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阳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作为一名受迫害者,我要向全世界揭露发生在中国河北省高阳劳教所里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罪行。

女子大队教导员李雪军迫害北京大法学员刘玉珍(女,工人,50多岁)时,拳打脚踢,恶警把皮鞋都踢坏了,刘玉珍的棉背心也被撕破了,好几个人同时持续电了刘玉珍3、4个小时,还威胁说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她。有一次,刘玉珍被电棍电得晕死过去,在裤里拉,裤里尿,心脏病发作住医院抢救。

农村妇女宋桂贤,40多岁,为坚持信仰,绝食—年多,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被剃光了头,被上过九次绳(就是用绳子反捆双手在背后,然后拉紧绳子,全身被勒成紫色,严重时绳子被勒入肉内。上绳时间长了,胳膊就残废了)。恶警叫刑事犯看管,不许上厕所,在裤子里尿。宋桂贤被强迫用尿涮牙,更有甚者,恶人将带血的月经纸塞在宋桂贤的嘴中,将面条顺脖子倒入衣服内。

唐山地区妇女王春梅被迫害了十个月,经常被拳打腿踢,被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有时被电晕过去。有一次,恶警十八昼夜不让王春梅睡觉,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当被折磨到十天时,王春梅两腿已肿胀得不能动,不会打弯,腿变得又粗又硬又亮,完全失去了知觉。恶警又用三棱针扎手指、用辣椒水灌醒。就这样又折磨了八天八夜。面对惨无人道的迫害,王春梅绝食期间。恶警还强迫她劳动,强制灌食。有时,王春梅被拳打脚踢得将灌入的食物都吐出来了,她还被强迫跑圈。有时恶警将王春梅双手伸开成一字形,再将双手铐在门板上,腿成下蹲状,一蹲就是很长时间。经过这样折磨后,人根本站不起来,长时间不能正常走路。更令人发指的是夏天把王春梅放在潮湿阴暗的黑屋子里喂蚊子,恶警把蛇、壁虎放在她的衣服里。

很多大法学员都受过各种非人的折磨。有的被九根电棍电好几个小时,有的将大法学员同时铐住双手,再用脚使劲踩手,使手铐嵌入肉内,大法学员徐素霞就是其中一例。有的恶警假惺惺的问学员以前哪得过病,然后就专往那个部位踢、电,大法学员武树花就是一例。更有甚者用活埋(真埋,但不埋死)来残害大法学员,肖长英就是—例。把人往火堆里推烧,刘艳香等人遭此酷刑。有的被恶警往眼睛、嘴上抹辣椒,有的恶警打大法学员打累了就叫刑事犯打,刑事犯打累了就用钳子拧肉。李文平是省劳动模范,××党员,也遭受了很多折磨:打、骂、电刑,八天八夜没让睡觉。易景芝、吴树技被折磨成精神病。吴树枝在办理保外就医时还被勒索一万元,家属才将人领走。还有承德市的汪亚萍和怀来县的陈洪平,她们均因遭受迫害,于2004年回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张秀英被打得耳聋,刘桂珍被打得嗓子发不出声来。

在高阳劳教所这所人间地狱里惨无人道的、令人发指的迫害一般都在夜间进行。地点在西楼二层最东边朝北的房间。该房间的门、窗、墙均用泡沫塑料封起来,以防止声音泄露出去,对面的房间设有监控装置。迫害地点有时也在菜园或菜园平房,有时就在庄稼地里。每天迫害几个小时,连续几天、十几天的酷刑折磨,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让一般的劳教人员都感到心惊肉跳。

法轮功学员劳动时间经常超过8小时,有病不准请假,强迫学员给队长(干警)干私活,恶警随便没收学员家里带来的物品据为己有。上级领导来检查或媒体来采访时,队长等就威胁说:你们说话要注意,否则过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经常参加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有:女子大队大队长杨泽民和教导员李雪军,还有原女子中队中队长叶淑仙、指导员马丽,现任一中队中队长魏红岑及其丈夫李××,指导员赵嫒。二中队中队长段广惠,男子中队中队长梁宝科及另外两个姓王的男队长。

直到今年,该所还在没有劳教决定或劳教通知书的情况下,陆续非法接收被骗来参加所谓法制学习班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好人,无视法律,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