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经历了五年的迫害,五年的风雨,大陆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不动,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坚定的走过来了。迫害中,大法弟子坚定的维护着大法,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世人,开创着给后人留下参照的路,锻炼、造就了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的整体,大法弟子越来越成熟了。

以下是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迫害的开始是讲真象的开始

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全面开始。一时黑云压顶,江集团开动了全部宣传系统,对大法和师父進行全面构陷,谣言铺天盖地。昔日深得人心的大法蒙难。震惊之余我冷静的回忆,三年多来的亲身体验和身心的变化,使我坚信大法是好的,是正的。我仍然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到各处散发真象资料,向世人讲清真象,抵制迫害。大法含冤无处伸,于是我在2000年国庆节去北京证实大法,但在旅馆被劫持,送回当地派出所。年底被骗到学习班,关押40天强制洗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对师父没有做到坚信,放不下人的执著,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大法弟子的耻辱,我深深的痛悔。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改正的机会,我写了严正声明上网,在以后的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做真象的主要方式是发放真象资料,张贴正法标语和真象资料、照片,有时挂条幅、横幅等。开始面对面讲真象,只局限在亲朋好友及家人这个小范围内,读了师父的“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新经文后,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救度众生的紧迫,于是我按照师尊的教导,加大了面对面讲真象的力度,“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二、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对象

我从北京回来之后,逢年过节、敏感日,派出所不是打电话就是登门骚扰,我对他们产生了厌恶之心,把他们排斥在讲真象救度之外,认为他们不可救度。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是旧势力在操控黑手烂鬼控制着人在对大法犯罪,他们是旧势力的作恶工具,也是受害者,应该善待他们,给他们讲清真象,让他们不要助纣为虐。此后,见到他们我就先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们明白的那一面起作用,并正告他们:这个好人我是当定了,谁也改变不了。然后我再找机会给他们讲真象。

当我这样做时,他们或者不作声,或者表白自己干这份工作也很无奈。十六大前,派出所片警又到我家让我写保证书,说其他学员都写了,最后才到我家。我说:我一个字也不写,我不能一错再错。你可知道人在违背良心时去说、去做一件事是多么的痛苦。保证书是人做错了事,写个保证下次不做了;我没做错事,相反我在做最好的事,让人从谎言中走出来,争取应有的权利。世人现在都清醒了,你也赶快了解真象吧。

我接着举例说:我的同学到海边旅游遇到一警察也去旅游,在没有人问的情况下,他伸出大拇指说,我干了两年多的法轮功的工作了,炼法轮功的个个了不起。还有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使劳教所的警察都落泪。你知这是为什么吗?她说:“他被感动了。”我说:“对,现在的人能轻易的被感动吗?”她沉默了,起身说了声“我走了。”

三、讲真象证实法中感悟大法的威力

有一次,我给一大学教授讲真象,从大法的洪传,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到天安门自焚案,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其间我给他背了师父的《淘》和《法正人间预》两篇经文。他很感动的说:“你们老师讲的真好,你的思想境界这么高啊!现在还不行,将来我也要炼法轮功。”

过后我想,我这次怎么讲的这么好,我自己都被感动了。我清楚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我感谢师父给我加持,更为世人的得救而高兴。

又一次,我和同修在牌坊下避雨,一陈姓男士也来避雨,相让之下我们发现他腿脚不方便,便问:你的腿是否受伤了?他说骑车撞的,在为此休假。我们告诉他: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福报的,你的腿很快会好的,并开始给他讲真象。他很耐心的听着,说:这些我都知道,我看的光碟上都有,××党造谣,迫害法轮大法没有好下场。还说今天咱仨在这里见面也是缘分,这是师父赐给的。一股暖流通遍我的全身,他讲的何等的好啊!我哽咽了一时说不上话来。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分手时我们又送他真象和光碟,他十分珍惜的放進口袋里。

四、放下人心添正念 讲真象畅通无阻

一段时间,半月刊上经常刊登有关讲真象的安全问题,对照自己也出现过一些类似问题:如发真象资料时虽然也发正念,但我心态不稳,怕心时时往出冒,有时事情还没有做先想到出现问题怎么办,怎么应付,正念不足。因此,做起来感到有些强为和负担。学法后我认识到,这是学法少或不能静心学法、正念不足造成的。

我认真学习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念除黑手》等经文,坚定正念,正念正行,告诉自己任何情况下,发真象资料前要先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好最正的事,排除一切干扰,让我所到之处的众生都得救度。”结果每次做起来得心应手。一次,我在居民楼发真象材料,上楼时两位老太太在楼道里坐着,发完楼上下来时她们都進了屋,我一户不落的全发到了。又一次,我走進铁路局宿舍,很长一排楼有七、八个单元,门口乘凉的人较多。我发正念让他们都回家。当我发完第一个单元出来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了,真是正念显神威。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有时同修提醒我,什么时候风声紧了,就暂停一下。我说,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松与紧,只要做到师父说的用智慧与理智去讲真象就没有问题。怕心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救度众生的责任和慈悲。

五、正法修炼中时刻保持整体无漏意识

一次和同修交流,她脱口说了我一大堆的不是,特别把我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翻出来,说这话一直压在她心里,给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而我却一点也不知道,心里感到莫大的冤屈。

谈话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不能让邪恶钻空子,这是我们有漏。否则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交流,为什么今天才讲出来?我虽然讲明白了这是误解,她也承认自己考虑的太多,但她对我冷淡了。

我抓紧学法向内找,发现我说那句话的口气容易让人误解。改日我找到同修说:同修啊,我们放下这些人心吧。邪恶在眼睁睁的盯着我们找可钻的空子,我们这些漏不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吗?我们的漏不也是整体的漏嘛!

化解了矛盾,我们讲真象配合的很好。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同修之间应该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多一些支持和帮助,无论是认识的不同和矛盾,都能通过学法和切磋达到共识,“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在证实大法中圆容着大法,才能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

六、正法修炼中以法为师 识破假经文

2003年的一天,同修告诉我:第十讲发表了,可好了,这才是真经呢,就是没有署名和日期。我脱口而出“是假的。”1,师父在各地的讲法都是《转法轮》里的内容,师父讲的就是这一个法;2,师父以前的讲法不都是真经吗?3,师父曾明确讲过,师父的经文都有署名和日期。

我处理了假经文后,通知其他同修不要再传、再看。由此回想起99年7.20后,师父一段时间没有讲法,邪恶之徒被操纵着编造假经文乱法。

一次一同修给我一篇手抄经文让我识别真假,我看后认为完全是违背大法法理的,而且语气上和师父讲法有根本的区别,我们当时就烧掉了。但邪恶烂鬼不甘心灭亡,我刚進卫生间,一白色、手掌大小、上面布满血丝,有一条细长尾巴的东西从我右手背顺胳膊爬到头上死死的扣在右半头上。当时我很冷静,意识到这是假经文里的附体,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你吓不倒我,你是假的就真不了。”话音刚落,“唰”一下从肩头上逃走了。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师父最近讲:“在讲清真象的同时,要重视学法,不要再看、再传邪恶利用学法差的、人心重的学员流传的乱法烂鬼的假经文,保持正念正行,头脑清醒,理智的全面救度世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们要听师父的话,走正自己的路。

七、做好三件事,抓紧全面救度世人

正法洪势由快速到师父讲的急速推進,我们讲真象救度众生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

我更感到时间的紧迫和救度众生责任的重大;除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安排好生活外,全身心的投入到讲真象、救度众生中去。我在发放每一份真象资料时心中会升起无量慈悲:众生啊!清醒吧!门开了,我会把真象递到他的手中,告诉他: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无论在集市、街道,所到之处接过真象的人们会发自内心的道声“谢谢!” 一次,我发真象资料时和一个30多岁的妇女碰个对面,她问我发的是什么,我说:“好东西你看看吧。” 她一直追问什么内容的,我说“法轮功的。”她激动的说:“好长时间见不到真象资料了,太好了。我们楼上都知道法轮功好,都想学,就是找不到你们。”这时我脑子里一下出现了师父的话:“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先送去了教功碟和近期的真象资料,又送去了《转法轮》,并定好了教功时间。谈话中我得知她是这个楼的楼长。有多少众生又有希望得救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也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最后,我们共同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但是你们得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呀!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