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字不识的文盲到通读大法书的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31日】我是山东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大法弟子,1996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连识字班也没進的人,斗大的字也不认识一个。刚得法不久,在和同修一起学法时,大家一个一个的挨着读,我于是也捧着书,同修们读的很熟练,一开始我还能跟上,渐渐的就不行了,读着读着就找不着页数了。人家都读到50页了,我还在48页上找。这时我就急得出汗,越着急,越找不着地方,没办法也只有光是静静的听了。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我不识字,也就不难为我。我从小到这么大没盘过腿,单盘都还很吃力,更别说双盘,不过我下决心一定要盘上,结果就真的盘上了。我又下了决心,一定要自己读师父讲的宇宙大法。

丈夫在水泥厂上班,家里活很多,一双儿女还在上学。我白天就尽量的多干活,不牵扯丈夫的精力。他下班后,我就让他给我读《转法轮》听。在炼功点上,我跟同修一块读,在家里就让丈夫、儿子教我读。持之以恒,从不间断。女儿曾笑我说:“你要是能上学的话,最差也得是个大学生。”

1999年7月14日,坊子区有人诽谤大法,我和同修一块到潍坊市政府去上访。7月22日江××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参加7.14上访的同修都被叫到了镇政府。在那里,我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他们用一把笤帚打我,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直到笤帚打碎了,还说让我给买把新的,多么不讲理呀!我被打得两只胳膊全变成了紫黑色,我村的另一名女同修也受到了同样的对待,还把我们拘留了,然后让我们每人拿600元的罚款。镇干部让村干部叫家人送去,不送去就不让我们回家。

回到家后,领导的媳妇看到我的胳膊这种颜色,难过的哭了,而丈夫却再也不支持我了。为了揭露迫害的狠毒,我在街上有时就露出胳膊来给村里人看。可丈夫知道了嫌丢人,在家里也不给我读法了,我就试探着自己读,碰到不认识的字就问儿子。女儿怕我连累她上学,也跟我翻了脸,甚至连娘也不叫我了。这就是江××迫害种下的恶果,一家人都不象一家人了。别人对我的态度再怎么样,也动摇不了我修炼大法,我就是要读师父讲的大法。

有一次,我正认真的读书,忽然眼前金光闪闪,书上的字都变成了金色。我哭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从此我更加努力学法了。

说来真是神奇,不知不觉中,我能自己通读《转法轮》了,真象材料我也能看了。开始,我不愿意看交流材料,还是抱着常人的思想觉得看不懂。妹妹告诉我说:“你不看,怎么能跟上正法的進程呢?你能看《转法轮》,也一定能看这个。”果然,我真的看懂了,看到同修们的正念正行,我深受鼓舞。

就这样,我从一字不识的文盲,变成了能通读宇宙大法的幸福的人。我再也不埋怨母亲小时候不让我進学门了,母女的隔阂从此消除。

感谢师父,我此时的感激之情任何词汇都无法表达。

有时,晚上出来讲真象时,怕丈夫知道了不让,我就发正念,他睡熟之后再出来,每次都这样。随着正法洪势的向前推進,我悟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偷偷摸摸。于是,我就让他知道,结果他一看见吓得脸都变了色,我就发正念,铲除影响他的另外空间反对大法的邪恶因素,跟他讲真象,时间长了,丈夫慢慢的在变。

有一个阶段,他牙疼。这期间的有一天早上,他去上班的路上,看见有一真象条幅掉在地上,他就停下把条幅顺手挂在了树上。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牙不疼了。晚上回家来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你做了维护大法的事,得到了福报,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众神都在看着呢!

从此丈夫再也不反对我出去讲真象了。我要沿着师父指引的返本归真的大道,证实法、讲真象,一直不停的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