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紧跟师尊,走好走正正法修炼的每一步(一)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在我25岁那年,找了个对象,谁知他早有外遇,我与孩子更是苦上加霜。到了中年,各种病加重,又新添骨质增生、静脉炎等症,经常胸痛、胸闷,一生气,脑袋都是木的,大夫说,如不注意,就是 “脑栓塞”,特别是那个左腿,到下午又麻又胀,连路都走不了,大夫说,不行还得换膝关节。因我是卖药的,中、西、名、优药全用遍,药用了无数,钱花了无数,每天扎针、烤电,无济于事,疼起来,还是走不了路,左侧乳房下的静脉炎疼的一直连到脑袋,真是生不如死。

在痛苦的煎熬中,1995年7月22日,我有缘得了法轮大法,师尊的高深大法深深的吸引着我,我一口气读着《转法轮》,眼泪不由得唰唰往下流。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我的前半生为何这样苦?明白了人为什么有苦有难?明白了要脱离苦海就得修炼,返本归真。在学法、炼功、修心中,师尊不断的净化我的身心,刚炼功没几天,我的腿不痛了,浑身轻飘飘的,一身病无影无踪。

法轮大法使我道德回升、心康体健、精力充沛,给了我无限的美好,师尊给我的是用人类所有的财富换不来的,是用价值无法衡量的。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的人。在班上,我把师尊的《论语》堂堂正正贴在办公室的墙上;告诉我的同事、同学、亲人、朋友,向他们诉说我亲身受益的体会;向他们诉说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我单位郎科长调走的中层干部会上,我发自肺腑的说,郎科长给我留下最宝贵的是:使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休息日,只要同修去洪法,无论多远,我都要去,发自内心的把 “法轮大法好”告诉所有的人,我愿把自己的一切献出来,乃至生命。我的母亲、大舅、三姨、妹妹也相继得法,只要听到师尊讲法,他们“打的”也要过来听。我们从内心深处感到我们是最幸福的人。

我发自内心的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1999年4月,听说天津抓了很多大法弟子,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我要用我的亲身体会,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好”。我买了两个烧饼,乘夜车到了北京,天亮前赶到府右街。那时已有很多学员,自觉的排列成行,站在马路边,秩序井然,默默的学法、背法。晚上9点多,听到朱镕基总理将事情妥善解决,同修们自觉的将身边的杂物乱纸拣得干干净净,地上连一个烟头都没剩下,真是来无影去无踪,自觉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为大法着想。

4.25过后,特别是1999年7.20,江泽民开始利用党、政、军、报纸、电台,一切宣传工具疯狂迫害大法,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我要用我的亲身体会向中央反映“法轮大法好”我知道:师父的法比我们生命都珍贵,我们不能没有法。7月22日,我兜里带着《转法轮》和手抄的师父经文,刚到张家口北站,就被公安劫持,张家口桥西分局,抢走我的书包,(内装手抄经文和《转法轮》),同时被抓的还有很多同修。他们不让到北京上访,放回时,正是6点多,我心里好苦闷: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这么好的功,为什么要迫害?我决定继续到北京反映实际情况,我与同修在火车站等车中,又被沙城公安劫持一夜。第二天一早,转押张家口五一路派出所,所长邓建民叫来我单位书记、我女儿、妹妹、妹夫,逼写不到北京上访保证。此后,张家口办事处、五一路派出所不法人员不断到我单位骚扰、监控,逼迫门卫家人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威逼不让与炼功人来往,劳动局还来人要挟:如果再到北京,就要开除你的工职。五一路派出所、办事处不法人员半夜到家骚扰、砸门、搜书,单位要挟交书,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想到师尊传法度人历尽艰辛,广播电视却攻击污蔑我伟大的师尊,我的心象刀剜一样痛,我挤时间,深夜抄到2、3点,将师尊的《洪吟》、《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抄成小本,装在身上,挤时间学、背,我要把师尊的法装在身上,刻在心里,任何人也夺不走。

1999年11月中旬,我到一同修家,看到电视又在诬陷师尊、攻击大法,我的眼泪不由的唰唰的流。一同修说:还哭哪,知道大法好,为什么不出来证实大法?我知道自己有放不下对女儿的心。在切磋与学法中,我悟到放下对女儿的情,女儿会有美好的未来,放不下这个情,就将真正的失去她们。我是师父的弟子就必须走出来坚定的卫护大法。

2000年正月十三,我与郭桂媛、孙桂梅等四同修再次到北京证实大法。由于上次带书被公安抢走,这次我只装了小本手抄师父经文。刚到天安门就被天安门公安劫持,关到天安门派出所一个铁栅栏里,这里关押着全国各地上访的40多名同修。下午4点多,外边的公安正在挨个翻大法弟子的书包。一个近40岁的公安搜出一本《转法轮》,他翻开看到师父的像片就要撕。我在铁栅栏内的门口正好看到,心里象撕心裂肺般难受。我一边跑,一边哭,一边喊:不能撕啊,千万不要撕!你们打我们骂我们都行,千万不要撕师父的照片,这样对你们不好!学员们看到全都哭了,大家哭着:不能撕啊,千万不要撕师父的照片。哭声喊声连成一片,震撼着整个天安门派出所。这个警察停下手,合住书,从栅栏外伸進手,把书递给了我。

接过书,大家你读一段,我读一段。一小时后,张家口驻京办提我们。刚走几步,我一想:这本书是别的学员的,在这极恶劣的环境下,能学到师父的法多不容易啊!我要送回去。我刚扭头要送书,一警察过来就踹我,“快走” 。就这样,这本珍贵的《转法轮》就成了我的。到了羊肉胡同,一30岁的公安挨个审讯中,逼我:“把你身上的书交出来。”我告诉他:这本书比我们的生命都珍贵,如果你想学,我可以给你,要毁了绝对不行,要命行,这书绝不能给你。他听了,没再逼我,后来这本《转法轮》一直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心中。

在张家口驻京办关押一夜后,次日下午,转押张家口五一路办事处,数九寒天,五一路派出所所长邓建民威逼剥下我的衣服,只剩下一件球衣,将我与同修吊铐在院子车棚里5个半小时。我心里一直背着师父的《洪吟》、师父的经文《道法》、《挖根》……什么苦,什么冷,什么痛,瞬间消失了。第二天下午2点多,邓建民又将我吊铐车棚上,邓建民恶狠狠的说: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我让你拉的屎自己吃!

4点多,他们将我带派出所二楼,邓建民将我身子摁在凳子底下,头从外,用胶皮棍猛抽我的臀部,马柱等公安用穿着鞋的脚在我的臀部乱踩,逼问:你说,还去不去北京了?!当时疼的汗水浸透我的球衣,我心想:师尊在人间受污辱,大法遭诋毁,大法弟子遭迫害,我就是要到北京上访。他们说:你点头就是去。我点了一下头。我以为他们要往死打我呀,我当时就这一念:为捍卫宇宙大法打死我,我心也无撼。我心里一直不断的背着师父的《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结果在恩师强大法的威力下,邓建民住手不打了。晚上6点多,他们吃饭去了,我往起一站,一下晕倒在地,朦胧中,听他们说:这个法轮功比江姐还江姐,打成这样还要上访,怎么办?……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晚上 7点多,邓建民灌我一杯浓茶。我的臀部被打成黑的,疼的我好几夜不能入睡。转押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这里关押着近20位同修,第二天,同修们正读着从北京带回的那本《转法轮》,狱警提着皮带跳上床,冲着同修就要抢书。“这书绝不能让他们抢走!”我当时忘记那个剧烈的伤痛,跳下床把书抱在怀里,十几位同修冲过来,将我围在里边,说:要命行,书不能交!大家齐声背:“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 狱警提着皮带灰溜溜的走了,以后再也不管我们学法炼功了。(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