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内的黑暗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在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内,非法关押过众多的大法学员,经历了肉体和精神的非人折磨。恶警极力掩盖事实真象,封锁消息,不让世人知道其邪恶手段,只有我们亲身经历这场迫害的大法学员才能向世人证明、揭露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

2001年,江××政治流氓集团对各种场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采取了疯狂的镇压手段。在第一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对大法学员采取隔离、毒打、酷刑和超强度的体力劳动来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妄图达到其转化的目地。恶警安排两个以上的吸毒者监控一个大法学员,不准与其他大法学员接触说话,不让行动自由。列队就餐、行进、田间干活、家人接见,夜间上厕所都有犯人跟上。恶警对监控人员暗下指示:想尽办法迫使大法学员转化,转化一个对有功者减刑。这些丧失人性的吸毒者的参与加重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它们轮流的做所谓的思想转化工作,开始采用利诱,欺骗,恫吓,威逼等手段,白天折磨,晚上提审,问其态度,就是要大法学员开口说不炼法轮功。如达不到目地,就找茬生事,辱骂,群体围攻,体罚,毒打。它们及时向恶警汇报,商量对策,大法学员受尽了侮辱。

我一到平安台它们对我监控跟踪得很紧,干什么事都要打报告,不到一月毒打两次。第一次恶人用小拇指粗的铁火棍朝我头上、身上乱打,当时,我的头象裂开了一样昏了过去,醒来时鼻孔不停的流血,头顶肿胀,感到麻木。第二次,它们把我按倒,朝脸部、头部猛踢,几乎窒息。看到我无动于衷,一恶人朝我肋部猛踢一脚,顿时感到心肺俱裂,死亡来临。

关在平安台的大法学员几乎都遭到过毒打。武威大法学员宋彦昭,为维护大法,抗议迫害,被恶警打残致死;金昌学员马跃芬(男,至今被关押)关进第二天,恶警连进财逼其24小时转化,他坚定不移,被恶人用棍棒打昏过去,左脚踝骨打裂,浑身青肿,醒后不能站立,恶警连进财强迫出工,马跃芬昏倒在工地上。后被送到兰州某医院,因无法愈合,做了切除手术,左脚残废。大夫了解实情后说:“什么人民警察,连畜生都不如。”

二大队一位大法学员在一次全所的大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炼功无罪,还我自由。”震撼人心,令恶警丧胆,事后被秘密毒打,半月后,脸还青肿着。二大队天水市学员陈刚,男,28岁,分别在2000年和2002年9月23日,两次被非法劳教,至今被关押在本所。陈刚为维护大法,撕下诽谤大法的宣传栏稿,被恶警边运生用手铐吊了两天两夜,手腕血肉模糊,几度昏死过去。武威学员李国贤随身携带师父的新经文,被恶警连进财搜出,关禁闭室,用电棍电,手铐吊铐,受到非人折磨。三大队大法学员集体抗议残酷迫害,列队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炼功无罪,还我自由。”震撼云霄,恶警连进财把四位大法学员(甘肃甘南自治州的石天喜,甘肃庄浪县的杨宗林,甘肃嘉峪关市的权振威,另一位已记不清姓名,已释放)关进禁闭室,用手铐铐起,施用电刑,不让睡觉,连续十天,四位大法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另一手段是强迫长时间从事超强度体力劳动。在一所,从四月初到12月初8个月的时间里,全天劳动,不给休息日,几乎每天从早上6点半出工,晚上8点左右收工,中午不休息。我到平安台的第一年,三大队严重缺水,连口凉水都不能及时供应,收工后口渴得难以忍受。早上有时四个人吃一个二两面的干馒头,营养不良,使我浑身浮肿,身体极度的虚弱,每天照样出工,无论吹风下雨,烈日炎炎,劳动是不能间断的。在田间劳动昏倒是常见的。

我所列举的这些只是邪恶罪行的冰山一角。截止2004年7月19日,该三大队还有3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