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常人形式证实法要保持清醒和理性


【明慧网2004年10月8日】最近一段时间我地区邪恶迫害很疯狂,接连有同修被抓、被打、家被抢、被砸烂。很多同修在发正念的同时,利用常人的法律起诉这些违法犯罪的暴徒,很多人写了起诉书,其中将迫害的过程叙述得十分清楚,这无疑是一次讲清真象的好机会,真修弟子当然不会错过。一方面向法院、检察机关、人大等机构提交起诉书;一方面就把这些迫害的经过制成真象材料散发到当地,向当地群众揭露迫害,既讲清真象又震慑了邪恶之徒,效果很好。

但在做的过程中还有不足的地方。比如有的同修把起诉书直接印成真象散发,这当然了,大法弟子做的事堂堂正正,没什么可隐瞒的,但是只下发了,没上交或没及时上交,这样做就象是做事没做完“跑风”了一样。群众先知道了,迫害的暴徒知道了,而“上面”起诉应提交的部门却不知道,那他们不了解真象,怎么能有所动作?怎么有所选择呢?当年的信访办被恶警盘踞,不就是为抓捕大法弟子、掩盖真象,不让群众和政府部门内部了解真象吗?其实邪恶之首一直都是对内对外用谎言和暴力在掩盖着。政府部门这些世人不知道真象,不就耽误其被救度的机缘吗?底下这些参与迫害的家伙乘机钻了这个空子,更加疯狂的抓捕、迫害,极力想掩盖住迫害的真象。

我想,既然我们是利用常人的形式,就要利用好、恰当,就象我们手中的工具一样,不给邪恶空子可钻。如果我们写好起诉书一面上诉、一面下发。同时展开或是先一步上诉,而后下发真象,是不是就让邪恶之徒顾头顾不了尾,没空子可钻了。

还有这样一种情况,有些人有这样一种想法,“上诉只是走形式,给不给上交都没用,谁也不敢接;上诉也是白搭,现在是江××当政,政府部门都听它的……”其实这样想的本身就影响了正念的威力。说这话的人首先是没搞清什么是正法、什么是救度世人,到底是谁说了算。上诉是为了什么?如果有利于证实法、讲真象,那这形式就没白走。如果把心总放在求结果上,认为上诉了就会怎么样,那反而可能因为我们自己的心造成相反的结果,因为这里有一个如何认识自己和常人的位置关系的问题,我们上诉不是为了求得常人给我们一个公平,而是我们在揭露迫害、用真象救度对方。否则,江氏流氓集团用“互不干涉内政”来逃避对它的起诉,海外大法弟子就因此而放弃了吗?谁还来对法律界讲清真象呢?

个人认为,目前在国内大批的同修以起诉、上诉这种形式反迫害,是又一次讲清真象的契机,而且更深入、更直接向国内法律界、司法机关、人大等政府机构去讲清真象。整体都这样做,国内受迫害的同修都这样做,就会形成一种气候。这是正法走到今天,又一次全面,更進一步的铲除邪恶,救度一方众生。从外部环境看,邪恶被清除得所剩很少了,常人越来越明白了、能自主了,比如,已经有常人公开提出要给法轮功平反嘛?前些时河北省张家口市两名大法弟子上诉又在法庭胜诉。另外,还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下没被迫害吗?大法弟子应该坚信谁,基点站在哪儿,这是很重要的问题,一定要清醒。

当然,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一切变化都是大法弟子正念努力下才改变的,都是师父正法進程到了这一步必然要出现的好转。一切都是为救度众生讲清真象,包括反迫害中所利用的一切常人形式,世人知道真象后自会选择。但是主要还看我们大法弟子如何动,心如何动。如果我们做好了目前应该做的三件事,我想人世间一定会有所变化,一定会越来越好。如果大家都能用理性和正念认识问题,没有为私的念头,上诉的形式也定会象把利剑,在扫除那些仅剩的黑手、恶神中起到特殊作用。

个人所悟,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