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联合广场上的黄衫天使(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
  • 曼哈顿联合广场上的黄衫天使(图)

  • 纽约曼哈顿在变,纽约人在觉醒

  • 纽约行

  • 曼哈顿联合广场上的黄衫天使(图)

    自从8月以来的几乎每一个周末,人们在纽约曼哈顿的联合广场(Union Square)上都可以看到一位身着黄色T恤衫、身体健硕的中年妇女在散发一种介绍法轮功的传单,有时她也会举着一面展板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迫害的图片展示给过往的行人。李(Li)女士――这位来自俄亥俄州一个中部城市的药厂技术员,同其他上百名美国中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在纽约曼哈顿的街道上度过了他们的大部分周末,尤其在这个号称大都会中的小镇的联合广场地区。


    李女士在向行人展示一块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展板。

    罗丝在教一群游人法轮功功法,站在她右边的秘鲁妇女向她讲述了自己的奇特经历。


    露西亚教授在分发法轮功真象报纸。

    人们参观在联合广场公园举办的酷刑展。

    法轮功学员在向游人讲真象。

    位于曼哈顿中城第14大街和百老汇交汇口的联合广场公园及周围街区是曼哈顿岛上最受人们喜爱的地方之一,这里汇集了纽约最可口的一批餐馆、从古玩、图书、运动器材到电器的零售商店、演出戏剧杂耍舞蹈音乐电影的剧院;这里也集中了一些一流的医学中心、大学和设计学校;这里还号称纽约的“创造走廊”(Creative Corridor),数千名摄影家、建筑师、出版商、图案设计师、以及无数的互联网、公关、和广告公司在这里工作。具有历史意义的联合广场公园更成了人们休闲的理想场所和形形色色的团体宣传他们理念的舞台,被戏称为纽约的“大杂货店”。

    与其他团体的鼓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平和和理性,他们平静的向路人散发着介绍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故事的传单和报纸,并耐心的向每一位好奇或疑惑的询问者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象。而每一次的交谈都可以引出一个有趣而又动人的故事。

    李女士上个周六遇到了一位已经都市化了的美国土著,告诉她法轮功学员因为炼习打坐而在中国被警察殴打和关入劳改营,这位前印第安酋长的女儿马上从李女士手上要过一沓传单说:“我帮你发!”

    罗丝(Rose),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中学教师,在联合广场向一群游人教授法轮功功法,其中一名妇女兴奋的说:“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这名激动的秘鲁妇女告诉罗丝她的一个梦。大约两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她梦到她的侄女告诉她自己病了,要炼五套功法。这位妇女百思不解,不明白这五套功法到底是什么?第二天,她打电话给侄女,发现侄女果然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她问侄女五套功法是什么意思,侄女说不知道。几天以后她来到了纽约,当她走在四十二大街时,一位法轮功学员递给她一份法轮功报纸,并用有限的英语说:“五套功法。” 这位妇女又惊又喜,惊的是世上真有奇迹出现,喜的是她终于找到了这个五套功法。

    对于某些西方人来说,穿着黄色T恤衫的西方学员在联合广场上发传单对他们的震惊可能不亚于酷刑展。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教授露西亚(Lucia)曾碰到有的人对她惊呼:“怎么还有白人法轮功?”让露西亚高兴的是,她又获得了一个机会向自己的同胞介绍法轮功如何神奇般的治好了折磨她多年的背痛,以及法轮功如何彻底改变了她。不仅法轮功早已跃出了中国人的范围从而走向了世界,而且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已经越过了中国的国界,影响着世界上的每一个民族。

    中西方学员已经在联合广场经历了夏日的酷暑和中秋的凉爽,曼哈顿的人们也已经习惯看到这一群群黄衫天使的身影。一次次目光的接触、一张张传单的散发、一场场倾心的交谈,正静静的把法轮功的美好和在中国被迫害的真象传给曼哈顿人,再由他们由这个世界之都传向全世界。


    纽约曼哈顿在变,纽约人在觉醒

    文/荷兰学员

    这次利用出差前的一周时间和来自德国的同修一起来到了纽约曼哈顿讲真象。这一周纽约是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这已是我第四次来纽约了。以前对纽约曼哈顿的印象是高楼大厦林立、商业气息浓、节奏快、游人多、路人大多麻木冷淡。然而通过来纽约曼哈顿的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们一个多月的讲真象,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曼哈顿在从沉睡中惊醒。人们被酷刑展的场景、法轮功真象展板、学员们手举的真象图板所震撼;人们开始询问、了解、谴责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人们开始对我们的正义之举表示支持。下面略举几个例子。

    在我们参加“勇气长城”活动时,一位美国人在我们手举的真象图板和写有英文的“帮助停止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横幅前停留了很久,最后他对我们说:我想要这个横幅,我要去北京,我要给那里的人看。我们告诉他,这样做对他是很危险的。但他还是执意要这个横幅。大家经过商量最后把横幅送给了这位美国人。

    一次我们在一个小店买水果,店主人正在拨电话,当她看到我们身穿黄色的T恤衫手里拿着法轮功真象报纸时,马上对她的雇员(好像是个中国人)说:你知道吗?他们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的事吗?那位雇员说不知道。于是这位店主人开始给她的这位雇员讲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这时我们赶快把手里真象材料送给了她的雇员。在我们后面排队的一位美国妇女马上把手伸过来说:也给我一份材料好吗?我们赶忙把真象报纸递给了她。当时我们深受鼓舞。为有这样多的纽约人想了解真象,并在了解真象后还帮助我们向别人讲真象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许多学员住在离曼哈顿时代广场很近的一个旅馆。在街角处有几个摊位。摊主之一是个中国人。他在那里用彩墨给游客写名字。通过过往的法轮功学员讲真象,使他对法轮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于是他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写了: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并悬挂在他的画板前。从早到晚在那里经过的行人都能看到。

    有一天我们穿便装路过42街上的一个摊位时,摊主对我们说:你们是中国人吗?我们回答:是。他说:你们千万不要回到中国去,请看这里正在发生着迫害。说着就把法轮功学员给他的真象报纸给我们看。

    有一次我们举着写着“帮助停止在中国的迫害”的真象图板走在纽约市政厅的公园附近,这时从我们身后走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士向举真象图板的德国同修说:请问,你会说英语吗?同修指着我说,她会。那位女士又转过身来问我:你会英语吗?我回答她:会一点点。她接着说:我看过你们的真象资料。我怎么样做才能帮助你们停止这场迫害呢?我用自己有限的英语回答她:请告诉所有的人。让他们都了解这场迫害。你也可以给有关人士写信。那位女士一边点头一边说:好。我知道了,我会做的。

    百老汇32街附近有许多韩国人和日本人经常路过那里。酷刑展的最初几天,这些人多数都是面无表情走过这里,也不愿接法轮功真象资料。也是在我们离开纽约的最后两天,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和日本人驻足在我们的真人模拟酷刑展或真象展板前观看。他们也开始接我们的真象资料。还有一次两个商人模样的韩国人见我在发真象资料,其中一人指着我对另外一人说:看,法轮功。然后他走过来对我用英语说:“I support Falun Gong(我支持法轮功)。”我用英语回答说:“谢谢你。”


    纽约行

    文/德州奥斯汀大法学员

    上个周末,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几位同修来到纽约。我站在车水马龙的华尔街道旁,开始了在曼哈顿讲真象的历程。我手中抱着一叠真象资料,另一只手则忙碌的把资料递给过往的行人。此时正值午饭时间,来往的人潮真是多,一波接一波的从未停止。人们大都很匆忙,有些人显得冷漠。可是我并没有太介意,反而我的正念更强。我清楚这趟纽约之行是要把法轮大法的慈悲带给这里的众生,我有信心做好。

    可是在几个星期前,我并不是这么有信心的。在8月初的时候,我就想到纽约来,可是却犹豫不决。我不确定我到纽约能做什么,也怀疑我是否能做好,尤其是在大街上发传单及讲真象的事一直不是我这种“脸皮薄”的人的专长。纽约的环境我也不熟悉,再加上我现在的工作也越来越忙碌,就在这举棋不定之间,转眼间个把月就过去了。我终于警觉到下定决心的重要,尤其在这关键的时刻,时机一过就不会再来。刚好最近还有同修也要到纽约,我就决定与他们一起去。一旦下了决心,所有的阻扰都迎刃而解,我终于踏上了赴纽约的征程。

    * 打开环境

    第一天我们是在华尔街附近的街道发资料。人很多,开始的时候接资料的人却不多。我注意到其他街角的同修发资料的效果都比我好,于是我开始改進我发资料的技巧。我试着改变不同的地点及方向去发,慢慢的领悟到一些窍门。例如站在人群的右侧,因人们习惯用右手来接,效果就会好些。我发现目光接触是最有效的,再加上跟他们说“Hello (你好)!”,“你好吗?”“你从哪儿来?”亲切的打招呼,都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很多人都会接资料,或礼貌的说他已有一份了。还有些人会主动的与我交谈,或问一些问题,象“这场迫害是真的吗?”“我能为你们做什么?”之类的话。一旦有了接触,我发现大多数人都是很友善的。真象资料也一份又一份的从我手中出去。每当看到有东方面孔出现时,我会特别的关照,因为他们可能是需要了解真象的中国人。我都会尽量的去捕捉他们的眼神,并且亲切的问候他们。

    * 酷刑展

    我们的资料点旁边都有酷刑展,一旁还有大法弟子在展示功法。酷刑展在人群中所展现出来的震撼力是相当大的,远远的就能吸引人们的注意。这个时候正是发资料及讲清真象最好的时机。

    由于酷刑展需要人手帮忙,让我有机会也客串了一下恶警的角色,戴上警帽穿上黑制服,手里拿着警棍站在老虎凳旁边,模拟中国恶警对大法弟子实施酷刑的样子。我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儿,这也让我有机会去观察过往行人的反应。有的惊恐,有的流露出不忍及同情的表情,有的仔细的看着展板上的说明,想明白更多。我也看到同修们忙碌的在发资料及亲切的解说,整个的画面是很感人的。

    我发现扮恶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是指静静的站上一两个小时不动,我的腿已经感到不舒服。从我这边看过去,另一位扮“恶警”的学员更受力,他要一直举着手臂做出打人的恶状。这令我非常佩服那位坐在老虎凳上的老先生及关在笼子里的老太太,他们坐在那儿或蹲在狭小的笼子里已经好久了,可以说是非常辛苦的。有同修不停的过来问候他们累不累,但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都说不累,还要坚持下去。

    当接送我的同修送我到机场时,他问我此行有什么收获。我想想,纽约行这么多的人与事,件件都触动着我的心灵,我的收获简直太大了。我感谢同修给我的帮助,真心的谢谢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