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一家人在2000年的一段遭遇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我是河北省赤城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20日江××迫害法轮功一年了,我们部份大法学员去贴真象资料,结果许多学员当天被抓。第二天我和二同修去打听消息,镇里的几个不法人员把我们三个一起扣押,带到镇里,遭到党委书记卜明方辱骂。卜发泄完之后把我们三个送到骆驼山检查站非法关押。

就在抓我们的同时,检查站站长李果、李有贵,还有镇里不知名的两人开车到我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录音带、讲法带和我丈夫一起带上了警车,吓得孩子直哭。我孩子眼睁睁的看着爸爸被警车带走,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午饭、晚饭全没吃,一夜没睡,只有哭,第二天早晨饭没吃一口,还是哭。

不法人员共抓了我们5人,非法分别“审讯”完了以后,又把我们关在一起,等他们吃完饭后挨个问:还炼不炼?并威胁我丈夫说:“说不炼,马上回家还烧你的石灰去,炼就送拘留所。”

我丈夫毫不犹豫的说:“炼!”恶人卜明方气急败坏的说:“炼,他就不是好东西”,然后两手掐住我丈夫的脖子恶狠狠的说:“再炼就掐死你”。

我丈夫被掐得都喘不过气,脖子也被掐破了。然后被送到拘留所。科长首先问:还炼不炼?我丈夫坚定的说:“炼!”

科长对秘书说:“收拾他!”秘书就开始打他们耳光,把我丈夫打得直趔趄;另一位同修被打得鼻流鲜血。恶徒一直打到累得直喘粗气才住手。

李果对我们三个女学员假惺惺的说:“这屋里太热,到棚里凉快惊快吧,小心中暑”。不法人员就用手铐把我们三个铐到放自行车栅里的铁柱子上。哪儿知道他们刚刚捅完马蜂窝,是让马蜂蜇我们。

然而,马蜂在我们头顶嗡嗡盘旋了一阵都飞走了。不法人员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一计未成又设了更毒辣的第二计:逼迫我们每人拍200只苍蝇,拍一下骂一句师父。

我们宁可不回家,也不会骂师父的。邪恶之徒们假惺惺的劝我们说:“拍200只苍蝇虽并不难,你看多的是嘛,一会儿就拍够了,你们就能回家了。”它们看还是达不到目地也就离开了。

这时我只觉得有些口渴,院子里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们是警察的孩子,也过来劝我们,我们就给她们讲真象,她们很愿意听,也相信。她们要看我们被搜的书,但书已经被不法人员抢走了,她们没看上。她们听了真象后很高兴,从屋里给我们端出两缸茶水,送到我们手上让我喝,这时我流下了眼泪,我知道两个生命觉醒了。

后来,拘留所打来电话:说不让再往去送人了,没地方。可是不法人员们又不甘心白白的让我们走,只好吓唬我们说:要把我们送劳教所判刑,再就是把两只手背对背铐在一起,挂在横杆上,用不了5分钟就得向它们求饶。我们一个不怕,在我们身上什么也无效。

不法人员什么手段也无用,拘留所又不让送,把我们铐在哪也不行,只有勒索钱财。要我们每人交1000元,后来通过亲戚说服700元可以回家。我们还是不配合。不法人员又把我们铐在又热又闷的小屋一夜。

后来我们三个都悟错了,因家中小孩无人照顾,第二天就交钱了,还错误的写了不炼的保证,让邪恶达到了迫害的目地。过后真后悔当时的做法。我丈夫在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11天,被勒索了1200元钱才出来。

在江××当权下做好人比登天还难,只许江××集团任意往我们身上拉屎倒尿,我们自己洗干净也不行。我们不撒传单不讲真象,用什么方式能说明我们的冤枉呢?和师父的清白呢?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