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杞县残疾老人王赞美被上刑并关入男牢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河南省杞县青龙南街58岁残疾老人王赞美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了康复。在1999年法轮功遭到迫害之后,老人遭受了政府不法官员和警察的欺诈、抄家、绑架、勒索、上刑、侮辱、关入男牢……。2004年9月13日下午,遭受无数非法迫害的王赞美拿着以上申诉材料到当地上一级机关--开封市政法委找有关领导申诉冤情,被政法委恶徒训斥、并撕毁材料,被当场用手铐铐在办公室,后由杞县公安非法带走,关押在县拘留所,衣服都不让家人送。后来由于本人绝食抗议八天,才被放出。

下面是王赞美老人自述自己的遭遇。

我叫王赞美,今年58岁,家住河南省杞县青龙南街18号。我从小得小儿麻痹,左腿没有一点活动能力,走路全靠身子带,一歪一歪很吃力,每天都要摔倒五、六次,在十三年前又出一次车祸,这条残疾腿又被摔成粉碎性骨折,在医院动过两次大手术,这条残疾腿又变成了一条直腿,不会打弯儿,我整整拄了两年的双拐。后来我又得了心脏病,脑血管供血不足,半身麻木,到医院去做脑彩超检查,医生说是脑血栓前兆。面对度日如年的生活,我真的不想再活在世上。

1998年,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经过学法炼功,我的身心逐渐得到了康复。现在我一身的病全好了。我这条过去不会打弯儿的腿现在能打坐双盘两个小时。

我身心巨大变化的事实,证明了法轮大法能给人带来幸福,真心修炼他能给人一个好身体;大法也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法轮大法弟子也是在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在世上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师父教导我们要修到无私无我的正觉,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好人。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一伙诬蔑说成×教,不让炼。我为了想让更多的人得到健康,让世人不受谎言蒙蔽,也为了向政府说句公道话,于2000年11月12日我去了北京信访局,可是那里早已被警察把守。我上访无门,却被警察非法抓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被杞县公安局非法押回。

我被非法关押在杞县拘留所和看守所一个多月,2001年1月6日又被他们敲诈我家3000元钱才放回。就在当月的18号,农历腊月二十四日下午,我正在家做饭,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人把我叫去,说跟我谈话,用谎言把我骗進拘留所再次非法关押勒索。当时我儿子说,让我妈回家过个年吧,他们说拿5000块钱就让你妈回家过年。

因为刚被勒索了3000元,才十二天,又要5000元,我儿子实在拿不出来,因此,我又被不法人员们扣上个“扰乱社会秩序”的帽子长期非法关押。

我在家里连家门都没出,我“扰乱”谁了?不就是因为没得到5000元钱吗?给钱就放人,不给钱就关押,这是法律中的哪一条?这不是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是什么?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45天后,又被劫持到县看守所。我在看守所炼功,被那里的管教拳打脚踢,后又上绳,又戴铐。我问为什么把我放出去才几天又把我抓進来?他们却无耻的说:“谁放你了?是你儿子拿钱把你买出去的。”

我说:“你们公安机关还管卖人哪?上次你们把我卖了,这次又抓進来再卖!”他们气急败坏,骂我不要脸,说倒找钱也没人要我。我义正辞严的问他们,什么是不要脸?什么倒找钱没人要?难道做好人就是不要脸?向政府、向世人讲句公道话就得受你们随便侮辱?

恶警无言以对,狠狠的在我脸上打了一个耳光。我继续质问他们,你们打人就是正的吗?骂人就不邪吗?到底谁正谁邪?我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诚实善良的年过半百的残疾老太太,碰谁惹谁了,你们把我关到这里;还受到你们这样的刑罚、虐待、侮辱。请问我哪里错了?我到底有何罪?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就是这样定的吗?

不法警察们还不罢休,把我和另外一个叫李霞的大法弟子,用手铐十字交叉铐在一起,就这样整整铐了三十天。在此期间吃饭解手都要别人帮忙。后来不法人员竟非法判了我们三年劳教!

因当时看守所把我折腾得身体虚弱,劳教所怕担责任,不收。回来后不法人员还不放我回家,一直关到2001年5月25日,又敲诈我家500元钱才把我放出去。

可是,刚回家两个月,就是8月12日,他们串通我的儿子,要把我送進强制洗脑的“转化班”非法拘禁,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因为我知道自己学了法轮功后才真正的在转好,还要搞什么“转化”我们,往哪里转?再往坏处转吗?我当天就去了开封我亲戚家,帮他们在夜市儿卖饭。就在8月12日夜里,杞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杨玉梅,带着几个人开车追到开封夜市儿,又把我平白无故的绑架。

不法警察把我劫持回到杞县时,已是13日夜里一点多钟了。恶警杨玉梅他们竟把我关進了三个光着身子,只穿着三角裤头的男监号里。由于我的反抗,他们把我弄出来又关進了住着两个男人的监号里。这是政府公安的行为吗?这哪里是警察?分明是土匪、流氓!这是中国哪条法律规定的?他们为什么对法轮功敢这样?是谁在给这帮穿着警服的流氓撑腰?肩扛警衔,头顶国徽,吃着人民的俸禄,却把无辜的好人抓進监狱,折磨、侮辱,天理不会容你们的。就现行国家法律,你们也已经触犯了宪法第18条,刑法第239条,246条,247条,248条等。

在2002年9月26日深夜,我正在家睡觉,睡梦中听到急促的打门声。我丈夫把门开开,跟着闯進来六、七个彪形大汉,也没穿警服,也没有任何手续,進屋就象土匪抢劫一样乱翻、乱找。这样三更半夜私闯民宅,强行抄家,何异于强盗?算是什么世道?老百姓还有没有安宁日子?抄家后他们又如山野土匪一般把我抬走,强行关入拘留所。

在刑拘室,县公安局政保股马绍中和一恶警对我拳脚暴打,把我带的一本法轮功书抢走。在非法拘留期间,我两天被提审两次(实际是提出来打人),被恶警马绍中和徐参军毒打半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县看守所。

因为我是被半夜绑架来的,又是堂堂正正的好人,我不听任不法人员的摆布,他们就狠毒的将我们五位大法弟子用手铐连在一起,还罚全监号的人站到夜里12点。第三天又把我们四人调到禁闭号,那里连水都没有,我们的饭盆两三天才能从外面提点水洗一次。

有一天中午,号长朱玉,故意找茬,骂我们,还把我们的被子扔出去,我们法轮功学员五天五夜没有被子盖,我们知道这是恶警出的主意。没几天,他们又以我们炼功为由,再次将我们的被子扔出去。恶警还用三副大脚镣(每付有几十斤重)交叉着把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睡觉时我们四个人的脚被沉重的脚镣拧在一起,又没有被子盖,在零下两三度的气温下过夜。

我们的脚被镣铐磨着,冻着,很快就肿了起来。为减轻伤痛,我们就用毛巾缠住脚脖,号长发现后,硬逼着我们把毛巾解下来,并把毛巾都扔出去,还说缠上毛巾起不到戴镣的作用。就这样每天还要听号长和恶警的训斥辱骂。在如此残酷的折磨中,我们一直信守着“真、善、忍”的原则,还在善意的给他们讲法轮功受诬陷的真象;并劝说身边的犯人要遵守国家法律,正直善良,做个好公民。而同时,我们不禁要问,信法轮功祛病健身,学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竟被政府机器如此惨无人道的摧残?报纸、电视上天天在讲保护公民合法权利,而炼法轮功的人享受了什么权利?莫非不是公民?法律规定罪犯也享有不受刑讯、体罚、虐待,侮辱权,何况我们不是罪犯。

2003年10月17日下午5点,我正在我舅家照顾年老多病的舅舅、舅母,杞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杨玉梅,又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我舅舅家,什么都不说,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土匪般把我舅舅家,随后又把我家都翻了个底朝天,使我们和亲戚全家都不得安宁,接着再次把我抬着扔進了警车里,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把我非法关押了50天,而且又一次被判劳教,送往郑州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再次拒收我。

这几年,这帮官匪简直就象着魔发疯了一样,执法犯法,毫无顾忌。他们触犯的何止是法律条款啦?其实他们早已是真正的罪犯、罪人了。

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中,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绑架,非法关押,使我坐了一年多的冤狱,受尽残酷折磨,非人虐待,不但使我的家人整天担惊受怕,而且我每被绑架一次,使我们全家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每次我近九十岁的老母亲都要大病一场。而这些政府机器,所谓“人民警察”,平白无故多次私闯民宅,抄家绑架,敲诈勒索,非法关押,侮辱摧残,无法无天,逼迫得我们法轮功学员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有的还被逼得家破人亡。这到底是谁扰乱了社会秩序?是谁在犯法?

李洪志师父传出法轮大法,使多少真心修炼的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品德高尚。李洪志师父也从未要求过任何一个人必须修炼法轮功,可就是有这么多人自觉自愿的炼,而且都是那样的坚定。五年多来,抓呀,打呀,关哪,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都用了,十几万人被强行关進监狱、劳教所,至今,已有一千多人被迫害致死。面对非人的暴行和死亡的威胁,丝毫没有动摇真修法轮大法者的信仰。世人,特别是参与迫害的人,真该好好想一想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如此坚定的修炼法轮功?是什么力量使他们这样?一句话,是法轮功太正了,是法轮大法唤醒了人内心深处还存在的善良和正义,是法轮大法使人明白了生命为何而生,为何而存。正因为此,修炼法轮功的人才变得越来越纯,越来越正,铸就一种任何邪恶都摧不垮的坚韧力量。这也是那些太讲“现实”,缺少正信的人永远也理解不了的。

1999年7月,江××曾扬言,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现在看,不过是个笑柄罢了。正是这五年的打压中,法轮大法却在全世界洪扬壮大。世界上包括香港、澳门、台湾在内的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众多民众修炼法轮功,并在世界上得到1200多项褒奖,这不是“真、善、忍”的力量吗?只要你相信他,他真的能使一切不好的变好,能把一切不正的归正。可是江××及其一小撮别有用心的追随者,捏造事实,制造谎言蒙骗世人,扣政治帽子恐吓国人,使用残酷的流氓手段迫害信仰法轮功的人。真象终究会大白于天下,迫害好人的人,如不悔改,也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世人哪,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清醒清醒吧!特别是政法界存有良知的人们,你们别忘了自己的天职呀,伸张正义,惩恶扬善。权力让你们沉默,可做人的良知不允许你们沉默呀!对恶者的无言,也是对善良的侵犯哪。拿出你们的正义和勇气来,象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样,给生命应有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