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家人深入讲清真象的一点经验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学了师父最近几篇经文,深感时间之紧,责任之重,抓紧将自己一些不成熟之经验提出来供大家参考推敲。

在做好三件事的修炼中,常会受到来自家人(常人)的干扰,或大或小,这是个较普遍的现象。当然讲清真象首先要做好身边的亲人,这个大家也都做了,可以说做得还比较好的。因为大法弟子的身心受益,真象资料比较丰富等原因使家人比较容易明白真象,但是他们毕竟不是修炼人,不太相信较高层次的理,以及常人的私心怕心,就会使其在物质利益损失时(讲真象的费用等)和亲人(大法弟子)冒风险时起来干扰阻挠。而我们对其心结又很难彻底解开,当然这里有我们自身修炼的因素,正念心态是我们随时要努力修正的,同时在方式方法上也应多动脑子,智慧的讲清真象。

我觉得书面交流是个较好的方式。其一书信交流比较系统,条理性强,且有针对性。其二书面语言较口语更能透彻表达思想。特别是一家人朝暮相处,习以为常,突然间正襟危坐讲起大道理来,好象不自然,也难深入探讨。而写在纸上就自然的多了,这也包括对方在回复中将其疑虑充分表明。

另外书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保留持久。一篇正念强大,声情并茂的文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特别是亲人的肺腑之言,他(她)们一定会珍惜保留下来,多看几遍,印象会很深刻的。

如同修有遇到这些情况的,不妨试着拿起笔来,不一定要写得如何漂亮精彩,把平常对其讲真象的话记录下来,特别是没有讲透彻的内容,然后整理分析,充实一下即可。我觉得效果还是显著的。下面附上我写给父亲的文章。抛砖引玉,以供参考。

另,再个建议:给已较明白真象的家人提供的真象材料要注意选择搭配,即残酷迫害的消息要适度,以免勾起常人的怕心,多提供正法形势的好消息和国际支持等信息,其实这也确是现在正法最后时期的主流。

附:

亲爱的爸爸,您好:

之所以采用这种书面方式和您交流,是觉得这样思路更清晰,更有条理,更能表达清楚我的思想,其实也是受到您的启发:您不是老爱写信,不愿打电话吗。

有时看到您逗着宝宝(孙子)嬉戏时:驮驮背!背宝宝,哦呦!看着您开心的笑容和宝宝顽皮的样子,那一刻不禁恍惚起来,那不是二十年前的我和您吗?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欢愉,只是不知不觉间角色更迭,宝宝代替了我,而您也已白发苍苍。是啊,时间就是这样无情,那“昨天”的情景转瞬间已在二十年前了,而现在这短短的“今天”,恐怕很快又要变成“昨天”了!“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父亲常哼唱的歌)

我常常会伸出双手,然后攥紧双拳,静下心来问我自己:你抓住了什么?在这短暂的人生中,我抓住了些什么呢?而那些如烟而逝的人们,他们又带走了些什么?老贾,小段,李大海,吴兰英(最近过世的亲朋)……渐渐的那些曾经熟悉的音容和姓名就会淡出我们的生活;即使伟大如达-芬奇,贝多芬或爱因斯坦留下了辉煌的成就,可对于他们个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困惑:为什么花谢了可以再开,春去了可以再来,而我们做为这万物之灵的人,却只有这短短的一生?那么相当于这短暂,有没有什么是永恒来让我追求!?

此生有幸,有这样一个机缘来实践永恒,为什么不让我们试一试呢?也许这正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而且在实践中,从理论认识到身心的变化,以及不可言传的玄妙感知,更使我相信这正是通往永恒的真理大道。

当然在获得永恒的道路上,一定要有付出。这正是您对我和妈妈(大法弟子)的一些不理解和担忧,我深深体会到那是出于亲情的关爱。可是相比之下这些付出,如果换来的是长生不老得正果,我想这个得失还是很“划算”的吧!而相比古时候的修炼,这点付出是微不足道的,那时所谓出家出世,進入寺庙修道院是要彻底断绝世俗生活的。还是刚才那句话:为什么不让我们试一试呢?既然怎么过都是一生,有这样一个机会,为什么不试一试。

其实回顾这几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失去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失去,不论物质金钱,还是精神上,什么也不会失去。现在国内外形势您也都看到了,特别是大陆,虽未平反,但近一年来已看不到诬蔑迫害的宣传了,风停雨驻,黎明的曙光已经显露。

笑看所来径
弹指一挥间
连宵风雨过
万物换新颜

小诗作结,一吐为快;久不动笔,词句生疏,推敲删改,一日始成。笔墨不雅,还望父亲大人耐心体会儿之衷情。祝老爸福寿永安!

小儿 敬上
二零零四年八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