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正法修炼的部分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7日】

第一部 女儿篇——用歌声证实法

前言:记得第一次参加辅导员组织看师父讲法录像,在讲法班的最后一天辅导员说建议交一篇心得体会,我觉得自己当时年龄还小写不出什么就错过了。当看到明慧编辑部征集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稿件时,我想这次一定不能错过,因为悟到写心得体会就是一次修的过程。所以动笔写下得法九年的心得体会,来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尊敬的师父好、全世界同修好!

我叫宇新(化名),是某音乐学院大学三年级的学生,1995年得法,至今九年。

一、生就为法来

从小我就体质不好,隔几天就要上医院打针吃药,小时候家离医院远,还没有出租车,爸爸只好借单位的车送我上医院。现在算起来我麻烦的车也有百辆了,所以叔叔、阿姨给我起名叫“小病号”。妈妈刚学会计时非常忙,以至于账本都要背回家来记到凌晨。再加上我,天天给她忙得焦头烂额。爸爸、妈妈本以为我上小学就会好,谁知刚读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我就被繁重的学业累倒了,休息一个月,妈妈说除了太奶去世的时候爸爸掉过眼泪,就是我那次得病了。当时大家都以为我没救了,可见病得有多重。后来病治好了,回到学校还是习惯性半个月左右病一回,每次还都赶上期中期末考试,所以学习也总上不去在中等徘徊。打着吊瓶去上课是经常事,老师同学都习以为常。记得有一次去打针,由于长期打吊瓶有的血管被打瘪了,护士只好挑一些小血管打,可是那次护士扎了好多次都没扎進去,一旁的同学吓得跑出去不敢看,护士也冒汗了,可我没事,因为习惯了。

在我4、5岁的时候妈妈就发现我在音乐方面有特长,4岁在千人的礼堂唱歌也不害怕,音准还很好。幼儿园开联欢会演其他节目时,会场怎么都静不下来,可是到我节目时我一唱,场下就鸦雀无声了,幼儿园老师跟妈妈说我有天分,让好好培养我。到小学老师发现我有特长就让我当文艺委员,一直从小学当到高中。可是从小总感冒,一感冒扁桃体就肿到封喉,别说唱歌就是说话都听不清。医生建议我把扁桃体切除,妈妈怕影响我唱歌死活没同意,但病始终困扰着我。那时我想的最多的问题就是要是没病有多好!

气功热的时候,妈妈也练起了气功,其实是想知道祛病健身有没有效果,好让我练好病,可是没见效。95年妈妈出差回来后得了一种怪病说不出原由,只是睡一觉早晨起来好人一个,上班到单位就不行了浑身难受,回家睡一觉又好了。那时妈妈单位的同事已经在修炼了,所以送给妈妈一本《转法轮》,妈妈第一遍看完觉得是迷信,可是妈妈却炼起了五套功法,病也好了。妈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紧接着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就在妈妈炼功才几天时,有一天吃完晚饭,我突然呕吐不止,从半晚吐到凌晨,最后奇怪到吐出半盆清水,可是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居然什么事都没有了,不吐了,人还精神多了。由于妈妈刚得法没几天,悟不清楚我是怎么回事,就到炼功点跟辅导员说了这件事。辅导员说:“多难得呀,这是师父在给清理身体呢!这么大的缘份,快修炼吧!”听后妈妈才恍然大悟,带我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每次在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我都困,师父讲法录像播完,我就醒了。当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后来在《转法轮》中师父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这样参加完讲法班,妈妈回家开始教给我五套功法,可我刚学第一套佛展千手法还没学完,就发起高烧,眼睛也烧红了,身上从里往外散发着浓浓的药味。爸爸拿着药问我用不用吃,我说不吃,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现在是修炼人。从那时起到现在我没有吃过一粒药,身体越来越好,再也不用担心扁桃体肥大不能唱歌了。也终于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老师、同学、邻居、妈妈同事都惊讶我身体的变化。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才有了好的身体。但当时对修炼还是很模糊,没有了解修大法的真正意义。

现在想起来,从我发誓下来助师正法的那一刻起,生生世世师父都在看护着我,我的生命就是为法而生,为法而来,大法所造就的。

二、走上正法修炼路

1998年我上了高中。紧接着1999年疯狂的镇压开始了,看着电视上捏造的谎言 ,我哭了,我知道政府在撒谎,我跪在地上问师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它们要诬陷大法。那时真有天塌地陷的感觉。 但是我清楚大法好,我还要炼下去。法已在我心中深深扎根了。当时有一些弟子去北京和省政府反映情况,由于学法不深我还在考虑这样做对不对,现在想起当时就应当坚定的站出来维护法。

这样糊里糊涂的到了2000年,这年我和妈妈看到了明慧网,从网上看到弟子切磋的文章,我和妈妈提高的非常快,再加上那时长春市到处都在开法会,我和妈妈通过法会和同修们切磋,从法理上悟到要到北京去证实法,也从理性上清楚了修炼大法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证实大法(当时所悟)。我严肃的告诉妈妈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妈妈觉得我还小,而且马上要面临高中最后四科会考和临近的高考,不适宜去。可是我坚定要到北京证实法,我说就算妈妈不去,我自己也要去。

在一次法会上,我说出要去北京的想法,一位同修问道:“你看过几遍《转法轮》?” 我说:“一遍都没看全,因为我只喜欢听师父讲法带,从得法到现在一直是听磁带,没仔细看过书。”他说:“要去北京是非常严肃的事,一定要在法理上认清,你现在静心学一段时间法吧。”我接受了同修的建议。我每天上学放学路上用随身听听讲法带,由于我高一时开始学习声乐,而且要报考音乐类院校需加试专业课,所以学校批准晚自习可以不上,去上专业课,我就用这段时间回家学法,把师父的所有著作通读一遍。在这一年时间,我和妈妈走出来证实大法,挂横幅、发传单,大街小巷、街心公园、大专院校、居民楼,只要能到的地方就去。有一次出去七个小时,把几条主干道都挂上了。晚上11点多才到家,奇怪这样走也没累。

在2000年12月初我准备要上北京时,身体出现消业现象,高烧不退,干咳不止,半夜咳到鼻子喷血,把鼻子按住从嘴流(现在知道是干扰)。后来学法炼功后,症状全消。这样在2000年12月中旬,我终于走上了進京证实大法之路。

当时火车站对進京旅客盘查很严,可是我和妈妈还有一名同修一路畅通。到北京直奔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在刚要拿出横幅时,心突然有些害怕,这时妈妈说我们是来证实法的,摆正心态。于是打开横幅喊出了震撼宇宙的心底呼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喊出来后我流泪了,终于完成了这个心愿。其实当时应该打完就走,可是我们却等着警察抓我们,又把我们带上警车。非法押送天安门分局。由于我们三个当时有一种不愿影响当地警察的心,还有怕心,同修阿姨报姓名地址时,就说我们是哈尔滨的,结果就把我们送到了哈尔滨驻京办。

到那人家一对地址发现不对,就问我们到底是哪的,我们三个说什么都不报。当时遇到的哈尔滨的警察已被前赴后继的大法弟子讲真象讲得对大法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态度很好,留给我们时间让我们好好想想。我们利用这段时间与哈尔滨同修一起学法、一起在法理上切磋,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当时还是存有一颗怕心,那就是怕回来被抓到黑嘴子女子监狱承受迫害。

第三天晚上来了一位同修阿姨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看样子被打得不轻,脸上、身上都有伤,但精神状态还不错。我们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到天安门打完横幅,就被抓起来了,现在忘了她被关在什么地方了,总之恶警不让她睡觉,4、5个20多岁的壮小伙打她一个,拳脚相加,还拿皮带抽,连厕所都不让上,后来出来后上厕所尿出的尿都带血。当时她还对打她的恶警好言相劝,说:“小伙子你这样打我对你不好。”阿姨越这样说他们打的越凶。后来恶警打累了,把阿姨带出审讯室的时候,心脏病都累犯了,可见他们下手有多狠,这也是现世现报,也同样是慈悲他们给他们一次机会,可当时他们都错过了。阿姨讲述后,我问她:“他们打你时是不是特别疼。”没想到阿姨说:“一点都不疼,只觉得热乎乎的东西往身上落。”我们感受到了师父的巨大慈悲,弟子的一关一难都被师父承受了。

这时阿姨说:“师父的新讲法到了,《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大家听到了兴奋不已。可大家又难住了,怎么得到呢?就在这时隔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过来说:“一个弟子把师父新讲法带進来了,我们先看一会给你们送过来。”大家再次感受到师父的巨大慈悲,师父绝不落下一个弟子。不一会同修送来了讲法,大家静静的听着,每一句话都震撼着心灵。大家一连学了三遍,警察也站在门口静静的听,当我们要还给隔壁同修让他们继续学时(他们只学了一遍),门口的警察说:“能借给我看看吗?”我们怕他会没收,没敢给他。可是又一想他也是众生,他也应该得救,就把讲法给了他,他拿到手如饥似渴的读着。读完后他送到了隔壁同修的手里。

师父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到:“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 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 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 读完师父的新讲法,我们在法上更加坚定了、清醒了、理智了!

第二天下午长春驻京办事处来人接我们走。在临走的那个上午,大家知道我是学唱歌的,就让我给大家唱一首歌,我就为在场的每个人献上了一首歌。警察听后跟我说:“以后你要是唱出名了,可别忘了我们!”我说:“我以后要跟师父回家的,到时我在天上唱。”警察笑着说:“对呀!到时候你们就是老大了,我们可跟你们走了!”看似的玩笑话其实是众生心底对法的期盼。真希望当时驻京办的警察们,你们现在仍象当初那样,摆正位置在法正人间时留下,做新人类的人,或下一批修炼弟子,还是你们已经有人幸运的走進了正法弟子的行列中。真心的祝福你们!

下午我们被非法押到长春驻京办,这里的警察很邪恶,搜身查找经文、条幅和与大法有关的一切。甚至恐吓我们如不交就要扒光衣服搜。可是后来没得逞。我们被关在一间屋里,发现防盗门被撬坏,阳台被用大木柜挡上了,不知为什么。后来妈妈才听功友讲,是她们先期在那里证实法,把门顶上,在阳台上拉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引来了北京市民和外国记者,人群站满了街道。警察为了掩盖它们的罪行,邪恶就见不得光。它们撬门,可是被里面大法弟子用大木头顶住了。恶警撬开了防盗门的小窗户,从外往里倒开水烫大法弟子,企图把门打开。可是就这样长春的大法弟子们还坚持了好几个小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坚定的证实了大法。从中我看到了弟子的伟大。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到了晚上我们被非法押回长春,当时心性特别好,只觉得什么都不怕,而且从心里往外高兴。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看到夜幕中有亮亮的加油两个字。仔细看是加油站的站字不亮了。但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到火车上恶警不让我们说话,五个人都用手铐子连在一起并挤在一个下铺坐着,这样坐大法弟子还坐满了半节车厢。半夜时黑龙江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押上火车,他们被用手铐铐在过道上,他们上车就给恶警讲真象,这时我们也跟恶警讲真象,可是恶警却对黑龙江的一位功友阿姨恶语相加并拳打脚踢。紧接着恶警对我说:“那个小姑娘,你要再说话我就打你。”这时我就冲恶警笑,其实现在我也不清楚当时为什么冲他笑。可是气氛却突然缓和了,恶警没有再打功友,站那冲我傻笑起来,最后不好意思的走开了,说是不敢看我。

列车上的乘务员也很邪恶,来就骂大法,后看到了我,听说我是高三学生,还是学音乐的,就让我唱首歌,我想唱歌也是证实法,就唱了一首,他们听后夸我唱得好,知道妈妈也在车上就说我妈不好,说我快高考了,又有前途不该耽误我。我说是我自己要来的,我要不修大法才没这么好的身体能唱歌呢!后来他们没说什么走了。

我被非法押回长春当天就被放出,妈妈被非法拘留15天。

现在回想起整个上北京的过程,发现还有许多法理不清的地方,严重的默认旧势力,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回到学校后,才知道几天后是高中会考的日子,我一点都没复习呢!(高中会考有一科不过就不给毕业证)于是赶紧拿出书来复习,其他同学都复习好长时间了,我只是大概的看了一遍复习题,所以心里没底。等到上考场那天惊奇的发现,考的居然都是我看过的,真是看什么考什么。顺利的通过了会考,其中两科达到优秀。

三、用歌声证实法

2001年要高考前由于种种原因我换了一位声乐老师,这位老师教法很先進,很适合我。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们开始向老师讲真象,使他对大法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后来由于我们有执著,觉得正法就要结束了,上哪上大学都一样,所以没参加高考上了一所最普通的大专,结果造成亲友的不理解,给证实法造成了负面影响。

2001年我参加了一个全国声乐比赛,经过初赛、复赛、决赛,我一路進入到十佳选手争金奖的最后总决赛。现在的文艺界都已经败坏了,人们为了得到荣誉不惜使用金钱买奖,甚至出卖灵魂。妈妈说我们是修炼人,一定要把握住自己,放弃名利之心,时刻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用歌声证实法。当我同十位选手同台比赛时,我用最纯正的心态,最纯净的声音唱出了天籁之声,当时感到师父和宇宙的众神就在身边看着我。当我演唱完毕,走下舞台,同场竞技的选手们和大赛工作人员、组委会成员都向我祝贺,说我的歌声优美动听。我想当然好听了,那歌声中每句都是真、善、忍啊!最后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2001年下半年我决定重新高考,考一所正规大学,首先是面临的专业课加试,我需要重新复习很多科。可是在这时我的专业课老师不希望我离开原来那所学校,希望能一直跟他学声乐。可是当时我悟到我应当到正规大学去读书。这时老师开始不给我好好上课,在加试的前两个月,不停的在专业上给我捣乱,实际上是我们有漏被钻了空子。在这期间同修们不断的来我家切磋,帮助我们提高,我们也在不断的学法,但还是没有彻底的放弃名、利、情,以致到加试的前一天我被老师捣乱的不会唱歌了。同修再次来到我家,说:“你现在就是在过关,看你到底能不能彻底放弃名、利、情。因为文艺界最重视的就是这些,看你能不能从常人中跳出来。”师父在《真修》中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认识到了就要彻底归正自己。因为认清了法理,心也自然放下了,制约的物质不存在了,所以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晚上学法,正好学完第九讲。谁知那晚做了一个无比殊胜的梦,我梦到晚上快下雨了,我没带家里钥匙,去同修家正赶上同修下来,这时雨没下来,一回头看到后面空地的天上,一个大佛在天空出现,同修在喊:“是师父!”大家跪在地上,紧接着一个大佛一个大佛的出现,一层空间一层空间的出现,全是普天同庆的场景,最后是人类这层空间。我当时在喊:“世人,你们都不相信,这不是神佛大显了吗!”早晨醒来时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兴奋的和妈妈讲述了这一切,妈妈也很高兴。

下午考试我摆正心态,让我的歌声中全都带有“真、善、忍”。结果我考出了全场第一个高分。所有评委老师都露出了笑容。我知道是他们从歌声中感受到了法的力量。最终我以专业课总分前三名的成绩,通过了专业加试。

接着开始全力以赴复习文化课,紧接着就到了“3.05”长春大法弟子对有线电视進行插播真象光碟。这壮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长春当时的情形明慧网也报道了。我们被迫流离失所了。但还要高考,于是那段时间一边复习、一边讲真象、一边学法、一边发正念,都不耽误。

亲人都以为我在这种情况下更考不上大学了,可最后我顺利的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亲友通过这件事对大法修炼有了一个好的认识。

现在我已经读大学三年级了,这三年的大学生活我通过自己的言行改变着周围的同学,使寝室变的和睦了,有机会就智慧的向同学讲真象,发正念时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我一位同寝室同学,听到大法真象,直为大法鸣不平。从这也看到邪恶被大量清除后世人的觉醒。

今后我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稳健的走好每一步。

第二部 母亲篇——我与明慧网

前言:看到明慧网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征稿通知时,认为自己修的有差距所以没有想好写不写,后来同修在一起切磋自己认识到,这是在正法最后时期是师尊给大陆大法弟子又一次提高的机会。我还体会到成此文的过程即是更好的用大法归正自己,破除心中默认的旧势力,同化大法,不断从法理上升华的过程。决定投稿,坐下来静思这些年来跟随师尊走过来的风风雨雨的历程,想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已泣不成声。我愿更加勇猛精進,放下人心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一、明法理,進京证实大法了洪愿

我叫心慧(化名),我是1995年得法比较早的弟子。记得95年5月一次出差回来,不知得了一种什么怪病,工作一会儿就浑身难受以致无法工作,睡一觉就会好一点,然后又是老样子,没办法只好休几天病假。这时我的领导也是知心朋友(后来的同修)找我说:你炼法轮功吧!也许会好,先上我家取书。我就去了她家请了《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那时因为有病就躺在床上看一阵就困的不行就睡一觉,两天我把《转法轮》看了一遍。 因为我们家及亲戚大多数都是共产党员,彻底的无神论者,被洗脑的思想中全是败物,但是我又与他们不同,家人思想僵化,我比较随和。同修说我们当初没告诉你,认为你家那环境你不能炼,同修说你跟我们去公园里炼功吧!我高高兴兴的和他们一起去了炼功点,第三至四天我的前额就开始一会儿翻黄浪一会儿翻红浪,前额有一种裂开的感觉并有些疼,而且响声咔咔的,一下我看到前面那些抱轮的功友和地上的小草,是那么的干净,挂满露珠,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睁开眼一看草是那么脏,并且没有露珠,上面还全是土 (若干年后才知道那是另外空间) 。我和辅导员说,他说好好炼,多大的缘份。七天后我们一起出差去北京,清晨在清华校园炼功,还去北京地质大学广场炼功。那时我很兴奋,觉得自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再也不认为是迷信了。

我是非常幸运的,在单位有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总是能及时得到,得到法,我很激动,炼功一周腰间盘突出病及其它病不翼而飞,我知道这功好、法好、师父好。为此我为家里的所有人请了大法书,还有女儿的一些老师、朋友,希望更多人都来炼功。

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太差,很长时间还处于感性的认识并没有从理性上认识到修炼的真正意义,乃至“4.25”特别是“7.20”看到电视上及所有舆论宣传谎言铺天盖地,感到气愤,不理解“政府”为什么说谎?不明白走出去是不是参与政治,当时真是很迷茫。我的同修是一个非常精進的弟子,她经常帮助我。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条件能够看到明慧网,特别2000年我几乎每天都是上班前去看一遍明慧网,下班再去一次,好文章就打出来每人一份。那一段时间看大法弟子们切磋的文章犹如每天在开国际法会一样,天天在提高。特别是看到明慧网上刊登的师父看望家乡弟子那篇文章,我看一遍哭一遍,给同修读一遍就流一次眼泪,作为师父家乡的弟子真是惭愧啊!认识到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 (其实谁也迫害不了),师父遭到诽谤,就应该站出来坚定的维护大法讲清真象。那一段看明慧文章,同修开法会切磋,我们认识提高的很快,并行动起来,我们利用下班后时间,午休时间制作大小条幅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师父清白!”,下班后我和女儿一起去(有时和同修去)街心公园、马路边、家属区、大专院校挂条幅,有时一次挂了七个小时晚上11点回家还没吃晚饭。

这时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陆续发表,特别是2000年10月21日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师父一句“久违了” 让我泪流满面。师父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们每个人哪,都在为大法做着正法洪法讲清真象的事情,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斗争。无论我们走到天安门去,还是去了中 南海,还是在各种环境中向人讲清真象。因为呢,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象,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清真象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 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我们一遍遍的学习师父的讲法,从法理上明白了。我们这些同修都要進京证实法。我决定很快就走,只是还没定买哪天的票。就在周日电视上一台庆祝澳门回归一周年的节目中有一个红绸舞,在音乐伴奏下演员在舞蹈。可是突然屏幕上打出字幕和舞蹈没有一点关系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一行热泪流了下来,我哭出了声,我不能不哭,慈悲伟大的师父您把我们从地狱里捞出来,替我们洗净污垢,替我们承担那无边的罪业,象慈父一样牵着我的手领我回家。

我立刻和女儿一起去买了飞机票,是第二天早班的飞机。第二天早乘车去机场,因为下了一夜的雪飞机无法起飞,我俩奔火车站去买票,是当晚的票。我和爱人谈通了我要去北京证实法,他说你去可以,但不许带女儿去。(他知道大法好,女儿和我修炼后的身体变化他最清楚,女儿得法前后身体变化她的修炼体会已讲了,我不再重复)可是女儿说你们不带我,给我钱自己去,后来决定带她一起走。这时同修已去了北京,钱当时被警察搜光了,后来是北京同修给拿钱才回来的。最终爱人也同意女儿去了,他往女儿的羊毛裤脚里缝钱,说一旦兜里钱搜走了,就从这里拿钱买票回来。晚上他带我俩在家门口的饭店吃完晚饭,打车送我俩去火车站。那时我的婆婆刚刚去世七天,他正在悲痛中,我们去北京他是非常担心,因为我们单位同修去北京半路被抓回来送到劳教所他都知道。在等候检票排队时他一直陪我们,并不断的往嘴里送速效救心丸。我看着他,擦着眼角的泪竖起拇指说你今天的所为感天动地,我被他能送我们進京感动了。

在去往北京的途中,看到两侧的山的形状,有的象卧佛、有的象威严站立的佛像、有的像古人一样的服饰,呈拱手相送状,一路上很多这种景象,好像是护送我们進京一样,连旁边一位经常乘坐这趟火车的旅客都称奇,说从未见过此景象。前两个月曾到北京一趟,在前门碰到一位同修,她说她進京时天上的天兵天将穿着古时的铠甲,一路护送大法弟子進京,到天安门又看到众神擂鼓助威。想起这件事,又看到此时此刻的景象,更坚定了我们進京证实法的决心。

到了北京后,简单吃了口饭,直奔天安门,在广场上我们三人拉开了横幅,我们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我师父清白!”我们喊了很长时间,直到警察把我们抓進警车送進天安门分局。(随着师父讲法越来越明,认识到那时在思想上默认旧势力,认为進京证实法就会被抓被迫害,就会影响单位,甚至主动要求退下来,这就是法理不清,默认旧势力,默认迫害,其实我们有二次机会都可以走脱。)

从北京非法押到长春一直到辖区派出所,并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名,我签完立刻悟到拘留是非法的,不应签名,我说你把拘留证给我看一下,警察递给我,我从拘留证上把我的名字撕了下来,气的恶警说:“你签不签都劳教你,要是老毛头在,把你们都突突了。”我想你们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拘留所有两个弟子绝食后堂堂正正走出去,其中一位就是在驻京办把门顶住,在阳台拉横幅证实法的一位,她们家母女四人進京证实法。在拘留所时我想不管我有什么漏,我也不去邪恶的黑嘴子劳教所,那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15天我被放出来。回来后我找到同修,我们都被迫害离开单位,单位领导知道我们是好人让我们保护自己,不要拿鸡蛋碰石头,单位领导说:“没看过书,也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看你们这些人法轮功一定有道理。”

我们又继续理智、智慧的做着证实法的事。到大专院校、居民楼、公园等地,发真象传单、光碟、挂横幅、贴印有真象短句的小贴。

那时每周或几天就能拿到同修们冒着生命危险传递来的,明慧每日文章(大法弟子们突破网络封锁,下载明慧当日新闻,打印出来传递到功友手中),在这里向所有资料点的功友们致敬!

二、发正念、破除恶警抄家抓人

2002年3月5日长春大法弟子利用有线电视网,在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插播真象。那天晚上七点多,打开电视突然发现电视中正在播放真象光碟,当时兴奋不已,一想此刻插播的大法弟子一定在冒着生命危险证实法,我们马上立掌发正念加持插播的弟子。刘成军等大法弟子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紧接着没过几天,接到通知说邪恶要开始在长春市内疯狂抄家抓人。那时我们正念很强,心中没有被抓的念。

3月11日那天,警察突然闯入我家,非法進行搜查,我们马上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这时警察搜查的动作仿佛像小偷,态度也不敢强硬。翻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就连摆在桌面明处的师父讲法带,他们也看不到。并且恶警一接近藏有真象资料的地方,手机就响使他没搜成。当时女儿机智的把真象光碟和大法歌曲谱藏了起来。

他们又诱骗我上警车,我识破它们的诡计,我说我就是不跟你们走。搜了很长时间,突然我悟到它们不应该搜,让它们走。结果此念一出不到十分钟,恶警就离开了我家。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事后我们总结,觉得之所以当时有那么强的正念和不间断的学法、发正念、看每日明慧网的文章同全世界大法弟子切磋,是分不开的。从中我们也看到了不足,比如瞬间出现怕心,这是非常不应该的,至今还后悔不已。同时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只要我们心正,师父就在替我们承受和化解着一切。

三、救众生、资料点遍地开花

“3.05”插播事件后,长春有五千多人被非法抓捕,邪恶很猖狂,很多大资料点都被破坏了。我们也被迫流离失所。那时给我们传递明慧资料的同修也找不到了,真为她担心。这一个多月看不到明慧消息,真有与外界隔绝的感觉。这是从“7.20”以后,时间最长的一次看不到师父讲法、拿不到明慧资料。我想既然拿不到明慧,我就把这段时间利用起来,静心学法。把师父所有著作、经文拿出来用心通读一遍。通过学法悟到,好多事情发生前师父早已点悟,就是学法不深,没有悟到。从此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因为师尊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有一次我从广播的造谣中知道了,师父在国外又有新讲法了,可找不到同修就拿不到经文,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在我们最着急的时候,失踪了一个多月的同修,奇迹般的找到了我流离失所的住处,并带来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原来她被迫去了外地。见到久别同修,女儿抱住她失声痛哭,我们两人也都流下了眼泪(虽然知道是功友情,应当修去,但在当时那邪恶的环境下,真是每天都为她担心啊!)。

流离失所期间,在同修的帮助指导下,建起了小型资料点。我和女儿学会了上明慧网、上信箱,取明慧新闻、打印明慧周刊、师父新经文、真象小册子传递给同修。紧接着又学会了刻录光碟,提供给同修救度世人。

后来同修们悟到应当多建小型资料点,减轻大资料点同修的负担。最后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遍地开花。很快的许多同修都建立了个人小型资料点。

在面对面讲真象中,由于乘出租车的机会比较多,所以给出租车司机讲真象,绝大多数人都能接受,摆正位置,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最近我们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并开始向身边亲友讲真象。假期时有机会上北京,到侄女那给她讲真象,讲了一天我们三人也没饿,临走时本想给她买点什么,但侄女说给我什么都不如给我这部法。最后我们走时她决定先看书、炼功。后来又想到大连的大哥一家,就在“十一”去了大连。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了解真象后,也开始看书、炼功了。师尊告诫我们:“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不辜负师父对大陆大法弟子的期望。

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奋力精進,直至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向师尊双手合十!向全世界同修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