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唐梅君生前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夏天来了,妈妈说:“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不去劳教所看看大姐,给她送点钱去吧!她那个身子哪受得了啊!”……

三妹对妈妈说:“劳教所说了,大姐不转化,不准家里人见。”

冬天来了,妈妈又常念叨:“冬天来了,劳教所里面那样冷,大姐那个身体她能活得过来吗?”……

三妹对妈妈说:“大姐曾说过,她以后就是死,也绝不会转化的”。妈妈听后心里很难过,什么话也不说了,她深深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2003年12月28日,劳教所通知大姐家里人到重庆市江北部队和平医院去见大姐。当家人见到大姐时,大姐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停止呼吸两天了,神情依然坚定不屈。……

重庆大法弟子唐梅君在经过两年多的生不如死的残酷迫害、摧残,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虐杀了。

唐梅君走了,她在世时曾说过,她要控告江泽民迫害她和广大善良的大法弟子。当时她家人怕她被恶人再次抓到“精神病”医院去洗脑,阻止了她,可是没想到在短短的几个月后,江氏集团还是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好人疯狂下了毒手,唐梅君死时刚满50岁。

记得七六年那阵子,唐梅君一家三姐妹都刚二十岁出头,打倒“四人帮”的风潮席卷全国,看到宣传画上为了讲真话、宁死不屈的张志新,是那样纯朴、坦荡的心灵深深的吸引了唐家三姐妹,她们把张志新的画像贴在了家里的墙壁上,常常看着、想着,将来也要做像她那样的人。

“文化大革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唐梅君的继父八十多岁,体弱多病,有缘得大法后,开始修炼大法,身体渐渐康健起来。在大法遭受迫害后,当地恶警经常上门骚扰,吓得老人一身发抖,身上的病也复发了,最后只能坐在轮椅上了。见到女儿们伤感的说:“八十多岁了,我怕再去住‘牛棚’,牛棚那个地方不是人住的呀。”老人在文革期间曾遭疯狂迫害,关進了“牛棚”,一提当年往事不寒而栗。(“牛棚”就是牛窝棚,泛指牲畜的窝。在文革期间遭受迫害的人们被关進了“牛棚”,不但要强制体力劳动,而且还是挨政治批斗。)

独夫江××出于权欲妒嫉,在中国大陆发起了比“文化大革命”还要疯狂的运动迫害广大善良法轮功学员,恐怖乌云弥漫神州大地,江××政治流氓集团阴谋策划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抬上电视迷惑善良人们的心。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人权会上公开揭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政府一手导演的,蓄意栽赃、嫁祸法轮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震撼和世界人民的极大愤慨,纷纷谴责江××政治流氓集团,要求立即停止这场对广大善良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

为了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维护大法和师父的清白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冒着家庭破裂、妻离子散、颠沛流离、失去生命的危险,唐家三姐妹和全国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毅然走上北京,去向中央政府上访讲真话。

到了北京,她们满怀惆怅和期盼的心情,多么希望政府和中央领导能胸襟宽大、容纳人民的意见,全国一亿人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可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一个真正善良的好人啊!这还不是民心所向吗?可是童年梦寐向往的中国首都——北京,却没有她们说话的地方,唐家三姐妹立即被非法关押,并遣送回了重庆,被关進了拘留所,家也被抄。

2000年初的除夕之夜,唐梅君第二次独自走上了天安门广场炼功,当时广场上停了很多警车,她坐在地上打坐被警察抓走了。遣送回重庆,关進了重庆小南海拘留所。

99年底唐梅君的二妹因坚持修炼大法,被不法人员非法关進了隆昌县拘留所。

99年底,唐梅君的三妹被单位强制写“保证”,由两个人守着不准回家,小女儿不懂事,看着、哭着要妈妈写保证书,写了好回家。……

2000年8月,唐梅君在向世人讲真象时,被恶人告发,非法关進了九龙坡拘留所,后送往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这期间,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她绝食了17天,被恶警用手铐、脚镣锁在床上,从鼻子插進一根胶管强行灌食,白天黑夜的这样迫害、摧残,时间长了,唐梅君开始神志不清了,说话也稀里糊涂,语无伦次。劳教所的女恶警趁机拿来一份材料连哄带骗的说是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写的“作业”,是要考核打分的。神志不清的唐梅君照着抄了一份。女恶警拿到材料后得意的走了,给上司打报告邀功说:唐梅君已经转化了。

2000年8月,唐梅君的二妹因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送進了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2000年8月,唐梅君的三妹因有人怀疑她家有大法资料,而被非法关進了重庆小南海拘留所。2001年单位上逼她停职写“悔过书”,并且必须写法轮功是“×教”。2002年,由于她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单位上的恶人强行把三妹拖上汽车,绑架到了当地“洗脑班”進行迫害和摧残。

2000年底,重庆铁路分局家属区播放了“造假”制作的录像片说,唐梅君三姐妹因修炼法轮功到北京上访,被拘留并判劳教,现在大姐已经转化了,她正在劳教所“积极配合政府帮助二妹转化”等等鬼话。……

2002年3月,唐梅君从资中楠木寺回到家,知道了恶人造谣、诽谤。主动找到单位声明,“转化书”是劳教所恶警有意设的一个欺世骗局,是不能承认的,并严正声明一律作废。

2002年4月底,重庆市要开个什么“BB会”,上面通知重庆的法轮功学员要全部离开重庆,怕法轮功去讲真象,唐梅君坚决不离开重庆,三妹被单位特意拉出去“旅游”。

2002年9月,唐梅君在重庆市江北讲真象,被恶人告发,被非法关進了江北看守所。

2002年10月底,唐梅君被非法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劳教。刚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在大门口恶警叫把判决书拿出来,唐梅君说撕了。恶警又喊报数,唐梅君不语。一个姓高的恶警大队长,狠狠的煽了唐梅君一个耳光,接着她身边四、五个吸毒女恶犯蜂踊而上,对唐梅君一阵拳打脚踢。

唐梅君严厉的质问高恶警:“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法轮大法好,你们为什么打人?”。高恶警从鼻息底发出阴丝丝的黔笑对那群女恶犯说,你们看到我打人了吗?女恶犯们发出了失去人性般的阵阵狂笑。

唐梅君被关進了“黑屋”,由两个吸毒女恶犯看管着,白天、黑夜的罚站,脚稍一动就被两个女恶犯踩,要不就是毒打一顿。过了几天,女恶警过来阴阳怪气的问:“唐梅君转化没有?”“没有”,两个女恶犯应和道。女恶警说:“你们要给我好好的帮助帮助,听懂了吗?”两个女恶犯应诺着,“是,是。”女恶警一走开,两个女恶犯便大打出手,一边辱骂,一边抓起唐梅君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又把唐梅君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每天没日没夜的毒打、辱骂,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最后,两个女恶犯都受不了了,无可奈何的说:“唐梅君,我算服了你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样坚强的人,我求你了,……”。

唐梅君被关在黑屋十几天遭受着非人性的摧残、迫害。时间长了,两眼发花、头发昏,咳嗽咳的很厉害。两个女恶犯一个抱住唐梅君的头,捏鼻子、扳嘴巴,一个拿注射器从唐梅君的牙齿缝里往嘴里打進去,药注入了肺里,把唐梅君憋得气都出不出来,晕死过去了。在侧边旁观的女恶警大声尖叫了起来:“不要憋死了,吓死我了”。……

2003年3月底,劳教所通知唐梅君家中亲人去办保外就医说,唐梅君已经肺结核晚期,肺已经穿孔了,看来是治不好了。当家人见到唐梅君时,她已经虚弱得很了,她告诉家人,在劳教所被迫害得比她还厉害的多的是,有的被活活打死。

回到家后,单位强制把唐梅君送進医院治疗,后来,由于几年来的迫害、抄家,家中积蓄几乎被折腾光了,每天药费要一百元,对她一家人来说实在是负担不起,于是找了理由回家疗养。

回到家中,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时间不长,身体渐渐出现神迹,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她找到单位说她要控告江××迫害她和广大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哪怕是死也不会转化。单位上的人吃惊不小,说唐梅君敢告江××,她已经“疯”了,家里人害怕她再次遭到邪恶的迫害阻止了她。

6月份一天上午,唐梅君打重庆市市长公开电话说,她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她的一台电脑被警察非法抄走,也没有留收据,她女儿正念大学,要学电脑,希望能还给她,并说了自己的家庭住址。下午,南坪派出所就来抓人了,她关上铁门不让進说:我打的是市长公开电话,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们凭什么抓人。街道办事处带信叫她到办事处去,她也没去。后来,在她的门外就有一个“杂痞”(流氓特务)一直守在外面监视。

2003年12月12日,唐梅君再次因讲真象被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她的小女儿哭着写了张纸条请女恶警转一下,女恶警抓过去就撕了。小女儿悲愤的说:“妈妈上次在里面,你们迫害她,我要去告你们”。女恶警恶狠狠的吼道:“你敢去告,我们到你学校去,把你打成反革命”。……

在到劳教所的当天,唐梅君在所内大院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转化是错误的!”紧接着恶警和恶犯一窝蜂的冲上去就是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拳脚交加,……。暴打后的唐梅君被扔進了“黑屋”。唐梅君以绝食方式,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给她强制插管灌食摧残、迫害。在十多天后的一天的野蛮灌食迫害中,唐梅君瘦弱的身体倒下了。……

2003年12月28日,劳教所通知家人到重庆市江北部队和平医院去。警察守在门口,不准家人進病房,只能在门外看。当家里人见到唐梅君时,脸上毅然留下了坚定不屈的神情。

劳教所的恶警头子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唐梅君的亲人说,劳教所就是花再多的钱也要把唐梅君抢救过来。这时无意盖在唐梅君身上的被子下滑,一切真象暴露无遗,12月的寒冬,唐梅君光着身子,两肩、肚腹、身上压着几包刺骨的冰袋。就是正常人也是受不了的,家人质问是怎么回事,医生支支吾吾的说是病人发热,是医疗处理。……

12月31日,劳教所通知唐梅君家人撒谎说,唐梅君于当日凌晨四点三十分正常医疗无效死亡。

其实就在12月28日,唐梅君家人看到唐梅君时,她早已被恶警疯狂迫害死了,见到的只是唐梅君的遗体,恶警头子谎称它们正在不惜一切金钱,全力抢救,就算是活着在抢救,大冬天的,几袋冰袋冻在身上,还不把活人给活活冻死吗?那不是更邪恶吗?在重庆“610恐怖头子”的直接操纵下,对和平医院领导、医生们强施政治压力,共同导演一出掩人耳目的抢救现场,结果天不遂人愿,还是给曝露了。

唐梅君家人到了医院太平房,一个警察守在门外,一个人说是在做“尸表”处理,家里人说,唐梅君亲人未到场怎么就擅自做“尸表”呢?劳教所的恶警头子称:“按规定一切后事由劳教所处理,你们只能把骨粉拿回去”。律师插言道:“没有这样的规定吧”。

一些在场的恶警不准家人看唐梅君的身体,并做贼心虚的说:“人死了,要相信科学”。唐梅君的家人说:“干了坏事胆颤心惊,没干坏事堂堂正正才是真正的科学”。……

唐梅君的家人把带去的衣服给唐梅君穿上,穿衣时发现,唐梅君一身伤痕累累,颈上有四个伤口,有一个伤口还在不停的淌血,双手肿胀,手指全是乌黑色,手指关节被用刑压了很深的痕印,大腿两侧有很多的针眼,尾椎骨被踩碎了,两个小腿被踩伤呈乌黑色。

2004年1月1日,唐梅君家人想给唐梅君照张像,结果被劳教所的恶警强行抓上了警车,绑架到了劳教所,逼着把像机交出来,说万一法轮功拿到明慧网上去放,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是政治影响,要把她家人抓起来,家人说,不是拿到明慧网去,而是交给检察院。恶警说交检察院也不行,家人不得已被强抢了胶卷。

劳教所的恶所长带着威胁的口吻对唐梅君的律师说:“从来没有哪个律师敢到劳教所来,你是第一个”。唐梅君的家人说:“律师是我请的,因为不知道具体法律程序”。

中午吃午饭时,劳教所的恶警们“假惺惺”的轮番给律师一杯杯的灌酒,唐梅君的家人说:“你们把律师灌醉了,好为你们说话”。律师似醉非醉的说:“还是醉点好啊!——醉点好!——”

在唐梅君的后事处理会上,参加的有唐梅君单位的领导和她的家人。会上唐梅君的家人一再要求对唐梅君身上的伤痕作解释,劳教所恶所长强词夺理的说,那是医疗事故,是尸斑。处理结果唐梅君的家人不同意,律师出主意说,只要把笔录拿到,上面有记录,以后要上诉也有理由,最后律师说,唐梅君的死是属“非正常死亡”。

唐梅君家人要求保留一份后事处理笔录,恶警说笔录劳教所说没有盖章,说第二天到火葬场给他们,可是第二天警察守在火葬场门口,却没有把笔录拿来。

唐梅君的家人请律师帮忙把医院的病人笔录拿一份,律师说:“检察院打了招呼不准拿”。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那可真是连七、八十岁的老人、妇女、儿童都不放过呀,在我的家乡,修炼大法的小学生都被强制写“转化书”,并要公开声明与法轮功“决裂”,否则学校将强制退学。七、八十岁的老人、妇女都被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和“洗脑班”進行非法摧残和迫害。在全国各地政府和执法部门,一些人身为国家干部,昧着良心,为了自己能趁机表现,能升官和领取巨额奖金,而一味只追求“转化结果”,不择手段的指使、纵容、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是对广大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肆意虐杀和摧残,是对人类文明道德的肆意挑衅。江××及其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唐梅君家人曾私访医生,医生说,唐梅君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昏死过去,头部多处重伤,全身器官都很虚弱,特别是肝脏,即使能抢救过来也是植物人了。劳教所灭绝人性的虐杀,根本就没有想救活唐梅君,而是压根里要把唐梅君置于死地。

有从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说,唐梅君進去的第一天,她在院子里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转化是错误的!”以后她们再也没有见到她了。……

就在唐梅君最后一次被绑架到劳教所时,她的老妈妈叫三妹帮她代笔伤心的说:“梅君啊!妈妈眼睛看不见了,只好叫三妹代笔了,说你没有转化,我们见不到你,妈妈想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