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山东蒙阴县委书记张广敬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
  • 致河北省沙河市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 给山东蒙阴县委书记张广敬的公开信

  • 给成都市交通稽查征费处等部门的信

  • 致河北省沙河市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沙河市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大法在我市的洪传,不仅使众多的炼功人身心受益,同时也给我们沙河的善良百姓带来了福音,几年来风调雨顺,人心向善;相反,也有极少数不明大法真象的警察或领导,因盲从了迫害而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犯下罪过,受到过天惩,有的已经悔悟,而有的还不知警醒,仍在继续助纣为虐。

    沙河市区有一位善良的老中医王信英,60多岁,早年因心脏病住院,一个月花去三万六千元未愈,在病床上绝望之际幸遇《转法轮》,很快无病一身轻。从此她热心洪法,使众多世人也从中受益;她秉承真善忍的教导,无私助人,医德之高、威望之广传遍他乡。然而今年春节却被无辜抄家,非法拘禁半年有余,被迫害的身心不支才放回家中;中秋刚过,老人再次被警察劫持,现被强制在市医院输液,全天监控。一位曾患重病的老人炼功健身,竟被如此没完没了的迫害,甚至敲诈与逼供,人性何在?

    沙河市渡口办事处副主任樊庆周,92年毕业于邢台财贸学校,是全市最年轻有为的干部之一。他早年习文练武,上下求索,远近闻名。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工作生活中,以“真善忍”来指导自己的言行,深受领导器重和群众的爱戴;夫妻和睦,老少安乐。可是近几年来,一些不法官员和警察为了追求个人名利,多次逼其放弃修炼大法,逼他学骂人。其中有两次是利用欺骗手段,将小樊绑架妄图洗脑迫害;主管警察多次去家中砸门抄家,2001年冬无故将小樊强行绑架到看守所,迫害50多天,向其家人勒索一万多元才将其放回;尤其是今年6月的一个晚上,有近十名警察猛烈砸门,持枪闯入樊家,当时小樊不在家。他们不顾三个苦孩子的惊吓非法搜家,一无所获,其妻忍无可忍严厉指责他们的强盗行径,他们才悻悻离去。但是被邪恶冲昏头脑的警察们,又到其父工作的地方(内蒙古某铁矿)明察暗访。这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和不择手段的迫害,最后竟然持枪来对付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青年,已给樊家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损失。

    樊庆周被逼流离失所,从此失去了稳定的工作、收入和安定的生活,他的妻子独自种地,带着三个幼小的孩子艰难度日,难以维生,特别是精神上长期处于紧张恐惧之中,加上无奈与期盼,使身心备受摧残。三个孩子更是思念爸爸,经常在夜梦中哭醒。远亲近邻听此种种都非常同情,许多人听后有的打抱不平,有的建议其家人可以控告恶人的土匪行为。

    沙河的父老乡亲们,在此我们向您讲述这些真象,只是因为我们相信乡亲们的眼睛是最亮的,我们相信人间还有正义和良知,我们相信民心和道义的谴责才是真正上应天意、下合民心的法律。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只是想在生活中修心向善,同化“真、善、忍”,从而获得身体和心灵的健康,却被害得有家难回,家不象个家。

    99年江××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法轮功曾受到气功博览会的最高奖励“边缘科学進步奖”,大法没有名没有利,只是因为好而人传人心传心的洪传开来。如今,大法已洪传全世界五大洲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国政府和民间团体1300多项褒奖,大法著作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畅销全球,李老师和法轮大法受到举世的瞩目、尊敬和欢迎。

    江××一伙,因利用窃国之权,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诬陷法轮功,利用军警、特务、监狱、洗脑、酷刑等卑鄙手段灭绝法轮功修炼者的罪行而被告上多国法庭,一些帮凶已陆续在海外法庭被判有罪,这场迫害越来越不得人心。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我们真诚的希望沙河的父老乡亲们,能明辨是非,并善劝您所知道的恶人及其家属:不要再助纣为虐,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您的正念与善心也必将给自己和全家带来美好的未来。

    沙河市大法学员


    给山东蒙阴县委书记张广敬的公开信

    文/蒙阴大法弟子

    张广敬:

    看了你在电视上组织蒙阴公安及610对蒙阴县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我对你感到非常的悲哀和可怜。作为一县的公仆,动用全县的公安干警,大肆非法绑架、抓捕了这么多的大法弟子,且无任何的法律手续,电视上天天喊着以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到你这里可执行起来怎么成了一句空话?你们这么做除了失去民心之外,对我们的社会安定有一点益处吗?

    张广敬,你也知道历史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江××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四年多过去了,随着人民越来越明白真象,学习大法的人越来越多了,真、善、忍已经深深地种在了人民的心里。你想听听这些百姓的故事吗?

    故事1: 在路上两个年轻的妇女说:“修炼大法真好,我们村里有一千多人在学呢!” 张广敬,这一个村里就有一千多人学,一个乡一个镇呢?全蒙阴县有多少人学你知道吗?你能抓得净、逮得完吗?你管的了吗?

    故事2: 几个公安干警到一大法弟子家里,嘱咐家人管管学大法的,这位家人说的太好了:“江泽民都管不了,我为什么要管啊!作好人还有罪啊?”识时务者为俊杰,只有顺应天理真善忍作好人的人,才能是个真正的好人呀。

    故事3: 我听抓捕大法弟子的人说:“要不是学习班满满的,都把你们抓去办班。”我不知道班上多少人,也不敢说其他人怎么样,但我对赵峪村的薛义军还是了解的。在学大法之前,他是村里及城南一带有名的地痞混混,可他学了一遍《转法轮》,立刻就和过去一刀两断,不但挽救了自己的家庭,也对城南一带学大法起了很好的影响。张广敬,你可想一想,你们假如把薛义军转化成坏人了,对社会的风气可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样的人一旦转坏,他会带起一大批人的,后果可怕不可怕?

    故事4: 政府610办公室和警区的人不论年节,时不时到大法弟子家,名曰回访,其实就是监视我们,看看我们去没去北京,在不在家,还炼功不炼功。用的手段很吓人,半夜跳墙、砸门,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溜進了家,我们都习以为常了。可有一天,在晚上11点左右吧,又来一伙人,我认为又是来找我们的,心里想反正我也不开门,我从窗子里往外看了看,反正不少人,有人还从屋后打手机,可过了十几分钟,却没有了动静。第二天才知道撬了几家的门,偷走了邻居家新买的摩托车,你说你们这样做,不是坏人高兴,好人心寒吗?

    张广敬,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时,你在干什么?你了解你的前任张洪荣在文化大革命时的一些遭遇吗?我还是说一个过去的故事吧。

    文革时,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在蒙阴一中的大操场上,张洪荣书记戴着高高的大帽子,我也不知道什么人用什么办法糊的,我连到近处去看都没敢,足有一米多高的纸帽子,看到张书记被打、被批斗、被游街的悲惨一幕,每每想起都很难过,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咱们县的马庆祥被打的浑身血淋淋的,都过去多少年了我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当时我这个十几岁的学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狠、这么毒、这么坏!有什么深仇大恨往死里整这些老干部?

    纵观新中国的历史,不就是人整人的历史吗?你整我,我整你,后人整前人。昨天的故事,已成为今天的历史,那么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故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将成为明天的历史!当年重庆渣滓洞集中营的特务们用严刑拷打江姐、许云峰的时候和今天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有什么两样?当历史走过今天,翻过这一页,谁能逃脱得了历史责任呢?作为蒙阴县的一把手,你和你的一班人听从上级命令就可躲避法律制裁吗?到目前为止,大法弟子死了近一千人,还有几十万人在被非法关押,哪一个不是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弟子的铁证?难道早晚没有个说法?从99年4.25以来,无数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就是为了早日结束这场迫害,邪恶势力的总代表在北京,不找江××找谁呢?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一件令我终生难忘的事,那是1974年吧,我在一个乡下小单位工作,每天早、中、晚吃饭前或上班前都要手拿毛主席语录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对于这些当今的年轻人不知道,你该还记得吧。我有一个同学在外地当兵,给我来信说,林彪都死了好几个月了,可我们还都天天好几遍地喊: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身体健康!

    张广敬,你说咱们中国人是不是又可怜,又愚昧。法轮功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李老师在国内外都得了1200多项褒奖(1999年以前在中国有6项奖励),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25种语言并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除中国大陆外,任何一个国家都叫学、都合法,到哪国都被欢迎,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邪。法轮功唯独在我们中国遭到了这样残酷的迫害,咱们中国人只会自己哄自己,其实全球公审江泽民,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你们这些可怜的政府官员不知道,或者装不知道。你们都有电脑,法轮大法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上的一切资料都是公开的,只是你们天天忙于名和利之中,不想看罢了。

    公安干警奉命一轮又一轮迫害,总有一句话挂在嘴边:“法轮功又闹事了”,我不禁要问问张广敬,蒙阴县有哪一出杀人放火的事与法轮功有关?是一中二分校学生杀人案,还是大旺庄那个恶姑夫把他的侄子吊到井里淹死案?胡序知(原三中的老师、副校长)在我们蒙阴也算很有名了,他写的文章很多人都看过,也上过很多报纸、杂志,可我们就不明白,桃区镇石家水营石增山的二妮“学法轮功致死案”胡序知怎么造的?当时电视台播放以后,给蒙阴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石增山的二妮明明是被桃墟派出所所长给吓死的,怎么诬告到法轮功头上?本来中央电视台要报导的,可知道真象后,人家都停止了。事实永远是事实!

    张广敬你可记得?1999年7.20以前,所有的公共场合有大法弟子贴的一张传单、标语吗?没有,法轮功只是靠人传人、心传心,人们都觉得好,要讲心性、重德行才来学的呀。四年多来,无数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也好,去天安门也好,不就是一句“法轮大法好”吗?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是江氏集团苦苦相逼的吗?你们光看4.25上访,可没看到天津逮了多少大法弟子,如逮少了,也不会出现万人上访啊?江氏集团控制下的所有国家机器,包括电视台、广播电台,各种报纸、杂志,都一言堂的宣传,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吗?所有的看守所、劳教所、集中营转化班叫我们说话吗?如果政府明天允许我去讲真象,我会把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会重样。

    我记得98年冬天在县城汶溪公园有次万人大炼功,没有一人大声喧哗,没有一句口号,法轮功学员炼功后很有秩序地慢慢散去,我看过电视台播放的4.25上访也是这样的,我们以前这样,以后永远也会这样的,一切罪名都是江××强加给我们的,我们一律不承认。“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案”,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是疯子、精神病,好人绝不会这样干的,想阻止我们修炼,任何人也办不到,江氏邪恶集团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来迫害,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使更多地区的民众正在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张广敬,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的形势和99年7.20相比已经不太一样了,那时真有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上挨打、受训,回家还要遭到受邪恶宣传被误解的家人打骂;有的家人还找公安的人帮着打。现在不同了,通过我们讲真象,很多人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优秀品质,对任何人都构不成威胁,都在开始抵制这场迫害。在这里我恳请你看一看法轮大法的专著《转法轮》,找时间同蒙阴的法轮功学员聊聊天,你一定会喜爱这些正直善良的老乡的。希望看到一个崭新的你!

    今天我不想告诉你名字,等大法平反那一天,我自会打电话告诉你的,因为我就在你不远的地方。

    2004年4月


    给成都市交通稽查征费处等部门的信

    成都市交通稽查征费处城南征费中心、保险公司、售车商家、税务、工商、银行、质检机关:你们好!

    我是川A-37313宝来车主:朱均秀

    川A-N0857捷达车主:余加清 是我的丈夫

    我公司于2002年9月初左右,在成都城南科健汽车销售商场按揭购买宝来车一辆,首付款、第一个月的车款、保险费购置税费等,在科健公司一次性付款约13万元,是我丈夫办的,具体数额我记不清,按揭时间3年,每月交按揭车款近5000元,当时是汽车商家、银行、保险公司一同办理的。车主是用我的名字。我公司突然终止履行按揭付款合同,以及与该车相关的各种税费缴纳。为什么我公司在没有任何书面或口头沟通的情况下,突然终止履行付款合同,我和丈夫余加清突然音信杳无了呢?在这期间卖车商家和保险公司、银行、税务部门的及车辆费用征部门一定心急如焚地在关心、寻找我们的去向,一定希望了解我们以及公司的具体情况吧。很抱歉,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条件和能力,将我和丈夫以及我公司为什么突然失踪的情况告诉你们。

    我曾是一名为国家工作多年的执法干部,在成都市国家税务局青羊分局稽查局工作。众所周知,这些年来,人类道德大滑坡、假话、假货、偷、抢、骗……无处不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轮功提倡“真、善、忍”,教导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待人以诚,告诉人们善恶有报。我和丈夫愿意按照法轮功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没有错。可是这么好的修炼大法,却因为江××的妒嫉心、权欲心遭到无理智的镇压和迫害。他们造了许多的谣言来编织罪名,什么有病不吃药、天安门自焚等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当事者,亲身经历者,我们阅读了《转法轮》,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炼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的过程,亲身经历了净化思想、净化身体的过程,我们心里真正知道法轮大法好。在强权面前,我们不愿意说假话,坚持自己高尚的信仰。99年底我因此而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开除了工作、开除党籍。

    为了生存,为了糊口,我只好走上了和丈夫一起个体经营办公司的道路。几年来生意做得很好,经济效益直线上升,就在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公安们的眼皮底下发展壮大起来。公司主要经营建材业务,公司还发展创建了两个具有一定生产规模的工厂,由于项目好,产品质量通过权威部门的检测认证,中国建设部建材协会颁发了优质产品证书。产品被录入《中国建材优质产品推荐》一书中。在中国商业网,我们建立了自己企业的网站,还办理了国际域名和国内域名。

    正当公司开拓发展,蓬勃兴旺的时期,金牛公安于2002年9月29日晚,对我公司進行了突然袭击,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无理的强行绑架关押了我和丈夫余加清,以及公司管理人员,抢走公司里的所有财产:办公设备,桌椅,两部汽车,公司产品和样品、保险柜、十几个文件柜、各种印件、公章、财务专用章、私章、现金、银行支票、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准购证、会计凭证、账本、报表、巨额应收账款凭证、正在执行和未开始执行的合同等等。家被抄了,抄走家中所有钱、物、连儿子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全被洗劫一空。就这样,我们的公司和两个工厂在一夜之间被金牛公安彻底毁掉了,近百人全部失去工作。我公司与多家公司、商家的合作被迫突然中断,应收款、应付款都无法履行,连解释通知一声的机会也没有,使诸多商家、公司、厂家和我们连带一起受到株连伤害,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金牛公安完全不顾后果和社会影响、执法违法所造成的损失和后果,以及给售车单位、银行、保险公司、交通稽征等部门造成的损失,都必须由金牛公安承担责任。

    我和丈夫被金牛公安绑架后分别关押。我被金牛公安在提外讯时刑讯逼供,他们始终找不到证据,就捏造事实,逼迫我承认,十天九夜不准合一下眼,一闭眼公安人员就用很脏的抹桌擦鞋的毛巾浸水使劲捆、勒我的双眼,污水浸泡我的双眼,使我的眼睛受到严重伤害,出狱时,已经失明。在他们对我的刑讯逼供中,他们自己说:“早就想整你们了。”所以对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将我的身体严重摧残。在成都市看守所长达一年的超期羁押,直到将我折磨的生命垂危了,才找个名义放出来交给我的亲戚。出狱时,亲戚看到我的身体状况怕我活不了,怕我死去,真不敢收留我。我的身体长时间恢复不过来,至今仍视力模糊。而且精神状态仍处于恐惧之中,身体十分虚弱。所以迟迟未能与你们见面。(公安仍不放过我,企图等我好一点后继续加以迫害)。

    我的丈夫余加清因无证据,立不起案、过不起检,本应无罪释放的,在成都市看守所被超期羁押8个月后,金牛公安不敢放过他,不经法律审判,将他非法押送劳教三年,至今仍被关押在劳教所遭受折磨。他原来强壮的身体现已被折磨得多种疾病缠身,今年3月在劳教所因心脏病差点死去。

    这一切的发生,皆因我们信奉法轮大法“真善忍”而起。我们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法规,我们是遵纪守法重信誉的公民,我们按照师父李洪志先生的教诲,重德、向善、做好人,做生意公平交易,把心摆正。但是,仅仅因为我们不愿放弃信仰,维护做人的基本权利,维护社会的正义和良知,便遭到了如此邪恶的飞来横祸。

    从我们的遭遇中你们不难看出谁在破坏国家法律,谁在破坏社会秩序,谁在扰乱社会治安,什么叫做权大于法,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这一切不是由什么人用嘴说说就算数的。事实胜于雄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我的遭遇,通过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大法修炼者这几年来的遭遇,看到事实的真象,明白是非。希望广大法轮功修炼者的鲜血,能擦亮你们的眼睛,唤起人们的正义之念。

    顺祝各位安康、愉快,记住“法轮大法好”!