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国庆(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他们曾经是中国保密部队的军人,在中国北方那个无人知晓的沙漠里,为中国的国防事业贡献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家庭,还有他们的健康。


法轮功学员李红、李良、李迎的父母旧照

他们比其他普通的人更有理由享受国庆假日给人们带来的喜悦和欢愉。虽然从1987年小女儿外出求学开始,一家五口人就没有在一起好好过一个国庆节,但是少不了贴心的女儿打来的长途,少不了少在身边的儿女悉心的照顾,他们的日子过的快乐而满足。


儿子李良和女儿李红小时候的照片

大女儿李红(左)和小女儿李迎(右)

特别是1994年他们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更是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以前走路需要人扶着的爸爸,现在承担起看护、教导外孙的职责。母亲已经60多岁了,却仍旧健步如飞,骑自行车可以和年轻人媲美。

但从1999年开始,他们的国庆节是灰色和黑色的。1999年10月,小儿子因为写了一封上访信,被非法关押,判处1年半劳教,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天津市双口劳教所。

他们是老实巴交的一介草民,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的强权和众口铄金的谎言,他们投诉无门,只有一趟一趟的寻遍了天津市的警局,才得知儿子被关押的地方。他们乘上长途车奔波了2个多小时,却因为儿子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许探视。从此以后,几乎每个月都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不知道耿直的儿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每次听到有炼法轮功的被警察打死的消息,他们就心惊胆战,他们好怕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小儿子李良被非法劳教两年

担惊受怕中迎来了春节,他们的大女儿在春节期间又被剥夺了自由,除了“她坚持炼法轮功”之外,没有任何理由。一纸劳教书,就是一个人的几年时光啊!

身边的儿女一下子都不在了,年幼的外孙又一直要妈妈,他们的泪只有往肚里落。他们的小女儿在上海工作很忙,除了经常打电话回家安慰他们外,什么也不能帮他们承担。每次听到小女儿的电话,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他们隔几天收不到小女儿的电话,就开始嘀咕了,怕她也被抓。

小女儿答应他们2001年春节的时候回家。到了小女儿应该到家的日子,妈妈到火车站去接,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打电话到她上海的家里,电话没有人接,手机关机。单位里又正好放假,小女儿失踪了!母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夜之间头发白了许多,本来就不爱说话的爸爸,更是整日里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

他们第一次过这样没有一个儿女在身边的春节,第一次过这种以泪洗面的春节。

小女儿是正月十五的生日,蛋糕买来了,却没有人吃,他们守在蛋糕旁,依稀看到了她往日的笑颜。他们对着蛋糕许下了一个心愿:希望能有她的只言片语。苍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知道了小女儿被非法关入了上海市洗脑班,目的还是一个: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他们了解自己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们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说辞,他们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他们无法得知孩子们在劳教所、洗脑班的情况,但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没有错,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为此,60多岁的母亲也被关入了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她出来的时候,恶人强迫她签字:不签永远不放她走。母亲一边担心年近古稀的父亲,一边想去看看三个被关押的孩子,不得已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啊、盼啊,2001年4月份,大女儿从劳教所放出来了,5月份小女儿从洗脑班放出来了。父亲、母亲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

在所有灰色的国庆节中,2001的国庆因为有两个女儿的陪伴,也有了一些开心的颜色。尽管有人跟踪,电话一直被窃听,这并不妨碍女儿陪他们出去散散心。

小女儿陪他们再一次来到劳教所,想看看关在里面的儿子,仍旧是满怀希望去,带着失望回。

刚回到上海不几天的小女儿,在出差的途中被非法抓捕,没有任何原因。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不愿意说假话,没曾想这一次一关就是两年。小女婿千里迢迢从澳洲赶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爱人,却被赶出了生他、养他的祖国的大门。


小女儿李迎目前被营救到澳洲

母亲坐火车硬座来到上海,下车后没顾得找地方住,直接坐长途汽车来到劳教所门口,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伤心欲绝的母亲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天津。

2002年3月份,这是小女儿被抓半年后母亲第一次看到她。刚强的母亲,拿出做军人时的毅力,强忍着眼泪,倔强的小女儿看在眼里,苦在心里,看着风尘仆仆的母亲,背包里面是茶缸和方便面,小女儿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母亲想抱抱女儿,却都不允许。时间过得飞快,只得看着母亲的背影消失在铁门的后面。小女儿晚上躺在床上,眼泪不由自主地淌啊淌啊。

2003年的国庆节前夕,父亲做好的一桌的饭菜,外孙也翘首盼着妈妈的回来,等到的却是冰冷的一张纸,他们的大女儿再次被抓入劳教所,这一次是2年半的时间。

但父母已经不再相信盖着红章的红头判决书了,小儿子1999年10月被判一年半劳教,到2003年10月,4年了,都没有放出来,这一次大女儿又不知道要被关多长的时间。

外孙已经渐渐懂事了,不再像小时候失去妈妈时大哭了,他一句话都不说,眼泪在眼眶里转着,使劲憋着不让它流下来。有一天晚上,父亲给外孙盖被子,发现孩子的泪水湿了大半个枕头……

从此父母开始奔波津沪两地,看望被关的三个子女。

小女儿过了2004年国庆就应该放出来了,刚过完十一黄金周,母亲就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去上海的列车,心里又是期盼,又是担心。终于见到小女儿了,母亲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回家了!陪小女儿在家的这段日子,是母亲这么多年来最舒心的日子了,小女婿打来越洋电话,才知道他在澳洲这两年,跑了那么多的地方,找了那么多的人,甚至连澳洲外交部都出面与中国政府交涉,让他们放人,才能有小女儿今天的自由。

母亲虽然舍不得,但还是对小女儿说:你快些出去吧,出去我才能不再担心你。你才不会像你的姐姐弟弟一样,被反复抓、反复关押。

在澳洲政府的帮助下,小女儿顺利到达澳洲,但她却没有机会再看一眼最疼她的爸爸,从此她再也不能承欢膝下,连她的婚礼,父母都没有办法出席。

2004年5月22日,他们被关押了56个月的儿子终于回家了,外孙看到舅舅那个开心啊,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一个劲的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往舅舅嘴里塞。从此他成了舅舅的小尾巴。

每个月他们都能去看看大女儿,所以,5年来,他们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舒心的笑容,他们憧憬着儿女绕膝的那一刻,因为这一天不远了。

没曾想,2004年10月2日,6、7个警察闯到家里,抄家、逼问父母他们的小儿子都和什么人联系,家里的《转法轮》是谁的,年迈的父母才知道他们的小儿子再次被秘密抓捕。没有人告诉他们为什么抓他,没有人告诉他们把他关在什么地方,他们找派出所、公安分局、甚至打电话到市公安局,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木讷的父亲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嘴角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母亲焦急万分,让他们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不仅要问,做好人就这么难吗?信“真善忍”就有罪吗?

他们的孩子都是大学生,风华正茂的年龄,本应给国家做出贡献的年龄,却被关在劳教所、看守所里,受尽非人的折磨。他们的小女儿曾经在冬天被手铐从背后反吊在牢房的铁门上,3天3夜,整个手臂失去了知觉;被四脚朝天每日14个小时绑在床上灌食,被关入一个人的屋子里达6个月之久。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曾经承受过什么,但他们知道曾经和他儿子关在一起的一个大学生被劳教所活活整死了。小儿子不想告诉他们他的遭遇,是怕他们承受不了,他自己也不想再回到那种地狱般的生活中去。现在儿子又被抓了,他们更是无从得知了。

善良的人啊,当你们看到这里的时候,您是否愿意帮助这对孤独无援的父母呢?拿起你们的电话,给他们一些援手吧。

此次抓捕小儿子李良(33岁)的相关人员的电话如下:

河北区国保支队电话:0086 22 2635 3788
警察:宋晓升,刘广涛(抓人、抄家)

河东区和平村派出所:电话(值班室):0086 22 2432 9184 地址:和平村大街9号内
民警:耿涛(户籍警)
民警:孙培海(以前的户籍警)

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办事处:电话:0086 22 2432 8563
书记: 沈书记
李霞(党办)
火秀玲(以前是街道管法轮功的,她直接导致李良关押至2004年5月份。现在是李霞管这方面的)

居委会: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华康里居委会0086 22 2646 1086
居委会书记:钱书记(女)
郭秀珍副书记(女)(爱人:张震)家里电话:0086 22 26418379
河东区分局电话:0086 22 2421 1876
河北区分局电话:0086 22 2635 2540
市公安局电话(举报干警违纪)0086 22 2339 8255
市公安局电话0086 22 2731 8989转河北区分局

大女儿 李红,40岁,现被劫持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属下的一中队。
地址: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邮编:300270
电话:(86)-22-63251823(门房),63251619(办公室),63251069(管教科)

小女儿 李迎 目前居住在澳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