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放真象资料与光盘的认识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我发现同修们对真象光盘普遍有两种态度:有的人只要新内容的光盘;而有的人只要老内容的光盘。这两种态度我想都有一点偏激。我们讲真象应该站在全面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看问题。

以贵州为例,农村人口众多,文化程度偏低的人占大多数,而这几年来贵州的同修们制作并发放的真象资料与光盘需要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才能理解。尽管也制作了一些针对农村的资料和光盘,但是很多同修并没有针对农村发放,而是图方便在城市随意发放。还有很多同修发放真象资料和光盘时都是采取普遍性散发,不管手里是什么资料、适合什么人,一律随意发放。也有很多协调人不愿意要有针对性的光盘,认为只要同修能走出来讲真象就不错了,如果再让同修有针对性的发放,势必增加了难度和同修的心理承受力。例如我们制作的儿童真象光盘,很多同修都没有拿给儿童,而是遇到什么人就发给什么人。有位同修梦见,在回归的列车上,装载大人的车厢挤得满满的,而装载孩子们的车厢人却很少,车厢显得很宽敞。在正法即将结束的今天,大法弟子真的成了世人能否進入历史新纪元的唯一希望,如果我们忽略了哪一部分众生,那么这部分众生就会被淘汰。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讲真象的目地不是为了自己容易发而发,不是为了应付师父,而是为了真正的救度众生。

虽然大家在讲清真象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确实让许许多多的人了解了真象,但是从整个层面上看,我们的工作离全面救度众生还差距很远。

对于一些真象空白区,一些基础性真象内容永远都不会过时,不要认为网上资料、视频多,每种做了一次就不做了,发了一次就不愿再要了。或认为明慧网上的这种真象视频自己不喜欢,没意思;那种真象资料排版麻烦,懒得印等。比如象明慧网上刊登的众多连环画,十分适合文化偏低的人群,可是在贵州许多地区没人做。

目前的很多城市的很多地方真象资料和光盘已经铺开,而我们这里还是象以前那样只发一两种,这样可能会造成重复与浪费。建议发放时品种丰富一些,让曾经收到过真象的人能看到新的真象内容,更加深入的了解大法与这场迫害。例如在农村,农民们收到真象光盘后很多人都会和左邻右舍交换看,如果我们在全村都发放同一种光盘,收效会欠佳。

有时我们自己觉得好的,自己愿意发的资料或光盘可能是因为这种资料或光盘介绍大法与这场迫害的内容全面,可是我们也应该考虑发放的真象内容是否适合对方。比如象农村人等文化偏低的人群,象《风雨天地行》、《梅花诗》等光盘很多人看不懂,看得打瞌睡。而《善恶有报》虽然不能全面介绍大法与迫害,但是很多农民看了之后就能接受。看后还追着问还有没有其它的光盘。建议制作光盘的同修针对不同人群制作不同的真象光盘,最好是每种光盘除了有针对性内容的节目外,还是要保留一两个基本讲真象的内容。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很多同修都在放下人心走出来面对面向世人讲清真象。由于每个同修的特点和情况不一样,每个人经常接触的人群也有差别,这就需要我们协调人多询问一下同修,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发放不同的资料和光盘。我们不能单单是统一分配,“吃大锅饭”。同时在家同修也应主动向协调人反映自己要求哪方面的内容,不能太被动。

还有一个问题,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要求我们“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有的协调人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后心里很激动,便向资料点同修大量要真象资料和光盘,分派给发资料的在家同修,而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分派的东西太多有一些同修压力很大,造成资料大量积压在家;而有些观念少的同修觉得做真象十分容易,分派的资料根本不够自己发。另一方面资料点的同修为了完成协调人要求的数量,没日没夜的工作,还要学法炼功非常的辛苦。如何把这些供求关系协调好,这就需要做协调工作的同修更加用心,因为资料点同修不能和在家同修直接接触,如果协调的同修不能起到桥梁的作用,反而会起到间隔的作用。当然如何把证实法的工作做好,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我们负责协调的同修长期以来冒着危险为大家奔波,常常还要默默负担同修们挑剩的资料与光盘,默默解决着许许多多的难题,可是很少有同修这样问过他们:“现在哪些资料剩得多,让我去做吧;哪些工作最需要人,让我去负责吧。”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一些经验、认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切磋,不当之处还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