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紧跟师尊,走好走正正法修炼的每一步(三)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接前)那段时间,由于我受迫害太深,家人怕我去北京再遭绑架连一分钱也不给,特别是当他们出去时,就将我反锁家中。我见不到其他同修也见不到新经文。一天,趁母亲不在家,同修从门缝里给我塞進了师父的新经文。还有一天,趁家门忘锁时,我赶忙“打的”到一同修家,接到了师父的好多新讲法。我的思想境界升华上来,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时间的紧迫。当时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将同修与亲戚给我的钱 ,全部买了信封、邮票和信纸,将我被非法关押,非法迫害的过程,和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过程写成文字,寄给我的亲朋好友和认识我的人,并用手指在信封上写上师父的正法口诀,铲除信件背后的各种邪恶干扰。

消息反馈回来起到很好的救度世人作用。师尊鼓励我,给我显现,把我救度的众生与我的宇宙连在一起。一次在打坐时,我看到给师父敬的香,有一只手对着香一弹,那个香头瞬间变成一火轮,就象《洪吟》中佛像头上的火轮圈,刷刷的围着我绕,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演化功。又见一个掰开的大花生,飞过来的大苹果落在花生里,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在果位中升华。

2001年10月,我的母亲去我妹家,家里只剩我一人。我心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要来这儿该有多好啊!我的念一动,师父就给安排了,有一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无家可归,师尊安排来到我家。我们俩在一起学法、发正念。当时是16大期间,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向北京聚集。我们学习了师父的最新讲法,悟到了大法弟子发正念就是神的一面用佛法神通在助师世间行。我俩开始时一小时一发,想到国外的大法弟子在冰天雪地一坐2、3个小时,发正念援助中国大法弟子时,我悟到:我们在中国离邪恶所在地最近,就应该连续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

开始的时候,一会儿腰困,一会腿疼,一会儿又心烦,不想坐了,可我心里有一念,我就尽我最大的能力灭尽邪恶,我就不往下拿腿,我就是助师正法来了,守住正法口诀和“灭”字一念。

8点多时,脑中有一个声音叫我:“徒儿” 。当时我心里特别清醒:谁是你的徒儿?我的师父只有一个,就是李洪志师父,其他任何人不配当我师父。我接着念一个“灭!”一会儿有好几双眼睛盯着我看,一个声音说:“下去” 。因为我背过师尊的法:“要更大范围的追找邪恶。”不让我发正念的是邪恶的旧势力,我听我师父的,我的心就一心跟着我师父。我对他们说:“你认为你再高,也是师父造就的,师父救度众生历尽艰辛,你们却一味的干着你们要干的事,由于你们设的这场魔难,毁了多少众生啊!”我的眼泪不由的唰唰往下流,那个声音软了,说:“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说:“你就改过自新,回头是岸,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还会有美好未来的。”那个声音就随着我在广阔的寰宇中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过正念的地方,一道道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光圈划过。

我越发正念越强越纯净。快10点时,我换成大莲花手印,金灿灿的莲花发出的功象炮弹一样射出去,发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念不同,打出的功也不一样。有时我思维上什么也没有,就想着师尊的正法口诀。我看到在一个大山涧里,一个大鱼头架子,晃着头、张着嘴撞我。我不停的发正念,“咣”的一声,那东西变成一个大水泡,什么也不是了。我悟到:发正念时,困、腰疼、腿痛,心烦、让你想这想那,都是旧势力在干扰,它在消弱你的意志,干扰正法。当心到最纯净时,只有一思一念溶于跟师父一起去灭尽一切邪恶,完全沉浸在无私无我中,真是溶進了一个清亮亮、乐溶溶的世界,法的世界。

我是大法的一粒子,走正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正当我深感恩师给予的太多,苦于自己的能力太小,发挥的作用太少时,2001年10月底,在一同修家,遇一流离失所的老同修,她是我多日盼望、多次梦中见到的。记的一次梦中,她的小外孙喊我:“姥姥,我姥姥正找你呢!”我从屋里出来,广阔的天地,无边无际,无遮无挡,面前两条大铁道,直通天边。

这个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已多年,在切磋、学法、互相鼓励中,我们更加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认识到不但自己要紧跟恩师,抓紧时间救度世人,还要带动更多同修,在这从来没有的佛恩浩荡下,小粒子变成大粒子,共同精進,整体升华,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与期盼。

2002年春天,我与同修正准备去一外地送资料,正赶上刚下完雪,路很滑,一出门我就摔了一跤,偶然跑出一念,今天是不是不能去?我一下又觉察到:我们助师正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做的是最正最神圣的事,不让去,让我摔跤,是邪恶的旧势力在干扰。分清后,我与姐[同修]冒着寒风,毅然上路。看到同修们按时接到师父的经文、资料,我们感到很欣慰。有时遇到下雨、下雪、寒风、酷暑,有时吃不上饭,喝不上水,但想到恩师为了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正当学员们在法上提高上来、抓紧救度世人、资料供不应求、感到为难时,2003年在师尊的指引下,我接触到两个会电脑的同修。我们当地几个同修,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虽没有走过弯路,但是对电脑却一窍不通。同修互相鼓励说:“我们是主佛的弟子,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我们心念正,为救度众生学,师尊会给我们智慧。” 师尊给了我们勇气、智慧、力量,没几天,东西买来了。为让它尽快发挥救度世人的作用,我们把东西简单处理一下就带上汽车。一路发着正念,畅通无阻。

因我们学技术时间短,在工作量大的情况下,我们一边学法、炼功,一边和外地学员互相补充。他们会的教给我,我会的教给他们,不到一星期基本都学会了。

几天后,我到另一大法弟子家,那儿特别需要《转法轮》,可我自己也没做过。回去问,路太远来不及。炼功抱轮时,师尊打开了我的智慧,一下子明白该怎么做了。炼完功,我将打印版数1变2,出来后就是2本书……。我深深体悟到,恩师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只要心在法上,念正,心纯,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出来。

有的同修不知纸、墨从哪儿买,姐(同修)虽然公安通缉她,但她放下人心,放下生死,心里背着法,顶着烈日,大箱小箱,把耗材智慧的送到学员的手中。

2003年“非典”期间,某村有一位同修下载不了东西,新的东西打印不出来,万分着急,捎话过来让我们去。可村村设卡阻止外来人员入村,怎么办?那天晚上正好下起了瓢泼大雨。8点多,我与另一同修穿上雨衣骑车近20里路,从庄稼地绕过,滚了一身泥,快到半夜12点时才到达目地地,连夜干了个通宵。第二天早4点多,我们冲过村庄,正要绕过绳子的拦截时,一关卡村民喊:“站住!”我俩想:关卡卡的是人,卡不住神,发着正念,飞快的骑车过去。顺利返回。

有时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挨着派出所,我们心里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洪吟》中的“正念正行”),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次次的闯了过来。

就在我成天忙于大法的工作静不下心学法时,2003年12月14日,去了一趟外地。回来的路上,用MP3听着师父的讲法,但是却没有真正的静下学。下午3点左右我去一同修家,在路上走着,突然过来两个蹲坑、抓捕大法弟子的便衣,问我:厕所在哪?在我告诉他之际,另一便衣呼来一辆黑面包车。五一路派出所两公安与一女便衣公安摁着我的头,将我硬塞到汽车里,关押到五一路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被锁老虎凳一天一夜,可我心里惦记着同修,一直发着正念:让抓大法弟子的汽车爆胎,让我们的同修尽快脱险……。过一会,派出所所长张玉回来说,他的车开出没多远,就爆胎了。

2003年12月15日,晚上6点,五一路派出所书记常小青与派出所公安将我非法送张家口桥东区法制学校。这里三道铁栅栏,上着三把大铁锁,关押的大法弟子,一人关一间屋,不让说话,校长非法雇人监控大法弟子(钱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出),逼大法弟子们放弃修炼。他们叫人将我锁在老虎凳上,一姓岳的大夫一手往后拽着我的头发,一手用手枪似的铁器撬我的嘴,我被折磨的一出气就胸闷、胸憋、心绞痛,他们叫来120的大夫,医生说是“冠心病”,又将我押到医院。在输液中,我已被折磨的大口吐血,办事处常小青来了,看也不看,恶狠狠的说:吐血,活该!

在被非法关押的那些天,我救度不上世人,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到时间这么紧迫,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众生需要救度,自己却被关在这里干着急,出不去,想到这些,胸闷、胸痛,上不来气。尤其是他们抢走了我的书包,书包里有我的移动硬盘,装的都是大法的东西。人世间的东西我都舍尽了,却又执著大法工作中的东西;同修想用,我没舍的给,却落到邪恶手里。师尊在美国西部讲过:“因为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这时我才认识到,就是这颗不好的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的时刻,将我关在洗脑班万分痛苦中,当时,我连续发正念:让硬盘里的“法轮大法好”的每个字刺向邪恶的心脏,让硬盘里的秘密邪恶一点看不到。

在出事前师尊用各种办法点悟我,我当时就是不悟,结果被邪恶抓進来。关在这里,我一遍一遍的背师父的讲法,我又找到自己很多隐藏的心,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想起前一段时间,一同修老说我,我产生了不想听,甚至抵触;还有出事前,有的同修看我买了MP3,勾起同修的心,也想买,让同修帮助买、装,忙的他法学不上,夜间3、4点都睡不上,第二天,在市局要非法审判同修,他去发正念,被邪恶绑架。

想到这些,我内心痛不欲生:修炼啊修炼自己不严肃对待,害的自己被关在这里,耽误了救度众生的大事!我还在梦中梦见原与我在一起的同修踩着红糕、黄糕往上走,我想这是她们沿着师尊安排的洪法救度世人的路勇猛精進。我悔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清醒?!师父啊,哪怕我出去给她们打下手、拉窗帘,我一定要出去,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在洗脑班有机会,我就挨个给他们讲,几乎人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的悄悄的说:祝你早日离开法制学校,有的说:这回出去,可别让再抓住。我一摸,球裤兜里还有50元钱,我对陪教说:我有一个愿望:我们师父在大法弟子心目中是至高无上的,我在劳教所被关押期间,我们都要敬师父的,请你给我买点蛋糕,买点水果,我要敬师父。陪教听了,也知道师尊的伟大,知道法轮大法好,她从自己家中拿来蛋糕和苹果,我们一块敬师父。

洗脑班三道铁栅栏三把铁锁戒备森严,我不时的发着正念,校长王少晨与公安威胁大法弟子王中:你要敢跑,我就毙了你。

那几天,师父的法一句句打在我的脑中:“作为一个修炼者,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在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47天时,我悟到邪恶的洗脑班根本就不配关大法弟子,我要冲出魔窟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抓紧时间,救度世人。我跪在地上向师父磕头,请求师尊加持弟子。

我心念一出,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体现:我爬上窗户,要将其打开,结果一小拇指粗间隔3-4寸的新焊的铁棍,用手一撑“啪”一下断了。我从二楼到楼下时发现有个梯子正好搭在脚下,要路过的大院的大门原来中午紧锁着,还有两个大狗在门口,可我要出去时,大门却敞开了,两个大狗也没出来。一出门,有公安看了看我,我发着正念,让他看不着我,坦然的从他身边走过,一拐弯,正好有一辆汽车,……。在师尊呵护安排下,我终于冲出魔窟。

回顾弟子助师正法所走过的路,虽然自己心在法上,一心想紧跟师尊,坚如磐石的走了过来,但从劳教所冲出后,由于人心没去掉,与同修沟通不上,失去了集体切磋的环境,使自己迟迟误在一个层次中提高不上来;长时间用于将师尊讲法抄在塑料纸上,准备再次進京证实大法被抓后带给被关押的同修;由于长时间和精進的同修沟通不上,失去共同精進的环境,致使自己内心愿为助师正法献出一切,但法理上、思维上跟不上师尊所要的更高法理的要求,导致自己从劳教所正念冲出后,又将自己陷入家庭拘留所;尽管自己也抓紧学法、发正念、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写出,寄给同事、同学、亲朋好友,但是,没有充分的发挥出一个大法弟子的应尽的责任,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情没放下,浪费了22个月救度世人的机会,在不知不觉中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想起来心痛。

当自己真正向内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看似险恶的环境,师尊都给化险为夷。当我们的心真正溶于法中时,正象师尊所讲:“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当我们心念一正,大法伟大的神迹就会在弟子身上体现。

师尊一直用各种办法点悟着我应该发挥出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更大责任,实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师尊引导着弟子从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出来,使我抓紧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世人随师正法的洪流中来,尽管与同修做大法的工作有时忙的睡不上觉,吃不上饭,被邪恶迫害的流离失所,有时晚上10点多还没有住处,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我们的内心是甘甜荣幸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法全讲明了。我们认识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好,法力会更强大。深感大法弟子每前進一步,都是师尊巨大心血的付出,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就连自己的生命都难以保证,更别说证实大法了。师尊啊:您给弟子与世人的太多太多了,真是用尽人类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尊的无限感激之情。在这助师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弟子一定要牢牢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珍惜与每一位同修在一起的机缘 ,绝不让旧势力再钻空子,荡尽一切污垢和旧势力压下的不好的东西,做到真正的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按照师尊在《在芝加哥讲法》中所讲的 “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自己做起与每一位同修配合的更好,圆容的更好,建立起更强的正念,发挥更大的法力,抓紧分分秒秒,以一当十,以一当百,抓紧时间,救度世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遵照师尊所讲的“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该做的事,精進不停。”(经文《问候》)

(全文完)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