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刘立华:大庆大法学员,中学英语教师。由于她当公安的弟弟配合邪恶之徒把她抓去,她坚持修炼,最后被非法关押,并取消她孩子上大学。刘立华因在监区里传纸条被关進小号六个多月,恶警给她上大挂、上背铐,还被恶警和犯人打得遍体鳞伤。恶警用电棍把刘立华脸都电坏了,她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四肢不能动。但她非常坚定。

谢秀英:因不穿劳改服、不报名字。恶警就强迫她们在院子里跑圈,每天跑十几个小时,如果跑慢了就用电棍打,或用脚踢。谢秀英一直不签字。恶警将她的腿打坏了,一条腿肿得像两条腿一样粗,不能走路了,他们一看不行了,就用车拉到医院去治。当天在医院花的三百多元钱从谢秀英的钱卡上扣出去。为了要求放被关小号的同修,八月份她们绝食一个月,曾经上过大挂和背铐,受尽了非法迫害,于2004年9月15日释放回家。非法关押三年。

商秀芳:2004年3月11日因不出去点名,不穿劳改服被上大挂三天,放下后腿不能走路了。上厕所时恶警张春华指使犯人宋立波打她,硬把着她去厕所,结果掉到厕所坑里了,并昏过去了,苏醒后又给她上大挂。

王秀悦:被上大挂时,想上厕所,恶警不让去,尿裤子里也不让换裤子,放下之后,恶警强迫她坐在水泥地上,把两手反铐上。

吕莹华:原是刑事犯,大法学员向她讲真象,她明白真象后,立即跟大法学员学法,坚定做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怎么做她就怎么做,所以恶警和犯人对她迫害最厉害,整天都挨打。也给她上大挂、上背铐。她一直很坚定,要坚修到底。

刘文君:没得法前,卧床不起十多年,爱人看她不能自理,就抛弃她了,生活靠孩子捡垃圾(捡破菜、破饭)维持。刘文君得法后,不长时间就能下地走了,非常奇迹。人们都不相信,很多人到她家去看望,当地的干部也去看她。她爱人听说后也回家了。7.20后她多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在派出所拘留时她不配合邪恶,遭恶警毒打。恶警以为打死了,将刘文君放入太平间里,打算不声张就把她火化了,结果到太平间一看,她在太平间里坐着炼功哪,恶警吓坏了。刘文君后来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在女监里刘文君不配合邪恶之徒,受尽非法迫害,至今关在小号里。

张淑哲、王洪杰、吕莹华:从2004年3月1日至今仍然关在小号里,因不配合邪恶之徒,并采取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恶警和犯人给她们灌食,用管子把鼻子都插出血了。

安玲、周春芝:被恶警上大挂、上背铐。

八监区十八名大法学员为了不穿劳改服、不出去点名,要求释放关小号的同修,绝食一个月,在这期间她们每天被灌食三次,早上灌奶粉加盐一带,中午、晚上灌玉米粥。恶警强行给她们打点滴,在里边加上迷昏药,这些大法学员被打完点滴后都不能走路了。邪恶的监区长张春华指使犯人宋立波把十八名大法学员的上衣扒光,然后把衣服拿到水房里放炉子烧掉。当时吕玉君不配合,张春华上去连打带踢,把吕玉君的头发拽下好几撮,吕玉君说:“大法学员是吓不倒的,等我出去后拿着我的头发去上网告你们。”张春华还说:“这是××党无产阶级对你们的专政。”商秀芳说:“你们无产者起源是流氓。”张春华无话可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