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


【明慧网2004年10月27日】一个来自台湾屏东的孩子——邱贞蓉,青少年时,曾经是同学口中的大姐大,师长眼中的大麻烦。但是,今天的她却是心中充满“真善忍”的白衣天使。不但以最慈善真诚的心面对所服务的病患,更积极的参与法轮大法洪法活动,将“真善忍”的美好散播给每一个人。

国中的叛逆青春期,贞蓉受到同学的影响,总认为翘课、打架、顶撞师长的行为才够酷,才是年轻气盛的表现。尤其每当做了坏事之后,却反而得到更多同学的赞美与鼓励,就更助长了她不当的豪壮气焰。当一切继续发展下去,大家都将认为无可救药时,贞蓉的妈妈却为她带来了重大的转变。

屏东老家的妈妈是个思想很单纯,待人很和善有爱心的人,在家中从事美发工作。有一次一位老太太需要美发,但不方便出门,于是妈妈就主动前往老太太家服务。在闲聊过程中,妈妈提到了自己一些困扰已久的妇女病症问题,结果刚好老太太的儿子与媳妇回来了,一听贞蓉的妈妈讲,就问她说要不跟他们一起去炼炼功,也许对那些症状会有改善效果。

当时贞蓉的妈妈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的炼功就是法轮功,但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就这样跟着去炼。才炼了两天就明显感觉到身体与精神变好了很多,于是就再拿《转法轮》的书回家看,而且一口气在一天内看完,才知道原来炼的就是法轮功,也同时清楚的知道了病痛的原因以及许许多多的道理。

后来妈妈还曾经告诉贞蓉说,从贞蓉小时候开始,她就常常在家中看到旋转飞舞的法轮,有时在墙上,有时在家人身上。但以前一直以为这是不好的东西,所以并不敢跟其他人讲。一直到后来接触法轮大法之后,在《转法轮》书中,看到书中所印的一模一样的法轮图形,才知道原来大法早就已经来到她们家了。

当时的贞蓉,就这样看着妈妈身体不断变得更健康、更有活力,心地也更加善良。贞蓉虽然口中没说出来,但心中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不是一般的功法!”

后来有一天,妈妈突然问贞蓉说:“我应该去印尼,还是去华盛顿DC呢?”原来,法轮功的修炼心得交流会(法会)要在华盛顿DC举行,同修在邀着去,可是同时却有其他朋友也在邀着要到印尼游玩,妈妈一时无法决定,于是想问问贞蓉的意见。贞蓉当时虽然还没有学法,但看到妈妈学法后的转变,就跟妈妈说:“你学了法轮功之后受益这么多,去支持法轮功的活动也是应该的。”妈妈于是就这样选择去了华盛顿DC参加法会。回来不久,贞蓉刚好也放暑假回家了,很自然的就跟着妈妈去参加学法交流等活动,而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之门。

贞蓉相当清楚的记得,就在自己第一次将大法的书看完之后,她心中暗自立下誓愿说:“我再也不要回到从前的不良生活,我一定要走真善忍的正路。”毕业后,贞蓉在中部一家医院担任护理工作,由于贞蓉负责的部门是慢性重大疾病的看护,病床上躺着的都是无法自行呼吸,得靠人工呼吸器才能继续维持生命的患者。没有特殊的情况,大多数的患者只是在等待着最后的时间了,而能再恢复自己呼吸出院的人,有时几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但是,这一切却在贞蓉将大法的美好带進来之后开始产生转变。

“学了法之后,我更清楚的知道病痛的真正原因。但面对这些患者,也不能对他们讲太高,所以我就告诉他们一些法轮功的好处,以及发真象材料给他们,让他们了解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打压与迫害的情况。大多数人都愿意接受,也都了解中国政府(江氏集团)的邪恶。但由于他们都要靠呼吸器呼吸,也没办法念书,所以我就教他们轻声的念‘法轮大法好’,或要他们在心中默念。”贞蓉说,“结果就在教他们念之后两天,一个病患竟恢复自己呼吸的能力,而办理了出院。再过几天,另一个原本插呼吸管的病患也可以拔管了。可惜的是,他们的家属多不认为这是大法的威力,而认为是医院治疗好的,或是巧合而已。不过,我想这些患者自己一定会有所感受的。”

十月初,贞蓉参加了澎湖首届世界华人马拉松赛的洪法活动。在出发前,一直因为没有办法订到机位而烦恼,后来想到大法书中“无所求而自得”与“放下执著”的道理,就不再想这个问题,结果竟真的有一个机位让出而让贞蓉顺利成行。贞蓉的妈妈则是与许多同修一起坐船前往。马拉松活动当天早上,现场共有近二千位民众一起开跑,“当时每个人身上穿的T恤背面,就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字样,盛大的场面,与蔚蓝的天空及绽蓝的海面连成一片祥和。”贞蓉回想当时心中的感动。“而且虽然当天澎湖的风很大,但所有参加歌唱或舞蹈表演的法轮大法学员,在台上的演出却都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是随风飘扬的衣服与彩带让整个画面更加美丽呢!”

虽然学法不过才两年多,这个白衣天使,会将“真善忍”的精神,在她的工作岗位以及生活上的方方面面,持续发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