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李洪志师父传法过程中的点滴故事(专辑2)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

  • 珍贵的回忆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一)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二)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三)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四)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五)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六)

  •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七)

  • 美好的回忆──沐浴法光

  • 武汉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

  • 师父慈悲 挥手间痴儿换新颜(图)

  • 珍贵的回忆

    文/五味子

    【明慧网2003年5月26日】我和杨姐都参加过法轮功学习班,课堂上李洪志师父说过:要为真正修炼的人净化身体。就在师父一挥手之间,许许多多真正放下心来学法轮功的学员立即感到一身轻松,我和杨姐都亲身感受到了师父的神力。

    杨姐曾患有严重的内、外痔和脱肛。俗话说“十人九痔”,对于痔疮的痛苦常常让人说不出口。那天听完课,只半小时的回家路程,她却进了两次厕所,肚痛且拉了不少的脓血样的东西。她想师父在课堂上说了,人生生世世造了许多业,欠了债就得还,所以自己也要承受一部分的。这就是自己应该还的业债。于是她全然没放在心上。真神!自那以后,她发现她的痔疮不药而愈了。以前什么消痔栓,什么枯痔疗法,只管用几天,个把月就不灵了,可是修炼法轮功后至今她再也没有受到痔疮的折磨了。

    我呢,修炼法轮功前,有许多的病痛,如:连续十几年断断续续患肺炎、并严重双侧支气管炎及支气管扩张,咳嗽咯血,以致有中度肺气肿,所以上稍有坡度的路就会气喘吁吁,加上肝胃肾下垂,经常腰腿发软、发酸,走几步路就想休息了。那个舌苔又厚又黄,真是食不知味。还有高血压、肾结石、腰椎肥大,颈椎增生,左肩周炎,心动过速,胆囊炎……身体非常虚弱,只好提前退休了。但是在师父轻轻挥手之下,第一堂课后就能自己步行回家了,既不气喘也不腿软,相反脚底就象装了弹簧似的,十分轻松,真正尝到了人没病的滋味。再以后上下七、八层楼都很轻松自如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是:我那又厚又黄又腻的舌苔在学习班的三天之内,看着它一块块脱得干干净净,自此至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厚舌苔状况,以前不能也不敢吃的生、冷、甜、酸食物全能吃了。胃口变得极佳。回想学功之前,曾吃了上百付中药未消舌苔,可是药一停,舌苔又是厚厚的了。

    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试想我们坐在礼堂里并未挨在师父身边,我们也未吃药打针,可是瞬间我们的病痛都消失了,那时候我们的悟性不高,对法的理解极肤浅,但是我们都深深感受到了神奇的力量,从此以后我们这两个高级知识分子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单我俩如此,我们周围还有许多神奇的事。譬如有一个王大伯,他患有肝吸虫病,就在李洪志师父叫我们“蹬右脚”时,他感到有东西从右侧脚底出去了,从此他的肝吸虫没了。还有一个吴大爷患了肾结石,修炼法轮功的那年夏天单位让他去疗养胜地,行前体检一照B超,结石没了,他逢人就说:你说神不神,我才参加法轮功学习班,我的结石就不翼而飞了!还有一个周阿姨,严重的双膝关节炎,让她痛苦不堪,可也是在“蹬左脚,蹬右脚”后,她说有东西从脚下出去了,从此再无关节痛,而且可以双盘几个小时。古奶奶、李阿姨身上的奇迹更神,一个八十多岁老人,她几乎是90度弓着背由亲属抬进学习班的,李老师只是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关节和双膝,叫她站起来走,她照着办了,结果马上就能如一个正常的人一样地行走了。

    奇迹不是每天都发生的,所以很多人难免感到很难相信。但当奇迹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时,叫人怎么能不信呢?亲身受益的人多半都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更多人的也能受益啊。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一)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讲法传功的法轮功学习班。在学习班上,大家的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其间我们经历了、了解了很多关于师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讲出来象传奇,但都是真实的。从中我们感受到我们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魔难。大恩不言谢,只有在自己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达到标准,一心向善,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1、真正的高师

    1992年,在山东冠县有一个练道家功的老太太,想拜更高的师父,自己将来好当气功师。她到处打听,后来参加了大法师父在冠县举办的学习班。

    第一节课,老太太听完觉得李洪志师父讲的简直是不可想象的高,一下课就跑来对师父说:“小伙子,说话不要那么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在这儿说大话,旁边可有高人听着呢!”(老太太天目能看见)师父笑而不答。

    第二节课师父一上来讲的就是天目,老太太一听更玄了,心想:“得!我算白说!”索性也就不说了,这样一直听下去,听完第九节课,老太太全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是在用小道的形式来衡量师父,而法轮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的,修得执著无一漏才是关键。老太太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高师,这才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上乘功法啊!

    2、师父冷宫救大道

    冠县法轮功学习班上有一位妇女,她的女儿叫小蕾,善良又漂亮,但却是个弱智孩子。一天下课送师父走,小蕾的妈妈让她跟老师说再见,小蕾说:“……我的师父在冰川里。”谁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以为是一个孩子在顺便说傻话。

    讲完课,师父要带随行的工作人员去灵岩寺看看,车开在半路上,师父做了个动作。随后出现了一位道长,身穿紫色道袍,白色长髯飘散在胸前,手拿拂尘在路边盘腿打坐。小蕾的妈妈以为是来接他们的,师父说:“不是来接咱们的,是我把小蕾的师父救出来了。他的师父不是在冰川里,而是在冷宫里。”这时,大家才明白小蕾也不是个普通的孩子,是为救她的师父转生来的。

    妈妈回家时,小蕾忽然对她妈妈说:“妈妈,妈妈,你可真是我的好妈妈。”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二)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4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讲法传功的法轮功学习班。在学习班上,大家的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其间我们经历了、了解了很多关于师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讲出来象传奇,但都是真实的。从中我们感受到我们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魔难。大恩不言谢,只有在自己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达到标准,一心向善,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3、土地神为师送水

    李洪志师父一行开始上山时,忽然来了一位妇女,头蒙白布,提着一壶水,一句话也不说,就跟在大家的后面。随行的人问她是不是卖水的,她还是不说。随行人员想帮她提水,但这水她谁也不给,只给师父喝。就这样跟了一路,下山后这位妇女又不知不觉消失了。师父告诉大家,这是本山的土地神。

    4、被师父拍了一下就明白了

    1993年,一位早期的北京法轮功弟子因为学炼法轮功,他妻子非要和他离婚。一天,他与师父一起吃饭,边吃边低头沉思,“要是因为炼功离婚了怎么办?”正想着,师父走过来,一拍他的肩膀,他立刻觉得什么都明白了,心里豁然开朗。

    后来师父在课上讲:“有人因为炼功,两口子干得都要离婚了。很多人都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其实是怎么回事?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转法轮》“业力的转化”)

    5、不求治“病”,反而好了

    某学员参加了北京第十三期学习班。课上,师父告诉大家法轮功不是用来治病的。

    但该学员可是带着治病的目地来的。她以前炼其它功得了癔病(蛇附体),她没对师父说。她不甘心,在学习班下课的时候她趴在桌子上不走,心想:我就趴这儿不走,看你(师父)到底给不给我治(病)。以为这样师父就会来问她的病。但师父没理她就走了。

    再上课师父说:“有人趴在桌子上不走,等着我治她的病。”“你要是不要那坏东西我就能给你清理。”

    她后来慢慢听明白了师父讲的一些道理,心里说:“我不要这个坏东西(蛇附体)。”师父没有动手给她治什么病,她的病却好了。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三)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5日】

    6.“把法轮都练变形了!”

    1993年底,李洪志师父在北京二炮礼堂办学习班,张立英去参加了。

    她座位旁边有一位小伙子,一看到她就说她的腿做过手术。她很奇怪:这只是一个多年以前的小手术,她又穿着很厚的裤子,他是怎么知道的,一问原来他早就练其它气功开了天目。

    上课时,小伙子经常告诉她:“这位老师可不一般!身后有万丈金光!”“这个会场里不只咱们在听,”用手指着大厅上空说,“那儿坐着一群穿古装的人,那儿坐着一群穿西装的人……,都在恭恭敬敬的听。”

    下课后他们一起出了礼堂,小伙子说:“这位老师是我遇见过的所有老师中讲得最清楚的。但我以前的功已经练了好多年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我不能丢,还是得练我以前的功。”

    第二天课上,张立英听李洪志师父说:“有人就这么讲还是不听,回去还练以前的功,把法轮都练变形了!”

    7.耳聋与罗锅不知不觉变好了

    1994年1月,孙秀兰已经70多岁了,她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的法轮功学习班。

    由于从小患伤寒,落下了耳聋的后遗症。长年的劳累又使她变成了90度的罗锅。

    师父开始讲课了,可是因为耳聋,她怎么使劲听也听不见。心想:“老师讲什么呢?我也听不见呀!”正在着急,师父说:“有人耳朵听不见,我现在就让她听见。”随着这句话,她的耳朵就能听见了。她认真的听着,师父的话句句都入了心,越听越爱听。到师父下课,她才高兴的环顾四周,感觉很异样,就问身边的学员:“你们看我是不是长高了?”学员告诉她,不是长高了,是罗锅直了。”她不相信,别人也这样对她说,她看看自己,还真是罗锅直了!

    8.女记者难以纠缠师父

    法轮功学习班结束时,很多记者想和师父照相,一些女记者肆无忌惮的挽师父的胳膊。孙秀兰在不远处清清楚楚的看到,师父既没有做任何让她们下不来台的动作,也没由着她们胡来,每次她们挽住师父的胳膊时,师父一动不动的站着,并没有抽出胳膊,可她们每次都挽空了。

    孙秀兰心想:“这位老师真是正派!本事真大!我就学他的法了!”

    9.“咱们这都是缘分化来的。”

    1994年5月,孙秀兰又参加了长春的法轮功学习班。来上学习班时,别人占了她的座位,她就找了一个小板凳,坐在第一排之前的正中间。师父看看她笑笑说:“咱们这都是缘份化来的。”

    别的学员总想多见师父,就经常在入口等处守着,可是师父总是从不知什么地方就进出会场了,现在我们明白师父不求名,也不让学员执著对师父的感情。孙秀兰从来没有堵过门,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巧遇师父。每次师父总笑笑说:“咱们这都是缘份化来的。”

    后来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是一位年轻的清朝公主。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四)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讲法传功的法轮功学习班。在学习班上,大家的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其间我们经历了、了解了很多关于师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讲出来象传奇,但都是真实的。从中我们感受到我们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魔难。大恩不言谢,只有在自己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达到标准,一心向善,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10.辛劳的师父忘记了过年

    1994年过年前,师父在济南办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一天课后,有一位北京负责大法工作的学员的妻子(也是学员)给师父送来了饺子,师父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告诉师父:“今天是大年三十儿。”师父这才知道,就让所有工作人员都吃饺子。

    大年是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大年三十儿是家家户户都要团圆的最重要的日子,可是师父为了救度众生在大年三十儿还在忙碌着,连过年都忽略了。

    11.为私利随便使用功能的教训

    1994年6月是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一天下课后付淑兰冲了一壶滚开的茶,与芙蓉(化名)和另一位学员一起上街。

    走到路口,遇上红灯了,付淑兰是老学员,知道使用功能的事,就对芙蓉说:“芙蓉,你试试能不能把那个方向来往的车给定住。”芙蓉随口说了一声“定”,一辆车突然停下了,芙蓉觉得这是巧合,就又随口说了一声“定”,又一辆正常行驶的车停下了,芙蓉还觉得是巧合,就这样一连定住了四辆车。这下芙蓉可不由得不信了,她心想:“坏了,我这不是干坏事了吗?”付淑兰和那位学员还觉得挺高兴,说:“这下可以过马路了。”芙蓉象做了坏事的小孩一样,也赶紧跟着她们逃走了。

    她们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车正开着,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付淑兰仰面朝天摔在了地板上,一壶滚开的茶水全泼在了自己脸上,水壶把她的前额打了一个大青包。另一个学员撞在车座靠背上,也疼得够呛,一时喘不上气来,憋得脸色蜡黄。芙蓉被别人踩了一脚。全车就她们三个受了伤,指使别人定车的付淑兰伤得最重,已经知道有错的芙蓉伤得最轻。

    一下车,芙蓉看到付淑兰额头上的青包和一脸的茶叶一身的水不禁笑起来,付淑兰这时醒悟了,说:“你还笑,咱们遭报应了。”

    这时大家全相信了师父课上讲到的,从这个学习班上下去每个人都是有功的,但不能为了自己的执著心随便使用功能破坏常人状态,否则心性掉下来功能就被关掉或没有了。都明白了是她们刚才不遵守交通规则,为了自己痛快定别人的车,自己就会遇上急刹车,受了惩罚和警告。但师父还是保护了学员——那么烫的水泼在了付淑兰的脸上,她却没被烫伤。

    12.“不如回去实修”

    付淑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回到学习班上,前额的青包也一瞬间好了。她这次又执著起师父能治好她的伤病了,对芙蓉她们说:“我就跟着老师走,跟一次,病就好一个。哪怕就给老师拿拿电源插头,我也得跟着。”

    一上课,李洪志师父对大家说:“有的老学员早就听明白了,她就是总要跟着我。你总跟着我,你不实修也没有用,不如回去实修!”

    一下课付淑兰就惊奇又无奈的说:“师父怎么什么都知道呀?!”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五)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

    13.“现在谁还干这事呀?就你们两个吧?”

    在济南附近有一座千佛山,山上有一个万佛洞,里面有很多石窟造像。芙蓉的同学和她一起听师父讲法,下了课,她拉着芙蓉去千佛山,去给佛像烧香磕头。

    同学见到佛像就跪拜,还对芙蓉说:“这上面还真有佛啊,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吸我的能量,你也来拜拜。”

    芙蓉刚往垫子上一跪,就觉得垫子好象是水泥做的,磕得她的膝盖疼,赶紧站起来。

    再上课,李洪志师父对大家说:“你们敬佛可以,但不能求佛,你们非要烧香磕头我们也不反对,也不赞成。现在谁还干这事呀?就你们两个吧?”

    随着后来的学法,她们还明白了佛是往外发放能量的,魔才是往里吸收能量的。如果不听师父的教诲,真的是很危险呀!

    14.“有人练桩法,累得腿直哆嗦,脑子没闲着”

    在济南学习班上,芙蓉坐在师父身后的会场里。一天上课前大家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炼功,她也在站桩炼抱轮。

    芙蓉以前的生活很艰苦,在单位当会计,单位领导让她做假账,她很正直不肯做,结果单位领导一直不给她发工资,逼得她流落街头。这时她练着站桩,因为是初学,累得腿直哆嗦,心里还想:“我们单位的经理怎么那么坏?欺负我。我要是炼出功来好好整治整治他!大劫难怎么还不来呀?大劫难如果来了,我炼了法轮功肯定没事,有师父保护!把他们都淘汰了!”

    上课时,李洪志师父讲到了不自觉的练邪法。说到:“有人练桩法,累得腿直哆嗦,脑子没闲着,想着经理怎么对我那么坏,我怎么不练出功来?我要是炼出功来好好整治整治他!”

    一下课,芙蓉就问自己的同学:“我想什么老师怎么知道的?”同学说:“课前你练抱轮时,老师来给学员纠正动作,就从你身后走过去。”

    这时他们从大法中明白了即使别人伤害了我们,我们还是要善待他人,不应该有气恨委屈,更不能有害人之心。如果心术不正,即使练功,也是不自觉的练邪法。所以后来中国政府中一些别有用心的势利小人,造谣说练法轮功使人变得凶残,造谣说师父宣扬大劫难,这些纯粹是颠倒黑白。

    15. 居士专一修大法

    甫志(化名)以前是居士,他家里人炼法轮功,他也被他们拉来学法轮功,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听听,用他对佛法的理解看看法轮功到底好不好。

    他参加了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他始终是在用自己以前对佛法的一知半解来评判师父的话,这时只听李洪志师父说:“有的居士也来了,你抱着试试看的目地你什么也得不到,庙里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了,何况你还是个业余的!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你要是学法轮功,你就专一的学……”

    这句话使他的心被震动了,开始放下心来听法,终于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大法修炼!

    改修法轮大法后,他以前的居士朋友们对他用恶毒的语言群起而攻之,但丝毫改变不了他的信念。7.20以后,因为以前是法轮功炼功点负责人,他受到了很多冲击,但始终以冷静、平和的态度,坚忍不拔的坚持着信仰。很多学员全都看着他怎么做,说:“他要是不转,我也不转,他要是转化了,我也就别坚持了。”但后来,很多看别人怎么做的人自己坚持不住转化了,而他仍然岿然不动。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六)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8日】

    16、放下扇子,凉风徐徐吹来

    济南是中国北方出了名的“火炉”,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上,大家都热得够呛,不停的扇扇子。

    一天李洪志师父说:“大家不妨把手里的扇子放下。”我们全都放下了扇子。立刻就感到吹来了一阵凉风,大家鼓起了掌。

    第二天师父又说:“昨天我让大家把扇子放下,悟性好的都放下了,立刻就感到凉风徐徐的吹过来。可有人就是不放,越扇越热。……”“修炼人找苦吃还找不来呢,你要修炼,这点苦还吃不了吗?”

    17、学习班结束,师父心系弟子安全

    在济南的法轮功学习班结束时,李洪志师父嘱咐大家:“坐飞机的改乘火车。”有人问是不是所有的路线都要改,师父说:“指的就是从济南到大连。”果然,那一趟航班遇上了大暴雨。

    有很多学员当时要从济南到大连去参加师父下一个学习班,后来大家明白这是师父预见到了邪魔要来干扰学员得法,为了保护学员让大家不要坐飞机。

    18、师父不接受任何人有求的好处

    随后,师父乘船去了大连,一路上五龙戏水欢迎师父。学员们非常高兴,纷纷拍照。

    在大连学习班下课后,很多大款请师父坐他们的车,但他们都是想要让师父单独给他们治病,师父都没答应。这时只听高秋菊(后来的大连辅导站站长)说:“不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吗?”师父笑了,坐她的车走了。

    路上,下起了倾盆大雨,开车看不清路,情况非常危险,只见师父转动大法轮,雨就在车后下。


    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七)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9日】

    19、师父为学员承受

    1994年7月底,李洪志师父又不辞劳苦的来到哈尔滨传法。在课上,师父咳嗽了。

    回到宿舍,芙蓉想:“师父怎么会咳嗽呢?”屋子另一边,锦蓉(化名)想:“师父也有业力?”下节课上,师父不问自答:“有人觉得我也有业力,我没有业力啊!这些都是额外的。”

    芙蓉一下明白了,在讲课中师父说我们的业力太大,带着这么大的业力你修炼不了,所以师父为我们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还是过不去,给我们分在不同层次上过关用。其实师父帮我们消去的一半是师父自己给承担了呀!

    后来随着不断的修炼,特别是到了7.20以后,大家都明白了,岂止是这一半业力被师父承担了,就连在我们修炼过程中摆放在不同层次中的那些业力,也是只要我们心性到位,师父就替我们承担了。实质上说,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

    20、“就那么一本还是假的,还被你给买去了。”

    顺义某中学的赵老师在去冰球馆上课的路上买了一本《黄帝内经》。上课后李洪志师父正好讲“玄关设位”。讲到过去的书已经很难指导人修炼了,并且说:“而且现在出的那些书很多都是假的,就那么一本《黄帝内经》还是假的,还被你给买去了。”和赵老师一起去上课的学员全被震惊了,下课后纷纷问他:“你把书藏在包里了,老师还是知道!”

    他说:“不光说我这一件事呢!我以前练其它功已经开了天目,讲‘天目’时,我用其它功法的方法看,老师马上在上面说:‘我们这里教的是法轮功,你要是练别的功,你出去练去。’”

    21、何为“见死不救”?

    在哈尔滨的法轮功学习班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一天上课前,有两个人抬来了一具死尸非让师父给救活了,闹了很久才走。那天的课不得不推迟了时间,所以很多学员都看到了这件事的经过。

    上课后,李洪志师父说:“好的咱们也说,不好的咱们在这里也说一说。刚才有一位老人去世了。他本来就有重病,从锦州来的,儿子女婿送他去医院他不愿意,……非要到这儿来,半路上就死了,他儿子女婿把尸体抬来让我治。如果还有一口气在,我都可以帮他救治,但他都死了很长时间了,给救活了这不破坏常人状态吗?他的儿子和女婿是法轮功学员,把法轮章揪下来摔在地上说:‘什么气功师呀?见死不救。’我的学员干出这样的事我很伤心。”

    后来中国政府中某些势利小人为了向上爬打压法轮功,把这件事也凑進了1400例,说我们的师父“见死不救”,但我们都是见证人,那是一具死尸而不是一个活人!中国成语“见死不救”是“见到死尸都不给救活” 的意思吗?

    相反,近5年来,数不清的法轮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身心受到了江氏集团残酷的迫害,尽管镇压法轮功的邪恶之徒采用威逼利诱等手段一再掩盖,还是有近千名大法弟子的死讯被正义之声传了出来。更有甚者,有些地区的恶警,把大法弟子打成重伤后,竟然直接送進火葬场,把呼吸尚存的活人投入焚尸炉活活烧死!这些国家公务员岂止是见死不救,简直是明目张胆的杀人害命!

    22、师父嘱咐老学员要为新学员着想

    在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之后,李洪志师父还要办一场带功报告,很多老学员还想买票,师父说:“老学员就不要去了,你们都听了很多了,你再去就耽误很多人得法了。”于是很多老学员改变了当初的想法,把机会让给了新学员。

    23、师父平息暴风骤雨

    惠明(化名)参加了师父在郑州的法轮功学习班。师父正讲着课,突然外面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会场里多处漏水,而且还停了电,师父不能讲法了。

    只见李洪志师父打了一套大手印,20多分钟后,风停雨住,也来电了,师父脸上露出了笑容,又继续讲法。

    与此同时,惠明的丈夫(也是学员)在北京的家里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正在与一个黑糊糊的水怪交战,水怪打不过师父,逃進了水里,师父又追進水里,过了一会,师父提着水怪上了岸,它已经死了,师父把它摔在了岸上。

    下课后,惠明从会场出来,看到外面的样子比他们在里面感受到的还严重,满地雨水横流,合抱的大树都被连根拔起来了,但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拦师父传法救度众生。

    *********

    现在还有很多老学员一直躲在家里不敢站出来堂堂正正的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躲在家里学法还以为这也叫做“坚定实修”,难道你们忘了你们也同样经历过这些事?师父以前就曾经多少次在我们遇到危难之际保护过我们,现在的魔难虽然看上去很大,但只要我们无所畏惧,师父仍然有能力帮助我们、保护我们!这才是对李洪志师父的坚信!

    还有的学员在压力下对师父产生了这样、那样的想法,甚至不尊重师父。也许你们没参加过师父的学习班,那我们把这些故事讲出来,是为了進一步向你们证实,没有语言能够形容我们师父的伟大!师父在《转法轮》里所讲的句句都是真法!

    我们的李洪志师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们的师父具足灭尽一切邪魔的法力和令天地众神都为之敬仰的威德!如果我们自己遇上过不去的魔难一定要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达到大法的要求,不要再听信恶毒的谎言,也不要再用自己的观念来衡量师父崇高的品格,那是宇宙中任何生命都衡量不了的!谁也描述不了我们的师父到底有多么宽洪、无私、高尚、伟岸!


    美好的回忆──沐浴法光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5月4日】原来我和老伴都爱好气功,特别是老伴,光太极拳就打了30多年。1993年3月,李洪志师父到武汉来传功讲法,老伴的同事好不容易帮我搞到一张入场票。25日,我兴冲冲乘车去市政府礼堂听报告,谁知一到礼堂门口,发现背包内外两层拉链都拉开了,钱包和报告票被扒走了。票没了怎么进去呢?我又没有看票的排号,我焦急地在门口徘徊,眼巴巴地看着别人陆陆续续地走进礼堂。报告会就要开始了,怎么办呢?突然,我的脑海里显出“十排九号”几个字来,真神了!我马上向收门票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我的情况和票的排号,工作人员很热情,进去一看,十排九号果然没人,就放我进去了。这时,整个礼堂都坐满了,连走道上也是水泄不通。

    市气功协会的负责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师父的情况及有关事宜,接着就上来一位老太太,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后就自我介绍,原来这位老人是居委会干部,瘫痪在床已有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听师父在长江经济广播电台直播热线咨询,她按师父的口令要求做,立竿见影显神效。看她刚才在台上轻松跑步的样子,谁会相信她是个瘫痪三年的老病号呢?

    当主持人宣布气功报告会开始时,师父走上讲台,顿时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示意好几次掌声才停了下来。

    李洪志师父开门见山地指出气功就是修炼,气功是史前文化等等。用最浅白的现代汉语为我们讲述高深法理。我这才明白,我曾经听过那么多气功报告,可是正如师父《转法轮》中所说,真正高层次上的东西,在我这个气功爱好者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寻寻觅觅,我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高德大法。回到家里,就同老伴商量,一定要参加这次气功学习班,以后就炼这个功,不再炼其他功了。

    第四天正式开课。开课的头两天,有的学员想作现场录音录像,师父说,我让你们录你们就能录,不让你们录你们就录不下来,还是别录了,大家注意听就行了。有些人不相信,结果不是磁头卡住了,就是出现空白带、断带等现象。

    在听课过程中的一天晚上,我梦见了师父,在师父的身旁有一条又宽又长的银白色楼梯,一直铺到天上,后来,我才悟到:师父传功讲法就是为我们铺好上天的天梯啊!

    有一天中午休息,师父从讲台上下来走到学员中间,就在我的座位旁边坐下来,给大家签名留念。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师父不停地给学员签名,我却没有带笔记本,没签成,好遗憾啊。

    在办班结束的那天晚上,很多学员都站在礼堂外面等候师父。都想再见师父一面,我忍不住喊出声来:李老师!再见!师父猛然抬头,朝我看了一眼,说:“你好好炼功。”顿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目送着师父,直到师父离开了,我仍然站在那里,听凭泪水一个劲地流。最后我是怎么回家的也不知道了。我同时也悟到:丢票是在考验我对法轮功是否坚定,还没见面师父就已经管着我呢!丢的钱包里有200元钱,我悟到那也不是无缘无故丢的啊!我平时利用工作之便,为我读大学的儿子办了内部职工工作证,可免费乘公共汽车,丢的钱差不多正好付清学生月票钱。不失不得啊。

    得法后一个月,我就开始消业。针对着十几年都没有治好的结肠炎,开始大量便血,每次都有几百毫升,一连拉了半个多月。那时,虽然没有大法书,但我牢记着师父的教导:“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不久就好了。还有一次,肚子痛得不得了,痛得在床上打滚。我记着师父的话:“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转法轮》)我悟到了这层理,也就好了。

    同年9月25日,李洪志师父又来武汉讲法,一下飞机,就在一所大学里办班讲课,也是几千人。我旁边坐着一位老人。中间休息时,他告诉我,他已经参加五次学习班了,这次是随师父从贵阳来的。边说边指着旁边的十几位老人,原来他们是他大学时期的同学,都是收到老人的电话之后,从南京赶来的。他说,他还要继续跟班。他从年轻时就爱好气功,参加过许多气功学习班,可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高深的大法。他还说,他老伴听师父讲课后,天目开了,法身法轮都能看到。

    在这次班上,我还遇见一位专业摄像师,他也参加了3月那次市府礼堂的班,当时他要现场录像,师父不让他录,他心里还不服气,结果拿回家一看,全是空白。他感慨地说:我搞了二十几年录像,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奇事。师父绝不是一般的气功师。

    1994年底,李洪志师父在广州开办国内最后一次面授班,至那次以后,我再没见到师父了。机缘难得,我时常为自己能亲耳恭听师父讲法而感到荣幸。

    那次讲法的场面若在常人这个理上很难见到,也难以形容。其实,那次办班没有公开,各地只有少数人知道,就是这样,参加的学员仍有七千多。体育馆容纳不了,广州老学员心性高,主动让出一千多张票给外地学员。正式讲课时,还有四、五百人坐在体育馆外面听,师父亲自到外面来看望学员,同时告诉大家,在外面听效果一样。广州生活费用高,大多数学员都是自带方便面,有的学员一天只吃两个馍。新疆学员提前一周到达广州,钱用完了,最后连馍也买不起,北京学员知道以后,就成百的钱支援他们,让新疆学员安心听法。每天师父来体育馆,老远就响起了掌声,进馆后,掌声雷动,经久不息。每次开讲之前,师父都告诉学员认领失物,有钱、有贵重首饰,还有返回外地的火车票等等。大慈大悲的师父为了节约学员的开支,十天课安排在八天内讲完,每天都要讲三个多小时。

    最后一天,各地辅导站和学员都向师父赠送锦旗、鲜花,赠送仪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鲜花与锦旗把整个台上都摆满了。仪式完毕之后,大家都不愿离开师父,仍是掌声一阵高过一阵。最后,好多学员都是含泪离开体育馆。


    武汉部分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8月12日】法轮大法1992年开传,李洪志师父曾经三到武汉,亲自办了五次讲法传功班,武汉许多有幸亲聆师父教诲的法轮功学员。每当回忆起那段可喜的日子,就感到无比的幸福、殊胜、美妙……以下是部分法轮功学员亲身经历的一些小故事。希望有更多学员写出自身经历的故事,见证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无上伟大。

    1、师父第二次来武汉办班时,老张带着只有几岁的小孙子去参加学习班。她的小孙子生下来就是对眼(斜鸡眼),不好看。小孙子怕生,又不爱说话。临出门前,老张嘱咐小孙子:见到师父要有礼貌。离办学习班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时,小孙子突然挣开老张牵着的手,飞快的往礼堂门前跑去;这时师父正好从小车中下来,他跑到师父跟前,喊了声“李爷爷”。师父慈祥的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从此,小孙子的眼睛正常了,不对视了,天目也开了,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弟子。

    2、武汉有个70多岁的婆婆,背部脊骨严重损伤并错位,成了个罗锅,经常痛不欲生。她在民国时就是一个护士,但对自己的病却毫无办法。她参加学习班的目地,就是想请师父动手给她治病。师父在讲法中说:“……有的人很难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从讲台上下来给他治。我不会动手治的……”(《转法轮》80页)。她开始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学法、炼功了,慢慢的放下了这个心。还在参加学习班的那几天里,一次她和同修在公园炼功,突然背部剧烈疼痛,使她昏了过去。同修赶快把她送回家。她躺在床上,这时看见师父法身带着一个弟子来到她的跟前,师父的法身叫弟子把她扛起来,倒了过来,放到床上。她看到师父法身在给她调整身体,一阵疼痛过后,只听到“卡拉”一声,错位的脊骨被扶正了,顿时一身轻松。第二天到公园炼功,同修们摸她的背,鼓包没有了。她从此背也直了,再也没痛过了。

    3、师父在武汉办班期间,有一次带了几个弟子来到武汉汉阳归元寺。在寺庙里师父一直在清理那些狐、黄、白、柳。这时,随去的一个弟子的小孩子天目看到庙里跪满了和尚,对着师父磕头。我们学法后,悟到是师父救了那些和尚。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有些庙里的和尚,很多都是修不成的。没修成,主要是有很多执著心没去,不知道如何修,不得法。有的人以为念经就能修成佛呢,放不下常人的心,他就修不成。可是他又一心向佛,所以他死了以后他也在庙里转来转去,也跟着修,就是这样式的。说他是鬼吧不是鬼,说他是和尚吧他不是人。”(《转法轮(卷二)》2-3页)

    4、武汉学员方云(化名)跟随师父去过很多地方。一次去湖北武当山,当车行驶到山门口时,方云看到满山都是神人摆成一个个方阵,里面站的人金光闪闪,古代人的装束,头戴金盔、身穿金甲,一个特别高大的佛站在最前面,所有的人都朝着师父做着同一个动作。小方问师父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师父说是表示欢迎。

    5、方云还跟随师父去过四川乐山。当坐船快到乐山大佛前时,小方和另一同修看到乐山大佛哭了。小方就说:师父,他看到您哭了。等船走过乐山大佛后,师父说,小方你来看。小方回头一看,只见乐山大佛笑了。当时曾有一个同行学员问师父:乐山大佛为什么流泪?师父说,乐山大佛在向师父诉说现在世人不知道敬佛(乐山大佛现在成了旅游景点,世人在大佛身上游逛),在为世人担忧。事后有同修悟到:大佛之所以笑了,是因为他看到师父在人间传法,世人有救了。

    6、师父在武汉传法教功时,某学员全家人曾和师父一起去武当山。在途中,学员一岁多一点的女儿在车上又哭又吐、非常难受。这时,师父就将一岁多的女孩接过来抱在怀中,小孩不哭不吐了,舒服了,笑了。可师父却吐了。学员悟到:师父为这小孩承受了业力。

    7、94年,武汉一学员在北京一位素昧平生同修的帮助下,带着患有严重肾结石的小孩去哈尔滨参加学习班。途中,在一个旅社里,小孩已经睡下了,这位学员睡不着,她借着从门窗射進来的微弱灯光,看《中国法轮功》一书。这时,她身边熟睡的孩子双手慢慢的抬起,在做“头前抱轮”的炼功动作。她没有惊奇,好象明白了什么。在哈尔滨,听完师父讲的第一堂课,小孩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到那去看师父。于是她们绕道跑到前台,师父经过她们身边时,大家都站起来鼓掌,小孩边笑边跳着拍手,师父看到这小孩,也笑了。晚上乘车回旅社时,小孩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的脚麻了,好痛,站不住。小孩直往下蹬,她赶紧将小孩抱起来,过一会就没事了。第二天听课,师父讲:“从昨天开始听完课之后,我们很多人感到一身轻。但是极少数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开始难受了。”(《转法轮》78页)她一听就明白过来了,小孩昨天难受是在消业。参加班后,小孩的重病就没了。

    ……

    师父在武汉传法时的许许多多故事在流传着,激励着大法弟子在证实法的路上更加精進。我们要更加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无上慈悲和浩荡佛恩。


    师父慈悲 挥手间痴儿换新颜(图)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1994年12月31日,个别大法学员得知师父将乘飞机离开大连,便手捧着鲜花去机场送行。有位大法学员认识机场工作人员,就带着7、8岁有些弱智的儿子先進到候机厅里去等候师父。

    孩子的母亲给男孩的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以示喜庆。师父看到后,在孩子的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孩子就不傻笑了,眼神也正常了。从此就成了一个正常的儿童。额头上的红点当时非常神奇的变成了白点。许多学员现场亲睹了师父慈悲救度小朋友的场景。有大法学员现场拍下了这珍贵镜头,今附照片二张以见证这一历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