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肖丕峰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肖丕峰,1952年2月22日出生,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西东峪村人。从1999年7.20开始,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说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了4次、非法拘留了6次、非法劳教3年,于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曾经报道)据悉,秋谷劳教所给了肖丕峰妻子两千多元钱,不法警察还无赖地说:“你去告去吧!”


肖丕峰生前照片

肖丕峰第一次去北京上访时,在路上就碰到不法警察查炼法轮功的,结果没查到他,他下车后来到天安门广场,就四处打听有没有法轮功的同修,结果没有找到,然后就碰上了从北京市公安局出来的三个警察,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来证实法轮大法的。警察马上把肖丕峰抓了起来,劫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我是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人,然后北京市的公安部门给峨庄乡政府打电话,说你们乡里有个炼法轮功的人叫肖丕峰,请你们来一趟,把他拉回去。于是峨庄乡政府就非法把肖丕峰带了回来,送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下车后,所有乡政府的成员,还有村里的书记、村长都在场,第一个动手打的就是书记,问肖丕峰你炼功干啥,肖丕峰说我炼功心脏病好了。书记就开始使劲用拳打、用脚踢,直到打得肖丕峰站不起来了才停手,但并没有结束,然后不法人员们把肖丕峰拖起来,往水池里面的冰上拖,拖進去后又把他的鞋子脱了,让他光着脚冻了一个晚上。到清晨的时候,肖丕峰已经冻得不像人样了,然后把他送回了家。

肖丕峰第二次去北京上访是在过年的时候去的,他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刚打坐的时候,就让警察看见了,然后警察就把他带到北京法院审查,问肖丕峰把你送回家你还炼不炼,肖丕峰说炼。然后北京法院的人就动手打,一拳就把肖丕峰的上颌骨打歪了,然后就用脚踢他的腰部。过了一会,警察就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了住址,于是警察就给当地乡政府打电话,然后乡政府派村书记把他接回去了。

回了家后没过几天,到了初六,派出所就来人把他绑架走了。随后他被劫持到淄川区拘留所,后来又转到博山看守所,过了几天又被送回来,非法关在乡政府。当时肖丕峰看到乡政府看管人员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在管理人员往外走的时候就随着出去了。乡政府人员发现肖丕峰不见了后,就连夜去他家里找,结果没找到。乡政府声称肖丕峰又上了北京了,于是给上级政府打电话说赶紧下通缉令,但是没抓到。乡里就派人去北京待了十天,没见到肖丕峰,不耐烦回去了。

肖丕峰走了整整十一个日夜,终于到了北京,他一路上捡点吃,喝泥湾的水,到了北京已经成了一位满脸是灰的老头,他碰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正在开着录音机炼法轮大法第一套功法,于是他就跟着炼了起来。不到5分钟就过来了几个警察,警察问他你这个老头来干什么,他说我是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的,警察二话没说就把他劫持到了北京看守所,把他摁在水里洗脸、洗脖子等,洗完后问他是哪里人,肖丕峰说了地址,他又一次被非法带回来。

乡政府里有个叫李建华的分管迫害法轮功的事,李建华把肖丕峰从车里拖出来后,一拳打在他的头上,把他打昏了。过了三天后,乡政府不法人员指使一个女人用锥子扎肖丕峰,一共扎了一百三十多锥子,直到把锥子折断在肉里面,把肖丕峰扎的不成人样。

扎他的那个女人,虽然脸上蒙着一块纱巾,但肖丕峰还是认出她是管计划生育的王书敏的妻子。扎完之后,他们并没有罢休,而是继续用棍子打肖丕峰,打得他头破血流不成人样,才把他送回家。

肖丕峰回家以后经过亲属的照顾,把伤养了过来。然后,肖丕峰第四次去北京上访,直接到了北京,在北京警察把肖丕峰带到北京办事处,肖丕峰说我是来给你们讲清真象的,请不要再破坏法轮大法了。警察提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问他是哪里人,肖丕峰说了地址,然后警察给当地乡政府打电话,再次把肖丕峰带回去了。

乡政府不法人员用绳子把肖丕峰绑起来,嘴里塞上一块布,蒙上眼睛,又烧上热沙子,烧热以后,把他倒背着手用绳子捆在床头上,跪在热沙子里,然后抓了一只壁虎塞到他的裤子里,继续進行折磨。

过了四天四夜,绳子都长在肉里面去了。他们又把肖丕峰捆在树上,用棍子打,打完后才把他放回家。刚待了一个月,乡政府、派出所、村里的书记和村长就又非法把他抓了回去,非法关押到秋沟劳教所迫害了两三个月,又劫持到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肖丕峰。过了几个月他又被转回秋沟劳教所。

秋沟劳教所恶警也用电棍电肖丕峰,把他的脖子都电黑了,恶警们又给他施加各种酷刑,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当时在场人员有他的亲属和新的村长和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