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人们传送“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得法前,我被多种疾病缠身,浑身总是不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不管丈夫和孩子如何照顾,也无法排解我心中的苦闷,总觉得活着就是苦,就是累。

1997年年末,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转法轮》。学法炼功后,我不但身体康壮起来,还找到了人生返本归真的路,这下我感到了生活的美好,生命的可贵。

1999年7.20,大法遭到无理的镇压,从城市到农村,到处是阴风恶浪。得法一年多,从中收益无穷的我,内心感到凄苦,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为啥要迫害这么好的功法?我很痛苦。我向我的同事和领导反复的说,告诉他们电视报纸上对法轮功的说法都是瞎编的,没有一件是真事,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

2001年4月,单位把我弄到乡派出所,在压力下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和思想汇报,做了一个大法学员不该做的事情。

当自己违心的顺从邪恶后,内心的痛楚,比别人打我骂我还难受,心象被刀剜一样。痛苦中我悟到应该加倍的学法,靠师父的法撑起我的正念。7月我郑重的向明慧发表了我的声明,同时我又到单位向领导声明:以前在压力下违心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领导一听急了,先是和我谈话,我就向他讲我的修炼体会,讲大法的真象。后来他们以停发工资、党内除名、定期派人到我家骚扰等非法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我对自己说: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也动摇不了我,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要坚定的走到底。

一次,我县召开法会,共有近百人参加。这是自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地区召开的第一次法会。当同修通知我时,我就决定去,可真要去时,怕心上来了。我知道这是不好的因素妄图阻止我去与同修交流。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的法坚定了我的正念。我坚定的走出了家门,心里默念着《威德》和正法口诀,真正的感受到了正念的力量,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有一次派出所的人翻墙来到我家院里,叫我给他们打开房门。我隔着门给他们讲真象,并指责他们这样私闯民宅是违法的。他们没办法只好说:“大姐,我们不打扰你了,那你开开大门,让我们出去啊!”我说:“你们怎么進来的怎么出去。”他们只好灰溜溜的又翻墙出去了。

单位不给我开工资,我想这正是我向他们讲真象的机会,我就隔几天上单位去一次。有一次我刚進屋,单位领导就给派出所挂了电话。不一会就来了几个警察,進屋就架住我的胳膊,往外走。我一点怕心都没有,心想:到派出所和警察讲真象去。当时正是上午8点多钟,上班时间。我就大声的喊:大家快来看哪,我炼法轮功,他们扣发我的工资,我来要工资,他们竟叫来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我,我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就是好!就这样我从三楼一直喊到一楼。

到派出所,我又向所长揭露迫害真象,讲大法在世界各地洪传,为人造福,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好人。所长听后,很客气的给我倒水,安慰我,最后用车把我送回去。通过我不断的讲真象,单位把停发了15个月的工资补发给了我。这期间我单位又换了新领导,我又主动上门,自我介绍然后我说:“我最想对您说的话就是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连忙点头说:“好,好。”

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象,我把自己接触的每一个人,都作为讲真象的对象,向人们传送“法轮大法好!”的信息。在讲真象中也有没做好的地方,有时自身也受到过一些不利因素的干扰。所以要多学法,学好法。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发表后,我更感时间的紧迫,责任的重大。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更要精進、再精進,“神路不算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