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裂刑、吊挂、塑料袋窒息等酷刑演示(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自1999年7.20以后,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历史上最邪恶、最流氓、最残酷的迫害,恶警与坏人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令人发指。下面这些图片是由一名亲身经历种种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演示的。由于条件有限,不能更真切的反映迫害现场的残酷场面和邪恶气氛。图片没能表现出来的,用文字补充说明。

(一)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县白鹿泉乡派出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用的一种酷刑

酷刑图片说明:

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墙上的铁环上,两臂拉直,整个人呈“十”字形。恶警还形容说象耶稣一样。然后用一根绳子一端套在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另一端固定在2米多远的地方,再由恶警踩绳子。那滋味就象“五马分尸”一样。两手腕被手铐铐到肉里,鲜血从腕部往下淌,不仅如此,两个女警察还用毛毛草划法轮功学员的耳部、面部,奇痛、奇痒,惨无人道。

(二)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

法轮功学员只要被绑架到万家劳教所,首先就是搜身。把人带到厕所里,恶警指使转化的人一件一件扒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发现经文、钱物等东西一律掠走。有一次,恶警赵余庆指使犯人白雪莲搜李玉华、马丽达等15名法轮功学员的身,搜出约400元钱,恶警赵余庆把钱全赏给白雪莲了,政匪一家的面目表现得淋漓尽致。搜完身后,接着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没人写,就强迫法轮功学员全蹲在40平方厘米的地板砖内,一人一块,不准出格,手背到后面,一动不许动,动就拳打脚踢或一顿臭骂,从早上5点蹲到半夜12点,几天下来,有的腿、脚被蹲得肿得不能走路,腰都伸不直,有的当场晕倒。这种酷刑叫“严码”。而且整天强迫看它们编制的污蔑法轮大法的影碟。更恶毒的是,每天24小时只排两次便,没有任何人性,如果还不写“三书”,就强迫坐“铁椅子”(一种酷刑刑具),并用电棍电,三、四个恶警一起电,火星乱窜。恶警仍达不到目地,就给“上大挂”,如图3所示(我们没有用床,演示的是用绳子“上大挂”的酷刑)。万家劳教所“上大挂”是两腕用两副手铐铐在一张上下铺的床上,脚尖点地,然后再往两边拽床,手铐都铐進肉里,痛苦极了。

“上大挂”酷刑

还不妥协的,恶警就用电棍长时间通电,到处乱电,法轮功学员的袜子、衣服被电棍电得象筛子一样。恶警姚福昌为万家劳教所的酷刑作对联:警绳电棍加铁椅 谁不转化送给你 横批是:蹲吊结合

在万家万家劳教所,还有更邪恶的酷刑:先暴打一顿,然后把法轮功学员锁在铁椅子上,鞋袜全脱,衣服脱到只剩裤头,从头顶浇凉水,然后拖到走廊窗口处打开窗户冷冻。哈尔滨冬天的夜晚零下30多度,寒风刺骨,一坐就是几天几夜,冻得人浑身发抖,鼻涕直流,连65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活冻死、冻残、冻伤。

万家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卢青山、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刘涛、周军、孙庆、张波、张砹辉、杨国红、王中华、王恩光、关杰、郭秋丽、霍书平等。

转化的“犹大”有:徐凤萍(尚志市人)、化风霞(哈尔滨人)、张桂琴(富裕县人)、陈静(哈尔滨人)。犯人:白雪莲、付丽娜、张桂云、陈玲玲等,迫害大法弟子,极其残酷。

(三)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

2001年,法轮功学员清莲(化名)被非法绑架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该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人员守则] 从墙上撕下来,被犯人孙晓菲报告给管教。恶警给清莲戴上手铐、脚镣套在一起的酷刑,只能每天24小时坐着,上厕所时站起来身体呈90度,小步挪到地方,在别人的帮助下才能方便。清莲绝食抗议,三天后才给取下手铐、脚镣,并用“灌食”方式進行迫害。警察指使犯人把清莲抬到一张大桌子上,由一群犯人及恶警按着一动不能动,然后用一个特制的钳子把嘴撬开,上腭被扎破,鲜血直流,它们根本就不管,再用一个直径约1.5厘米的胶管从嘴里插到胃里,再接一个塑料漏斗一样的东西,把两小盆玉米粥倒入胃里,一天两遍野蛮灌食。每次灌食,口淌着血,胶管上带着血,胃被胶管扎得剧痛。

(四)中国大陆一些邪恶的派出所、劳教所、610办公室等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使用的一种酷刑——“蒙塑料袋”(如图)

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后,锁在铁椅子上或者全身都捆绑上,不能挣扎,然后把不透气的塑料袋套在学员的头上,直到把人捂得脸发青或昏迷才取下。有的恶警用此邪恶的手段造成学员窒息而死。表面上没有任何损伤,警方对外声称心脏病突发死亡,来掩盖它们的罪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