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正法形势下的三点思考


【明慧网2004年10月27日】赶上中秋节与十月一日的长假期,我陪同友人到外地走了走,去了几个地方,同各地的同修進行了一些交流,交流中我发现那里同修所遇到的许多问题和存在的障碍,都是我们当地曾经遇到和走过来的,基于此,回顾两年多来我们地区大法弟子随师正法所走过的路,总结正法修炼中获得的一些经验以及在法理上的认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写出来,以期对中国大陆其它一些地方的大法弟子整体在证实法上能够有所助益。

一、经常稳定的集体学法和交流环境,是整体上走正和提高的重要因素

在我们走过的几个地区中,都存在着一种现象,就是总有那么几个邪悟的人在从中捣乱。有的地方邪悟者领着人焚烧大法书籍,然后大嚎几声就说是圆满了;有的地方乱传乱法小册子,胡说什么法轮世界在XX地方;有的地方还在搞集资,该人断章取义师父讲法,称筹集钱为的是“造几个卫星”;有的地方仍然在搞传销;还有的地方出现了所谓的“男女双修”等乱伦的事情… …表现上虽然形形色色,但基本上也都是明慧网曾经常提到,并明确禁止的行为。

我所不解的是,虽然明慧一再强调,而且许多事情师父在讲法中也都讲明、讲透,但到现在这种现象却还存在,有的地方甚至仍然很严重。为什么呢?

在与各地的同修交流中,当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要向他们寻求解决之道,同修们的态度和做法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首先就是不能任凭邪恶操纵这些邪悟的人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来毁大法弟子,必须出面制止,清除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而且考虑到师父都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所以还要本着慈悲救度之心,尽一切所能的把这些人拉回到正法修炼的道路上来。

毫无疑问,同修们的态度和做法都是对的,但我总是觉得这种做法有点象常人讲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如果我们把太多的精力都用在这上,单纯的这样做,那么讲真象救度众生这件正法中的大事可能就要受到影响。

几个月前,我们当地也出现了几个邪悟者四处散布邪悟言论,骗一些学员焚烧大法书籍然后自称圆满这样的事情,当时的表现的确是来势凶猛,一时间竟有几十人受其蒙蔽,随其跳梁。当地的大法弟子们都很为这件事着急,大家有的找那几个带头邪悟的人理论;有的给其写信;有的专门为此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未见其有所收敛。最终,一些在各片儿负责传递资料的同修们为此事坐到了一起,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在为当地同修们那种发自内心的为地区整体负责的态度所感动。交流到最后,大家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尽一切可能的重新恢复、开创集体学法的环境。

自去年秋天始,当地的同修们就突破各种障碍,逐渐的开始進行了大范围的法会交流,一些集体学法小组也随之开始出现。师父为《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评注之后,集体的学法和交流也就越来越多起来。由于邪恶的迫害还仍然存在,所以考虑到安全因素,当时的学法小组也就显得不拘一格,灵活多样。直到今年4月份,当地的几名协调人受到邪恶的迫害,表面环境遭到了破坏,许多学法小组便散了,整个地区又回复到了以前象一盘散沙的状态。

邪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乘虚而入的。它们操控几个邪悟之徒,专门针对那些躲在家里不能走出来的、人心太重的人下手,真正修炼、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人它们是不敢去碰的。从这一现象中,我们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邪恶的真正险恶用心,它们实实在在的是在毁人。那些在家走不出来的学员,同样是师父当年一定要要的一亿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啊,如果我们大法弟子不想尽办法去拉他们一把,邪恶就要想尽办法去毁掉他们,它们是在和师父争夺大法弟子——一群最配得上师父和大法救度、最有机会成为全新宇宙大穹的主啊!

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他们有许多人就像师父在新经文《也棒喝》中说的那样,只看《转法轮》,不看新经文。从几年来的工作经验看,这样的人你光去坐在家里和他谈,起的作用不是很大的。如果在他的周围能形成一个稳定的集体学法环境,问题就好办得多了。现在再想起当初师父为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啊,他的内涵和起到的作用真的是我们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实践中可能我们有许多弟子都有这样的感受,不管有多少矛盾和分歧,不管怎样不精進的人,只要一走進集体学法或法会这样的环境中来,他就会变,因为那就是一个能熔炼人的、慈悲纯正的场,也是邪恶最害怕的场。所以从镇压的一开始,它们就疯狂的阻止、破坏大法弟子的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并冠以“非法聚集”、“聚众闹事”的罪名。而今天有一些大法弟子因为怕心等执著,不爱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却正中了邪恶的意,这样它们就可以“分割包围,各个击破”了。我还发现,那些经常在一起参加集体学法、交流的地方,就是不会出现象邪悟啊或被邪恶钻空子等一些事情,在证实法的整体表现上也是稳定的。而我走过的出现这些不好现象的几个地方,都无一例外的很少有集体学法小组的存在,就更谈不上经常的交流了。这绝不能说是巧合。

集体学法、法会,是师父为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在邪恶的迫害中,大法弟子理性、灵活的维护好师父为我们留下的这一切,决不仅仅是为了防止和抵制邪恶的侵扰与迫害,从根本上讲,它是我们修炼提高的最有效的保障,为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开创最便利环境的同时,我们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真正在走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所以一切不正的就在归正。从我们当地的形势看,也正是这样,随着集体学法小组的越来越多,各种形式的交流也越来越多,这种纯正的场也就越来越强大,它吸引着越来越多曾经走不出来的同修开始很自然的走出来,而邪恶的场却越来越小,渐渐的人们再也听不到邪恶操纵那些邪悟者发出的噪音。

当然,对待开创集体学法、法会的环境,也要保持从本质上认识,保持用正念和无私的心态对待,而不能单纯从形式上追求这样做、当成事情或成绩做,否则在当前余恶还在猖獗的情况下,很容易被钻空子,给我们自己造成损失,适得其反。

二、更進一步的解读正法时期存在的资料点,从根本上为“遍地开花”做准备

相当长的时间以来,明慧网和各方同修一直在不断的呼吁和倡导资料点的独立运作和遍地开花,我个人理解,这也是针对中国大陆的现实情况,为大陆大法弟子的安全和更稳定的做好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所做的。

在与各地同修的交流中,我发现,通过几年来近乎模式化的运作,许多大法弟子对资料点的理解已经形成了观念,更多的人对明慧所倡导的“遍地开花”有着相当形式化的理解,以为多建几个资料点或把一个大资料点分成几个小资料点,就是遍地开花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周天时,讲到通大周天的目地是要百脉同时带开,连成一片,最后达到无脉无穴的境地,那时可以说到处都是脉,到处都是穴,反过来讲到处也没有脉了,到处也没有穴了。我想通过师父的这段讲法来理解资料点的“遍地开花”是再形象不过了。

建立更多独立运作的家庭资料点、小型资料点、个人资料点是明慧网所倡导的形式,但本质上,当越来越多的资料点建立起来,当大法弟子人人都能成为资料点时,那个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说到处都是资料点,到处又都不依赖现在意义上的资料点了?几年来,邪恶一直都在针对资料点進行疯狂的破坏,每一次破坏都使我们蒙受很大的损失,是因为我们还有“穴”,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建多大的资料点,就等于有了多大的“穴”,结果是邪恶时不时的就点中了我们的“大穴”。当越来越多的资料点出现时,当大法弟子人人都能成立资料点时,那时是不是也就到了到处都是脉,到处都是穴,反过来讲到处也没有脉了、到处也没有穴的那种“无脉无穴”的境地了?那个时候邪恶还能做什么呢?我想一定是在无从下手中自己气也气死了。

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们成立了资料点这样的有形,在反迫害中,我们最终还要把它化为无形,这才是对邪恶迫害的真正彻底的否定。然而要达到这样理想化的境地,绝不是简单的靠多建资料点就能实现的,这里边真正存在的是一个整体修炼提高的过程。 我们的观点是,真正“遍地开花“的过程,是大法弟子整体心性提高的过程,是大法弟子整体对正法认识提高的过程。如果抛开这两个前提去单纯的增加资料点的数量,追求“遍地开花”的表面形式,那是拔苗助长, 非常容易使我们陷入更深一步的“做事儿”状态,从而达到的效果也必定是事倍功半。所以在这种状态下,许多时候,我们就会经常面临“摆好了机器却找不到干活的人”这样一个尴尬局面。这就是因为我们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那就是整体心性的提高才是做好这一切的前提。因为资料点的工作不是任何人都能干的,肯于做这项工作的人,他一定是在心性方面、在对法的认识和理解上、在个人的修炼基础方面都达到了一定标准。不具备最基本的心性标准是做不来的,干了也容易出问题。

早在一年多以前,我就在《自身的提高是我们做好一切的基础》这篇文章中针对当时出现的问题,提到过对资料点遍地开花的理解,只是由于篇幅的原因并没有展开来谈。但当时却曾与当地负责协调的同修在这方面做过深入的交流,在认识上取得了共识之后,她们重点从两个方面着手展开了工作,一方面是将现有的由流离失所同修组建的资料点進一步细化、分散、独立;另一方面尽一切可能的与各处负责联系协调的同修接触交流,共同开创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促進整体提高,从而为将来的遍地开花打基础。

万事开头难,仅第一方面的工作就曾使当初几个负责协调的同修费尽心力。当时在资料点工作的同修,由于长期在一种近乎封闭的固定模式下生活,无意中已经形成了许多观念。比如最初由协调人统一负责提供纸张、耗材,甚至是一盒订书钉,甚至是普通的生活用品,也要由协调人跑腿儿送到,这种类似于“饭来张口,水来伸手”的做法,使资料点的人渐渐养成了严重的依赖心理。在这种情况下要实现资料点的独立运作,可以想象难度有多大了。

长时间以来,许多地方的资料点几乎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模式,在追求大而全的同时,还要统一提供原材料、耗材等;上网下载与编辑打印要分开。但要想实现各自独立运作,就必须打破这种模式。当时从当地的现实情况看,要资料点短时间内实现自己负责原材料及耗材的供应,这一点还是问题不大的,但要让各个资料点短时间内都实现自己上网下载和编辑材料,就感觉有点儿象天方夜谭。而且当时从周边城市的情况看,他们都对原有的运作模式很是认同,固定的观念甚至使他们固执的认为那才是“正理”。当后来我们当地的同修在与其交流中告诉他们我们这里的资料点各个都会自己上网下载编辑打印时,从他们惊讶的眼神中让人感到我们的做法似乎犯了“兵家大忌”,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做法是极其不安全的。但从实际操作中看,这样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真正挡住我们的不是邪恶,而是我们自己执著不放的观念。

最初,学上网对资料点的同修来说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障碍。在当时各个资料点上工作的同修中,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少之又少,加之对安全的顾虑和对网络这种现代高科技的神秘感,使许多同修对上网从心里往外产生一种畏难情绪。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同修大姐,即使勉强学会了上网下载,也不愿意自己上网,还是坚持每周打电话要协调人或别的同修送给她现成的磁盘,怎么跟她交流都不行。最后几个协调人共同与那个给她传盘的人暗中约定,无论如何也不再给她提供现成的了,那个大姐最后终于在“靠山山倒,靠水水干”的无奈中,“被迫”自己上网了。就这样,在重重障碍中,当时现有的资料点开始一步步的走向独立。

2003年下半年,随着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活动的一步步深入展开,当地同修的集体学法交流活动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活跃,负责协调的同修们也开始把广泛建立个人资料点的话题抛了出来。当时有些同修觉得把成立资料点的问题放到交流会上谈论,似乎不妥,因为这很容易暴露安全问题,但现在看来,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事实上那个时候,正是当地大法弟子在心性上、在对正法的认识上整体处于提高的阶段,许多曾经一直走不出来的人,在整体的带动下,也开始走出来证实法。正是由于在整体上打下的坚实的心性基础,才会有半年以后的今天,当地大法弟子在证实法的诸多方面,在整体上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众多的小型资料点犹如雨后的春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大量的、不知不觉的冒了出来。

三、协调人的作用

在整体的运作表现中,还有一方面的因素是不能忽视的,那就是协调人的作用。从上面两个问题的阐述中,我们就可以看到, 地区整体上的每一关键步骤,都离不开协调人在其中的积极参与和带动。在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整体尚未走向成熟之前,有一个普遍经常的表现,就是整体上依赖性很强。这种情况下,作为协调人起到的作用就更显得突出。那么这个时候,处在协调人角色中的大法弟子,自身的修炼基础和对正法的理解和掌握程度如何,就尤为重要。如果协调人能在法中正悟,那么就往往会影响到地区大法弟子整体都做的很好,而协调人放不下的观念,也往往会障碍一大片。自从我進入当地,通过与当地搞协调工作的同修两年多的接触合作,与其他地区相比较,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协调人之间的矛盾很少,出现问题时,大家经常能够及时的坐到一起协商,互相配合,很少有人固执己见。

随着正法形势接近尾声,师父在亚太地区法会上的讲法中,对协调人又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以我个人的理解,那就是协调人要及时的放下自我,摒弃几年来在做事中形成的各种观念,适应新的正法形势的要求。从当地的情况看,打个比方说,如果说过去的协调人是在前面拉车的,现在就是要到后面或旁边去推车了,因为师父要大法弟子人人都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协调人应彻底放下过去大包大揽的做事状态,更多的为其他大法弟子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创造条件,提供方便。所以协调人更应该注重与同修在法理上的深入交流和引导。这也是近半年来我所感受到的当地协调人的变化。在我看来,这是真正走向成熟的表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