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内部资料自曝犯罪伎俩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2001年我在丰台看守所看了一本书,是司法警察的内部资料。里面总结介绍大量针对法轮功的迫害经验,充斥侮蔑法轮大法和师父的言词。

我硬着头皮把它看了一遍又一遍,目地是想弄清江氏流氓集团和610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手段。

书中首先摘抄了一些法律法规以及针对法轮功的一些行政恶令。包括:公安部六条,民政部公告,劳动人事部文件等等。然后是公检法司对研究会工作人员李昌、王治文、纪烈武、姚洁,还有李小兵、李小妹等人的案例分析,包括:起诉书、判决书、辩护词等。然后是公检法司以及市委的“总结”。之后是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和北京市劳教局的邀功报告,之后是罗列一些被迫和邪悟转化者的悔过书和决裂书。最后还有一部分内容是从心理学角度胡乱分析一通。

我看了之后触目惊心。北京市委政法委,610系统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当成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来搞。打着依法处理的幌子,其实根本不讲法律。

例如,为了整倒李昌、王治文、纪烈武、姚洁,它们分派了大量的警力,挑选了北京市所谓的检察官和法官,分兵多路一日千里的去凑“证据”。监视居住的守卫人员随时汇报研究会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甚至丝毫的情绪反映,不务正业的所谓的心理学家们对每个人随时進行细致的心理分析和出谋划策。每天公检法司都把自己的工作汇报给政法委610。

经过4个多月的忙碌构陷,它们认为“证据”充足,定罪万无一失了,才派律师给四个人做辩护。在审判前,法官先预演一下审判过程,筹谋出现各种突发事件怎么办?四个人在法庭上闹庭怎么办?不认罪怎么办?等等一切都万无一失了,才突然公布开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严密的防护下开了庭,不允许群众旁听,只是象征性的找来几个人的家属到庭,事先还给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

“审判”后,四个人都被判了重罪。公检法司“完成”了“党”交给它们的任务。其实是打着法律的幌子陷害无辜。

“胜利”之后是邀功和表功。邀功主要是描述各自为审判日夜劳作之苦;表功主要是赞扬市委,歌颂党。

我之所以感到吃惊,是因为我看到这场审判并非是由证据推断罪,而是先定罪后搜罗证据,正应那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为可怕的是,所谓的法官不是真正依法断案,而是按指示完成市委交给的任务。

大家可以想象研究会四个人承受的身心压力有多大。

北京监狱管理局和劳教局汇报了它们的“斗争经验”。最初的时候,狱警和劳教警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没办法,它们很恼火,经常施暴也不能使法轮功学员服从。后来它们组织了所谓的专家对它们指导,采用隔离包夹,各个击破的策略。把法轮功学员散分在各队,两个普教或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经过心理学家挨个测评,它们先找比较脆弱的学员進行集中兵力攻心,或用所谓的法律制裁恐吓,或用工作利益威胁,或用亲情家庭诱惑……各种手段都用,当然也有体罚,但书里没细写。不管使用哪种方法使大法学员妥协了,都成了它们的功绩,为“党”立了一功。它们发现有的人一旦被转化之后,就成了它们手中的利器,所以它们不惜一切代价攻心。那期间江氏流氓集团给劳教法轮功大队投放了大额的人力物力。

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吃的苦是相当大的。一旦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走向邪悟,就成了祸乱同修的工具。那一年劳教警和监狱警很狂妄,书中介绍,团河劳教所首先找到了犯罪方法,把经验介绍到新安。后来它的经验写成劳教课本,向全国的劳教所推广。

书中谈到了一个叫刘天君的歹徒,说他是什么气功心理学家。谢宇峰就是被它给欺骗的。当时谢宇峰绝食100多天,外界声援,源源不断。劳教所压力很大,干警们束手无策,请来了刘天君,他发现谢宇峰对气功理论很感兴趣这一弱点,就与他大谈气功,与谢宇峰交上“朋友”,谢宇峰对他越来越相信,最后被他引上邪悟。在转化谢宇峰这件事上,刘天君出了名,成了江氏流氓集团的打手。他的肤浅气功歪理被写進教材中。

正象师父所说:一个政府被利用来耍流氓,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江氏流氓集团的伪装欺骗了多少善良的炼功人和不练功的群众!

这本书我印象很深,它使我看清了邪恶的流氓集团本来面目,促使我下定粉碎其转化方式的决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下,经过两年零四个月的艰苦历程,终于走出了万恶的劳教黑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