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心性维护法 弥补过失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1997年的3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同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那时我刚从单位退休,觉得没事干,就看起大法书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看书我就想睡觉,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一连看了两个月,还没看完。后来那位功友又来到我家,他告诉我说,我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师父在给我净化大脑,所以看书时才会犯困。他要我一定要打起精神来把书看完,还要多看,快看。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人家一天最少看一讲呢!他建议我到他家听师父讲法录音。于是我就和老伴听法去了。在听的过程当中,我一会儿跑到这屋,一会儿又跑到那屋,老坐不下,心里很激动,但是老师讲的法一直在往脑子里打,都听進去了。

回家的路上,我和老伴骑车子来到了东风桥的十字路口上,正好赶上红灯,就停下车来了,可后面紧跟着一辆三轮车正撞上老伴的自行车,把车的后尾灯给撞了下来。他就和人家吵了起来,我就说快算了吧,不就是尾灯吗,再说有没有都无所谓。他不听非叫人家给买个不可,我说你刚听了大法,这不是师父在考验你的心性吗?这时我心里想起师父讲的法,“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为了名、利跟人家去争去斗,他的功能长吗?根本就长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这个原因。”(《转法轮》),我没理他,自己就回家去了。

从得法以来,我就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炼功学法从不间断,真是达到了一身轻的感觉,干活从来不觉得累。

江氏集团出于对大法和师父的妒忌,长期以来就指使它的喽罗罗干、何祚庥对大法弟子寻衅闹事。99年在天津打我们的学员,并关押大法弟子,大法遭到迫害,师父遭了诬陷,在不公的对待下,99年4.25号,我们大法弟子集体上省委济南上访,但没结果。99年的7.20,江氏集团更加疯狂的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诬蔑诋毁大法,邪恶宣传铺天盖地。

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1999年7月22号我到北京上访,结果在火车站就叫恶警绑架到了潍坊风筝博物馆。到那里一看,恶警已经抓了很多人了,陆续的又送来了一些,屋里坐满了。但学员们自觉的排得整整齐齐,并开始炼功打坐。晚上7点多,屋里的灯亮了,警察分两队站在两边。正在这时,许多人的天目开了,有的弟子看到师父在莲花上站着;有的看到满屋都是法轮在转。我们的心都非常的激动。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这时恶警开始叫各单位来认领,第一个就点到了我。后来让家人来接人,有的家人又拉又拽,乱成一团。有的家人是政府的干部,他们透露消息说再不走,明天就要定性了,要抓人了。一直到了夜里两点多大家才回家。

第二次上访是1999年的11月份。我和一位功友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就被恶警叫住了。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俩回答“是”,恶警就硬把我俩推上了警车,拉到了省驻京办事处。登记时问我们是干什么来的,我告诉它们,我是来护法的。它们把我们十几人关到了一间屋子里。当恶警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时,我就是想不起来了,也没有告诉他们。就这样我带着手铐被关了六天。到了第七天上,有一辆潍坊四棉的车来驻京办押送功友,恶警就对我说,你也跟着一块回去吧,反正都是潍坊的,就这样一块拉到了广文派出所,在派出所里登记时,本来在任何时候都不能配合邪恶的,可我悟错了,好像是应该说真话,我说出单位。不一会儿,厂长和保卫科长来领人,把我拉到厂院子里,恶狠狠的朝着我叫嚣起来:你就坐在院子里!11月份的天气已冷,我心里默念师父的《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就这样在院子里坐了两个多小时。那时心里装着法,根本不觉得冷,反而更加暖和了。

第二天在提问我时,我执著心往外翻,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我被抄了家,还罚款10000元。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由于我执著利的心太重,没过好关,也就是明知故犯。回家后我的脚就开始痛,痛得我晚上睡不着觉。一个星期后,才渐渐的不痛了。我还坚持炼功、学法,一打坐我就哭,心想师父还管我吗?家里人也都来磨我,不让我炼,我就硬要炼。晚上做梦都在屎坑里、天天做梦和屎打交道,心里简直是难受极了。

通过和功友切磋,2000年的3月份又走到了北京天安门。我被恶警带到了北京办事处,单位保卫科又把我接回了单位,拘留了半个月。期满出来的时候要签字,我顺从了邪恶签了“没意见”。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这不是又随和了邪恶吗?是坚决不能签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也不行。认识到这点,我又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写所做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之后,我便和两个同修天天去讲清真象,有时发,有时贴,有时讲,已经四个年头过来了。有一次我自己到居委会发真象,下午两点半居委会正在开会,我是拿着“一个公安干警的自述”的真象传单進去的,当时我的心态很正,没有一点害怕的想法,一人一张的就发给了他们,结果区书记就把我发的都收起来了,放在抽屉里了,而且还对我说,你还奇大胆,你知道这是犯法吗?我说我不知道,我没犯法,我是叫你们知道大法好,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书记又问我,你去过北京吗?你家在哪座楼上?我很坦然的说,我就住在对面,你有事找我就行,她又问我说:你知道那些上北京的要劳教3年吗?我说我不承认这些,大法是受到迫害的,师父遭到了诽谤这是不公的,所以我们上访没错。最后书记说:“你眼里还有俺居委会?”我说:“你们是一级政府吗?更应该叫你们知道我们是受迫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我说“没事我走啦!”

师父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不能再落下了,一定跟师父早日回家!师父在呼唤着我们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