末《中俄条约》中的不平等条款。
  郑宇、公安局长等一行沿边境界碑一侧缓缓的走着,观众可以清晰的听见三班长的独白(画外音):当年,那个著名的保卫战打得真叫激烈,我亲爱战友的鲜血就流淌在那里,郑宇这位老领导也是在这里受的伤。保卫战胜利结束,我们获得了不少的荣誉……今天只能遥望天际了。
  郑宇(指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沼泽地):三班长,那里住着的渔民、猎户呢?
  公安局长(三班长从沉思中醒来):好几年前就内迁了。当时我们公安局也出动了,渔民、猎户们不愿意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内迁的时候流着泪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回头哟……(随行的人都在静静的听着他俩的谈话)
  郑宇:按法理我今天不应该讲这些哨所、界碑、边疆、战斗的事,我自从修炼了法轮功,把这些都看淡了,只是到了我生命中的一个驿站又勾起了我对往事的记忆,这是真实的记录,很难消失掉的。我并不是要争一土一地,也不是讲英雄,论功劳。我只是讲事实真象,到底谁在爱国,谁又在卖国。不听它怎么说的,只见它是怎么做的。三班长,你是怎么想的?
  公安局长:脱了军装,穿警服,我还能怎么想,两个字——服从。
  郑宇:嗯——我们都服从惯了,“工具”嘛,想怎么使就怎么使,丧失了个人的自主权,没有了自己。哦——我问你,那时我给寄的《转法轮》书你学了没有?
  公安局长:学了,也炼了。我们局当时几乎都炼法轮功,他们几位都炼(指随行人)。7.20的时候我不炼了,也叫大家都不要炼了。
  郑宇:后来你又抓了不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吧?
  公安局长:怎么办?谁叫我当这个局长的,还是那两个字:服从。
  郑宇(停下脚步):我们当年都在一起战斗过,我和你们的局长还睡过一个坑,那是缘份。我这条受伤的腿你们都知道,我欢送你们转业的那餐饭还是坐在轮椅上吃的,离开时不能送你们上火车。现在我炼法轮功把腿炼好了,不信,我再陪你们走80里……我今天见到你们,不是想说什么,也不是要你们非要做什么,我只觉得想流泪。轻易听信服从,遗失了自我。一个失去自我的人,那将是什么?你们都有思想,可以去思考,都有明亮的双眼,可以去观察。《封神演义》的书你们看了没有?没看书不要紧,根据它改编的电视剧正在热播,那纣王可以帮助你们去思考很多问题。今天,你们的局长不与我连说几个“服从”我不讲这个话,到底服从什么?谁在爱国,谁在祸国;谁在为民,谁又在害民?人心一杆秤,人口一座碑呀。
  你们今天能自愿的跟我在一起走一程,我很高兴。我过去选择流血牺牲,不后悔;我今天能同化真善忍倍感幸运,福份呀!
  在以上的画面上,《星桥夜访》歌声响起:
  彩星漫天舞/望穿身来处/轻云攀天绕/幻境梦中悟/幻境梦中悟/清莲脱尘出/高德自洁抒/翠玉本无瑕/何来世中俗/悲叹世中俗/思明心/月明星/雾中多少恩怨路/望繁星/看凡心/惟觅本性归天途。
  
  第八章
  
  深夜,某县看守所。
  公安局长和几位警官秉烛打开狱门,面对大法弟子,双手合十,泪光满面。
  清晨。边陲小镇,初阳薄雾,大法音乐悠然响起,大法弟子和着音乐在炼功。
  在以下的画面中《话师恩》歌声响起:
  千朵鲜花向您盛开,亿万弟子向您礼拜,感谢师恩佛光普照,您的弟子与法同在。千朵鲜花向您盛开,亿万弟子向您礼拜,法正人间与春齐来,法轮大法喜传万代。
  公安局长和警官在炼功点与大法弟子一起炼功
  郑宇、郑母和观众还未见过面的郑明、郑亮与众大法弟子一起炼功
  秦晴、莲莲、萧明、李祥和观众似曾相识的大法弟子一起炼功
  鲁大伟、王浩和大法弟子一起炼功
  徐慧、高敏和大法弟子一起炼功
  炼功音乐越来越悠扬,炼功场所越来越大,炼功人越来越多,众大法弟子溶合在一起,形成炼功人的海洋。
  春光明媚,阳光普照,各式肤色的亿万大法弟子奔向翩翩而至的师父,向师父献上一束束鲜花。师父被大法弟子的笑脸和鲜花高高烘托起来。
  
  剧终

(作者注:初稿,供共同改進。剧本中的歌词均取自明慧网,有的稍作改动,在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