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新开铺劳教所是湖南省唯一一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男子劳教所,自江、罗邪恶集团99年“7.20”迫害大法以来,在这里被先后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达上千人次。

2000年至2001年高峰期,这里曾非法关押500多人,并专门成立了七二八大队。所谓的七二八大队是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大部分大法弟子被关押在此队,其余大法弟子被分散在生产队和入教队。

在2003年7月“日”字楼(楼的形状象个日字)修建完毕,各队相继搬迁到“日”字楼后,入教队和七二八大队合并为现在的七大队,对大法弟子而言七大队既有七二八大队的邪恶洗脑思想灌输、谎言攻击大法,又有入教队的严管制度、体罚措施,更有一套迫害大法弟子的夹控体系。现在七大队约有大法弟子60多名,另外各生产队的大法弟子约为10多名。

* 七大队的迫害方式:

1、歧视政策:法轮功学员的地位在七大队是最低下的,他们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就连最基本的上厕所的权利都没有,七大队的恶警还吩咐新劳教人员不许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交谈。由夹控监视,还挑拨其他劳教人员与法轮功学员的关系。七大队的一分队队长肖杰公开在晚上点名时当着几百人的面说;“法轮功学员神经有问题,所以要给他们安排夹控人员,这是领导关心他们,希望法轮功学员领这个情。”多么邪恶啊,迫害大法弟子还编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2、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言论与通信权:新开铺七大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讲话,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人有炼功的一律不许会见。在2001年7月,几对法轮功学员父子被非法判劳教,父子之间都不允许他们讲话,一讲话便被“夹控”人员强行拉开,这种行为简直毫无人性。法轮功学员的来往信件都要被夹控犯、恶警强行拆开检查,每个字每句话得按他们的要求写,否则便扣信不发。他们还经常把法轮功学员亲戚、朋友写给他们的信扣下不给他们看或者销毁。法轮功学员每次会见一次还得搜一次身,而其他劳教人员没有这样的“待遇”。

3、教期上刁难:根据劳教所的制度,每月百分制考核,七大队为人平减教2—5天,最多可减8天,作为一般的夹控犯每月减教3天左右,外加“百日安”3天,实际上减6天。而作为值班组的劳教人员每月可减8天。给写了所谓‘三书’的人每员减1天或2天还算运气,那些充当叛徒帮恶警一起迫害大法弟子的每月也只能减3天左右,比一般的“夹控”还不如,而坚定不写“三书”的大法弟子,恶警经常每月给他们加8天。大法弟子江新江就因一句大法好,被加教20天,并顺延8天,大法弟子胡和平看经文,被邪恶以严重违纪为名加教20天并顺延8天。这些都是公布出来的,还有更多不公布的,超过正期3个月、6个月的也大有人在。如大法弟子于福宝超期关押五个月。

4、恶警指使夹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社会渣滓组成的“夹控犯”队伍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成了恶警们最亲密的“朋友”和“战友”,警匪一家的闹剧在新开铺劳教所已经上演了几年。夹控人员的来源有2个:一是从生产队抽调上来的地痞、无赖、吸毒、嫖娼者;二是留队的人渣。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地,恶警们对他们还進行一些培训,如指定他们背诵夹控条例,由老夹控指导新夹控的工作,还经常召开所谓的“夹控大会”,他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弟子的体会。夹控人员的人数与大法弟子的人数基本上持平,加上值班组的人,一般情况下还要超过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对于新入所的大法弟子一般是采用“三夹一”,即由3个夹控看守一个大法弟子,并将大法弟子单独隔离在七大队的无人区(西区),在恶警的指导下,他们轮番逼法轮功弟子写“三书”,通宵达旦不让睡觉,恶警则在值班室等消息。

恶警与夹控人员一样都是搞迫害交接班。天一亮就由叛徒负责围攻,多则八、九人,少则二、三人,不让睡觉。在恶警的授意下,夹控人员还经常殴打、体罚大法弟子,如罚站,罚跑,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各种痛苦动作等。对于被迫写了“三书”的但仍信大法的学员,一般是采用“一夹一”,又叫单控,即由一个夹控人员重点监视一个法轮功学员。

以上两类法轮功学员都被列为重点防范对象,活动区域不出寝室门,晚上就寝后,由值班夹控和值观组人员负责监视。一有风吹草动,他们马上便冲進房间,大喊大叫,搞得草木皆兵,紧张兮兮。这两类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被夹控人员记录在夹控日记与流动夹控日记上。对于那些大法中的叛徒或恶警们认为不必要防范的,都由负责群控的夹控监视,他们的举动则被记录在群控本上。这一类叛徒的活动范围较大点,可以自由進出寝室、洗漱间、厕所。这些夹控人员在恶警的纵容下,经常性刁难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财物,任意翻法轮功学员的抽屉、床铺、信件等。大法弟子在这里毫无人权可言。

* 几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部分恶行:

七大队教导员:周石雄
二分队长:肖杰
三分队长:何珺

衡阳籍大法弟子聂飞跃于2003年10月進新开铺劳教所,因不写“三书”被夹控人员黄飞、王存斌、付继中等绑在床上,并用抹布堵住其嘴巴,晚上则通宵不让睡觉、罚站、殴打,长期折磨导致精神失常。恶警何珺说这主要是家庭、社会的原因,而对于新开铺劳教所及他本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却不敢承认。大法弟子冯德荣,因不写“三书”遭受毫无人性的迫害,十几个夹控人员对其殴打,冯德荣一动,他们便大叫“疯子”打人了。

当冯德荣的精神出现不正常时,不仅没有得到治疗,也没有通知他家属,还将其绑在床上长达十几天。有的夹控犯良心未泯,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这样搞下去好人也会搞死!”娄底籍夹控颜国建曾当着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面打冯德荣耳光,还说:“周教导员给我打人的权力!”

邵阳籍大法弟子刘治平被邪恶之徒关在西区折磨了几个星期。恶警指使颜国建等体罚刘治罚,刘治平被迫做“金鸡独立”,还通宵不让睡觉,导致刘治平两脚肿胀,又被夹控犯注射不明药物,白天还强迫搞军训。周石雄恶狠狠地对颜国建说:“晚上一分钟都不让他睡,可以‘三书’内容写得更多。”

大法弟子胡和平因不写“三书”,恶警何珺指示夹控黄X军用鞋底抽打胡和平,还连续七天七夜不让胡和平睡觉,强迫胡和平面墙站立,但胡和平宁死也不写“三书”。

以上只是几个迫害的例子,长沙新开铺的恶警们昧着良心讲假话,睁着眼睛说瞎话,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对待善良的大法弟子,真是天地不容。天网恢恢,他们一定会有可耻的下场。

* 部份大法弟子的壮举

一队大法弟子周文宣坚定正信,在2004年5月26日晚餐后在“日”字楼的操坪点名出工时,当着几百劳教人员的面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震寰宇。

五队大法弟子邓正伟从不配合邪恶,不承认劳教的身份,不报数,不写“三书”,坚如磐石。

六队大法弟子徐诈友,坚决不配合邪恶,一个月之内被邪恶关四次禁闭,依然坚定不移,有力的鼓舞了同修。

七队大法弟子卢海坚决不写“三书”,以其渊博的学识与对大法的坚信,常常驳斥得恶警、犹大们哑口无言,捍卫了大法的尊严。

长沙新开铺劳教只是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之一,希望同修们多发正念多讲真象,以减轻狱中同修的压力,更希望常人能了解迫害真象得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