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27日】我是1997年6月得法的,以前我得过很多种疾病,药吃了无数也没治好。在炼法轮功中渐渐的都好了,身体也胖了,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脸色白里透红,真是师父所说的人显得非常年轻。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好的病。我向周围的世人洪法。

在我修炼不长时间,我到银行去取钱,当时点钱的多给我2千2百元钱,我马上告诉银行职员,你们把钱算错了,多给我钱了。银行职员说不能错,数字是电脑打印的。我一再坚持马上退还他们,他们坚决不收。无奈我把自家的地址、社区地点留给了银行,希望银行以后有事联系。当天下午银行职员和社区人员来到我家,声称这笔钱算错了,我把钱还给了他们,他们表示感谢,说我拾金不昧。我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修真善忍的,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是要从好人做起。如果我不是学大法的,这笔钱我是不能主动给银行职员的。现在的世人为了钱无恶不作,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谁能放弃呢?只有法轮功与众不同。我无论买东西、做什么,我都抓住任何机会洪法。

1999年4.25我進京上访,火车到锦州停车了,说北京戒严了。警察给当地打电话,返程又把我们送回了当地政府,市里派代表和我们对话,我们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向市级领导反映了我们的实际情况,用事实证明法轮功是好功法,是群众自发的炼功活动,我们身体健康了,不用吃药了,给国家节省开支,这功多好!为什么不让炼呀?我们去北京是向中央领导反映我们地区干扰炼功的情况。当时市代表回答是:把我们的实际情况汇报市领导,让我们安心听结果。不长时间,形势大变,开始抓人、抄家、毁书、收书,天塌下来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人事变,我是清醒的,我坚信我的师父,坚信大法。环境变了,不能在外面集体炼功,那么我是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我每天都没停过,早晨3点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白天学法,抽空出去撒传单、洪法,看见熟人就讲真象。

2000年12月23日,我与几位同修進京上访,下火车不远,被恶警绑架,送到北京东城派出所。進屋就问姓名、地址,开始审问。我不听警察的,我讲真象、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气得双手捂着耳朵大叫,你们炼法轮功的张嘴法轮功好,闭嘴法轮功好,这几天我们耳朵都磨出茧子了,转身都出屋了。过了一会他们又回来了,这时我看见一个年轻的警察,我主动劝说道:“小伙子,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地址,如果我说了,你们就叫我家乡的人抓我们回去,来回浪费人力、物力、还浪费钱,给社会添麻烦,我们法轮功都是好人。”警察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又走了。
第二天就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其中有个警察对我说:“老太太,我知道你身上还有东西,还要上天安门,你再被抓,你千万别说是我们放的你,你如果说出来,我这碗饭就吃不成了。”我说:“小伙子,你放心吧,你这是做好事积功德了,我们法轮功是好人,不会害你的,决不会连累你。”我在警察的监督下买了一张离北京最近的火车票,警察离开后,我马上坐出租车去了天安门。

我上了天安门城楼上,四面四个大探照灯,照得通亮,我把横幅捆在大柱子上,“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金光闪闪,我刚离开几步,就围上来一帮恶警殴打我,把我扔到车上,送到派出所進行审问,那天晚上被抓的人很多。轮到审我时,警察问我:“你想回家吗?”我大声说:“想啊!”“走吧。”警察说了一句。当时我不相信,观察一会看警察审问别人了。我想这是师父让我离开走脱的,出门天黑黑的,已经半夜12点了,我坐出租车到火车站平安的回到家中。

2003年3月,我到我的老家落户口,随身带了真象资料和落户口的手续,都装在手提兜里,到了派出所发现落户口手续不见了,真象资料还在,我站在门口见没人注意我,随手把真象资料扔到桌子上,转身去了车站。过了一会,一群警察追了上来,我把剩下的真象资料揣入腰间。警察把我带回派出所就翻我兜子,我大声说:“你们派出所丢什么了?大白天随便搜身,我是到这来落户口的,我手续被偷了,我回家补手续的,你们干什么这样对待我,我又不是小偷。”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我又说:“你们要承担后果的。”恶警没有找到证据灰溜溜的走了。这次又是师父帮助我脱险了。

当年12月24日晚上7点多钟,四个恶警闯入我家中指问我:“你到处撒传单,宣传法轮大法好,你知道国家不让炼了,你还执迷不悟!”我说:“法轮功叫人做好人,强身健体,修炼真善忍,让人们讲道德,是好功法!”恶警根本不听,两个人架着我就往外拖,抓到派出所,又送到拘留所。我知道有人举报我撒传单,那是前不久回单位办事,我带了一些传单,其中有人得到了传单后到派出所告了密。我被拘留15天,送進女监号,那屋里有四个女犯人都是因打架進来的,我向她们讲真象。女犯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就讲是江泽民一伙栽赃陷害法轮功,自焚者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我们法轮功不杀生,其中包括自己的生命。犯人明白真象后表示重新做人,声讨江泽民的罪恶行径。我看到其他犯人,我也洪法、讲真象。有人说这老太太胆太大了,進到这里来还敢宣传,我说法轮大法好就是给你们听的。

拘留期满,恶警拦住我,要把我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我说马三家教养院不敢留我,我师父说了算。一路上,我不配合邪恶,发正念除恶,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浑身颤抖,检查说哪都是病,不敢留我。我抓住机会,对他们说:“江泽民现在在海外法庭上都立案要公审了,你们现在还干坏事,江泽民死了,你们造下的恶果,你们自己要还的,赶快停止你们的恶行吧。”送我去的恶警气急败坏的说:“把你带回去好好收拾你。”我说:“你说了不算。”回来后,恶警让我自己回家了。邪恶判我二年劳教,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闯过了一道道险关。

最后引用师父的经文与大家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因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文化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