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李洪志师父传法过程中的点滴故事(专辑4)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

  • 留得清白在人间(一)

  • 留得清白在人间(二)

  • 留得清白在人间(三)

  • 留得清白在人间(四)

  • 震撼江南塞北的盛会──记长春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

  • 回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班的日子

  • 李洪志师尊的教诲

  • 师父师父在济南讲法班期间的一些故事

  • 回忆最幸福的时光

  • 留得清白在人间(一)

    文/东北大法弟子缘路 同修整理

    【明慧网2004年8月3日】一九九二年春天,在中国北方出现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奇功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法轮功象一颗璀璨的明珠以其耀眼的光辉驱散炼功人心境的尘埃,点亮了修炼大道的明灯。为了洪扬法轮功,普度众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远离家乡去北京、山东、太原等各地办班传法、传功。

    由于学者越来越多,当时没有正式出版的书。李洪志师父把书稿写出来了,可是没有钱买书的版权号,借了8000元钱买书版权号,出版了《中国法轮功》首批书在各地书店发行,有缘人看后如没钱买,师父就免费赠送。在零售发放完之后连版权号的钱都没收回来。在传法初期是很艰难的,以最低的收费为标准,完全不收费也是不行的,租用场地要收费,承办机关单位要收手续费,待各种费用支出之后也就所剩不多了。剩下这样少的钱,师父本人也分文不取,全由各辅导站专人保管。对这笔钱的用途师父曾明确指出,这是法轮功学员的奉献,是对法轮功的支持,只能把它用在法轮功的建设上。如:师父的女儿上学急需用钱时,又赶到月末家里没钱,师母向师父借了五元钱,到师母开工资后师父都要把五元钱要回来,并说:“大法的钱,专款专用”。

    师父生活俭朴,住的是简易楼房,冬天没有暖气。家中只有一台电视机,家具都是八十年代的样式,师父对女儿要求很严,每月只给女儿100元生活费,包括上学所用。有一次暑假师母带女儿去北京和师父团聚,师父给女儿买了一双2元的鞋。师父家的生活标准在长春也是最低的。

    师父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言传身教,给弟子们树立了榜样。九四年末在国内办班结束,九五年初去国外传法传功,普度众生,大法的洪传到如今已有六十多个国家、地区的人得法受益。

    一九九五年初夏,师父把在国内办班所剩余的钱全部拿出来,录制了讲法录像带,赠给全国各地的辅导站。一套五本总共900分钟,在当时全国辅导站有上千个,就是用这套录像带传法传功,几年之后使上亿人得法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精神文明思想素质迅速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师父为国家、为人民、为人类做出了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无量功德、功德无量。

    (待续)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16/51428.html)


    留得清白在人间(二)

    文/东北大法弟子缘路 同修整理

    【明慧网2004年8月4日】1992年春天,师父开始在全国各地讲法传功。每次讲法时师父都谆谆教导学员:“法轮功修炼直指人心”、“真、善、忍”同修;修炼者要放淡“名利情”以德化功;坚持实修守住心性。法轮功具有超自然的能力,长功快。因为每个学员身上都有师父给下的法轮、气机、机制等修炼系统,这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无价之宝!正因如此,法轮功吸引着无数有缘之士纷纷走入修炼之门。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真切神奇之事的有缘修炼者。想起过去一幕幕师父妙手回春的使许多病危学员起死回生,感人至深的场面至今不能忘怀。

    师父开始讲法传功很不容易,因为当初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多数是有病的,为了祛病健身而進来的。在学习班上对师父讲的法理还听不太明白,不能完全理解,就知道好、有道理、爱听,每次身体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受益非浅。因此不论师父走到哪里办班,总有许多人一个班接着一个班跟着听,到最后明白了师父讲的法理时,由祛病健身走上了真正修炼之路。

    我的亲属家住长春市,和师父同在一地区。92年夏天患肠粘连住進医院。医生说:“手术很难下手术台(因为以前做过两次手术)。”用药无效,又无其他治疗办法,无奈只能等死了。家人都很着急,四处寻求医治办法。他同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告诉:咱长春有一位大气功师,李大师正在办讲法传功学习班,在学习班上有许多学员疑难病和危重病人经李大师调整,净化身体后都神奇般好了现在第四期班已经结束了,过两天要去北京。亲属听后就让这位学员求李大师给他看一看。经这位学员跟师父介绍后,师父同意患者到他家里去。

    家人把已经不能走路的病人打出租车搀扶到师父家,师父非常热情,一边同病人交谈,一边打开窗户用手在病人病灶部位一抓,然后往窗外一扔。紧接着师父端来一个水果盘,拿来一个香蕉给病人吃,病人说:不敢吃,已经七天没吃东西了。在场的学员说:师父让你吃你就吃,不要怕。病人就吃了一个,没疼;又吃一个没疼,这时我亲属的太太明白了,忙跪下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救命之恩,师父把亲属的太太扶起来。亲属给师父钱表示酬谢,师父说:我一分钱也不要,回家多炼功吧!回家后病人饮食一切正常,也能走路骑车。带着对恩师的感激之情,亲属的全家人都参加了师父在长春举办的第五期讲法传功班。一班下来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世界观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那几年来这位学员全身心投入了助师洪法、救度有缘人得法受益,义务自费背送大法书带动了家乡很多人得法。在修炼路上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跟随师父在大法中修炼,无以回报师父救命度化之恩。

    1993年6月,师父回长春办第六期学习班。我的这位亲属又把妹妹从外地接到长春准备参加这次学习班,因妹妹患心肌膜脱落,走路非常困难。又是单位那位学员向师父介绍了其妹参加学习班的困难。在开办的前一天,师父亲自打出租车来到我的亲属家,给其妹调整身体净化到能自行走路。在医院换心肌膜需要十多万元,而师父今天神奇般给治好了,亲属家人惊叹不已,师父微笑的跟亲属家人说:不信到医院检查去!出于惊奇和感激之情亲属家人带着其妹到医院一检查:心肌膜补上了,一切正常。之后亲属带着能走路的妹妹参加了师父讲法传功学习班,十天班下来后身体的病症全消失,回家后生活能自理而且能料理一些简单的家务。一张门票节省了十多万元,而且患者没有任何痛苦,神奇般的好了。通过这件事使其妹的亲朋好友为之赞叹,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纷纷表示有机会也要聆听李大师讲法,修炼法轮大法,后来真的如经文《悟》“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许多人走上了修炼之路。

    92年到93年底,师父参加了北京举办的“东方健康博览会”,在会议期间,义务为有缘之士调整身体治病在社会普及法轮功。亲属听说后又带着邻居患癌症病人及朋友来到北京,凭着出版社的地址,在北京找了一个星期,才找到左家庄会场。


    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在本届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师父在博览会期间创造了许多奇迹。如,家乡患癌症的这位朋友已经不能行走,被家人抬着来到会场,经师父调整,清理净化身体后当时就能神奇般的下地行走了;又如:有位因坐公交车,急刹车不慎摔伤致瘫的北京妇女孙宝荣,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一年,由家人背到会场。在师父给她调整后奇迹般地站起来了,而且能走路了。从此以后,师父不论到哪办班,她都跟着听,师父在长春办第七期学习班时,我见到了她身体健康显得很年轻。

    还有一位男学员,30多岁弓腰90°,经师父现场给他调整身体,随着脊椎骨咔咔作响,慢慢腰直起来了和正常人一样了。师父的法力和功力神奇无比,象这样的危重病人,疑难病患者,在博览会期间师父给治好了数不胜数,赢得了广大群众好评,因而获得了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進步奖,荣获“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师父把第二场报告的全部收入捐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


    1993年12月27日 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李洪志先生的荣誉证书

    一晃十年过去了,自己经历的一件件一桩桩记忆犹新,师父慈悲苦度众生,呵护着每一个有缘之士,付出的太多太多了,而师父不图学员弟子一点回报,只要学员弟子一颗修炼的心,挽救着我们、保护着我们走好每一步。虽然在修炼的路上我们遇到了狂风恶浪,都没有动摇紧随师父回家的决心,信念更加坚定。

    (待续)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29/51850.html)


    留得清白在人间(三)

    文/东北大法弟子缘路 同修整理

    【明慧网2004年8月5日】1994年春天,我喜得法轮大法,有幸参加了师父在长春第七期学习班。因为要参加学习班的人数特别多约3000多人,所以学习班分白天班和晚上班,共计十天。

    第一天我们乘坐无轨电车赶往会场,中途停电了,大家下车徒步走,大约有三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达会场——吉林大学礼堂,时间很紧,大家怕迟到,都急急忙忙赶路。其中一位患颈椎增生压迫脑神经的患者,他来长春一个多月了,在医院看病花了1000多元钱也没治好,钱也用完了,听说师父办传法班也就跟着来了。说来神奇,让病痛折磨难忍的这个患者却和大家走得一样快,头也不觉得痛了,一切不适症状全消,進课堂后全好了!原来一路师父给他调整身体。十堂课下来和健康人一样。

    在学习班的日子里,每天课后休息时,我们一些学员都围站在师父身边看师父。师父气质非凡,与众不同,身着一套灰色西装、白衬衣,特别年轻。师父总微笑着与学员交谈,每天课后结束时,我们都久久不愿离去,总想在师父身边多呆一会儿,多看师父一眼。每次都等师父上车了,我们才离开会场。

    5月1日那天上午,主办单位根据学员的要求要与师父合影留念,师父欣然的同意了。每个地区的学员按顺序站好。师父一组接一组和我们合影;当和滨河地区那组合影时,有一位60多岁的男学员,头发全白了,他坐在前排小板凳上。师父走过去问他为什么坐着?那学员说:“站不住”。师父叫他到后排站着。当合影结束后,师父走过去和那位学员握手并让他把拐棍扔了,那学员没明白过来,他太太把拐棍扔了。师父让他往前走,他就像小孩一样一步步往前走,在场地走了好几圈一边走一边乐。从那天起,就再也不用拐棍了,每天自己走入会场,生活也能自理了。

    这样的事例太多了……

    师父说:“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是啊!正因为有了这段不平凡的经历,使我目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伟大的人格丰碑,觉者的胸怀;也正因为有了这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不断激励着我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待续)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30/51727.html)


    留得清白在人间(四)

    文/东北大法弟子缘路 同修整理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铭记啊!刻骨铭心的记忆!

    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以一名辅导员、老学员的身份非常荣幸的参加了师尊《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亲自聆听了师尊对辅导员、老学员的嘱托和那无限深情的教诲及期望。从那时起深感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不但要修好自己,更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每当拿起《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这本书时,总是忘不了那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耳边回荡着师父那谆谆教诲,总是热泪夺眶而出。

    会场设在长春香格里拉国际饭店大厅的礼堂。二十六日下午,参加法会的学员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来到饭店门前入场,按照顺序我们是第一批入场的。当我一走進大厅礼堂时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主席台前及四周摆满了鲜花绚丽夺目,会场庄严肃穆、温馨祥和,与以往每一次法会都不同。当时我心生一念:佛回来了!鲜花是迎接佛的啊!我非常激动而兴奋的跟身边的同修说:师父亲临会场,可身边同修都不相信(因为师父已去美国定居,而这次法会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内容)我说:你们等吧,一定的。入场结束,会场鸦雀无声、座无虚席。——我们静静的等待着……。

    5点整,慈悲的恩师突然出现在入场的大门口时,顿时,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师父面带微笑,稳健的步入会场,在师父经过的过道两旁的学员、弟子纷纷和师父握手,离师父远的学员、弟子都不约而同双手合十,向师父行佛家礼!学员向师父献鲜花,师父健步登上讲台,单手立掌向学员、弟子致意,长久掌声之后师父示意让学员坐下。师父知道弟子的心情,想看师父清楚一点,所以师父坐得高一点,我们都怀着无比崇敬而喜悦的心情,聚精会神的聆听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对我触动最大的是师父在讲法中说:“在座的辅导员、老学员,你们做了许许多多你们还认识不到的伟大的工作,真的是伟大的工作”。“你们觉得你们做的事情好像是比较简单,也不像常人的领导工作还有些报酬。你们完全都是凭着自己的热情和对大法的认识在做,看上去简简单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得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得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掌声)也就是说,你们不要把你们的工作看得那么太简单。你们既然做了这个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因为高层生命也经常跟我在讲,觉得你们能够在这里为大法做贡献,这给你们将来的生命在相当长久的以后的历史时期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当听到这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激起了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神圣感:因为有时带着人的狭隘观念去待人做事;有时遇到各种矛盾没有守住心性,没有按照师尊要求的大善、大忍去做。

    师父说:“往往我们在修炼中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都是在常人的各种矛盾的表现当中磨炼我们的心性。”(《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因此,这些年当中我一直遵循师父的教导努力去做……。

    法会休息10多分钟,弟子们都围在师尊身边,向师尊请教在修炼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师父一直微笑着耐心的解答。法会历时5个多小时,大家都觉得没听够,已经晚上10点多了,大家也不觉累,不饿。法会结束时,学员弟子们恋恋不舍的送走师父,久久都不愿离去,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之中,后来听负责主办的弟子说:这次法会租用的礼堂是师父付的钱,没用学员弟子一分钱。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31/51933.html)


    震撼江南塞北的盛会──记长春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

    文/辽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8月4日】一九九七年阴历四月初八,这天是我们地区大法弟子难以忘怀的日子,因为这天是恩师传法五周年,同时又是恩师在人间四十六岁华诞的纪念日。值此在师父的家乡──长春胜地南岭体育馆举办了这次绝古今中外,天上人间的洪法盛会--长春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下面记载的只是我们参观过程中几个难忘的片断。

    在恩师生日这天,从早晨到中午沥沥春雨善从天降,济万物焕发生机,百草鲜花饱饮甘露,吐着芬芳颔首礼贺滋润的恩泽。此前久旱的东北大地风沙蔽日,禾苗枯萎,百草树木不鲜。

    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起五更乘客车,从辽北直奔长春,由于对体育馆的路线不熟,司机迷失了方向。大家焦急万分,这时带队辅导员暗求师父帮助。神奇突然出现,车头的前方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法轮引导方向,一直到体育馆才消失。

    这时从江南塞北、港澳台而来的大法弟子们正有序的站着四路纵队進馆参观,现已是开馆的第三天。此次共展出十天,每天只能接待一万多人。

    我们随着前来参观展出的人流進入正厅,慈悲的大法音乐,顿时荡去了在人间的烦恼,仿佛超脱于争名夺利的红尘。大厅的正面供奉着两米多高师尊的法像,前边是五颜六色盛开的鲜花,背景是松柏常青,我们站在师尊像前集体留影(此照片后来被多次抄家遗失),侧面是常转不止的法轮模型。接下来的楼的共八个展室能容纳万余人参观。

    第一个展室宽敞庄严,整个展室是以“真善忍”为主题设计的,“真善忍”闪闪发光的。四面挂满了锦旗,这数不清锦旗都是学员亲手刺绣敬献的,师父的诗词和歌颂恩师度人传法的佳句。

    接下来的几个展室有书法、绘画、牌匾手工艺制作、篆刻、民间工艺品、各类活动照片、电脑设计等不拘一格,真实系统的直接抒发了弟子们真实敬法的纯净心境。其中有几幅图画是大法弟子天目看到的奇观而描绘下来的。有一幅绘的是另外空间金碧辉煌的楼台殿阁;小桥通向曲径幽深处;错落有致的亭台轩榭;苍翠欲滴的奇花异树;殊胜神奇的景物使人有置身仙境之感。

    前边有很多人席地打坐,上边悬挂着三幅师父在另外空间显现出的法身和功身,都有一人多高,这也是弟子天目看到后,用电脑制作出来的。这里的能量场最强,很多人在这个展室看到了师尊的法身和从各个画像中师父手里打出的串串法轮,在给弟子们调整身体。这里也发生了许多神奇的故事,有个腿部受过重伤的人,拄着双拐進来,出去的时候不知不觉扔掉了双拐,行走自如。

    连环画的展室更是让人留连忘返,幅幅都能催人精進。有的描绘弟子过关的事;有的表达自己修炼的体会和决心;有的通过修“真善忍”去掉不良嗜好的过程;有的表达了战胜另外空间的干扰和自身的魔性。

    我们地区的学员,敬献的一幅题为《天梯》的画使人深思耐人寻味。图中画着一幅梯子直通三界外,一个修炼的人从第一层向上攀登,每上一个层次身体出现一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一直到三界外此画既揭示了修炼过程如登天的艰辛,又展望了修炼前程的辉煌,催人努力攀登,不懈的精進。

    与之对应的一幅画,大意是一个修炼人面对前面的一座大山兴叹,这座山高耸入云,实在使人难以逾越,师父突然把大山削去一半,但无论如何还是过不去,然后师父又把半个大山化解成修炼过程中的各个关碍,弟子终于高兴的通过一道道关,前進在这条修炼的路上。看后真是发人深思,给人启悟,由衷的感谢恩师的良苦用心度化。

    还有一幅画“心”写明了修炼人要去的各种心,受到了大会的好评,同时也受到了同修们的赞誉。

    最后的一个展示是专门供书法绘画的大法弟子准备的临场书画,笔墨宣纸各色颜料应有尽有,其中有几位著名的老书法家现场书写了各种体裁“真善忍”和《经文》中的诗句。事后得知这几位受人尊重的老者是此次洪法展的倡议者和无私奉献者,他们完成了吉林省大法弟子的共同心愿。

    在出口处,设有留言簿:许许多多学员弟子都在本上写下了肺腑之言!感谢师父的度化之恩!!!为了这次展出长春大法弟子连续工作七天七夜,在此期间也发生令人不解的奇事。据说一次深夜,大家觉得饿了,马上有人就发现旁边放着很多食物、饮料等,大家饱餐之后,你问他他问你,都不知道食物从何而来,深更半夜又没有人离开现场,食物却从天而降,最后猜测是附近卖店老板(一个不修炼的人)给送来的,大家去还钱,老板却说:“是你们师父给买的”。至今此事还是未释的迷。

    长春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十天的展出,震撼了三山五岳,惊动天上人间。参观的常人,有的当时進入修炼行列,有的陆续结缘。过去有不精進的学员从此奋发向上;有对法理持怀疑态度的,从此坚信大法;观看展出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鼓舞,为今天的反迫害、讲清真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真是如师父经文《拜师》中所说“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

    今天重新翻开那永不磨灭的洪法篇章后,精神重振,也是对我们的激励和自勉。希望跌倒的同修快快站起来,迷惘的同修尽快冲出误区,切不可再彷徨,抓紧有限时间随师正法,以全新的身心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26/51767.html)


    回忆师父在广州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在我只有十几岁时,我总在想为什么我不出生在2500年前的古印度,亲闻佛法,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出三界,难道就这样一直六道轮回吗?

    1994年11月中旬我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月底就有人告诉我师父要在广州办班,问我去不去,我想也没想,赶快说去。当时只有一个朦胧的感觉,这个东西对我将来很重要。

    1994年12月师父在广州办班的前几天我们几人一同来到了广州,当时所有的宾馆、旅馆都已住满,我们四人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很小的一间房,上下铺两张床,二个人一张床,能这样我们已经非常满意了。

    我们一下火车就赶往办班地点。那几天整个广州都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师父刚开始讲课的几天,整个体育场内灰蒙蒙的一片,过了几天,特别清亮,透明度特别高。师父说因为一些原因开班时间比原来晚了几天,很多学员特别是乌鲁木齐、北京、东北的学员来了很长时间,钱也不多了,有的在吃方便面,所以这个班缩短几天。当时我坐在师父的后方看台上,只能看到师父的背影,师父经常回过头来说“坐在我后面的也落不下,后面的离我更近一些。”

    有些学员没买到票,就在门外等着,通过有关人员交涉,他们有些被安排到体育馆里席地而坐听讲,有些被安排在走道里听,用电视看,师父还专门去看望他们。

    每天师父一進入会场,学员们总是报以热烈的掌声,在最后的一堂课师父讲完课之后,给我们解答问题,然后学员给师父献花和锦旗,那个场面非常祥和,非常非常好,无法形容。当师父离开走到门口时,突然又回到场中,在空中推转大法轮,然后往我们身上打,当时我们都不知这是最后一个讲法班。

    回忆这段时光总是感到非常幸福,沐浴在法光之中真是“美妙穷尽语难诉”(《洪吟》-法轮世界)。


    师尊的教诲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8月31日】1994年4月大连一期班上,师父宣布由高秋菊任大连辅导站站长。课余市气功协会邀请师父游览滨海路、老虎滩等海滨风光。

    同行的高秋菊与市气功协会的一位有功能(开了天目)的人在一旁兴奋的议论着:“你看那边龙在戏水,有位神女牵着龙鼻子跟来了,天上还有很多宝器……”秋菊一边兴奋的拿出相机拍照,一边欣喜的说:“这是来欢迎我师父的。”

    听到她们的议论,师父没有说话,静静的在海边的沙滩上写下了一行字:“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9/12/52357.html)


    师父在济南讲法班期间的一些故事

    文/济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荣幸的聆听了师父在济南皇亭体育馆讲法班的讲法。回想起那难忘的日子,在此将自己感受较深的以及同修所提供的一些情景写出来。

    一、把苦累留给自己,把慈悲送给学员

    开课第二天下午,师父与学员合影,地点在黄亭体育馆院内楼梯台阶上。这次拍照有两个特殊情况,一个是天气特别热。那天是夏至,济南是有名的大火炉,当天预报的气温是三十七度,又安排在下午最热的时候,在院子里晒得滚烫的水泥台阶上。另一个特殊情况是人特别多。过去其它的气功班一般一、二百人,少则几十人,照一张像也得一个小时,还得抓紧才行。我们几千人,地方又不大,那得分几个组,五个组就得五个小时。晚上师父要讲法,现在连四个小时也不到了,搞会务的学员如何能应付呢?

    这时,人群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师父。原来是师父在指挥大家排队。在人多声杂、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师父既没用扩音器,也不大声喊,只是不时的用手势示意着人们向左右前后移动着。我当时想,怎能这样安排呢?师父是来讲课的,是受到国家级单位多次测试、奖励、承认的,算得上超高级大师了。合影前,他应该坐在专家待的地方,有空调、有饮料和周到的服务,象常规那样,等大家排好队了,然后往中间空位一坐就行了。而在“火炉”里,在水泥台阶灼人的热气中,师父指挥着汗流浃背的大家站好了,然后往人群中一站,转过身来,“咔嚓”一下拍完了。然后师父说:下组抓紧来。有弟子说:老师晚上还要讲课,这么累怎么能行?

    师父一下午就是这样在高温下忙着,直到合影全部结束。结果是不但能按时在晚上讲法,还给大家留出了足够的吃饭时间,晚上的讲法准时进行。北京、山东和东北等地的老学员有了经验,很快的吃完饭后抢先把走道、墙角等不太好的地方先占了,把好座位留给新学员。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稳稳当当的坐在大后方的走道边。我问他:这不有座位吗,你坐吧。他回答:我是老学员了。我听后用手拍拍他的肩膀,以免哽咽的声音发出来。

    师父开始讲课了。可是室内太热,很多人摇起了扇子。师父说:“不妨大家把扇子放下……”,不一会儿微风拂面而来。感受到师父慈悲的学员们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

    二、象征性的收费

    师父的讲法班收费特别低。我参加过多次气功班的组织工作,也听过多次气功班。我所知道的情况是:社会上的气功班一周左右的课程120-200元,还有一些更高。师父10天课程50元,有些还减免。为什么收费这样低,当然不是因为内容不高。虽然我看不透这宇宙大法的内涵,但是师父那开门见山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这不就解决了长期在修炼界逾越不了的祛病健身层次吗?而那寥寥数语道破的天机、秘中之秘:玄关、卯酉周天、天目啊,多了,让那些跑遍天下求道者惊叹不已、佩服至极。大法学员们手捧大法,老泪纵横的说:过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现在是师父把大法送到门口了,得来全不费功夫了。已经不断学法修心的弟子们已深知这《转法轮》“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天法了。常人的东西怎么能比呢!只是因为师父慈悲,为减轻学员弟子们的负担而将收费降到最低。内行人说,外行人也说:这是象征性的收费。

    三、给我母亲清理身体的故事

    这次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原来约好与一同事同去,准备好的听课证由我来保存。可在开课前几天同事突然遇车祸身亡。这飞来的横祸让人悲痛之后更加珍惜这改变人命运的修炼机缘。可是这张听课证经历了多人之手后又退回来了。最后送回来时,离开课还有三个小时。我想可能会有有缘人在等退票,就准备早点到会场把这事办了。在此之前,我必须先到母亲那儿去一趟。

    我母亲80多岁了,我们轮流在晚上照看着她,今天轮到我。我到家里一边简单的吃些东西,一边和母亲聊起了听课的事,又给她讲那听课证的“周游列国”史。我无意中想起了母亲能去多好啊。可是她病得太重了,由于严重的心脏病,心力衰竭,肾功能衰竭,医院早已下了病危通知了,必须按医嘱卧床休息。所以对于听课的事连想都没想过。

    谁也没想到在这时她说了一句话,使事情发生了变化。母亲说:昨晚我做梦,来了个唐僧打扮的师父教我炼功,还带了个瘦男孩。我忽然想起母亲从小就信佛、敬佛、心地善良、能吃苦,难道这就是高人点化吗?我们商量好了,决定让她去一趟试试看。我请来了同修帮忙,打上出租,奔皇亭而来。好不容易进了课堂,当母亲看到师父时,她立即抓住我的手说:这就是梦里见到的那师父。我见她泪已流到唇边,声音都变了。在课堂上,我这颗人心老在动,生怕她身体撑不住,出什么事。可她听得那么入神,一点都不像个垂危的病人,我想她缘份够大的。

    由于我悟性太差,又怕麻烦,第二天师父与大家合影竟没带她去,失去了一次不会再有的机会。第三天乘车到了院门口,下车后同修见她太吃力,背她走了一段路,可很快撑不住了,我俩只好架着她。她除了心脏病,还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痛得不能走路,全身浮肿,加上六岁就裹了小脚,整个身体头重脚轻。我俩架着她向前挪,累得几乎撑不住,更担心的是母亲是否能行,能站起来对她来说就很困难了,真不知她的心脏是否受得了。我此时真后悔不该冒这个险,万一……,不堪设想。

    抬头间,忽然看见师父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前面,正健步走过来,我们齐喊老师,可师父并没有搭话,象在做着什么事情,专注的目光边走边看着我母亲的身体。走过去后,我们回头看师父,师父正以同样的目光看着母亲的后背,随后快步走进课堂。此时院内的学员早已全部坐在课堂里,可师父却独自在此,一定有事,有急事……,来不及多想,先听课去。

    次日,母亲身体发生了大变化,尿量大增,而且是血尿,尿完后全身轻松了,症状没有了,消肿了。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日师父是给母亲清理身体来了。可是师父在课堂上就给大家清理身体,为什么还急着单独给母亲做呢?一定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母亲的病当时的危险性(随时可能心跳骤停),来听课也太费劲。

    师父每天都提前到会场,如果我们也能提前到,师父就可以给母亲清理了。可是我每天都要等同修下班匆忙赶到我家后,才能搬动老母亲前往,总也早到不了。反而是师父早在院子里等我们(只能利用课前的那一点时间),等我们一进门,师父抓紧赶过来做。师父做得不动声色,以至于我们都没有觉察,直到母亲身体产生剧烈变化后才意识到:师父之所以赶在几乎没有时间的课前做,就意味着在课堂上做已经来不及了。

    是师父及时的赶到,母亲的性命才保住的,同时从根本上给她清理了身体。想到此,我后怕得出了一身汗,心中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是慈悲的师父洞察一切,才使即将发生的夺命横祸化解在不知不觉中。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在这里得到了证实。师父还说过:“你要学我就对你负责”(《美国第一次讲法》)。

    四、当遇到恶语伤人时

    有一次,师父与一弟子在一小店吃面条。店主端来了面,师父轻声说了一句:“这面条放的盐多了点。”店主一听发了火:“你这人找事啊,还没吃你咋知盐多了!”

    师父没吭声,开始吃面。那人像得了理一样,训斥够了才算罢休。师父一直到吃完没再说一句话。

    弟子收拾碗筷送给店主时,顺手在师父用过的碗底用手一蘸,尝了尝,对店主说:“确实盐多了,太咸了。”

    师父为我们做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典范,做得那么坦然。

    五、石佛寺看门人的故事

    师父有一天准备去石佛寺一趟,消息灵通的一些辅导员和学员急忙赶到这里,等着见师父,等了很长时间没有来。中午将过,大家认为不来了,各自回去了。他们刚走,师父来了。

    首先看见师父的是寺里看大门的老人和他的小孙子。彼此认识后谈着话,后来师父谈起了法轮功,向他做了介绍。看门人说:“我年纪大了,没什么文化,功是炼不了了”。

    老人向师父说了他和全家人的一块心病,就是他的小孙子脑子不好用,上学不愿去,越来越跟不上了。

    师父亲热的摸摸小孩的头,顺手拿了一块糖给他,小孩高兴的吃了。

    事过不久,看门人家里传出了喜讯:他家小孙子整个变了样,人聪明了,愿意上学了,听话了,学习成绩好了。

    看门老人想:这法轮功师父心肠好,和气,一块糖就让我孙子变了样,他教的法轮功一定也孬不了。从此他带着村里一帮人炼上了法轮大法。


    回忆最幸福的时光

    文/长春大法弟子 净莲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在师父传法十二周年来临之际,我回忆和师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现将几件事写出来,让同修也能分享幸福。

    师父传法的“讲稿”

    长春第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期间,主办者让我负责给师父倒水,我非常荣幸的能经常在师父身边。

    师父传法的第一天,当师父一走進礼堂门,学员们看到师父来了,都起立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我们最敬爱的师父。大家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师父走上讲台,掌声仍经久不息,师父微笑着向大家致意,并让大家坐下来听法。

    我马上去给师父倒水,看见师父从西服上衣兜里掏出小三十二开那么大的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大小不同的字,还有各种象符号式的标记……。我把眼睛盯在纸上,想看出师父讲什么,可是一点也看不懂。这张纸就是师父传法的“讲稿”。大法传授班十天,除最后一天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外,其余九天,我看到师父都是用这张“讲稿”给学员讲法。我当时不理解,师父讲了那么多高深、内涵丰富的法,怎么就用这一张纸呢?

    后来通过学法、修炼,我明白了:大法是师父的,法就在师父心中。这张“讲稿”是师父无量智慧的象征。

    鸦雀无声

    有一次师父讲课中途,受到干扰停电了。礼堂的领导急得跑来跑去,问情况查原因,这时负责录音的大法弟子急中生智,用录音机装上几节电池,当扩音器用,播放师父的讲法声音。

    一千多人的会场,秩序井然,鸦雀无声。师父非常沉着冷静,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讲法,师父的洪亮声音在会场回荡着,和没停电的效果完全一样。师父一边讲法一边排除干扰,大约20分钟,会场来电了。

    礼堂的工作人员都说:“电停了,讲课不停,用录音机放的声音又那么清晰,会场鸦雀无声,在我们这还从来没有过,真神了!”

    师父为我们选炼功场地

    师父家乡的学员,曾得到师父的特殊关爱,这是长春学员的幸运。

    长春第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结束后,我们几个学员商量决定成立炼功点,选个炼功场地。看了几个我们认为合适的地方,都有人晨炼,正在发愁时,最敬爱的师父亲自为我们选了场地。这个地方地势平坦,环境优美,容纳的人数也多。建点后,人数天天在增加,不到一年,由原来的几十人增加到几百人。

    刚传法那两年,只要师父在长春,就经常到各个炼功点,具体指导学员学法、修心、炼功。有一天早晨,学员们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正在炼功,师父来了,师父看着大家炼功,然后轻轻的走到几个学员的身边,在学员的头上用力抓一下,用力甩在地上,给学员清理身体。

    回忆和师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真是幸福!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1/48339p.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