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又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明慧记者方洪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在刚过去的9月份,又有26例无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致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增加到1060人。

* 9月份有26例虐杀案从中国大陆传出

9月间,有2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12位法轮功学员被害死于2004年内,包括1位死于刚刚过去的9月份。

26例虐杀案分布在13个省和直辖市:河北6例,辽宁6例,湖北2例,山西2例,山东2例,北京、安徽、吉林、四川、广东、黑龙江、江苏和江西各1例。受害者中有职工、家庭妇女、公务员、退休职工(工人)、个体经商者、农民、出租车司机等。

其中年龄最长者是吉林省吉林市78岁的王其荣;年龄最低者是四川省一位30岁左右、不知姓名的女法轮功学员。50岁以上的老人15人,占57%;妇女11人,占44%。

在9月份报导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普遍的存在着严重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多人遭到非法抄家、绑架和经济勒索。他们普遍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转化”,经历了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当地公安及610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

* 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杨美贞含冤而死

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法轮功学员杨美贞,女,55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遭不法警察迫害。2000年12月,杨美贞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睢宁县看守所,遭受毒打和各种折磨。不法警察为了得到线索,把她手脚铐在一起长达半个多月,吃饭、睡觉、大小便都不打开;如果她行走慢了,警察就用棍子狠狠的打。

2002年10月,杨美贞被非法劳改四年,关押在南通女子监狱。在狱中,不法人员逼迫她侮蔑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被她坚决拒绝。因此杨美贞遭受各种折磨、毒打和超体力劳动。不法人员经常夜里不让她睡觉,强迫她干重活。

2003年6月,在她奄奄一息时被家人接回。她终究无法康复,于2004年7月22日含冤离开人世。

* 长期迫害使牛夕功不堪重负而死

牛夕功,男,38岁,在山东诸城市石桥子镇经委工作,家住石桥子镇石桥子村。他于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常年疾病神奇般消失了,身体健康。

2000年10月8日,牛夕功和妻子一起进京向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当地派出所带回去折磨。不法警察把他从成教楼拉到派出所进行拷打,并且强行搜身,身上100多元被副所长董德良搜去,他妻子身上200多元钱也被搜去,然后把他们又关起来,硬逼着交10000元罚款。当时他们家里只有一个11岁的孩子,无法筹备罚款,最后把他们关押了半月左右放回。没过几天,镇上的张洪信、于洪梅、孙友利、石顺民、陈洪臻、陆洪伟,石桥子村的李炳章、马志亮、祝成亮,还有其他不知姓名的共有二十多人,强行把他们家的门拿下来,准备抢他家的财产,通过牛夕功对他们讲真象和讲法律,他们才罢休。

这些不法人员逼不出钱又想毒法子。2000年11月,牛夕功和妻子在安丘亲戚家干活,被石顺民、陆洪伟、陈洪臻用车硬把他俩拉回,关在成教楼半月左右。后来诸城市公安局的警察曹锦辉、丁波峰、尹瑞文、孙友利等到他家抄家,抢走录音机一台及法轮功资料,并且将牛夕功带到镇派出所。警察曹锦辉、袁伟把他带到一间屋里,整整毒打了一上午。当时将他打的鼻青脸肿,硬逼着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下午警察曹锦辉将他送到诸城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罚款10000元。

这次折磨,使牛夕功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精神总是出于高度紧张不安中。

2003年7月8日,牛夕功正在上班,突然来了诸城公安局的毛玉龙、周忠等人,又强行把他带到镇派出所,关押了一上午,并且由石顺民带人到他家抄家,虽然没抄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可他们还是强行把他带到诸城市看守所关押,直到逼他家人又交出5000元钱后才放人。

多次迫害和长期精神折磨使牛夕功的身心承受都到了极点,终于不堪重负,于2004年8月28日晚抛下亲人离开人世。

* 杨丽荣被受媒体欺骗毒害而失去人性的丈夫害死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于1998年修炼法轮功。1999年10月到北京讲法轮功真象,被定州市警察肖福弟抓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非法勒索5000元现金才放人。回来后受到多次骚扰。因家中老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胆小怕事,不法警察抓住其弱点进行恐吓;丈夫怕丢掉工作,多次打杨丽荣。杨丽荣和言以对,家庭气氛平和些。后不法人员经常找上门来,非法把她抓到洗脑班迫害。因杨丽荣坚强不屈,被连续三次进行洗脑,家里气氛更加紧张。

2002年2月8日晚(2001年腊月27日)警察又到她家中搜查法轮功资料。因没搜到什么,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丽荣喉部,丽荣弱小的身体没了力气,就这样凄惨的丢下了十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这就是江泽民的手下干的事情!

杨丽荣丈夫是计量局司机。

* 炼功后顽疾消失,遭迫害陈兴玉被摧残致死

安徽省泗县经贸委法轮功学员陈兴玉,男,53岁,1951年2月出生,1996年5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苦不堪言的顽固疾病全消失了,从此成为精神焕发、充满活力的壮年。目睹他炼功后身心巨变,泗县很多人也开始炼法轮功。

当时陈兴玉担任县义务教功辅导站站长,1999年7月以后遭到多次非法抄家、无故被泗县公安局拘留、非法关押。2000年7月被非法关押三月之余,他的姐姐被勒索2500元后放回。

2001年元旦,陈兴玉去北京说明真象,为讲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北京公安所抓,2001年1月4日被泗县“610”毛学兵非法带回,遭到一群不法警察毒打。毛学兵抓住陈兴玉的头发往墙壁猛撞,头发整片脱掉,脱掉的头发粘着血,双腿内侧从上到脚趾尖布满电击印。

陈兴玉坚持修炼法轮功,遭迫害脚镣手铐不离身;寒冬腊月天不给被子,睡水泥地。因向同牢房人讲法轮大法好,双手双脚被不法之徒捆在后面,铐在水泥地上的铁桩旁,只能以一肩头、一膝盖着地,同牢房人看着不忍心,帮他换方向。陈兴玉还因打坐被发现,被不法之徒捆在尿桶旁。

陈兴玉拒绝写保证,不法人员对他的折磨加重。为抵制迫害,陈兴玉开始绝食,遭不法警察强行灌食,并往体内打不明药品。

牢房内的咸菜是萝卜叶子加些盐做的,都带蛆,一些吃不饱的人把卫生纸泡在稀饭中充饥。几个月的折磨,原本70多公斤的陈兴玉,瘦得只剩40多公斤,无法站立,造成大小便不分,吃什么拉什么;后来被送往医院时已奄奄一息,但脚镣还铐着。

2001年11月24日,陈兴玉妻子得知丈夫在县医院,立即前往,不法警察还不给近前。后来陈兴玉被亲人接回家,但继续遭到骚扰迫害,于2002年3月27日6时含冤离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