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崔凤岐的更多情况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2004年10月18日,唐山市部分大法弟子参加了被非法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崔凤岐的追悼会。从崔凤岐的含冤去世,大法弟子及善良的人们再次见证了江氏对大法弟子迫害中所推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恶政策给善良百姓带来的巨大灾难。明慧网于10月27日报道了大法学员崔凤岐遭迫害去世的消息,这里是有关他及其妻子被迫害的更多情况。

崔凤岐,男,40岁,唐山市钢铁公司炼焦制气厂职工。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得强健,心情愉悦,工作起来精力充沛,通过他自己的亲身体验使他深信修炼“真、善、忍”是没有错的。99年7.20江××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崔凤岐因坚持自己信仰,曾多次被非法拘捕在厂。

2001年3月初,厂党委书记肖鸿礼带人到崔凤岐家中非法抄家后,下午崔凤岐一上班就被非法拘押在厂公安分处,同时也不让他妻子下班回家。傍晚孩子要放学时,副厂长张怀明(现厂工会主席)到厂公安分处告诉:让崔凤岐回家安排孩子生活住处(那意思不放他们夫妻回家了),并派分处蔡志强、徐海春和赵卫东再次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之下,到崔凤岐家又翻了个底朝天。当晚崔凤岐和他妻子被非法拘押在厂招待所,单独关押在两个单间,派两名经警监视崔凤岐,快午夜时崔凤岐和妻子去洗手间时相遇,两人正念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炼焦制气厂的不法官员非法以连续旷工为名将他们夫妻除名。

2001年4月18日,崔凤岐与妻子回家看望孩子和老人,哪知炼焦制气厂公安分处又派人到他们亲戚家欲非法抓捕他们,被逼无奈,为免遭迫害,他们只好再次流落他乡。

2001年7月18日,夫妻二人又回家照看孩子,8月20日被厂公安分处非法抓捕,并将崔凤岐和他妻子身带的所有财物全部搜走、扣押。将他妻子送到唐钢公司公安处非法拘押,将崔凤岐非法拘押在厂公安分处。

一天,崔凤岐岳母带他儿子到厂去看他时,公安分处处长熊桂林命经警徐海春和赵卫东非法强行将崔凤岐架到厂大门外,干警、经警紧随,熊桂林带头在前高喊:“崔凤岐是全国通缉要犯”。当着他亲人和过往行人的面在厂大门外来回游行示众,给崔凤岐身心造成巨大创伤。

2001年8月27日,蔡志强、邱连生将崔凤岐妻子从市里接回厂公安分处继续非法拘押。9月5日下午蔡志强、邱连生、徐海东、和赵卫东等叫崔凤岐夫妻跟他们走,并说:“什么也不用带,那里啥都给,钱物由厂保存,带那去一分钱都不会剩,呆几天把你们接回来全部给你们。”崔凤岐在被骗到市第二看守所才知道,一切用品都需自己花钱买。崔凤岐被非法关進男监室后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连大便都没有纸用,只好每天用便池放出的凉水冲洗,使崔凤岐身心再次受到严重创伤。

2001年10月10日,炼焦制气厂公安处赵生、蔡志强、邱连生和赵卫东将崔凤岐和他妻子从市看守所接出后直接送到市转化学校。崔凤岐由于体检不合格,双目看不清东西,已失去工作能力,最后邪恶之徒只好将他送回家保外就医。他妻子被留在市转化学校继续非法迫害,最后导致心肌缺血,心律过速、头痛等,于2001年12月20日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崔凤岐夫妇曾多次给厂领导打电话要求退还被非法搜走、扣押他们家的万余元钱和其它物品,还有他妻子的身份证,均无结果。

2004年7月初由于需要身份证,崔凤岐夫妻又再次给厂610办公室主任韩玉树和原厂党委书记肖鸿礼打电话,后来又给厂党委书记张权利打电话要身份证,至今一直未给。7月21日下午4点半厂干警蔡志强又带多名经警到崔凤岐家敲门,当夜2点多钟再次敲门并扒门缝喊:“小崔开门”。干扰了全家正常的生活。

由于钱财、物品被厂非法扣押至今未还,又无工作能力,无钱医治,加上身心又遭到巨大迫害,最终导致崔凤岐过早的离开人世,年仅40岁,撇下了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老母和亲人。崔凤岐于2004年10月15日被迫害死后,他们家属曾多次找厂领导处理丧事,一直未见厂里来人,最后只好由亲友出钱将他火化安置。

崔凤岐被迫害致死,给他们全家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尽管如此,就连他们最起码的合理要求厂组织都不予解决。

善良的人们,当你们了解这些真象后,你们是不是应当清醒了呢?自己是不是应当有个正确的选择呢?大法弟子苦口婆心的劝善,只是想让善良的人们明白真象,不要再听信谎言,不要再充当恶首的刽子手和殉葬品。为你们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选择一条美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