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我是1999年初得法的学员,那一年我21岁,刚开始不知道时间的宝贵和多学法的重要性,处于一种带修不修的状态。99年7.20以后,我周围的同修相继走出来证实法,我却躲在家里。2000年12月份,在其他同修的带动下,正准备去北京时,由于家里的电话被监听,把我和妈妈一起抓到洗脑班。三个月后,自己由于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再加上以前学法不多,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保证还撕毁了一本大法书,回家以后,看到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建议》,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看到明慧网上发表很多关于写“三书”严重性的文章,我才恍然大悟,我是连地狱的小鬼都瞧不起的那种人,我所犯的罪,生生世世我都还不清啊!我哭了很多次,可我知道哭也没有用,只有用实际行动来弥补一点我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从那以后我便从离市区30公里以外的地方背真象资料,回家折好后,再一张一张的发出去。后来由于市里没有资料点,很多同修都找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文章,就这样,我又当起了资料点和同修间的联系人。

2001年12月资料点的几名同修被邪恶绑架了(被非法劳动教养)。在大年初三的晚上,一名同修打电话告诉我说被绑架的同修把资料点的情况都说出去了,让我赶紧找地方躲一躲,当时我想,要是我走了,讲真象的工作会受到干扰,全家人也要为我担心,我要稳住心。我的心跳得特别的难受,我就背师父的法,慢慢的心里平静一点,不一会儿怕心又上来了,好象整个空间场除了怕的物质就没有别的,我就再背法,就这样熬过了漫长的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到资料点一打听,原来这件事是一位同修说的消息也不确切,这就是邪恶在给我们制造混乱,它们的目地就是让我们流离失所。

2002年给资料点下载文件的上网同修被邪恶抓捕(后来被判刑7年),当时全市及周边各县的经文和资料几乎全由这唯一的大资料点供给,这一下没有明慧消息来源,两位同修找到我,让我能不能想想办法,我知道这是师父指点她们(因为我是认识一位会上网的大法弟子),也是师父对我们本市大法弟子的慈悲。我找到这位同修说明来意,他思索了一会儿,便很快的答应了,看得出来他答应我的那一刻,也是他放下生死的那一刻,他所承受的压力是我们很多同修都无法想象的,在回来的路上,我暗暗的发誓全力去保护他,为了众生,也为了其他大法弟子,在这个邪恶的环境里,为了保护上网同修的安全,由我一个人单独和他联系。“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成立后,为了揭露邪恶,揭露这场对同修们的迫害,很多同修拿起笔,写出了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拿着一份份同修写的文章,有好几次我都流下了眼泪,回想起以前做过的错事,对于一个曾经背叛师门的学员,师父还是这样的慈悲,再给我补过的机会,同修们还是这样信任我,我没有理由不做好啊!

也是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拿起明慧周刊刚看完一篇心得体会,我的姑姑(大法弟子)来找我,她怕家里人担心,就把我叫了出去,她一边走一边对我说:“市公安局已经知道你的事了,正准备要抓你,这是×××(一位大法弟子)说的,为了这事她跑了好几趟了,消息准确,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住处,现在就跟我走吧!”听到这话,心里咚咚直跳,有点没底,我说:“让我想想。”我们顺着小路慢慢的往前走,寒风呼呼的刮向我们,天很黑,各家养的大狼狗在不停的叫,我仰望天空,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压力压得很小,心里上下翻腾,我该怎么办?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我刚刚看完的文章,题目大概是说大法弟子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心里一震,这绝不是偶然的,这就是师父告诉我的答案,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不走!”我斩钉截铁的告诉我的姑姑,旧势力就想让我流离失所,我绝不走它们安排的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是最好的,既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我的工作又给证实大法带来方便,又不会给家人带来痛苦和矛盾。我下定决心,姑姑又一次问我:“你真的不走?你可要想好了,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不走!”这一次我又是毫不犹豫的告诉她。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感觉压力很大,认识的同修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关押,同修都受到了酷刑折磨,甚至有一位同修差点失去了生命,被迫害得元神离体(网上曾报导过)。如果我真的被抓,我能不能承受得住?上网同修的情况不能说,资料点的情况也坚决不能说,心里七上八下的,我就想师父说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咬紧牙关,爬起来跪在床上求师父帮助,然后,我拿起《转法轮》,我就想不知道以后我有没有机会看到大法,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大法书了。那一次仿佛《转法轮》中的每一个字都刻在我的脑子里,我拼命的看,拼命的想多看一眼,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法。因为我选择了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道路,所以邪恶没有任何理由来管我,来迫害我,他们想让我流离失所的计划又一次破产了。

2003年春天,资料点的同修全部被邪恶非法抓走了,市公安局为了找出明慧资料来源,对负责编辑的同修進行残酷折磨,七天七夜不允许她睡觉,最后手背全部被电焦了,已不能独立行走(明慧网曾经报导过),最后被非法判刑8年,其余几名同修也被非法判刑三到七年不等。由于同修受到非常严重的迫害,在无奈之下,说出了我的一些大概情况。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带着7、8个人气势汹汹的来抓我,我母亲(也是大法弟子)就对着他们发正念,因为我没在家,等到中午就走了。我到家时妈妈说他们刚走一会儿,其实我本应该早回来的,快到家时同修又找我有点事,所以回家就晚了,现在想想都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妈说:“要不你快走吧。”我一想,这不又是邪恶让我流离失所吗?既然师父给时间,我要妈妈摆正心态,稳住神,加强正念。我对妈妈说:“我不走,我一走不就成了不打自招了吗?”下午,我妈把这事告诉了我们附近住的同修帮我发正念。傍晚,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我没有搭理他们(其实我应该向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第二天上午,他们把我带上了警车,临走时我告诉我妈,我一定能回来,你放心吧!我坐在车上,暗下决心,自己不论受到怎么的迫害,绝不能把上网的同修说出去,我要牢记当初自己发的誓言,我既然有离家出走的机会我都没走,那我就一定能回来。

以前一位同修跟我讲过她过关的一些体会,她本是被全国通缉的重点。有一次恶警抓到她时,好几个人非法审问她,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坐在那不停的发正念,它们拿着她的照片围着她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有确定,它们然后半天没出声,突然一个恶警大吼一声,喊着她的名字,这是它们使的计策,就看她又没有反应,当时,这位同修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是用正念正视它们,最后邪恶确定不是她,就把她给放了。从开始审问到放人,邪恶没有碰她一下,这就想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从容的走下了车,坦然、轻松面对他们的非法审问,无论他们问什么有关大法的事情,我就是回答“不知道。”他们看我的表情、眼神,再加上我的回答,觉得不像是他们要找的人,就让我回家了,回来后,同修大姨看到我非常高兴的对我说:“我们都很担心你,昨天把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都通知到了,我和××(指一位大法弟子)发了一宿的正念,你没事就行了。”听到这,我的心里热乎乎的,眼泪差一点就流出来,我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感到真的很幸福,原本我们都是素不相识的人,是大法把我们的心连在了一起。

回想起这几年,能在邪恶的环境中平稳的走到今天,并不是我修炼的有多好,每次过关,我的各种人心总是很多,怕心、求安逸之心……,过关时冒出的各种念头都是不对的,就是我选择了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所以即使我有执著、有漏洞,邪恶也没有任何理由迫害我,再加上周围的同修们都把我当成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关心我,有的同修怕我很辛苦,就想自己掏钱要给我买摩托,怕我联系不方便,为了能节约时间,就要给我买手机,看到我有执著心,或哪里做的不好,他们都会善意的给我指出来,为了我的安全,好多同修给我提了很多建议,有的是告诉我在人中这一面如何做好,有的告诉从法理上如何正念正行,我觉得哪一方面都很重要,所以同修告诉我的话,我都会牢记在心,我想同修对我的帮助也是我能够平稳走到今天的一个原因,虽然自己也曾吃过一点苦,有的时候也感到压力很大,但我最多最大的感受是我很幸福和快乐,其实也确实是这样的,一个生命本来就具有“真 善 忍”宇宙特性的,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本来就是一个生命最快乐、最幸福的事,当看到自己做的条幅挂在树上飘摆时,就觉得特别开心,我常告诫自己,要在逆境中要有一个乐观的心态。

我还有很多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师父给我们留下的证实法的时间不多了,我会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和众生对我的希望。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