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网站翻译工作中的几点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很高兴参加这次小型法会。听到要召开这次法会后,在一次小组交流上,同修提议我们以小组名义同大家交流我们在参与英文明慧网站工作的修炼体会,大家欣然同意。我们小组负责翻译所有带有图片的大法弟子在世界各地活动的报导,并采选、编辑常人媒体关于大法的报导。许多带图片的文章时间性强,要求当天或第二天在英文明慧网站刊出,这样对参与学员的翻译速度和质量有较高要求。

我们小组一位同修回忆道,在2000年春,一位同修问他能否参加翻译组,他说没有作过太多翻译,可以试一试。这一试之后几年下来就一直做文章翻译。开始主要翻译有关迫害方面的报道,国内大法弟子遭受的残酷迫害震撼着他,常常是流着泪做完翻译。心想一定要让更多的人了解迫害真象,呼吁停止迫害,所以拿到文章后尽快翻译和交稿。这样约一年后,翻译组协调人就把他推荐到现在的小组负责翻译明慧网的图片文章。

(1)责任和使命-明慧网:珍贵的修炼、交流环境

参与英文明慧网站的运作,使我们感受到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一个同修谈到,“似乎是自己的一个史前愿望,定下了自己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的位置和角色。”

她在2000年5、6月间,在应试一项翻译工作时,心里冒出了一念:做常人的翻译工作还不如为大法网站做翻译呢。而且她先生一人的工资收入也够两个人用了。她觉得没必要找工作,她先生也同意这个想法。碰巧先生在浏览大法网站时,看见纽约网站上有招翻译人员的通告。于是发去电邮看是否还缺人。就这样,这位同修参与了英文明慧的翻译工作。为提高翻译水平,她自己从英语网站上选一篇文章,然后找到它的中文稿,先自己翻译成英文,然后与网站上发表的英文稿進行对照。后来在为明慧翻译文章中,注意西人编辑改过后的文章,看他们是怎样改的,这样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改進,越翻越熟了,也越翻越快了。

同组的另一位同修在交流中谈到,当她刚刚接触大法,由半信半疑到开始认真修炼的最初的几年中,她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周围几乎没有同修可以交流。那时,她手中的大法书和资料还是在国内时,母亲送给她的。后来初到美国,学会上网搜索时,她找到了几个同修做的个人网站,从那里,可以下载大法音像资料。偶尔,也能读到同修的修炼心得体会。那时的她是那样的欣喜,象是找到了久别的家,于是常常浏览那些网站。99年4.25之后的一段时间,她更是密切关注那些网站,每天要看几次“紧急通知板”。事态的变化让她突然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同修们的一篇篇文章让她明白了4.25真象,大陆同修们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可歌可泣的事迹更让她感动不已。后来有了明慧网,于是浏览明慧网成了她十分珍惜的修炼环境的一部分。

也许是因为那一段经历,这位同修说,“当我十分偶然的参与明慧翻译工作时,我内心深处感到那份工作的神圣。作为学理科的我,对英文自认毫无天赋,甚至那曾是我当学生时学的最不理想的一门课。我想都没有想过自己竟会做了翻译,而且一做就是好几年。”她说,当她偶然得到第一篇文章时,竟来回和协调人通了几个电子邮件才明白是要让她把文章翻译成英文。短短几行字,她查了十几回字典才勉强翻译下来。接下来,协调人不断送文章过来,由每周一篇,到每天一篇,她都尽量在当天完成。翻译的文章包括心得体会、活动报导、以及国内同修被迫害的文章。她说,“我惊奇的发现,每当我在某些方面有所松懈时,分配给我翻译的文章一定是针对我的问题而言。我感到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无时不在的呵护。”

(2)圆容常人工作与大法工作之间的关系

后来,这位同修被推荐参加图片及媒体报导小组。小组的成员很少,但负责翻译的文章量很大,同时要求翻译迅速、并保证质量。当班翻译常常一天内需要翻译少则2-3篇,多则7-8篇文章。有时忙起来,一天需要7、8个小时做翻译。若是周末当班还好,轮到工作日当班,为了让当班编辑有更多时间润色我们的文章,这位同修常常用很多白天工作的时间去翻译那些最紧急的文章。

她说,“有时心里很矛盾,常人的工作也不能不做好呀!我知道无论做再神圣的事,都不能走极端。”有一度,她内心十分矛盾,于是加强学法,查看自己,发现生出了“做事”心,厌倦常人工作,以及不易察觉的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的名利心。意识到,就尽量的去这些心,慢慢摆正两边的关系,她说那无非是多吃点苦而已,只要平时多抓紧点时间,少休息点,两边工作都不会耽搁。尤其,她的工作时间十分灵活,只要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好,工作时间是可以根据需要随意调整的,而她的导师对其研究成果也表示满意。这使得在以后,每当她需要搬迁换工作时,工作机会都似乎从天而落,而她的专业特殊,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找到合适工作的。她说,“我知道一切都由师父安排,只要我们每一步都按照法的要求做,精進实修,就会圆容好一切。”

(3)在做大法工作中修去执著,去掉不纯,为法负责

为大法网站做翻译是我们修炼过程的一部分。我们小组的另一位成员谈到,当他刚刚加入该小组的时候,收到协调人寄来的翻译组工作流程介绍和注意事项,他没能耐心的逐字逐句的读,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结果是经常出现一些常识性的错误,经过其他成员多次提醒才慢慢的改正过来了。还有一次是同修传真给他一个网站地址,他花了很长时间都无法登陆,认定是同修搞错了或者是网站出了问题,而没有想一想自己是否有问题。最后发现在输入时忽略了一个字母。这位同修交流时说,“从在这些小事上,我看到了自己‘粗心’、‘心急’和‘遇事不向内找’的毛病,而更深层的是自己急于求成的一颗功利之心。”认识到就做到,这位同修在这些方面有了显著改進。

另一位同修谈到,有时在她当班分配文章时,觉得同组另一成员翻译快,就把一些文章分给对方。后来感觉自己那一念不够纯净,她真诚的和同组成员交流,发现执著,去掉不纯。

我们小组的另一个任务是从欧洲大法网站上收集、整理文章。一位同修谈到,开始的时候,他很少仔细阅读这些文章,而只是简单的分类和编辑。在一次小组交流中,另一位同修指出,同一活动在明慧和该网站上的报导内容有时有很大不同。这件事对他有很大触动,对大法工作,怎么能象完成常人任务式的应付呢?从那以后,他对每一篇文章都认真阅读、修改,如果发现错误就及时更正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4)摆好大法工作和学法、炼功的关系

在这方面,我们小组的成员有很相似的经历。一段时间法学得好,修炼状态很好的时候,头脑很清晰,做起翻译来就很顺手,一句一句,那英文单词好像源源不断的流入脑中,很长的文章,很快就翻完了。自己过后读起来很流畅,西人编辑改的也很少。到网站上读到那篇文章时,真不敢相信是自己翻的。遇到文章很多的日子,也不害怕,会又快又好的完成。修炼状态不那么好时,翻译起来直犯困,但因为还必须做完,就一直在那里很费劲的,一句一句的象挤牙膏一样的翻。过后自己都不敢看编辑改好的文章了。

由于这个小组的工作性质,在忙的时候真是一天工作7、8个小时都难以完成。每每这种情况出现,同修常常是把学法向后推,发正念时还想着要翻译的文章,几天下来精疲力竭。由于学法没有保障,往往是越来越累而效率却越来越低。心里执著其它事,没能在祥和的心态中工作,就会经常卡壳,拼写错误,事倍功半,而执著心也随之跃然纸上。有的同修也谈到,当学法、炼功跟不上时,不仅感到工作累,常有做不下去的感觉。几年如一日,翻译工作单调而寂寞,如果没有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如果没有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使命感,如果没有法的力量和坚定的正念,是很难默默无闻的坚持下去的。

师父在“走向圆满”一文中说:“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你们看书时思想胡思乱想,那书中无数的佛、道、神在看着你可笑又可怜的思想,看着思想中的业力可恶的控制你,你还执迷不悟。还有的工作人员长时间不看书学法,这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精进要旨(二)”)

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当遵照师父的话去做的时候,一切都有了转机,一个同修说,“我发现自己更加心平气和,正念不断加强,时间似乎也多了许多。”他接着说,“这些年来,我个人最强烈的一个体会就是:修炼是非常简单的,就是要听师父的话。而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经常以种种借口没有按师父的话去做。”

(5)建立学法交流的环境,共同提高

我们小组的成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大家都在学员相对稀少的地区,缺乏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加之翻译工作相当寂寞,大家觉得应该创造一个环境,于是我们通过互联网每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

一个学员在交流中说,在加入明慧翻译工作之前,她一直处于相当闭塞的状态,独自学法,炼功,讲真象。她曾经跟一位同修说过,“即使世界上只有我一人修炼,我也不在乎。”以后的路似乎在考验她是否真能做到这一点。孤独虽然没能动摇她修炼的决心,但缺少了整体配合,力量就很薄弱。

她说参加翻译组成为她修炼道路上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

另一位小组成员说,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交流成了她最珍视的交流机会。她说从同修的交流中,感受到大家的坦诚以及祥和的场。同修谈到的对法的认识,以及他们各自的修炼状况,对自己都有所触动,看到自己的不足,及时改進,把自己的心态尽可能调整到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使自己负责的翻译工作得到不断改善。

还有一位小组成员,因为接手了越来越多其它大法项目的工作,做的事多了,学法炼功少了,执著心又起来了。他提到,看到世界各地那么多活动,让这么多人明白真象,救度众生,而他所在的地方没有什么洪法活动,他曾想圆满以后如果自己也有个世界,如果世界里没有众生那多无聊。曾有一度,对翻译工作有所放松。经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听别的学员的体会,重新认识了明慧工作的重要性,并摆好明慧工作和其它证实法的工作的关系。他说,“我认识到,要能忍受寂寞,一个真正修到佛境界的觉者不会计较这是你的众生,这是我救度的生命。我应该把一切交给大法,坚信大法,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是最好的。在浩荡的正法洪势中,放下自我,溶入法中,就做好大法的事。法能圆容一切,个人的那些东西在大法中太渺小了。”

我们的小组交流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同修们取长补短,比学比修,互相鼓励,默契配合。大家根据彼此不同的时间安排,分工合作,协调有秩。每逢重大事件发生,如南非枪击事件,全世界大法弟子在不同的国家聚会抗议江氏集团雇凶杀人。这时明慧网的新闻报道就会非常多,我们小组成员,无论当班与否,就都主动抽时间及时翻译,尽快在英文明慧上刊出,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江氏集团新的罪恶行径。

彼此的配合中,时时能体会到同修们的无私和慈悲,大家总是把繁重的任务自己担下,尽管时间很紧,要做的事情已经很多。同修们纯正的心也激励着每一个成员不断精進。

(6)该小组的殊荣

我们小组有一项殊荣,那就是每逢重要节日和世界法轮大法日时,我们负责翻译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修给师父的贺词。起初,看到上百条的贺词,外加其它图片文章,我们真的觉得不知所措。于是,只翻译标题,选择性的翻译几条具体内容,再注明由于翻译力量有限,只能翻译有代表性的一部分。

一位同修在交流中谈到,“记得有一年的元旦,我刚好做当班翻译。当我认真的读大陆同修给师父的新年贺词时,那发自内心的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无限感恩深深打动了我,我几乎是流着泪翻译每一条,好像那每一句话,也都是我想要对师父说的。”于是她决定仔细的翻译每一条,因为那是全世界弟子对师父苦度无限感恩的见证。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全世界的人看到,有如此众多的弟子,遍布中国大陆以及世界各地,都对师父如此尊敬,那不正说明法轮大法好吗?那不正说明邪恶镇压的失败吗?那不正说明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吗?这不正是非常好的真象吗?认识到这一点,静下心来,逐条翻译,即使是很难翻译的大陆学员写的诗词,她也尽可能的翻下来。她说那时只恨自己以前没能学好英文,无法更准确的表达那些诗词中的内涵。

在以后的节日,每当我们再翻译贺词时,每一次都发现又有新的地区、新的国家的学员写来贺词。即使在国内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地方,也有同修写来贺词。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回答学员问题时曾说,“这个放心,他们都能知道明慧网。偏远的地区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他们都有着联系,消息互相也都在流传。”从这些贺词中,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汇入证实法、讲清真象的洪流中。

在此衷心的感谢师父赋予我们这个殊胜的机会,在证实法、讲清真象中修炼、升华。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10月16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