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自己的那片蓝天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当我看到《明慧周刊》8月3日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示后,几次提笔,因自己在自身修炼与讲清真象中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而告吹。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在征稿日期即将结束的前夕,终于鼓起勇气,紧追慢赶的写成了这篇体会。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和平修炼结束后,紧接着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们的残酷打压,在这非同寻常的日子里,自己带着不怎么太纯的心与不少同修毅然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因人心太重,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恐怖的天安门广场,转悠了一天也没看见一个大法同修们站出来喊“法轮大法好”的,自己也就自然的放弃了这次千载难逢的证实法的机会。回到家乡后,有不少常人和同修们都说我“尖”、“不管怎样,没被抓”等等。一度的自己也曾对自己的做法感到过满意。把常人中讲的“看风使舵”当成了衡量自己的标准,现在看到那时的自己其实真“傻”!

经过几番消沉,意识到了修炼的艰难与严肃。通过与当地同修们切磋,感到没有捷径可走,要想走好修炼的路,心中必须有法作指导。也就是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我们恢复了集体学法,一直到现在从没有间断过。“集体学法”就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们修炼的路。同时也都真正的感觉到了,我们伟大的师尊恩赐给我们的“集体切磋、集体学法”是我们修炼中整体提高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和走向圆满的根本保障。下面我就讲一下通过“集体学法”这个环境,“法”给予我大智大慧,在证实法、讲清真象与救度众生中的一小段插曲。

我的职业是开三轮车出租拉人的,接触的人比较多、比较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一位刚刚从“马三家”劳教所回来的老大姐(同修)交谈中,她哭着对我说:迫害让我失去工作,但我不指望任何人,我有空就去“拣破烂”,每个月能卖二、三百元左右,一部分用于家庭开销,留一部分去做真象资料。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点遗憾:“那就是有时可看见我们自费为常人做的真象资料被扔、被毁,真心疼呀!你们能写的请写一写,告诉他们,资料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呀!那样做不但不能被救度,也是在犯罪呀!”

随后我在她的引导下,参观了她拣回来的所有“破烂”。想到师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后不断的往上送,我激动的对老大姐说:“谢谢您,把人间最低下的工作做得这么神圣,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了却您的遗憾。”

首先我从我们开三轮车的司机中着手。在车场闲下没有客的情况下,我就在车场附近拣“破烂”,比如说:废铁丝、碎铁,特别是人们喝完水后丢掉的矿泉水瓶,一个能卖人民币一角多钱。最初的时候自己也感觉放不下架子去拣那些“破烂”。不对!这不正是要修去的好面子的执著心吗?这么神圣的事,自己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合适的位置呢?此想法一出,好面子的心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样一做,整个车场就炸锅了。同行无不讥讽的说:“你的日子要过不好那就是命了”等等。每当这时我就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说:我拣“破烂”所换回的钱是给所有的人们用的,其中包括你们!我就继续说:“告诉你们,那个烟盒呀、纸壳呀,一斤三角四分钱。而给你们送的那本小册子,一本就需四至五角钱。咱们有位老大姐一个月才拣二、三百元,可还拿一部分钱去做真象资料。你们想一想,老大姐得哈多少次腰才能拣够一本小册子钱呀!她就不知道拣块豆腐吃、买斤肉吃香吗?政府再不让炼,我们半夜在家炼,她(他)们为什么又冒着被打压、被判刑的危险给你们送这些资料呢?常人中都讲“无利不起早”,究竟是为什么呢?他们只有一个小小的奢望,那就是希望所有被谎言毒害的人们,能从谎言中觉醒,分清真伪,以免遭历史淘汰呀!”

经过这样多次的交谈,他们承认了我讲的情况,并表示一定珍惜这些真象资料。我又对他们说:“你们珍惜还不够,还要告诉你的亲朋好友去珍惜,因为你不能眼看着他们在犯罪呀!另外,大法这么好,又能救人,希望你们也能参与進来,那就是在不同场合看见破铁、矿泉水瓶都拣回来,那小册子真象资料中也有你们的一份功劳呀!将来这种好处是用价值都无法衡量的。”

有的司机出车回来,手里拿着矿泉水瓶说:“你这么一讲呀,把我们都变成拣破烂的了,在人多的地方或不想拣的时候,你的话就在耳边响起了。没办法,拣吧。”每当这时,我就跟他们讲,它们也是有生命的,为什么往你那跑,因为它也不想被淘汰,它都知道,更何况人呢?就这样,在我们车场一下子掀起了一个“捡破烂”热。同时,我在拉客的时候,有小姑娘、小媳妇、小伙子、老大爷、老大娘……每当我踩刹车去拣那个矿泉水瓶的时候,他(她)们就笑我说:“大老爷们,为了一角钱,踩下刹车得多少钱,值得吗?”这时我就以“人人为自己,我却为人人”的道理与他们讲真象,展示大法的美好,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是凡我所接触到的人,我都从真象资料来之不易、请珍惜着手,就这样,饭店、小卖点、摩托车修理部、住宅区经常坐车的等等形形色色的人,都定期给我攒瓶子。甚至有的出门在外,拣到的瓶和自己剩的瓶都不轻易扔掉,往返几十里路把瓶送到我的手中;有时哪怕就是乘车路过我们的车场、没时间下车的情况下也要在车内大喊着我的名字,把瓶扔下来。今年夏季的二、三月的时间里,就光卖破烂就卖了将近五百元,不但解决了做资料的资金,众生也都觉醒了,不但知道法轮大法好,还要参与進来,还要为大法付出,最终让他们得法。

大法弟子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呼是有差距的,讲清真象的前提是我们自己得给自己一个正确的位置。在这其中又修掉了我的许多心。比如说:虚荣心、爱面子心、争斗心、害怕心等等。将来不久全民反迫害,我们现在就应充分发挥我们每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做生意的、开出租的、在工厂上班的等等各行各业,不管我们身在哪里,是凡我们能接触上的人,都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都开辟出属于我们自己的那片蓝天,合在一起不就是师尊讲的:“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吗?(《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最后以师尊的教诲《洪吟》中的“笑”做结束语共勉:

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众生有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