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风雨行 心中法更明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1997年6月,我的一位朋友给我一本书《转法轮》。我拿起书一看,书上的话句句是真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好书。我读完一遍,接着再一遍一遍的通读。深奥的法理吸引了我,使我放不下这本书了。从此以后我走上了修炼的路。我没修大法之前一身疾病:心脏、肾炎、高血压、妇科病,真是苦不堪言。我修炼大法以后这些疾病不翼而飞。从此以后我活更有意义了。明白人为什么活着。

1999年风云突变,真象天塌下来一样。电视、报纸,媒体诽谤伟大的师父,污蔑大法,抓捕大法弟子。那时我心里是非常压抑难受。这么好的功法,一夜之间被禁了,我是痛苦极了,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我明白,这是一部真法呀!我受益了。我知道这个功法好,我坚决不放弃,坚定修下去。当时就是这一念,使我坚持到今天。到2000年我悟到去北京证实法,但被人心的执著带动,半年也没动身。

2000年初我与另外两位老同修踏上去北京的路,全部扣留回来。在车上我悟到,出来就是证实法。不让我去北京,在车上我也得讲。好几个车警看着我们,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讲我修炼大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讲修炼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们不理我们。我突然嗓子火辣辣的,象冒火似的,从心底喊起“法轮大法好!”全车人都惊呆了,车警也不吱声、非常静。坐我对面车警说:“法轮大法好”,你别喊了。

下了车那两位老同修也喊起“法轮大法好!”他们让我在写好的保证书签字。我不签,家里人劝我,我也不签,后来家人给签字了,罚了一千元。回到家里压力更大了,家人都受谎言蒙蔽,丈夫骂我,女儿哭,妹妹说我,这个劝、那个劝,让我不炼了,我还是不动心,我就是炼。但是我打坐时腿疼,不象以前那么轻松。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我明白了:我错了,家里人签字也不行,修炼是严肃的。我马上写了严正声明。

2002年我看到《北美巡回讲法》,進一步明白了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明白了现在已经不是个人修炼问题,而是正法修炼。在这特殊历史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反复学习师父后期在国外的讲法,每天通读《转法轮》两讲,再学经文,特别是新经文,在国外的讲法;另外,还看明慧周刊;坚持发正念。半夜12点起不来,我就上闹钟,提前十分钟起床。

有一阶段真象资料供不上,我就用手写大法真象资料。上早市买菜,上江沿,上街,办事,参加婚礼,随时随地讲真象。因为我平时注重学法,心态正,真象讲的就好,听的人也接受。我内向,不爱说话,讲真象时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我心态不好时,碰到人也不开口,错过了很多机会,过后我很后悔。或许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啊!当我自己有执著不讲真象时,众生就不能得救,这是不小的损失啊。

记得印象最深有一件事,那是2003年12月冬天,刚下过雪很冷,白茫茫的,我顺着一条路走,碰到一名中年男子,推着自行车,车座上有一大捆草。我停下来了,主动和他打招呼,说:天这么冷,打这些草也不容易呀(看上去他家里不富裕)。我和善的跟他唠起来,后来向他讲起大法真象。从7.20,天安门自焚,又说到邪恶之首江××被国外法轮功不员在多国起诉,最后讲到修炼“真、善、忍,修心性,重德,怎么做人,做高尚的人,善恶有报等。大约谈了一个多小时,没觉得冷,他很愿意听。他说“真、善、忍”,三个字没有什么不好的。走时我对他说:告诉你家人,亲朋好友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会有美好的未来。他连连点头。分别时,不时的回过头来望着我,还说:什么时候能见面?我说:有缘一定能。他走了,我眼睛湿润了。众生多么渴望得救啊!我真为他高兴。

从2004年初,我开始背《转法轮》,以前有过这想法,通过看明慧周刊,那上面同修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下定决心背书,有这一念,随之干扰来了,晚上就开始发高烧39度。我悟到是黑手干扰,不让我背法。我决心已定就是要背,边发烧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我背书的一切邪恶黑手乱法烂鬼。第二天早上我就完全正常了。《洪吟(二)》我背完一遍了,现在背第二遍。我要把法都装在脑子里。

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时间很紧迫。我感到,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是给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重锤,让我们有责任感,紧迫感,抓紧救度世人。有的同修做的真好,学法扎实,心性好,真象讲的到位。比起同修我还差很远。找差距,比学比修,认真静心学法,讲清真象,跟上正法進程。

伟大的师父慈悲众生,为众生耗尽一切,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付出呢?放下人心,放下一切执著,用最纯净的心态讲真象。放下自我,无私无我,一切为了众生,用心去做,救度更多的世人。随着坚持学法和同修切磋交流,我心性得以升华,从法理上悟到很多,更加清醒明白大法弟子的使命。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水平有限,不妥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