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虐杀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这是一位劳教人员自2002年致2004年在万家劳教所医院见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刘丽梅和付桂兰、依兰县大法弟子吴亚杰被迫害的经过。在劳教期间,该劳教人员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坚定信仰、证实法的决心,以及大法弟子是怎样用生命捍卫大法的,因此他毅然的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以下是他写的事情经过:

一、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被迫害死的经过

哈尔滨市香坊区大法弟子刘丽梅于2003年初被动力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后,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在第一看守所受到严重的迫害,出现肺结核晚期开放状态、生命垂危。就是这样邪恶的市610、动力区公、检、法仍不放人。在2003年7月17日转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在不符合住院的条件下,院方强行收院,继续疯狂迫害。

刘丽梅刚一入院,恶警队长刘亚芹就采取隔离、监控等邪恶手段。不许她和别的法轮功学员接触。然而大法弟子刘丽梅并没有被他们的恐怖所吓倒,而且坚持发正念、讲真象,做到了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2003年7月18日恶警刘亚芹到刘丽梅所在的房要不法人员下的起诉书,说要看看起诉的内容。大法弟子刘丽梅说:“上面所写的内容都是邪恶所编造的谎言和莫须有的罪名。你看后对你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接下来刘丽梅又善意给她讲真象,讲法轮功好,镇压是错的,迫害的借口都是造谣。刘丽梅讲善恶终有报,不要因迫害大法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恶警刘亚芹不但不听而且还大声喊:“快把起诉书给我,说这些干什么?”说完气急败坏的走了。

同病室的人说:“你看人家法轮功都生命垂危了,而且每天被病魔折腾得生活不能自理,夜晚睡觉连独自翻身的力气都没有,还善意给恶警讲真象。”

世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看到了邪恶的疯狂。刘丽梅接着说:“你们不要相信电视上的造谣和诬陷,什么自焚、杀子女都是假的,目地是想把法轮功打压下去。结果怎么样,现在法轮功在海外有六十多国家的人都在炼。”接着她把迫害真象给病友们讲了一遍。

刘丽梅每天被迫接受院方的治疗方案,忍受着邪恶之徒对她身心和肉体的折磨,在她身上无休止的点滴。后来刘丽梅身上出现过敏状态,但她没有跟恶警医生讲,以免不法人员加大迫害力度。

2003年8月1日下午1时,刘丽梅的爱人到病房来看望她(当时刘丽梅已不能行走,只能在床上见人),此场面是非常感人的,在场的人无不流泪。原本非常恩爱的夫妻因为邪恶的迫害,使夫妻无法团聚。

8月5日左右,刘丽梅出现便血、全身浮肿,生命出现危险。但邪恶的第一看守所、动力区公、检、法、市610仍不放人。8月7日第一看守所卫生所负责人和办案人到万家劳教所医院查看刘丽梅的病情,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了事,没有任何方案,也不放人。

8月9日万家医院通知家属刘丽梅病危。上午10时,刘丽梅的家人到医院看望了刘丽梅,也是最后一眼。刘丽梅的丈夫和12岁的女儿带着营养品看望刘丽梅时,邪恶之徒也没有放过对刘丽梅家人的迫害。恶警于方芳莉把年幼的孩子叫到管教室,采取欺骗和恐吓等手段强制孩子替妈妈写三书,还欺骗孩子说替妈妈写了三书就放妈妈回家。但孩子并没有相信邪恶的谎言,没有写三书。

2004年8月12日上午6:30,大法弟子刘丽梅离开了她所爱的亲人,年仅41岁。

二、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付桂兰被迫害死的经过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付桂兰,2002年5月和丈夫看孙子,在家小区内被绑架,不法人员将付桂兰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付桂兰爱人当时情况不详。

付桂兰生前照片

到看守所不久,付桂兰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依然坚持讲真象。每天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在残酷的迫害下,付桂兰的身体非常的虚弱,一度出现生命危险,于2002年9月20日左右转入万家劳教所医院。

万家劳教所医院环境十分恶劣。恶警刘亚芹经常骂大法弟子“你们怎么还不死”,病号区内不许法轮功学员走动、不许说话,不给法轮功学员开水喝,定时开门,定时上厕所,并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不屈服的就毒打、坐铁椅子

付桂兰由于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绝食3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根本不符合入院条件,但还是强行入院了。

付桂兰住院其间每天承受着恶警医生强行插管灌食三次和打点滴的折磨,还有恶警们辱骂。有一天恶警张梦华负责打点滴,找不到血管,就在手背和胳膊上乱扎,并强行在脚上扎针。付桂兰就这样每天遭受着插管灌食、无数次的打针等等非人的折磨。医院女监区给大法弟子灌玉米粥用的盆长时间的放在卫生间的门口,每天上厕所的人不计其数,都从这盆上迈来迈去。

付桂兰不屈服于邪恶,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讲真象。

付桂兰的身体被迫害得越来越虚弱。连续多天的插管灌食已把她折磨得筋疲力尽,生命一再出现危险,11月份的一天付桂兰昏死过去。

就这样不法人员们还不放过她,还继续给她打针。胳膊和双手到处都是血青色。恶人们反复折磨了她近一个小时,付桂兰从昏死状态中又醒了过来。

在2002年12月20日左右,付桂兰每天发高烧,恶警医生给她检查发现高烧39.2C,市610到万家医院观看恶警医生是如何插管灌食的,当时还毫无良知的骂高烧39.2C的付桂兰:“你身体比以前强多了,脸都红扑扑的,别装死了。”

几天后,大法弟子付桂兰于2002年12月29日在恶徒们疯狂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下离开了人世。

三、依兰县大法弟子吴亚杰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依兰县大法弟子吴亚杰被非法判教养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七大队强制“改造”,她绝食抗议迫害,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的。不法人员们强迫吴亚杰吃饭,吴亚杰不配合,恶警就强制她坐铁椅子,致使吴亚杰昏死。

吴亚杰被放下铁椅子后,仍不配合邪恶的插管灌食。不法人员们就把吴亚杰五花大绑的绑在床上,在她脸上乱打,打得她面部青肿。

吴亚杰没屈服恶徒们的迫害,并每次都善意的和他们讲真象。

2002年10月18日吴亚杰出现生命危险,于10月25日下午被依兰县610和单位接走,后来情况不明,是死是活没有消息。

在吴亚杰被接走后,恶警队长刘亚芹还欺骗其他大法弟子说是被七大队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