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六旬老人的血泪控诉:遭毒打、喷高压水、被活埋数小时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我叫马桂珍,今年63岁,是山东潍坊昌邑围子镇东丁村农民。1998年1月我有幸学炼法轮大法,短时间内身体十几种疾病全部消失,几十年的药罐子扔掉了,真正体验到了没病一身轻的舒服。现在的我生活能自理,能看孩子,还能下地干活,比较重的活也能帮老伴干了,真的是身心都受益匪浅。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是大法使我真正明白了人生在世的意义。

1999年7月20日,邪恶之首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心,对学炼法轮功的人采用了残酷的血腥镇压,造谣污蔑,残害善良,迫害无辜,毫无人性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为此我用我的血和泪控诉迫害我的所有邪恶之徒,让世人明白真象。

自99年7月20日至今,我被昌邑“610”邪恶头子陈晓东及围子镇派出所恶人徐言喜等共非法抓捕十四次,曾经二次被送昌乐劳教所(因身体不好没送下),二次送潍坊610办的洗脑班,二次被围子镇派出所非法拘留各15天,二次被昌邑拘留所非法拘留共30天,二次被昌邑看守所非法拘留共60天等,共非法抄家二十多次,曾被围子镇派出所邪恶之徒用深坑活埋至齐腰以上4个多小时,当时的疼痛、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现场有很多人围观。我还曾被610头子陈晓东及派出所一伙邪恶之徒打昏又用凉水浇醒多次,它们用脚踩手指,烟头烧,高压水喷多次,现在我的身体上还有被它们毒打后的伤痕。

2004年1月8日上午,我在二甲村路边向修路的几位妇女讲述着真象,被围子镇派出所恶徒徐言喜等人碰见,它们不由分说,对我一阵拳打脚踢,一个使劲扭我的胳膊,一个用力揪着我的头发,强行往警车上拖,我不上车,恶警徐言喜用膝盖用力猛顶我的胸部,并揪着我的头发往车上撞,另一个恶警用力往后扭我的胳膊,我的头被撞的肿大了,胳膊青紫,一时被它们打得我看不清了方向,这时出于本能的自卫,我用牙咬住恶人徐言喜的衣服袖子,失去人性的它一拳给我打掉了三颗牙,我满口血流不止,我的衣服前胸被血浸湿了,一时没有了力气,它们硬把我拖上了车,拉到围子派出所扔在地上,我早已昏迷不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过来,610邪恶头子陈晓东及派出所的恶警逐个审问我,问真象材料哪来的,我说拣来的,接着讲真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教人做好人,事事处处按照‘真善忍’做,我们没有错,你们不要继续替那邪恶之首江泽民卖命,赶快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人下场是可悲的。”又过来一恶警审问我,我还是重复着上述的话。傍晚他们让我回家,我被它们折磨的不能走,他们打电话通知我老伴来接,老伴对恶警陈晓东说:“你们今天又抄了我家是违法的,你们明知道她多病的身体就是炼法轮功好的,可又把她抓去了。”老伴没来,它们又通知我儿子,儿子说我在外地不能去,他们亲自把我儿媳接来,儿媳对它们说:“她这么大岁数了,你们明知道她身上那么多要命的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对她又抓又打,你们还是人吗?”一个恶警说,我们再也不抓她了,快走吧!

抓我的当天,以610邪恶头子为首的一伙打手和恶警徐言喜(男,40多岁,5年来一直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之一)、朱建涛(男,20多岁,围子镇韩家巷农民)、丁洪江(男,54岁,村委书记)等共6人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的所有大法书籍全部抄走了。

人们亲眼目睹了我被江泽民培养的打手们残酷迫害,我的一件血衣和三颗牙齿使不明真象的人们惊呆了,清醒了。我不断讲述着以江泽民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使更多的人们明白真象了。

在此我诚心告诉所有善良的人,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有六十多个国家的1亿多人在学炼并获得120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褒奖,同时我也忠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们,邪恶之首江泽民及其帮凶已被世界多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各国法庭和海牙国际法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残害善良天理不容,正义定能战胜邪恶。

恶人:陈晓东 7212226-528(宅电) 13011652896(手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