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大陆大法弟子

7.20以后的一年正月初七,晚饭后,我和同修去参加学员交流会。在路上,一个喝醉酒骑摩托车的人把我从自行车上撞下摔在路上,车子撞出很远,新新的棉袄连扣子带着衣布全被扯掉,脚上穿的泡沫底棉鞋也被撞在了树枝上,当时怎么也找不到。再说撞我之人,弹出去十五、六米远,半个小时不吭声,整个脸象个血葫芦,围观的人出于善心过来说:“车子不要动,保护现场。”当时我也是心里明白,嘴却说不了话,就听有人问那个人是哪里的,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人们才知道原来他是本村人,就忙着找车,派人往他家送信。这时有人问我“一起上医院吧。”这时我已能说话了,我说:“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同修也说:“请你们所有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一位好心的大爷把我们让到屋里,拿出他儿媳妇的鞋给我穿上。休息片刻,由同修送我回家。

第二天,腿肿的老粗,我的女儿称我的腿是:一只羊腿,一只象腿,全是黑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家人看到我这样要去找他们,被我用师父的法理说服了,一分钱没跟他们要。过后他父亲来看我,我坦然的告诉他:不要一分钱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做的。要谢就谢我师父,是师父教我们遇事为别人着想。他真的感动的直作揖,我借此机会给他讲了大法的真象,送给他真象资料和光盘,传给亲人和好友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我们学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做的,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

这次生死考验是旧势力的迫害,决不能承认它,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同时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使更多的人知道了大法,了解了大法。

后来(负责看着我的)乡干部专门来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的说:“炼!”在这之前我炼法轮功没有正面说过。其实这就是漏,同时也是怕。写出了让同修以此为戒,去掉怕心,在正法时期的今天,还有什么不敢说的不敢讲的呢?我给乡干部讲了大法的神奇。江泽民小人妒忌迫害法轮功,他也提出问题,我一一给他解答,最后他明白了真象,使他的生命能得救。

大法救了我一家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97年春节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的,看了这本书后,整个人心,思想都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心里有说不完的高兴和满足,我终于寻找到我做人的目的了,帮我解开人生不解之谜,我决心一修到底。这样好的书我才第一次看到,于是当即叫儿女们马上看书,找炼功点,开始真正修炼。

我母亲70多岁,不识字,98年上半年修炼前一个月摔断了脚,两天不能下床,叫我背她去医院。可不到半个小时母亲能下床走来走去了,说好了,不用去了。母亲百病缠身,几十年的胃病,风湿病,贫血病等,一年药费几千块。学大法后,分文不用,百病消失,有个强健的身体,还能识字,能看完一本《转法轮》,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年轻十年了,大法给了母亲无比的幸福。

我丈夫有很多不良习惯,我学大法后,他也戒掉了,身心受益了。我没有学大法之前,丈夫的行为我只有以泪洗面,是恩师把我们一家人从痛苦中救回来的。法轮功对我一家是最珍贵的,我用语言无法说清对大法的赞颂,法轮大法好,让我用真心去兑现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