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张成珍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于1995年12月有幸得法。从小我两脚酸痛不已,又患肝、胆、肾、风湿病多年治疗无效,经过学法炼功,病症全部消失。我未修炼前9年长期在家治病,得法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邻居关系、同事关系都好了,这是大法带给我的神奇。

19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电视台恶毒攻击、诬蔑诽谤大法。我相信那些全部都是造假的,在此时,我脑子里深深的扎下了“要一生一世修炼下去”的念头。

2000年2月,厂车间书记周莉叫我到车间去一下,结果我去了之后被交给保卫科,然后被遂宁市船山派出所绑架。恶警叫我不炼功,我就给他们讲人人都来炼功你们会少很多坏事,师父叫我们做好人的道理;江泽民由于妒嫉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以前是带病上班现在无病一身轻。

2000年3月,厂保卫科漆朝军和船山派出所恶警深夜到我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我又给他们讲真象。当时警察黄成忠叫我交3000元钱的押金,还要签字不炼功,我没签字最后交了1000元钱。

2000年4月,厂车间书记周莉找我谈话叫我不炼功,说如果还继续炼就停发工资。我说要炼,“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停发工资我也要炼。

2000年5月,厂办公室向群华通知我到办公室去一下,我到厂办公室向群华叫我不要炼法轮功了,坚持炼的话厂里就开除我。我说开除我也要炼。结果6月份我被开除了。

2000年6月25日,我和一些同修在遂宁市船山公园集体晨炼时,城南派出所一群恶警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又转到船山派出所关了两天,又把我们转送到吴家湾拘留所关了15天。

2001年7月,遂宁市船山乡政府通知我去天宫庙小学校的什么“转化班”,叫我签字不炼法轮功。我说炼法轮功把我全身的病都炼好了,这么好的大法,我要炼。邪恶问我去不去北京,我说你们对我们不公正的迫害,诬蔑大法,我们就要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

2002年10月份,开十六大时,南强派出所的恶警早上5点钟来喊开门,我不开门发正念。到7点多钟,因家里有学生要上学考试,开门时一群恶警强行闯進屋来叫我跟他们走。我不配合邪恶,告诉他们:你们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报应的,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请你们出去!恶警强行把我绑架上车,当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在车上我又给他们讲真象。当天我被转送到龙坪镇。邪恶叫照相,我们不同意照相,恶警将我们绑架起照了个侧面像。又把我单独关進一个屋里,我就绝食抗议4天。被罚站面壁几个小时,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在满屋子墙壁上写上“正”字,发正念,不久就堂堂正正出来了。

2004年2月26日上午9时,我上街理发,被一群恶警强行绑架上车。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国安支队,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当天我被送到灵泉寺看守所,绝食抗议6天,在监舍里给其他的人讲真象。我被非法关押37天后,邪恶说要判我两年半劳教,我从心里根本就不承认。又把我转到北门收教所,我不喊报告、不喊感谢关怀张所长,就被恶人打耳光,关了我38天。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坚持背法、讲真象、发正念。突然有一天我丈夫来接我回家。回家后才知道丈夫交了两万元押金给国安支队。

师父讲:“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2004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要更认真的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讲真象,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