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西市辛庄洗脑班万伟、王海燕恶行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2000年6月我与同修一起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一起到天安门城楼打横幅,结果在城楼的進口处被绑架,后被转到崇文区派出所。因我们一直不报姓名,又被送往崇文区看守所关了一个星期左右,后来被莱西政保科恶警送回莱西收容所。几天后被水集镇政府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刘主任,送到了水集镇政府办的洗脑班,我们一共九人被关在一间很窄小的屋子里,一个窗户用铁棍都钉上了。门在外面锁上,除了邪恶之徒来所谓的上课和上厕所外,其它时间不给开门,我们每个人全身都是汗,像似被雨淋过似的,喘不过气来。

他们每天换一些人来给我们灌输一些邪恶的谬论,一个星期后,由政保科科长邵军,水集镇政府刘主任负责,把我们的村长及家属都叫来说是开会,但实际是逼迫我们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逼迫家属,单位领导做我们的思想工作,准备给我们录像。我们都没写,他们气急败坏的把我们都分开,又重新关起来。

2001年4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去讲真象,贴不干胶,被莱西市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被关在城关派出所,恶警非法搜身。第二天把我送到莱西拘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城关派出所恶警两次非法提审做笔录。逼迫我照相按手印,当时两个恶警把一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子,挂在我的脖子上,我坚决抗议,恶警恶狠狠的说;“你闭上眼也要照,非给你照上。”我当时想:我是神,你是人,你照不上。果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把脖子上的牌子抓在手里扔到了地上。后来,他们没有照上,就不了了之了,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才被放回家。

2003年11月6日,那天下午4点左右,由赵东负责的水集镇政府人员城关派出所恶警共十人左右,非法闯入我家,在什么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把我按倒在地,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抬上警车。我坚决不从,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不管我的死活,把我塞進车,使劲关上车门。然后两个恶警分别每人用两只手抓我一只胳膊,就这样把我放在车座底下,我就对他们说:善恶有报是天理,给他们讲迫害善良要遭恶报,揭露他们的犯罪事实。不长时间我被送到了辛庄洗脑班。

到了洗脑班已是晚饭的时候了,我就盘上腿开始发正念,刚盘上腿610的打手万伟就过来用穿皮鞋的脚踩我的腿和脚,问我还敢不敢炼了,我问他们为什么非法抓我来,610的邪恶之徒王守华、丁辉君说:“为什么不抓别人,就因为你炼法轮功。”多么荒唐的答复!然后,他们把邪悟的人找来(其中有610用钱雇来的),对着我胡言乱语。

两天后610的会计王海燕来找我谈话,因为我一直不回答他们的问话,她气急败坏的对负责看我和转化我的人说:你们从今天晚上分班不让她睡觉。晚上为了不让我合上眼,邪悟者王德红用石头在我耳边狠命的砸椅子,直到把椅子砸碎。

到洗脑班后我没有吃饭,万伟说你再不吃饭就送你去灌食,当天万伟就领着六,七个人来给我灌食。他们把我按在床上,用给牲口用的针管子给我往嘴里打稀饭,因为我不张嘴,邪恶之徒万伟硬往我脸、鼻子、耳朵、眼睛、头发狠命的打饭,打得我满脸都是稀饭,灌得我耳朵很长时间有响声。


六旬老人自述受到的迫害

文/山东省莱西市 张玉珍

1999年7•20前夕,听说要迫害法轮功,我们几个同修租了辆车到北京,想通过亲身体会讲讲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想去为法轮功讨个说法。我们到北京晚上就被恶警绑架到丰台体育馆。在那里大批公安,武警,纷纷吃防暑药,却把我们放在广场晒了一天。

7•20以后,恶警们经常到我家骚扰,有时晚上九点多钟还象土匪一样砸门,有时半夜三更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家,有时派人暗中监视我,弄得我家孩子们都提心吊胆的。

1999年11月,我又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前门被恶警绑架到前门派出所,被当地恶警接回,非法关押在当地收容所关了两天。

2000年农历正月,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抄去炼功带和法轮大法书籍。

2000年5月,我到公园去炼功被恶警绑架,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又被劫到单位非法关了两天一夜,在同修的大力营救下才回到家。

2000年6月,我又去了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分局非法关押,又被当地接回非法关在收容所里关了三天,期间非法抄了我的家,抄去了师父的像,法轮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及录音机。

2001年我到法轮功学员家学法,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两夜又被行政拘留16天,见我仍坚持修炼,邪恶之徒又将我送到青岛洗脑班,到了青岛因体检“不合格”才被放回,但610邪恶之徒仍不死心还是经常到我家骚扰。

我是60多岁的老人了,只因为坚修法轮大法,坚持“真、善、忍”不动摇,邪恶之徒就这样迫害我,充分暴露了他们的邪恶本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