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恶警马清波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五年来恶警马清波对江氏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卖力参与,而这种卖力参与的本质并不是因不明真象而被利用或出于无奈,大法弟子本着善念从未放弃对他的劝善,但他始终没有收敛,这其中是他贪婪的本性使然。从中他勒索了大法弟子及家属许多钱物,中饱私囊。我们把他的恶行发到国际互联网恶人榜上,在国际上曝光。

马清波,男,54岁,家住葫芦岛市龙港区马仗房街20号楼。在新区也有住宅。现任葫芦岛市龙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仅龙港区东街、西街、望海寺三地,他就先后送6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非法判刑6 人,迫害致死1人,强制洗脑50多人被非法关押、非法行政拘留、或非法刑事拘留处罚达200多人次,迫使多名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龙港区起到恶首的作用。以下部分案例,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或是直接参与幕后操纵。

一、金丽凤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而被迫害致死

金丽凤,女,39岁,大学毕业,生前任望海市渤海船舶工业学校英语教师,99年7月20日后,只因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就被多次拘留。2001年8月14日,她在上班,恶警再次把她带走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恶警威胁她再坚持炼就是无限期关押。面对无止境的迫害,在2001年腊月二十四日绝食抗议,在绝食过程中,狱警对她進行粗暴灌食,在绝食第七天,由于插管伤肺部,口鼻出血,死亡。

二、退休教师高文志脚镣磨出白骨

高文志,男,葫芦岛锌厂职工学校退休教师,大学毕业。99年7,20后因進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后,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又被锌厂公安处送往看守所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他受到了地狱般的折磨。几十斤的脚镣被砸上了“开管”“狼牙棒”“老虎凳”等刑具都用上了,每天毒打四次,晚上不让睡觉,脚后跟被脚镣磨出了白碴儿骨头,出来后,锌厂并没有放过他,他被拘禁在锌厂宾馆,办所谓的学习班。三天后,被送到葫芦岛市教养院劳教三年,在这里他坚持上诉,被多次毒打或关小号。2000年7月,被加期1年,同年12月被异地劳教,送往阜新市教养院劳教,每天装煤、运煤,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却不给吃饱,干慢些或完不成任务便遭管教或牢头毒打,退休后应享受的退休金也被锌厂扣押了,由于他坚持信仰,继续上诉,揭发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折磨。2002年被阜新教养院直接判刑三年,现关押在沈阳监狱城。

三、谷文启被判劳教三年两次被送到精神病院

谷文启,男,葫芦岛锌厂电解锌分厂工人。2000年5月因進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受到开除厂籍、留厂查看,停发工资一年的处分,同年7月电解锌厂分厂强行将谷文启、陶山、李广海三人以办班为名软禁在分厂保卫科约十天,不让回家。

同年10月,谷文启等24人被绑架到“兴城市西飞洗脑班”洗脑,他从洗脑班走脱,几天后,他被锌厂公安处绑架,送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1个月,又被锌厂公安处送往精神病院继续迫害,从精神病院接回后,又被电解锌分厂非法拘禁起来,逼他写保证,原锌厂办公室主任刘雅芬与马清波联系,把他送往劳教。在劳教所里,被送到严管队折磨。手脚被铐在床上,不喂饭时将其嘴用破布堵上,脚脖子被手铐勒破,红肿两个月左右,于2002年初,他被送往精神病院迫害,经过11个月的折磨,又送回劳教院。此时他已站立不稳,骨瘦如柴。劳教期满后,因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现关押在锦州市南山监狱。

四、善良夫妻吴波、宫昌兰被分别非法判刑六、七年

2004年4月28日,马清波为首带队抓捕大法弟子吴波、宫昌兰,并被非法抄家,以此为借口把二人非法判刑分别是六年、七年(详见法院起诉书和上诉书)

五、赵才华因坚持信仰拒绝“转化”被送马三家迫害

赵才华,女,32岁,葫芦岛锌厂财务处会计,大学毕业。2000年5月13日,她進京上访,被接回当地被非法拘留一个月。2002年5月10日她在市场买菜回家中被绑架至兴城洗脑班,马清波带人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并以此为借口两天后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三年,在这里经历了漫长的16个月人间地狱的生活,出来后体重仅剩60来斤,她的奶奶在这期间带着深深的牵挂不幸病逝,她没能看上最后一眼。

2004年4月28日,马清波以有人举报为由非法抄家,但没抄走任何东西。

六、陶山被两次劳教并被抄走出租车

陶山,男,葫芦岛锌厂工人,他因上访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关押在葫芦岛市教养院,因耳膜穿孔,胆囊炎保外就医,因生活没有来源,好友借钱买辆出租车维持生活。

2004年2月11日,马清波带人在家门口绑架了他,随后又带3名警察敲开家门,非法抄家,陶山妻子让报出姓名,马清波说:“我就是恶警马清波,都说我是恶警,今天就恶给你们看看”,他们把陶山不修炼的妻子也带到龙港区分局,还扣留出租车,因每天都要交税,多次要车都不给,无奈辗转把车卖了,新车主来龙港分局提车,马清波直接扣下3万元,只给陶山妻子8.5万元,没开任何收据和理由。

七、范志刚,苏爽夫妻被逼流离失所

范志刚因散发真象资料被通缉,从此流离失所,马清波多次带人到其家、其父母家、岳父家及外地亲属家抓捕抄家。2003年10月苏爽从自己父母家中被抓走,被送入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一年,现虽已到期,又被非法加期半年,范志刚在妻离子散的痛苦中还没解脱出来,姥爷、父亲、岳母又相继去世,他都无法回家尽孝。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信仰自由的权利,还失去了对子女抚养教育的权利、工作的权利、及人身自由的权利。

八、张氏姐妹被迫流离失所被抓送入马三家

2002年5月,张秀敏、张秀芹姐妹二人因挂大法标语被恶警追查而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7月,马清波派人跟踪将两人非法抓捕并送劳教,现两人正在马三家劳教院,被進一步迫害中。

九、李玉娴屡遭骚扰,现被跟踪

2001年2月,李玉娴因進京上访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劳教,因高血压保外就医。回家后有人举报与某人来往又被抓走,正念走出后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马清波派人蹲坑在其妹家将其绑架,因严重心脏病、高血压看守所拒收。但马清波又不甘心,又批她劳教三年,在家属与本人共同抵制下,没有送走,但仍有人跟踪。

十、陈志国屡遭马清波迫害

陈志国,男,39岁葫芦岛锌厂质管部干部,大学毕业。在五年中,马清波对其迫害不可谓不深。2004年3月22日已经历过两次洗脑班,一次行政拘留,二次刑事拘留的他,因被人举报在单位被恶警绑架,因不说出任何大法弟子的名字,又被劳教三年,现仍在葫芦岛市教养院迫害。

十一、六十七岁老人祖桂珍被判劳教

祖桂珍,女,67岁,在发真象资料时被人举报,被判劳教一年,到马三家教养院体检不合格,拒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