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李洪志师父传法过程中的点滴故事(专辑3)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

  • 在参加李洪志师父传法班的日子里

  • 在参加李洪志师父传法班的日子里(续)

  • 回忆李洪志师父在重庆传法的日子

  • 珍贵的瞬间 永恒的记忆

  • 回忆在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的日子里

  • 李洪志师父在石家庄传法的珍贵记忆点滴

  • 参加李洪志师父在郑州的传法班的日子里

  • 有缘亲见师父 得法勇猛精進

  • 我亲眼见到的李洪志师父

  •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传法的日子

  • 回忆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第二次传法

  • 在参加李洪志师父传法班的日子里

    文/晓岳

    【明慧网2004年3月13日】九三年末,父亲郑重地送我一本《法轮功》,严肃的告诉我:这本书不能乱放,看书前必须洗手,看书时必须端坐。我按照父亲的要求看完这本书,就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我要炼法轮功。

    九四年元月,父亲给我送来几张门票,激动地说:(李洪志)师父要来传法,真是咱们的福份呀!

    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我的第一念是;我要追随的就是他!心里的感觉是:就象一个饱受折磨的流浪儿终于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觉得愉悦、温暖、幸福、安全。

    我听李洪志师父讲法,达到了入迷的程度,总是希望师父多讲点,再多讲点。因为大法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正是我所期盼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是非常可喜的,因为从此我从名利争斗中撤了出来,疗好了累累伤痕,告别了各种疾病的折磨,开始了新的人生,等于是师父把我从污泥浊水中拉上来洗干净,把我领到一条洁净光明的大道上并指出前进的方向,这岂止是“三生有幸”!

    师父的法我没有听够,我想翻录一套讲法录音带,不成。于是盼望着师父能把他讲的内容写成书。当我得到《转法轮》时,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我有幸参加了师父的两个班,共听了二十堂课。每个班的第一课前,总难免有拥挤和争座或占座的现象,可是只要一听师父讲法,这些现象很快就消失了。无论人多么多,通道多么狭窄,学员们进出总是秩序井然。

    每到上课时间,师父只是说;大家坐好。几百人几千人的大课堂马上鸦雀无声,只听到师父洪亮有力的声音在讲法。一直到讲完课,始终静静的,没有说话的,没有吸烟的,更没有走动的,连几岁的小孩都是安安静静的。

    我从小读书到大学毕业,我参加各种会议无数,可是有生以来从没有在这种绝对肃静的环境中听过课或开过会。而且在师父的课堂里,感受到的是无比祥和无比美妙。

    师父总是提前来到课堂,总是准时上课,从不耽误学员一分钟。

    我参加第一个法轮功学习班时,主办单位领导组织学员与师父合影留念。在集体合影排位置的空隙,我们一家人与师父单独合影,之后,师父马上跑步过去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在任何情况下,师父都不浪费别人的时间,绝不让别人等待自己。我这个当教师的,深感自愧不如。

    主办单位的公司领导让做具体工作的干部去查一下师父的证件。这个干部来到师父面前还没等说话,师父就把国家颁发的《受群众欢迎气功师》、《边缘科学进步奖》、《特别金奖》等证件都摆在桌子上。他非常吃惊,确信师父有神通,绝非常人。他回家把这个情况对妻子和女儿一讲,全家人都成了法轮功学员。

    公司机动处处长腰痛,求师父给治,师父只是与他谈话,他觉得师父说话挺幽默,忘了腰痛,这时只觉得一只巨大的手热乎乎地捂在他的腰上,舒服极了。他的腰痛病从此就好了,他逢人就讲:李洪志老师太神了。

    有两个农村老太太想听法却没钱买门票,师父听说后,告诉工作人员,免费让她们进班听法。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动。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本文先说到这里。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3/28/46501p.html)


    在参加李洪志师父传法班的日子里(续)

    文/晓岳

    【明慧网2004年3月24日】我的亲属里有一个漂亮女孩,是现代派开放型的。她在听师父第一堂课时,就明显地感觉到法轮在手心里转(师父让学员平伸一只手感受法轮的旋转),觉得师父很神,敬慕之心油然而生。她请师父留言,师父写了“真修”两个字并签了名。听说主办单位要组织学员与师父合影留念,她说:照相时我得挎着老师的胳膊。可是合影之后她说:不知为什么,我往老师身边一站就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没有了。

    一个退休老干部九三年就开始炼法轮功,心梗和心梗后遗症都不知不觉地消除了。在传法班上能亲眼见到师父,亲耳听师父讲法,他非常激动,很想与师父单独合影。师父满足了他的要求,于是他得到了与师父并排而坐的照片。后来他才悟到师父不是一般常人,后悔当时自己怎敢与师父平起平坐。可是师父对每个学员都非常亲切,平易近人。

    参加师父的传法班之后,我知道怎样做人了。但因为没有书,遇到具体问题还是不知道怎样摆正与人的关系。学生放假时,校领导安排了下学期的工作,让我和曾与我矛盾很深的人带平行班。我是服从安排呢?还是找校领导调换工作避开他呢?我不知怎么办了,恰好听说师父要在哈尔滨传法,我就带着老人与儿女奔赴哈尔滨,想从师父的讲法中得到一个炼功人解决问题的办法。第二次坐在师父的大课堂里,看到师父慈祥的面容,听到师父亲切的声音,我受伤的心灵又一次得到抚慰,我流泪了,也知道该如何做了。我服从了领导的安排。几年的合作中,我们的矛盾不但没有激化,反而和解了,因为他想得到的,我都不与他争。别人有的想看热闹,没有看到觉得很奇怪,有的看他总占我的便宜、还背后给我使坏,替我抱不平。但我牢记师父的话,心态很平和。其实我虽然没争,可是该我得的,我什么都没有失去。

    师父在哈尔滨冰球场传法,四千多人的大课堂秩序井然。冰球场太大了,许多人只能在很远的地方看见师父,大家的共同心愿是好好看看师父,因此纷纷向工作人员提出要求。于是师父绕场慢行向学员挥手,所到之处人们起立鼓掌,严肃而热烈,很多人泪流满面。

    在传法班上,挨着我坐的是一个长春学员,我因对师父的崇敬,进而对师父的家乡也很向往,遇到师父家乡的学员,心中觉得非常亲切,就特意提前到课堂与她攀谈。令我意外惊喜的是,她与师父住在一个区。她讲:师父家境清贫,家中最值钱的摆设是一台12寸的电视机。师父在出来传法之前,有许多人找师父治病。但师父从不收钱财,有时还留一点水果来招待看病的人。有一个胃癌晚期患者,已经半个多月没吃东西了,濒临死亡,家人在求治无门的情况下把他抬到师父家。师父用功能给他治,很快这个人清醒过来,师父剥开一根香蕉递给他,他当时吃下。家人非常惊喜,非常感谢师父。师父出来传法以后家中只有妻子与女儿。有一次师父所住的楼房着火了,每个窗户都冒着火苗与浓烟,唯独师父家没有着火,人们就从师父家的窗户进去接上水管灭火,所以师父家仅有的损失是窗框被粗大的水管子磨损了几处。这件事在当地流传,人们说师父家有神仙保护。

    这个学员谈到她自己:93年我得了乳腺癌,托人求师父给治,师父传过话来说让我参加传法班。我当时悟性太差,认为跟班与治病是两回事,我当务之急得治病。于是我去医院做了手术,几次化疗,忍受了巨大的痛苦,身体极度虚弱,病情还在发展,百般无奈我才决定跟班。跟班后我的身体神奇地恢复了,这次是我参加的第二个班。你看我象个癌症病人吗?

    我这才仔细打量她:脸色红润,皮肤细腻,不胖也不瘦,身体健壮精力充沛的样子,只是头发疏疏落落,她说是化疗造成的。她告诉我:我很后悔当初没听师父的话去参加传法班,白白遭了罪花了许多钱。你记住,任何情况下都要相信师父,走师父给安排的路肯定没错。

    师父在国内传法的过程中,我听到许多从师父身边学员中传出来的事迹,比如:师父为了及时赶到传法班上讲法用神通疏通了堵车的道路;师父使下肢瘫痪的病人当时就能行走,甚至跑步;师父生活节俭,从不浪费等等,但不知详情无法写出,所以希望了解具体情况的同修写出来,让新老同修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师父,同时在讲真相时也可以适当地向世人讲讲师父的美德,用事实破除邪恶的诬陷。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7/46815p.html)


    回忆李洪志师父在重庆传法的日子

    文/重庆老大法弟子

    我今年57岁,93年喜得大法,有缘参加师尊首次在重庆办法轮功学习班。

    我第一次见到李洪志师父,当时我激动地哭了,寻找几十年的明师今朝终于得见,说不完的喜悦。

    当师尊知道我经济困难时,当众退给我一半的学费25元,我不收,师尊一直要我收下,我急哭了,说:“李老师,我听了您的课就应该交学费,您不收我的钱,您就不承认我是您的弟子。”

    师父慈悲庄严地走到讲台前说:“你们都是我的弟子!”佛音穿透层层空间,我感到这是洪大的慈悲,师父右手一挥,我看见整个传法场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雪花般的法轮,全场顿时掌声雷动。

    93年、94年师尊两次来重庆讲法传功,每次都是住价格低廉的宾馆,宾馆人员不理解地问师父:“李老师,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气功明星了,应该住高级的宾馆。还住这么简朴的宾馆?”师父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

    师父吃饭很简单,从不大鱼大肉,有时一碗小面。重庆人爱吃辣椒,无论面、汤、菜都放辣椒。有次师父午餐吃小面,老板不知道师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师父辣得满脸是汗,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将这碗小面吃完了。

    一次师父在一家个体小餐馆吃饭,师父将饭中一颗谷子剥开后吃下,当时很多学员看见师尊不浪费一粒粮食,个个都不再将剩饭倒掉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4/46720p.html)


    珍贵的瞬间 永恒的记忆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1994年7月,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法轮功传法班,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觉得那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也是非常难忘的。

    “正法传,万魔拦”(《洪吟-新生》)。广州传法班的地点一波多折,可见这一点。刚开始地点定在广州总工会礼堂,但到开班第一天,临时改在了另一个地方;在上第二课时又改在了陵园西路的一个部队礼堂。后来回想起这件事,就深深感到师尊传法的艰辛。

    师尊传法时,总是提前到班上来。我参加班时,由于人非常多,我拿到的票是礼堂的楼上票。有一天,我提前来到礼堂,由于还没开课,我就走出来,站在礼堂进门大厅的二楼向外望,这时,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师尊穿着整洁而朴素的短袖衬衣,一个人从外面缓缓走进来。那一刻,我感到血液都要凝固了,那不是师父嘛!我呆呆的望着,甚至忘了走下楼来当面向师尊问一声好。

    师尊一人独自走来的情景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为什么呢?我从84年、85年开始接触气功,后来兴趣越来越浓,一直希望能拜一位功高德高的老师,可是始终不能如愿。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气功的高潮,那时全国各地涌现出许许多多的气功师和特异功能者,在大学读书时,我曾给其中的一些人写信,没得到一个字的回复;我也曾在寒、暑假去找寻过,一无所获。1988年学校成立气功协会,邀请了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气功师来校表演,他们来去都是坐小轿车,一般人根本无法近身。可是当我见到师尊时,师尊已是享誉全国的大气功师了,没有轿车,没有随从,上课时就一个人稳健的走来,自然而亲切,平和中透出不凡的气度。

    我想所有亲眼见过师尊的学员都会被师尊的一言一行所感染,一句话、一个微笑、挥一挥手……,处处体现出大觉者的慈悲和无私的风范,这些都将永远深深的印在每一个生命的记忆中,珍贵无比。

    在广州传法班结束的那一天,来自湖北麻城的一位学员登台向师尊敬献了锦旗,全场掌声雷动。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6/47769p.html)


    回忆在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的日子里

    文/长春大法弟子 法来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1992年5月法轮大法在长春开传,从此宇宙的法理来到了人间,使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常人,成了大法弟子。回忆当年师父在长春传功讲法的日子里,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候。师父说:“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现在我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 千里寻师 师在家乡

    在92年金色的秋天里,我见到了师父,我才真正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人生的经历,使我感悟太多。我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反和五反、公私合营、大跃进、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等,弄得身心疲惫,觉得人活的太苦了。为了脱离这个大苦海,所以我选择了修炼,经常到庙里请些佛经看。为了祛病健身,也参加各种气功学习班。当时我觉得应该拜位名师指导修炼才行,从此开始走上了寻师路。几年间我先后去过普陀寺、少林寺、白马寺、灵隐寺、法门寺等,还去了峨眉山、乐山、青城山等,都没找到我要找的师父。

    92年秋,邻居同修教我炼法轮功,并说你要找的师父,可能就是李老师,等李老师回长春时我们去见见吧。一天我们一行四人去了师父家,师父家在一栋靠路边的楼里,是室外楼梯。当时进屋看见很多人都站着,师父也是站着的,但我一眼就认出了师父,我就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师父深深的施礼,口里说李老师好,心里在说:师父啊,我可见到您了。眼里浸满了泪水。师父微笑着和我握手,此时我的激动心情难以言表,就像走失的孩子找到了家。这时同去的人把我的情况向师父作了介绍,师父很高兴,我请求同师父一同去北京参加讲法班,师父让我等着参加长春的讲法班。

    当师父同别人说话时,我才注意看屋里的情况,是两个房间,里边卧室只能放一张双人床,外边就是我们在的这个房间,比较大点,有一个长沙发,一个桌子,两个小凳。那时每次师父回家,屋里都挤满人。墙上有师父自己画的几幅佛像,佛都坐在一层层小塔似的莲花座上,还有师父亲手捏的小泥佛。后来在师父讲法录相带里,开头由远而近的师父法像,远处的就是师父家的那尊佛像。

    几年来我坐火车、坐轮船、坐飞机去找师父,没想到今天见到了师父,却是走着去的,我家距师父家只有公共汽车一站地之远。师父说:“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2)今天我象作梦似的真见到了师父,当时我就发愿随师父修炼到底,圆满回家。

    * 在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班里

    到1993年7月,李洪志师父才回到长春,在省委礼堂办第五期传功讲法班,由于当时听法的人很多,紧接着又在吉林大学礼堂办了第六期传功讲法班。到94年5月,师父在长春吉林大学礼堂办了第七期和第八期传功讲法班。这四次班我都参加了,后来又参加一次在哈尔滨办的传功讲法班。在上千人的讲法场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在师父讲法时,要求工作人员停止一切工作,静心听法。

    在我参加的这五十节法轮功讲法班中,师父都是提前到场,站在讲台里边看着学员入场。所以我就借此时机,请师父和我们全家照了像。这张照片上师父手里拿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别人看不懂的几行字,这就是师父讲法时所带的唯一的东西。师父讲法时没有讲稿,没有教案,法轮大法是师父亲自用口传给我们的。每当我坐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传功讲法场里时,我就双盘腿,手结印,眼看师父的光辉形象,耳听师父的洪亮声音,讲述着宇宙的法理,告诉我们宇宙的特点──真善忍就是佛法,告诉我们人生的真谛就是返本归真,告诉我们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

    在第六期法轮功传功讲法班上,师父讲的法比较高,当讲到天目时,师父讲了另外空间的问题,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任何物体在另外空间都有他的存在形式。师父看到我们理解不了,就拿起讲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让大家注意看,天目开不开都可以看到。这时师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从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个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样,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师父问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动的回答看清了,然后师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里,这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渐渐的同原水杯重合起来。师父让我们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这是现代科学研究突破不了的东西。所以师父说:“人们问宇宙有多大,我告诉大家,这个宇宙它是有边缘的,可是在如来这样一个层次上,都把它看成是无边无际、无限的大。而人身体的内部,从分子到微观下的微粒和这个宇宙一样大,听起来很玄的。造就一个人、一个生命,在极微观下已经构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分、他的本质。所以我们现代的科学研究这个东西,还是差得很远,和整个宇宙中存在着高级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来,我们人类的科技水平是相当低的。就在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我们都突破不了,而外星来的飞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间里走,那个时空的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了,所以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快得使人的观念接受不了。”(3)

    * 师父给我去执著

    师父说:“我还告诉你:我这本书的内容是把几个班讲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讲的,句句都是我讲的,都是从录音带上一个字一个字扒下来的,一个字一个字抄写下来的,都是我的弟子、学员帮助我从录音中抄录下来,然后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讲的就是这一个法。”(4)

    当年我有幸参加了这项抄录工作。在第七期传功讲法班上,师父讲的法是很高的,在讲法班结束后,师父让我们把这期讲法录音带抄录下来,要求特别严格,一定要一个字不落的抄录下来,时间又特别短。我拿到录音带时,心情非常激动,觉得师父信任我,又认为这项工作不难,不就是个抄录员的工作吗,太简单容易了,所以生出了欢喜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5)所以当我抄录时,就感到力不从心,记忆力差,写的也慢,几乎是每一句话,都得停一两次录音机,就这样停停倒倒的,觉得太慢了,心里就着急起来,这时又产生了怕心,怕被别人落下,怕到时间完不成丢面子。后来录音机又坏了,为了赶时间,就换了一台新录音机,结果还是我被落下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最后一个按时抄录完的。当时我们知道师父要把讲过的法写成书,给我们学法用,但是并不知道这本宝书的名字叫《转法轮》。

    在94年9月,师父开一次小法会,给学员解答一些修炼中的问题。由于学员提出的问题比较多,师父每个问题都给详细的解答,所以法会结束时,都过了午饭的时间,我们就同师父到一个小吃部吃午饭。这时我的执著心又起来了,急忙回家拿来照相机,上了新胶卷,开始拍照。因为我们知道,师父要到国外去传功讲法,和师父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想多留些和师父在一起的照片,所以我就忙忙活活的,左拍一张,右照一张的,把在场的人都和师父照了一张,觉得还不够多,就继续往下照。这时坐在师父身旁的老伴直给我使眼色,让我停止拍照。我觉得师父都没说我,还一直微笑的看着我,所以我根本没理他,就咔嚓咔嚓的把胶卷全照完了。饭后我就去冲胶卷,第二天去看底片,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整卷底片都是黑黑的,没有影像。我立刻悟到了,这是师父给我去执著心,直接在点悟我。这样的佛恩浩荡,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和敬仰。时至今日,每当我发现自己有执著心时,当年师父那微笑的面容、看着我的情景,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使我无地自容,觉得对不起师父,我就会努力去掉执著。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使我走到今天。我深刻体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打折扣;以法为师、向内找、去执著不动摇;照师父的话去做且不走极端;最大努力的救度众生。我想这就是纵横宇宙的大法弟子。

    请师父放心,我们家乡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担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想念您!祝师父生日快乐。

    (1)《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1994年12月)
    (2)《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77(1994年12月)
    (3)《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53(1994年12月)
    (4)《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28(1994年12月)
    (5)《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92(1994年12月)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19/48273p.html)


    李洪志师父在石家庄传法的珍贵记忆点滴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每当我回忆这十年前的得法往事,心中热流翻滚,幸福的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

    1994年3月2日上午8点,在石家庄地区军事礼堂第一次荣幸聆听了师尊近两个小时的讲法(当时叫法轮功带功报告会)。在会上师尊让想一下自身哪个地方不舒服,若你本人挺好的,可想一下家人或亲属哪有病,师尊给清理,想一下就行。我是当场被清理了几十年头疼的顽症。

    当天的法轮功报告会完全是免费和义务的,不收一分报酬。

    在以后8天的讲法学习班上,真感到师尊的亲切和平易近人,清晰的法理,认真的教功。教功时,不管前后左右,就是我们这些最靠墙边的学员,师尊天天绕场巡视,并亲自为学员纠正动作。

    1994年3月10日晚,石家庄第一期法轮功讲法学习班结束了。大家要求和师尊合影照相,当时当地气功协会提出让专业人员给照,师尊当场询问,学员中有没有会照相的,可自动报一下名,这样学员可少花些钱。

    对此,大家感触很深,师尊时时处处替别人着想。本来10天的法轮功学习班,考虑到大家的困难,师尊在8天把10天的班办下来,给学员节约了时间与费用。这8天的学习班,学员交给当地气功协会的费用是35元钱,除去气功协会举办学习班的费用和收入,到师尊及工作人员的手里已经所剩无几了。在此,我深深的理解,师尊是为了将大法洪传给有缘人,将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上所有善良的人们,而从未考虑到自己的得失,都是为了别人好!

    3月11日上午8点以后开始照相了,师尊与我们合影,留下了永恒而珍贵的纪念。

    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都浸透着师尊的慈悲,映衬出师尊的伟大。做师尊的弟子,无以言表的幸福!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0/48336p.html)


    参加李洪志师父在郑州的传法班的日子里

    【明慧网2004年5月5日】我今年八十六岁,长期有病,有时住院比上班时间还多,也曾炼过各种气功,都未见效。94年6月初的一天一位老友动员我参加法轮功学习班,为了祛病,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参加了。

    法轮功给我第一个印象是收费低,开十堂课只收50元,听说过去只收40元,因气功协会有意见,才增至50元。相比之下,我的邻居刚参加一个××功,一星期的班,每晚一讲,收300元。第二个印象是老师气度不凡,很年轻,看上去只二十来岁,我心里嘀咕:这么年轻的气功师,他能治病吗?我就是为了治病,正因为我听课的目的不纯,一面听课,一面想着自己的病,所以一走出课堂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甚至还想:散课时我走晚些,请老师给看病。没想到课刚结束,有个妇女抱个小孩走到讲台边,请老师给小孩治病,老师说:“我不治病,你们在这里听课吧。”我一听老师不治病,心就凉了一半,后来看《转法轮》80页上说:“有的人很难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从讲台上下来给他治……”这话正是说我呢。几堂课下来,并经过几件事,使我完全改变了这种心不在焉的听课状态,就专心致志的听了。

    有几件事我一直铭记心中,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次讲课中老师说你们每人伸出一双手接法轮,手要平伸,手心向上,我和那位朋友并排站着,没什么感觉,一个小姑娘钻到我们的中间,她高兴的喊着:“我有法轮了,你看你看!”叫我看,我看是有个圆圆的东西在她手心里转,我很羡慕她。

    一天下午课快结束时,突然天象大变,狂风、骤雨、雷电、冰雹“哗哗”的,真象天要塌似的,雷电都打到室内来了。停了电,场内很黑,雷电交接时看得很清楚,见老师表情严肃,告诉大家不要动,坐到讲台上打大手印,雷电慢慢停了,电灯也亮了,见老师右手手指捻着什么东西,捻着捻着放到桌子上的茶杯里了。后来我学习《转法轮》101页上说:“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才悟到:哦,原来师父那天用手捻的是动物修成的魔。

    我们听课要听课证,还发结业证,证上要照片,我去交照片时,丢失了一张,心里很别扭,怕耽误听课,赶快到大厅找座位,只听老师在台上问:“是谁丢了照片?”我心里一亮,有人拾到我的照片了,站起来说:“是我。”老师拿照片和我对了一下说:“是你的。”我要过去拿,老师说:“你不用过来,叫人给你送去。”大厅里人坐得满满的,我也过不去呢,当时心想:这老师真好。

    老师从不耽误学员的时间,不吃晚饭就讲课,场里容不下听课的学员(约二千多人)就改在体育馆里。到听课时我总想着治病,没很好的听进去,后来觉着师父讲的是我从未听过的,比如:要做好人,比好人还好的好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做到先他后我,与人发生矛盾时先找自己的缺点等等,我觉着很新鲜,就这样越听越想听了。因我听课离家近,就不吃饭先去占座位,后来就每次坐在大厅的最前排,离讲台很近,这就发现师父讲课不用讲稿,只在衬衣小口袋里取出一张不大的纸,摆在讲台上,等讲时瞟了一下那张纸,就说:“现在再讲一个问题……”就滔滔不绝的讲下去。

    那时正是六月中旬,郑州气温在37度上下,讲台上放着个正开着的电扇,师父把电扇推到桌子边上,示意让众人拿走,后来拿走了,大厅里也没人扇扇子了。

    师父总是准时讲课,从不拖延时间,有次我为那位朋友占了座位,快开始讲课了,她还没来,怕她找不到座位,想去门口接她,我问跟师父来的小伙子:“师父快来了吧?”小青年说:“师父刚从少林寺回来,还没吃饭呢。”我想还来得及去接她,刚走出大厅通向外面的空房,正好碰见师父进来了,后来知道师父没吃饭就来讲课了。

    十堂课结束了,大家要求和师父合影,师父同意了,分地区和师父同照,郑州地区只有一百多人,照完相后,师父对我们说:“你们别走,在这等一下。”师父和其他地区的人照完相后,招手让我们进到体育馆的一个房间,师父说:“你们在这坐下来。”说着他自己就在地上坐下了,别人也纷纷围着师父坐了,很多人都向师父身边挤,我因离得远,所以师父具体说些什么也没听清,只记得师父让大家好好炼功,成立个炼功点,找几个联络员,师父指着围在他近处的人说:“你算一个,你算一个,还有你。”还有个人说:“我也算一个吧!我原来搞工会工作的,现在退休了,没事。”师父说:“好吧!”我那位朋友站在师父身边问师父:“李老师,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师父说:“不可能再来了。”有个别学员提些问题,老师作了解答,我也没听清,现在真是后悔不已,这是我悟性差造成的。

    郑州气协的老石对我们说他原先没听课,他的同事问他咋不去听?他说:听得太多了,都是那一套。那人说:这次讲得可不一样,你去听吧。他去听了,一听到底,还坚持炼功,他左眼下脸上有块鸡蛋大黑记,隔不多长时间再见时那块黑记没有了,脸显得白嫩,年轻了很多岁。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1/48281p.html)


    有缘亲见师父 得法勇猛精進

    文/马骁 (现居住在新加坡)

    【明慧网2004年5月7日】陆续看到一些同修回忆当年亲见李洪志师父的一幕幕情景,我边看边流泪。法轮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的纪念日就快到了。十二年来佛恩浩荡,无所不在。我也想写出自己当年所见,与同修共勉,也告诉世人师父的纯正。

    第一次见到李洪志师父是在1994年8月20日到27日的延吉法轮功传授班上。那时的我完全从常人开始起步,满脑子现代人的复杂观念,只是有朋友介绍说法轮功好,我怀着好奇的心理乘坐火车从长春来到了延吉。记得在火车站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看到许许多多从各地来的人都是来参加学习班的,大家学功的热情使我感到很惊讶。师父的传授班共十堂课,每堂课三个多小时,我记得自己交了50元钱,后来又被退回7元钱,就是说十堂课共收费43元钱。每次讲完一堂课,师父会教大家学炼功法。大家炼的时候,师父就绕场缓缓的边走边看大家。偌大的会场,上千人,静静的,我能感受到师父和缓的目光落在了每个人的身上。每天上课之前,都有许多的老学员在会场外面站着等候师父到来,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理解到这段时间是多么可喜啊!最后一堂课上,我看到许多当地的朝鲜族同修都穿上了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解答完问题之后,师父语重心长的讲了一段话后,忽然间打起了大手印。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象被揪了一下,两眼发热,眼泪就下来了,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感动。心里想着,从此以后自己有师父了。

    回到长春后,那里的老学员也多,随着与大家的共同学法、交流,我提高得很快,身体的变化也很大。在长春1994年11月的千人交流会上,当有同修发言时谈到她在延吉的传授班上天目看到师父打出来的法轮象雪花一样落在学员们的身上,为大家调理身体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在无知当中早已受益。

    1994年12月31日在大连,我第二次见到了师父,这一次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了。当师父出现在会场时,全场6千多人掌声雷动,我的泪水也奔涌而出。在这次会上,师父讲了3个多小时。当时,师父刚刚于12月29日结束了广州的传授班,几乎没有什么停歇就赶到了大连。据统计,从1992年5月13日至1994年12月21日,师父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在中国各地共举办54期法轮功面授班,每期约十天。数万人次亲身参加传授班。平均算起来,这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每个月都有一期班到两期班。师父奔走于各地传法之艰辛无法想象!自1995年开始,对国内的大多数的同修来说,都没有机会亲身聆听师父讲法了,那时,法轮大法在海外的洪传拉开了序幕。

    1998年7月26日,师父在长春为800多位从吉林省各地区来的负责人和长春的辅导员讲法、解法。事先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师父要来,当中有不少人还从来没见过师父,有很多人有将近4年的时间没见过师父了。当师父出现在会场时,潮水般的掌声骤起,这掌声分不出任何起伏和疏密,没有任何间歇,溶着学员们的眼泪、喜出望外和无尽的感激,持续了很久、很久……我有生以来从未听到过这样的掌声。师父让工作人员把两张椅子摞在一起,就坐在了上面。师父说,“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和大家见一见面,很多人也想见我,所以我今天就坐高点儿。”这话说在了每个人的心底,师父知道我们动的每一念。师父开始讲法,整个场就被慈悲笼罩着。那个感受无法形容,幸福、安稳,没有不好的念头。师父坐的椅子摞起来之后,椅背向后仰,不能靠,而讲台又低了,师父的手臂不能弯,撑着讲台。师父坐得不舒服啊,可师父这一讲就是4个多小时。学员有一些问题问得很差劲,不象是辅导员问的,大家听了都着急,师父却耐心的都给解答了。在那个场中,每个同修都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又都心悦诚服。之后,师父说,大家休息10分钟。当师父走下讲台的时候,同修们又都围上去提问题,在高大的师父面前,无论男女老少都象小孩子一样。师父站在众人当中微笑着给大家解答了几个问题后,又回到了讲台上,继续解答问题,这样又多讲了一个小时。整整5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师父没喝一口水,没有休息一分钟。

    李洪志师父当天结束时说,“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2/48436p.html)


    我亲眼见到的李洪志师父

    文/湖北省农村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5月8日】我是一个农村庄稼汉,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这一生中能有幸的参加李洪志老师亲自传功讲法的法轮功学习班。

    我家住在湖北省一个偏僻的小村里,没上完小学就和泥巴打交道,干起了农活。后来经人介绍学起了禅宗法门,由于没有法,只知盘腿打坐,修来修去,稀里糊涂的修了18年,也没什么长进。但总觉天地之大,茫茫人海之中,总能待到明师出现。

    这一天终于盼来了。1994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朋友讲,法轮功李洪志老师在近期去广州传功讲法,这是真正的佛法,是最后一个传法班。我想这就是我要找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我一定要搭上这班车。顿时二话没说,回家带了点钱,拿上两件换洗衣服就上路了。

    到了广州传法班,因是师父最后一次传功讲法,全国各地来的同修很多,有东北的,有北京的,有新疆的,有武汉的……礼堂内上下坐满了人,门外走廊也站了许多人,我一看少说也有三千多。别看人多,每次师父讲法,台下总是鸦雀无声。只听师父深入浅出,娓娓道来,犹如久旱逢甘露,滋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田。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师尊在讲法中明确指出,要想长功就必须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修心重德。在师父传功讲法的这段日子里,我亲眼看到师父总为学员和主办单位着想,总象慈父般的对待每位学员和所有在场的人,总不迟到或随意延长时间,有时需要延长,也征求主办单位意见,和学员一样吃普通饭菜,住普通房间。我庆幸我得到了高德大法,我肯定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明师。从此我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更使我终生难忘的是,在广州传法班结束那天,师父与学员集体照相留念,我见到在场多是城里人,就我一个庄稼汉,就有了自卑感,排队照相时就往后闪。哪知师父虽隔着老远距离就象看透了我的心似的,照完像一下来,师父就走到我身边,慈父般的第一个与我握手,慈祥的说:“我知道你是农村来的,大老远来为得法……”(以下的话由于当时只顾高兴没听清。)师父的手,暖融融的。握着师父的手,登时就觉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当时我只觉得我遇到世外高人了,师父太神了。我学禅宗学了18年,还不知道灌顶是个什么滋味。这下我对师父、对大法更信了。我的心为终于找到明师而高兴,更为师尊那洪大的慈悲和平易近人所震撼。

    每当忆起师父这感人的一件件往事,端详着和师尊留影的照片,泣不成声。正是凭着对师尊、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后来我和广大同修们一样,跟着师父走过了这几年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5/48548p.html)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传法的日子

    文/新西兰惠灵顿 刘毅

    【明慧网2004年5月10日】1994年1月17日,李洪志师父在天津举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当时是在天津人民礼堂办的班,一共10堂课,为期9天(师父为了减少大家的费用和时间,利用一个星期天把两堂课合在一起)。前9堂课是师父讲法,教功,最后一天是师父解答大家的提问。10堂课新学员收费50元[人民币],老学员35元。新学员平均一堂课5元,我在参加学习班前一个月,在这所礼堂看过一场90分钟的电影,票价是10元,可想而知师父办班收费是多么的低。

    我在参加学习班的日子里,越听师父的讲法越激动,因我终于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师父的讲法真的是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改变了我生活的道路。我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的道路。在参加学习班期间有四件事让我记忆犹新。

    第一件是,师父星期天中午和大家合影,当时我不知道那天讲课之前师父要和大家合影,我去的时候大家已经在礼堂外面的院子里开始照相了,无论是7、8个人一组,还是20、30人一组,只要大家站好了,请师父过来,师父就过来和大家一起合影,一千多人分别和师父合影,每次师父都是带着慈祥的笑容,从没有不耐烦。当时我也想和师父一起照相,可站在那一想:师父说了我的法身天天跟着你。不用照了。这样一来失去了一次和师父合影的机会,回想起来有些遗憾。

    第二件是最后一天讲课后看师父打大手印,当时感觉无比的美妙却又表达不出来。

    第三件是最后一天师父讲法后,有一个学员上台给师父送锦旗,他自己介绍是东北人,得了癌症,医院已经判了死刑,但是他经人介绍找到了法轮功。在天津,是他第二次参加学习班,他们家一起上台给师父送锦旗,他一上台就兴奋的在台上一边喊:好喽,好喽,全好喽,一边跑着转圈,台下的学员报以热烈的掌声。他自己做了自我介绍,把锦旗献给了师父,并和师父合影,台下的学员再一次热烈鼓掌。

    让我最难忘的是在学习班倒数第二天,在学神通加持法时,我当时座位在楼上,还有些空位,可以盘腿,我正在闭眼学功,不知为什么就把眼睛睁开了,一看,当时师父就站在我身前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正在微笑的看着我,满面的慈祥,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一看我睁开眼了,冲我笑笑转身就下楼去了。

    现在每次想起师父的笑容,都倍感惭愧,这么些年真的是有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就在我打这段文字时,禁不住眼泪又流下来,知道只有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才不负师恩。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6/48582p.html)


    回忆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第二次传法

    文/新西兰惠灵顿 刘毅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1994年3月14日,李洪志师父到天津第二次讲法传功,这一次是在天津八一礼堂,能容纳一千一百多人。我听一个跟随师父来的学员讲:本来师父这一年的安排已经满了,因为天津方面的一再邀请,师父挤时间在天津又办了这次班。

    因为这是师父第二次来传功,人们对大法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来听课的人很多,还有北京的几百名学员,人太多了,以致天津的许多人没买到票,進不了场。第一天有好多人站在礼堂的院里,不愿离开。工作人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师父,师父又抽出时间,在上午为这些没买到票的人单独加了一节课。下课后大家走到小院子里时,正好赶上师父也从侧门出来,大家一看到师父,一下子都拥到师父跟前,拿出书来让师父签名。因为人多有点乱,当时天津的负责人劝大家说:师父累了,晚上还有课,让师父回去休息吧。可大家都不愿放弃这个机会,师父就对大家说:排好队。然后就给大家签名。我在一旁看着,直接体会到师父的慈悲。

    这次师父到天津传法,还应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的邀请,在清晨的一个热线节目中介绍了法轮功,还通过电话热线回答了听众的提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这次在李洪志师父办法轮功学习班时,也有一个所谓的气功师,也开了一个所谓授功班,一节课,2个多小时,收费35元,而师父一节课只收费5元,相比之下李洪志师父收费是极低的。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14/49192p.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