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人,在1997年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多病,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切病状消失,身体健康,整天干活不知道累,还能做小买卖挣点钱养活84岁的老母亲。

可是在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剥夺了我们信仰自由和依法享有的权利,每天都有镇、村两级四、五个人到我家来骚扰,派出所及村上到我家搜大法书和资料(一个纸片都没拿走)。白天晚上都有人看着我,逼得我都没有活路,没办法,我就找个机会到北京上访,到信访局就被非法押回双城市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天(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劳教所我遭受酷刑折磨,恶警把我吊起来两次,每次都休克过去(即昏过去)。因为我不放弃修炼,身体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这都是江泽民指使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在我遭到一年多的迫害回家后,恶警们还不放过我,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经常到我家骚扰。在2002年我给我儿子结婚买的影碟机(VCD)在大白天被派出所的恶警陈福斌和金国柱给抢走了。我不叫拿,陈福斌说:不让拿你就上派出所,打死你们炼法轮功的白打死,上面有命令。当时我警告恶警:善恶有报是天理。

在2004年3月25日,我去双城上货回来,走到村西头,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那儿,派出所的恶警陈福斌和于大海看我回来便从车上跳下来,拦住我非要强行检查我上的货,结果什么也没检查出来,当时于大海说:你把我们折腾了一宿没睡觉。江泽民爪牙连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这是什么世道?我们炼大法做一个好人都难,当时在场的老百姓说:截一个老太太干什么?他们纯属没事干了,坏人不管非管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谁跟江泽民,谁没好下场。听说江泽民在世界许多国家都被起诉了,这帮警察还不为自己留条后路,以后法轮功平反了,谁做恶谁遭报。在老百姓七嘴八舌的议论下,他们坐车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