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在修炼中清醒的对待周围的一切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师父经常教我们要清醒,我想围绕这个题目讲讲我修炼中的经历和体会。

我是十年前在中国得法的,那时我只有十岁。搬到美国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越来越想真正的修炼。那时,我住的那个州和后来搬去的另一个州都没有联系人,我就挑了附近州的一个我比较熟悉的城市,用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那儿的一位联系人。那位同修几年来尽心尽力的帮助我。

我在高中念最后一年时,做了很多大法工作。我发现,只要我有帮助周围人的愿望,师父就一定会安排机会。我有机会在很多课堂里介绍大法,教功,讲清真象,在学校征集反迫害签名给政府官员,效果很好。在学校,从校长、指导员、老师到学生,很多人都听过我讲法轮大法。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想去帮助所有我周围的人,因为我是那儿唯一的大法弟子,也就是他们那时唯一的希望,他们的生命中没有比大法更重要的事。如果我不去做什么,那对我来说,就和见死不救大同小异,是不可以那样的。由于我把他们当作宝贵生命去看待,我没有用常人看人的思想――是不是我的老师,是不是我班的同学等等,在我眼里都一样。因为我抱着这种责任心去清醒的用理智做事,念头看似单纯但坚定,所以没有任何干扰、损失。

有一次,我教了我的语文课老师第一套功法。语文老师非常喜欢,并提出让全班在小考前每次都做一做,好提提精神。她第一次提出时,我由于感到意外,没有马上说什么。但我很快想了想,觉得严肃的修炼功法用来提神不妥,不尊敬。所以,老师第二次说的时候,我请求她让我和班上说两句。我简单的和他们解释,大法有超常的效果是因为他有超常的理,所以如果真正去炼得去明白法理才对,因为修炼是严肃的,而且那样对大家是最好的。我是平和的用善去说的,但我当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理解。课后,老师跟我说,我博得了大家的尊敬,我听了放了心。大法弟子用有威严的善去待人待事,必然是受人尊敬的。

我的朋友们都发现我变了。他们说,我更快乐了,更有智慧了。是啊,是师父的法理教给我智慧,而大法给我生命奇迹和意义,所以我快乐。这真是只有修炼人才明白,才体会得到的真正的幸福。

那一年,我有一次随妈妈去我们南面的一个州。在那里,我第一次碰上同修,当时的欣喜,见家人的感觉,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这之前我并不认识她们,但看到她们时,我有一种说不出的眼熟。那时我没有机会和她们多说什么,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只见一见同修都是少有而宝贵的。回想起来,真的觉得很珍惜。我现在天天都见同修,也不知不觉习以为常了。其实,我们都应该珍惜我们的缘份,不要因为得之于易就不希罕了,不认为宝贵了。

不久后,我那时住的那个州的另外一个城市出了一位西人学员。我们虽然住在不同的城市,但还是很好的互相帮助、合作,一起提高。有时,我们商量好做什么,就自己各自在自己的城市去做。我们还在电话上一起学法,一起交流,有时他开车到我那儿做大法工作。虽然我们人手少,离得不近,但我们没有因为这些困难就觉得怎么样。我从那时的修炼深深的体会到,一个人,两个人能办到的事情其实很多。同修们千万不要因为人手多就不够努力,或小看自己的能力。

当然了,我是一个修炼人,我还有很多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比如,在家庭方面,说我父母应该是怎样怎样啊,我这个亲戚那个亲戚的,还要和别人家比一比。往心里深处好好看一看,都是那个私啊!都是想让亲人怎样怎样去符合自己的情和观念,去满足自己的什么啊,和外人不那样只是出于礼貌或关系的形式。怎么一到家庭的时候,我就完全用常人那套思想对待呢?还觉得我父母才是应该改变的。很久我都这样不悟,不对我家人负责。师父会点化我,借家人的嘴说我,但我还是没有正确对待。

有一次,我深深的体会到什么是真正对家人负责。那次,我因为觉得家人不会理解,就背着他们做了一件我当时觉得很重要的,跟修炼有关的事。他们发现了很生气,而且邪恶因素趁机干扰,给他们同时闹一些不顺心事儿。我开始很担心,害怕,但我发觉我必须正念对待。回家后,家里人除了我父亲不知道我具体做什么了,其他人都知道。因为我怕心没了,他们没有大发雷霆。

第二天我得和父亲谈,我以前和他不怎么真正的沟通,因为他脾气不好,我那时挺怕他的。可这次事情很严肃,我就要求自己清醒理智的对待,我想到,如果父亲知道是什么事,是不会理解的,他会对大法起很不好的偏见,那样对他的生命来说,真是很可怕的。我当时是真的出于对他的生命着想,而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想让他理解的。因为我是为他好,我满怀善意走進他的屋子,丝毫没有怕心。没想到,平时有什么小事都要大喊大叫的父亲,竟然很平静的对我说,他并不想知道我做什么了,只希望我从这事吸取教训,长大一点儿。我当时真的觉得他能那么说是一个奇迹。

我学到,修炼人不应该用常人的思维去看问题,其实自己从法上清醒的悟到做到后,周围的环境也跟着变,真的会出乎意料的。我明白后,开始关心我妈妈了,我们以前关系不好,现在越来越好。大法真的改变一切,把我的家变得温暖了。只有放下自我,才会真正的慈悲的对待家人,不求回报的对待家人。大家都是为法而来,做为子女,我们有责任帮助父母了解真象,不然,那他们是不是太不幸了?所以在家庭方面,一定要清醒。

高中毕业时我成绩很好,但当我发现我是毕业典礼致告别词者时,确实很意外。我得到了许多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得选一所大学了。名不名牌我不执著。后来,我意识到,我当时住的城市没有其他修炼人,我要是走了,这儿人没人帮了,所以我开始想留下。修炼人嘛,得先为其他人着想。当我得知我的姥姥和姥爷快从中国来这儿时,在加上其它一些因素,我看出来我得留一阵子。当时,因为有一阵子我家庭环境非常不好,同修都觉得我赶紧搬到一个同修多的地方上学好。可我不是那么想,其实,正因为家里有问题,才应该留下,帮他们。果然,我妈妈说,因为姥姥姥爷来,我先在本地的大学念一年再走。

在那个大学我有全奖学金,包括住宿,所以我住在学校,周末开车回家。有自己的地方又有车,这样给我很多方便。我在大学也讲清真象,给那儿的学生得知真象,选择未来的机会。我也不想落下其他的人,所以也找当地的政府官员。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那儿的中国人,因为他们受毒害最深了。

经过商量后,我和本州那位西方学员决定我们开始送报纸,因为那上面登有法轮功真象。我们那个地区中文报纸是周刊。我每周末回家正好是从市这头开到那头,虽然不是直线但报纸路线也算顺路。我那个城市中国人也不太少了,但是很分散,连一个中国人的超市都没有,最大的亚洲店是越南人的。我把那个市开了个遍,记下几乎所有的亚洲小店和中国餐馆,然后就开始送报纸了。大的地方每周都去,小的几周一次,一共大概有二十多个地方。我一直把送报纸当成乐趣,百送不厌,每一次送都没有失去那种新鲜感,因为帮助他人就是那么快乐。神奇的是,不管我开始送报时天气多么不好,我送完报纸后,太阳总是从乌云中出现,阳光四射,是师父鼓励啊。

有一个餐馆的一个员工,因为看到报纸上的大法真象得法了。我也把报纸给我家人,我打工的上司,上司是一位老师,她看了后很喜欢,告诉我:这份中文报纸是讲真话的报纸,叫我多多带给她。后来,我住的那个市有了新学员,正好我下学年得走,也可以放心走了。那一年也是我在第一次参加法会,第一次见到师父,那心情,我不说大家也知道。

我来到新的地方,完全是抱着为了那儿的人而来的心,没有想别的。可是真正做的时候就不简单了。我发现,这个地方复杂,乱,脏。这儿的人明显的复杂,甚至变态,有很多不好的现象。在这儿修炼,我学到很多新的东西,也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我希望以后会在这儿做得更好。

这里的中国人很多,所以我马上想去结识他们,好能帮助他们了解大法真象。我很快在一个中国学生组织当了秘书,认识了好多中国人,为将来讲清真象打了基础。我把他们视为亲人,很高兴能帮助他们。因为我是真心的,很多人都喜欢我,把我当自己人看。其实,很可惜他们不知道,大法弟子都是他们的自己人,是亲人。师父把所有的大法学员都当做亲人,我们也可以把所有接触到的人当亲人。有些同修在修炼中远离常人,其实不一定总是对的或必要的,其实你只要心里面放下常人的执著,你就不在其中了。师父说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嘛。

和修炼人相处也要善,因为慈悲应该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和“自己人”就多余了。我发现,往往明显挑我毛病的人,都是将来应该起好作用的。比如,和我最不同的,我最不容易理解的同修,就是在我能和他好好沟通后,给予我帮助最大的同修。所以,处事要清醒才不会感情用事,才会理智的看待一切。对常人要有宽大的慈悲,尽量不要去用自己的一套观念去衡量人家,否则最容易被邪恶因素钻空子,我们的一时之气也许就会让那个人永远失去机会。

修炼人还有一方面得清醒,那就是得清醒的知道自己在法上提高。有时候,我们习惯用常人看道理那一套去看修炼。比如,有时候谁谁谁好像很会讲话,能说个什么因为所以的,再加一点儿法理,好像听起来很好,也许什么都不是呢。我们这时不应该去情绪激动的附和他,那样我们会不自觉的捧常人的理,而且让那位发言人更执著自己。我们是堂堂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是从法上学啊。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从法上看是不是真的有道理,而不是听有常人的道理就愿听,不然就没跳出人的观念啊。所以,我们应该清醒的从法理上提高。

我今年二十岁。我希望鼓励小同修勇敢的去要求自己,不要让年龄这个数字约束你的進步,也希望大同修不要低估小同修们。

我写这篇心得体会的过程使我受益不浅,我想鼓励同修都写心得体会,别人、自己都受益。

我还想说,有时候我的状况不好时会很灰心,想怎么这么难啊,什么的。那时我就想,师父觉得我能做到,因为我要是根本做不到的话,师父是不会给我安排的。所以,别看怎么难,师父认为我去好好做就能行。一想到这儿,我就感到像师父在鼓励我一样,就有信心了。大家不要忘记师父时时刻刻就在身边啊!

最后,我想祝大家圆满成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