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师父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师父的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象一把重锤,像一声警钟,敲击着、震撼着亿万大法弟子的心,特别是“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的心。这语重心长的教诲和启迪,正是师父伟大慈悲的体现。这是在正法接近结束,法正人间快要来临的关键时刻,师父对大法弟子,特别是大陆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警示和提醒!

师父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寄予了最大的信任和期望。一切真正决心跟随师父走完正法之路的大法弟子,一定会在强烈的震撼和深刻的反思之后,怀着对师父万分的敬佩和感激,更加坚定的学法修炼,更加自觉的在证实法中做好三件大事,尽最大努力去救度那些至今还没有从邪恶制造的谎言毒害中走出来的亿万世人。

几天来,我反复吟诵师父的这篇新经文,反思自己近十年来得法修炼的历史,总结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心情沉重万分。师父在这篇经文中又一次提出了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在正法中必须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要正念、不要人心”。从理性上而不是从情感上认识和解决这一问题,是目前大法弟子能否做好三件大事,真正走向圆满的关键。

“要正念、不要人心”,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学法修炼的真正内涵,是衡量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思想言行的标准,同时,也是大法弟子修炼圆满的前提、基础和目标。

本文想就此谈自己的一些认识和体会,与大陆同修交流。

一、正念是什么?正念就是神念,即神的思维。它表现为对大法的坚定正信和自觉维护。人心是什么?人心就是俗心,即常人之心。它表现为对人在世间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主要是名、利、情)的执著和留恋。

大法弟子都知道,《转法轮》是一部天书,当然,师父所有的讲法、经文都是。天书,顾名思义,是天上的书,神看的书,用神的思维写成的书,讲的是天理,高层空间的理,神佛应该知道的理。如果不去掉人心,不树立正念,即使文化水平很高,也理解不了,记不住,甚至会抵触、反对。

老师早就说过,如果大法弟子都圆满了,他的法就是讲给神的。常人经过转世,对他也就不知道了。这就是说,这部书是写给神的,不是写给人的。所以,大法弟子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用正念即神的思维,也就是天书所讲的天理去克服人心、取代人心,最后完全去掉人心的过程。大法弟子“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就是正念对人心的抵触、克服、取而代之的过程。

这个过程在人的身上,常常表现为持久剧烈的思想冲突,反反复复的得失权衡,难割难舍的感情纠缠,以及在遇到磨难时,能否坚定的站在法上去认识,在痛苦的消业中能否自觉摆脱人心的困扰和常人社会对自己影响等等。一旦正念不足,在这些对立冲突中,就难免离开法的轨道,轻者止步不前,重者一落千丈,甚至前功尽弃。在证实法中,如果正念不足,不但对法理的理解不能升华,发正念的威力大受限制,讲真象时的效果也不会太好。具体表现上就是或者怕字当头,闭门不出;或者底气不足,缺乏智慧;或者显示心太强,不注意安全,造成资料点的破坏和大法弟子被邪恶无端迫害等。

当然,“要正念、不要人心”,贯穿在修炼过程的始终。正念的树立和人心的去除,是一个此长彼消的过程,一旦正念完全战胜人心,大法弟子真正做到心在法中,法在心中的时候,换一句话说,当他真正成为一个纯净的大法粒子的时候,他就真正实现了正念正觉的圆满。

二、正念表现为对旧势力及其安排清醒自觉的全盘予以否定,而人心则表现为对旧势力及其安排的自觉不觉的承认、屈服和顺从。

师父正法和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存在。每个大法弟子,不但师父在管,旧势力也在管。所以许多事情,表现在人世间常常是扑朔迷离,真假难辨。修炼人只有正念坚定时,才能正确选择,从容决断,坚定的跟上师父正法的步伐,不为旧势力的安排所左右。旧宇宙已处于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旧势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挽救它们即将灭亡的命运。但它们又不肯承认自身的变异,不愿同化师父创造的宇宙大法,相反,却要按照它们安排的那一套行事,这不是不自量力吗?

目前,没有得法和不知道大法好的宇宙众生,特别是世人,仍然在旧势力安排的干扰中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不管他们自己觉得活得如何自在,但他们还是迷中人啊!他们还不知道,这旧势力的安排,是绳索,是牢笼,是死胡同,是一片黑暗的万丈深渊。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象,就是从万丈深渊的边沿,和旧势力争夺人、抢救人,使人免于被毁灭的命运。这是真正的救人于水火。

遭受严重迫害、处在一片白色恐怖中的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在地狱门口救人,让他重返光明,重获新生,这还不是伟大的慈悲吗?相反,大法弟子如果人心太重,过分考虑自身安危,(当然安全问题还是要十分注意的)而怕心作怪,顾虑重重,甚至闭门不出,无所作为,这不是见人之将死而不救吗?大法弟子的慈悲到那里去了呢?这不是实际上承认了、屈服了、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吗?伟大的师父从大穹的最高处一步一步来到人世间,四海为家,耗尽心血,不就是为了拯救宇宙中的众生吗?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不都是师父从无边无望的苦海中、死海中一个一个“捞”上来的吗?我们得救了,我们能看着那些处于危险边缘的众生不管吗?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难道我们能轻易放弃吗?我们还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

在对待磨难的问题上,同样存在这些问题。在老弟子中,有的病业反应较重,也有的遭受邪恶迫害。但是正念足的,就能迅速战胜病魔,恢复健康;或清除邪恶,闯出魔窟。而正念不足,消极承受,或怕心不断,则使病业持续,或使迫害更加严重。有的甚至被“转化”或“邪悟”。在磨难和迫害面前,大法弟子的一念,常常带来两种不同的结果。师父说过,“七.二0”以后,他就没有给弟子安排过要过的“关”。除了刚走進修炼不久的大法弟子之外,所有严重的迫害和病业反应,实际上都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以“考验”为名進行的迫害。旧势力之所以敢这样做,就是它抓住了大法弟子有漏的人心,钻了空子,加大了迫害。如果大法弟子正念十足,从正法的角度看问题,用强大的正念去否定它,而不是消极承受和害怕,就能很快的战胜和清除邪恶,使魔难和迫害尽快结束。在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考验面前,是用正念还是用人心去对待,造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如果以人心对待迫害,只会引发更大的迫害;如果以正念对待迫害,就会减轻和结束迫害。实际上,消极承受和怕心,正是自觉不自觉的承认、屈服和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使得旧势力的迫害更加剧烈、时间更加延长,势头更加疯狂。从这里,我们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心和世间恶人对大法的迫害,是一种因果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现状,是大法弟子的人心造成的。如果大法弟子整体上都正念十足,这场迫害早就结束了。

三、正念要求大法弟子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中精進;人心则表现为站在人的角度去认识法,以在人中追求和享受大法带来的好处和福份为满足。

确实有的大法弟子也说大法好,也在洪法,甚至也在做着三件事。但他们的立足点不在法上,而在人上。当然,对世人讲真象,要看对象的接受能力,理智的、智慧的去做,不能一味求“高”,以免事倍功半,甚至无果而归。但立足点站在什么地方,直接影响着讲真象的方式和效果。如果正念在胸,是为了慈悲救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对象,均会从容对待,讲话犹如山间清泉,潺潺流出,不仅对方爱听,而且你的善念表现出的诚意,也容易打动和感化对方。如果大法弟子以自己的善言善行向世人真正展示出大法美好的一点一滴时,世人会更加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真象和威力,因为他眼前的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大法形象在人世间的体现。常常是一个举动,一句话,胜过万千豪言壮语。而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的善心、语气、行为,也只有在法上认识法,并且有深刻理解的时候才能做到,靠“作秀”是根本不行的。另外,抱着对人间恶人的仇恨心理,或带着私人亲友的“人情味”去做,也不一定能取得预期的目地。因为人的心是人情改变不了的,只有真正的善念、正念,才能打动人心。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人都是有另外空间生命操控的。当正念一出的时候,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将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解体,人一旦脱离了邪恶生命的操控,就会用善的一面去接受大法弟子的帮助,有缘者还会尽快走上修炼大法的路。而这一切,只靠人心所依赖的仇恨和人情是做不到的。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不管讲的高与低,只要正念一强,它就会产生巨大的力量,而这种正念,正是大法弟子在学法修炼中,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从理性到实践的升华而形成的。所以,坚定正念,最根本的还是要认真学法。在法上认识法,还是从人的角度认识法,这是能否真正从理性上认识法,能否真正树立起正念的一个根本问题。在不牵动人的根本执著时,这两者的不同似乎不容易察觉,而当一旦触动人的隐藏较深的根本执著时,两者之间就大相径庭了。正念和人心是根本不同的两种境界,两种标准,两种价值观念。比如对当年北京四二五中南海万人大上访,对天安门广场的和平请愿,对于大法弟子利用卫星和无线电视插播真象资料等证实法的行为,站在法上认识,正念足的弟子认为这是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伟大慈悲的举动。而站在人的角度看,他们就感到这样做是“影响社会稳定”、“违反政策规定”,待到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致死,他们又觉得这样做太危险,就干脆躲在家中“看书学法”,偷偷炼功,甚至连亲友之间都缄口不语了。而那些正念足的弟子,不但没有因为一些弟子被残酷迫害而停止证实法的脚步,反而加快了证实法的步伐,更加积极的印刷、散发真象资料,向世人揭露迫害,向明慧网曝光坏人的恶行等等。到了生死考验来临的时候,那些人心重的弟子,就明显的暴露出他们的致命弱点:他们往往是为了在人世间的美好(身体健康 ,家庭和睦,生活幸福,社会稳定)而学法修炼。这些人虽然也说大法好,也给别人讲大法好,但是它只是把大法作为谋求和保证他们在世间生活幸福的手段,换句话说,他不是为了法,为了宇宙众生,他是为了自己,让法为我所用,为人服务。这就和师父传法的目地完全背道而驰了。这样讲,可能分析的尖刻一点,但忠言逆耳利于行。一个让法为自己服务的人,能進入法中,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吗?不能!这不仅是对法的利用,而且是对法的破坏和亵渎!这样的人,一旦被邪恶抓走,進行迫害,他能走过这一关吗?绝不可能!有些在邪恶严酷迫害下被“转化”的人,许多不正是由于他们没有在法上认识法,正念不足,因而被邪恶击中的吗?相反,不少法学得好,正念又足的人,被抓進去之后,把看守所和监狱作为证实法的场所,他身旁的狱警、管教、犯人,都成了洪法讲真象的对象。这不但震慑了邪恶,而且也使这些人改变了看法,有的甚至在监狱中开始学法炼功,自己也正念闯出了魔窟。出来之后,他更未因受迫害而放慢证实法的步伐,相反,做得比过去更主动、更认真,也更有成效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正念足的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又迈开了新的步伐。

如何看待人的肉身的生与死,是鉴定正念还是人心的试金石。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在法上看,人所谓的生与死,并不是生命的真正的生与死,而不过是人真正的生命(元神)从一个空间進入了另一个空间。人的肉身,不过是用最表面空间的最粗糙的物质(分子)做成的一件衣服,生,就是元神穿上了这件衣服;死,就是元神脱去了这件衣服。放下生死无执著,放下执著无生死。当然,放下生死不等于可以轻率的去死,更不是听凭邪恶残害自己的生命,相反,为了实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大法弟子更应该万分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这种珍惜,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更多的救度众生,而不是单纯的保住生命,延续常人的生活。许多大法弟子正念闯出魔窟之后,不但没有消极退缩,反而以更坚定的步伐,更理智更智慧的做着三件事,救度着更多的世人。珍惜生命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让生命在法中延续,在法中修炼,在法中成就自己的威德。这种以正念对待生命的状态,闪烁着宇宙法理的光芒。

四、纯净而坚定的正念要求大法弟子把清除邪恶、结束迫害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和责任,并在证实法中努力完成和实现这一使命和责任;而人心则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产生一种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焦急、等待和依赖思想。

宇宙空间是分层次的,从高层空间到人类这个表面空间,浑然一体,都是宇宙大法造就的。它们从高到低,有区别,又有联系,而且是层层制约。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在高层生命的控制之中,常人实际上没有任何自由可言。常人社会中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有高层生命的操控,所以人世间出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间首恶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正是宇宙间旧势力操纵邪恶生命利用世间坏人干的。邪恶势力之所以敢发动这样残酷的迫害,正是它们依据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借口大法弟子存在业力需要考验为由而安排的。现在它们又抓住大法弟子有漏的人心在延续这场迫害。因此,要尽快结束这场迫害,在师父正法中清除宇宙中旧势力的前提下,关键是大法弟子能否尽快坚定正念,去掉有漏的人心,在证实法的三件事中,特别是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加快步伐,获得更大的成效。师父把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作为大法弟子重大而神圣的历史使命,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特殊修炼方式,是为了让大法弟子树立更大的威德,成就更高的果位,从而在新的宇宙中有更高的位置,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大法弟子无与伦比的荣耀。但是,这一荣耀能否取得,取决于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有无坚定而强大的正念。人世间邪恶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为大法弟子的正念所制约,大法弟子正念越足,三件事做得越纯净、越好,迫害消除得越快,结束得也就越早。师父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大法弟子如果正念不足,就不能从根本上认识这场迫害是怎样产生的,也就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伟大使命和历史责任,而必然把这场残酷的镇压归结为世间人对人的迫害,因而顺理成章的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常人(即某些当权人物)身上,侥幸中希望他们放下手中的魔杖,或希望个别“开明人士”能为大法和大法弟子“平反”和“恢复名誉”。立足点放到这里,恰恰暴露了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没有从法上认识这场迫害,而只是从人与人的政治斗争层面上认识这场迫害。这与师父要求的正念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而成了常人的思维。“人心”越重,邪恶则迫害得越厉害,迫害的时间也越长,因为高层空间邪恶势力的迫害,正是针对大法弟子的人心来的,用“人心”去结束迫害,只能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对于那些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只能是心欲救之,实则害之。因为这是自觉不自觉的授邪恶以把柄,被邪恶紧紧抓住不放,反而加剧了迫害。师父曾经举中共十六大和当年那个总理的例子,已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0之前的七年,大法弟子在个人修炼阶段,那时正念和人心的区别,大都表现在个人修炼中对法理的理解和对待磨难的态度上。然而当恐怖从天而落,人世间风云突变,十二级台风刮来之时,对正念还是人心的考验一下子提到一个新的高度,要正念还是要人心,成了摆在每一个大法弟子面前无法回避的考验。在邪恶迫害的这五年多时间里,大法弟子每个人都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关口。结果是什么呢?大多数弟子走过来了,但也有极少数过不了关,掉下去了,有的甚至走向了反面,作了邪恶势力手中的工具和帮凶。五年多来对大法弟子的考验,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形式,中心内容只有一个:要正念,还是要人心?能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师父在“七二0”以后不断发表的经文中,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这个问题提到大法弟子面前,说明它对大法弟子能否走正、走好、走完正法之路,有着根本的重要性。

五、要正念还是要人心,就是要当神还是要当人?

说到这里,又回到开始的题目上来。正念到底是什么?

正念来自于装在大法弟子心中的宇宙大法。人的脑子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装的法越多,变化越快,正念越多;对法理解的越深,正念就越坚定、越纯净、越强大。

当宇宙大法完全装满人的头脑时,人心就没有了。

如果相反,脑子里没有法,心中没有法,谈什么正念?

对法不学习、不理解,不从理性上理解,何来坚定的正念?

所以,正念不足,人心太重,究其根本原因,在学法上。师父在多年的讲法中,也是反复的多次的要求大法弟子:要学法、学法、学法,要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证实法中三件事的第一件事,也是“学好法”。因为学好法是修炼圆满和证实法的前提和基础,没有它,一切都是空谈。

不学法,不学好法,不理解法,在证实法中,能证实什么呢?证实的只能是人自己,是自己的人心。人心能改变人吗?改变不了。人心能清除邪恶吗?清除不了。人心能结束迫害吗?结束不了。再说一句:人心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吗?也改变不了。

因为人世间发生的一切,都是高层空间的高级生命导演的一场又一场戏。就如最近的中共四中全会,结果已出来了。从常人角度看,那个迫害大法的元凶,虽然退出位子(当然这也是正法向前推進的表现),但他头上还带着五颜六色的光环,还在迷惑着人,他的同伙、帮凶还在台上。师父早就说过,他的元神已经死过一百回了,目前只是一些邪恶烂鬼在支撑着,他身上已没有一点人的东西了。但是旧势力还要利用他,一直要利用到最后。一旦正法结束,这些也将在瞬间结束。这是师父从法上讲的,师父讲的是这件事的真象。而人眼看到的只是表面人世间的东西。如果看不到真象,被人世间的表面现象迷惑,那就还在“人心”中,还没有从人中走出来。如果还不悟,还不醒,就会又一次進入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五中”、“六中”全会的死胡同,那岂不是等于又要延续这场迫害?

当然,师父完全有能力使这场迫害很快结束。但师父为什么不做呢?

在“七.二0”以后的讲法中,师父已多次谈过这个问题。师父来人世传法,面对的是整个宇宙。他在旧宇宙即将解体,旧宇宙的所有生命均在劫难逃的时候来传宇宙最根本的大法,就是为了救度旧宇宙中的所有众生。他这件事分两步走:正法时期和法正人间时期。现在正处于正法时期的后期,而且已近尾声。由于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它们强加给大法弟子的邪恶考验成了大法弟子能否坚定正念,从人中走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大关。在过关中,有的过得好,有的过得不好,当然,大多数弟子还是闯过来了。但是,在五年多的迫害中,有的弟子又对长时间的揭露邪恶有点缺乏耐心,产生了一种茫然不知归期之感,渐渐的“人心”复萌,对正法的前景和自己的能力发生怀疑,慢慢的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常人政权上。这样,就使得证实法的步伐、效果和师父的要求产生了较大的差距,少数弟子还迟迟从“人心”中走不出来。另外,邪恶发动的这场迫害,用谎言欺骗了全世界的人。经过大法弟子讲真象,已有不少人得到挽救,但还有为数众多的世人,至今仍被谣言所毒害。按照宇宙大法的法理,那些脑子里装着宇宙大法不好的人,正法一结束,就是第一要淘汰的对象。在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就严肃的说过:“大家想想,今天咱们就结束,那么中国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对应着更大的天体众多的生命,马上结束,得有多少生命将被淘汰?”同样,如果今天结束迫害,在大法弟子中那些人心太重还没有完全从人中走出来的将有多少会丧失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师父正是为了众多大法弟子迅速赶上来,真正圆满,正是为了更多的救度那些被邪恶毒害的世人,進而挽救他们对应的天体中的无数众生,才一再延长结束时间。这正是伟大师尊的伟大慈悲,他包容了无量无计的宇宙天体和宇宙众生,用“人心”是永远也理解不了的。

最近,当我反复诵读师父的新经文《要正念、不要人心》的时候,回顾自己得法近十年的修炼路程,我一方面为自己能遇到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走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队伍而感到无比幸运,同时,又为自己学法不深、人心太重而自惭形秽。在“四中全会”前夕,我虽然也明白师父讲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但就在那几天,我思想深处还有这样的念头:如果四中全会的结果好一点,我们对世人讲真象的阻力就小一点,迫害的结束就快一点。这些念头的产生,正是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的具体表现。它反映了“人心”的去掉,不是表一个态,说一句话那么简单,而是一个长期艰难的修炼过程。

师父这篇经文,是对我的当头棒喝,叫我惊醒,催我奋起。我系统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深感自己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中国有十三亿多人,大陆大法弟子如果以七千万计算,每个人讲二十个人,两天一个,四十天也讲完了。何以还有为数众多的世人至今还不能从邪恶的毒害中解救出来?当然,讲真象救度众生不是常人的工作,不能平均分配,更不能硬性摊派,而是要靠大法弟子的正念自觉自愿的去做。被毒害的世人中也不是个个都可以救度的,但师父要求我们要尽量的去救度。师父亲自树立的明慧网,是一柄刺向邪恶的倚天长剑,明慧网的同修们也在用他们的方式证实着法,利用网络工具向全世界的人讲着真象,救度着世人。许多国家的大法弟子举办反酷刑展(真人演示),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揭露了迫害的真象,使众多受欺骗的世人如梦初醒。在大陆目前还不具备使用这种方式的条件。但大陆大法弟子要和国外大法弟子密切配合,形成一体,对邪恶形成内外夹击的态势,这样才能更有力的震慑和清除邪恶。当然,各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对法的理解和修炼的层次不同,自身具备的条件不同,所以也不能同样对待。条件好的可以能者多劳,多多益善。条件差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都可以尽其所能。象面对面讲,送真象光盘,发真象资料,写信,打电话,依法起诉迫害大法的恶人等等,都可以理智的智慧的以各种方式做好。但是,做好这一切的前提和保证是大法弟子的坚定而强大的正念。我想我和各位同修一样,在今后证实法的道路上,无论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无论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永远头脑清醒,永远牢记师父的教诲,“要正念、不要人心”。

最后,让我们共同重温师父这篇经文中的一段话来作为本文的结束:

“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但是你们得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呀!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