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误解大法到亲身体会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我是一名刚刚踏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经过长时间思想斗争,我决定提起笔,向世人讲清真象,还法轮大法师父一个清白,还法轮大法一个清白。

像许多新时代的大学生一样,像许多热血青年一样,对于××党的一切所作所为,虽然曾怀疑过,也曾对国家出现的一切不合理的现象愤愤不平过,但是,我们始终是最拥护国家、最爱国的一群知识青年。我们为别的国家攻击社会主义不好时而义愤填膺,我们为大使馆被炸而抱不平,为死难人员悲伤哀悼。为中国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而耻辱,为香港回归而欢呼,也期待着台湾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我们为奥运会上中国获得的每一块金牌而激动不已,为中国男足能进世界杯兴奋的几夜未眠。然而,我们更为国内不好的现象而难受,我们期待一个更加美好的充满自由和平的国家。

当电视上对那些贪官污吏曝光时,我们真的很气愤,在我们心中这么美好的国家怎么还会存在这么腐败的现象?我们不敢也不愿相信。

当我们在象牙塔里努力学习时,电视、杂志开始大肆造谣污蔑法轮功:自焚、杀人、自我解剖,生病不吃药……一时间全国轰炸开了,学校里到处都是那些惨不忍睹的图片,对于我们这些崇尚科学的大学生来说,当时真的为中国还有这样一批愚昧无知的人民而感到悲哀,对那些修炼大法的人充满了仇恨与同情,而对那些造谣诽谤的明显疑点却没有深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修炼?为什么在那些自焚、杀人、解剖的事件在之前从未听说过?难道都是约好同一时间举行的吗?我们也经常有政治学习,学校开始让我们按照书上、电视上说的去诽谤大法。然而我们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过任何一本大法的书,也总是带着一个疑问,为什么那么多高级知识分子也修炼呢?我们想搞清楚但又很怕。

我在大学的第一年就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他在遥远的南方,我们之间的爱情通过电话与书信维持着,但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我今生要跟定他。我从未想过我们的爱情会跟法轮功联系在一起。在我们相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01年暑假的一天,他告诉我他是炼法轮功的,我立刻被惊恐和排斥占据了整个心灵,尽管他说他炼了好几年,他家里也有好多人炼,他告诉我炼功的都是好人,尽管我也知道他确实是个好人,不抽烟、不赌博、不乱交女朋友,但我还是像疯也似的逼他,让他在大法和我之间做一个选择。我的头脑里全是那些自焚的画面,我甚至怕万一跟他在一起了,如果他生病了不吃药怎么办?如果他做了傻事我该怎么办啊?他说电视上的是假的。我根本听不进去他的任何解释,只有一个念头,觉得我们两年的爱情要从此结束了。当他说大法他不会放弃,他也不会放弃我,因为大法让他做个好人,不可以滥交女友。我真的头脑一片空白,认为他是中毒太深,转而我又开始嫉妒大法。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无限的痛苦与懊悔中度过,我是那样的放不下,当我试图原谅他,头脑中就立刻闪出他是炼法轮功的。最终,我还是选择跟他继续交往,但从此我们避开这个话题。偶尔,我也会旁敲侧击的暗示他,让他停止修炼。对于我偶尔的步步相逼,他选择了沉默,我知道他想用他的慈悲善良感化我,但我还是一意孤行,但从此我也会帮大法说好话,开始不信那些造谣报导,当别人诽谤大法时,我心里感到难受。

我对他也越来越依赖,越来越觉得他是不可多得的好人,今生非他不嫁。今年我顺利的大学毕业。在我毕业回家的那天,他也从遥远的南方来到我家。短短几天的相处赢得了我爸妈的欢心,他们很放心把我这个宝贝女儿交给他。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经历了好多困难,每一次的长途跋涉都让我累得几乎虚脱。我们终于有了安稳的落脚点,都如愿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此时我们还是尽量避免谈大法的事。我希望平淡快乐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我工作一个月后,单位体检,我因为身体不合格被辞退了。当我哭着把一切告诉男友时,他没有因为我有病而不理我,并没有怕传染而疏远我。而他只是笑了笑说,回去炼功吧,没事的,不要哭了。

我得的病虽然不是很重,但是很难根治。我想可能真的大法能救我,于是回家开始看真象光碟,此时才如梦初醒,原来中央台也可以做假,原来白的可以被说成黑的,原来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是被这样迫害的,原来中国人可以残忍到这样迫害自己的同胞兄弟,原来……中央台的断章取义,造假欺骗了多少善良的中国人啊!

我的心里是那样的矛盾,我也开始思考。我开始听李老师的广州讲法,试图用听来的那些诽谤来反驳,因为我不想对国家失望。但我仔细的听着,老师的讲法是那样的无懈可击,句句真理。我真的为大法不平,为大法弟子不平,为那些被利用者和帮凶感到悲哀。

因为受现在的科学毒害之深,受诽谤宣传毒害之重,我在第一个月的学法炼功中,开始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后来我的身体一切不适都被老师调整了。我再也不怀疑大法了,因为在炼功学法中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看到了周围炼功人的一切举止。我也要努力学法,严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我也知道了,迫害大法是江泽民因嫉妒造成的。一个人为了权威,为了所谓的地位,不惜动用国库的四分之一,进行令人发指的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无数的中国人就像我一样并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而这确确实实在今天的中国发生了,其残暴程度远远超过“文化大革命”。我今天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并没有反党、反国家,也没有要参与政治,只是希望用我的所见所闻唤醒每一个中国人的良知,希望大家都能像我一样不要再错下去,不要再相信那些谣言。请你去了解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法轮功!切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